李家同:凶杀案是大环境必然的结果

李家同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美国人让枪支泛滥下去,结果是无辜的人受害。我们如果不能铲除黑道的势力,我们如果不能大量减少暴力色情电影的流行,我们如果不能执行公权力,以阻止人们用不正当方法取得财富,我们就会看到接二连三的凶杀案件,我们应该知道,下一个受害人就可能是我们的家人。

前些日子,美国国会发生了枪杀案,两位警卫殉职,柯林顿熜统发表谈话,一方面称赞警卫,一方面严词谴责暴行。相信几天后,美国人会在电视上看到令人感动的葬礼。

这一切,对美国人来讲,都是在电视上常常可以看到的镜头,一年内,美国发生了多少次青少年枪杀案,小孩子杀了父母,又杀了老师和同学。事后,柯林顿照例发表谈话,令人感动的葬礼照例举行。遗憾的是:事隔不久,又有青少年拿了枪去杀人了。

要研究为什么美国有如此多的枪杀案,不妨注意美国有多少支枪,最新的统计显示美国民间有二亿支枪,美国一共有二亿人口,平均下来,连才出生的婴儿都有一支。有这么多支枪,难免总有一两个精神不正常的人会拿了枪乱杀人的。

我们看到一个社会现象,应该知道这常常是大环境的必然结果,大学里有很多有学问的教授,非常杰出的世界级大师就会脱颖而出,全国年轻人重视运动,就不可能没有杰出的运动员。好事如此,坏事也如此,假如社会的大环境坏了,社会里各种可怕事情都会发生了。

我们国家前些日子又发生一起绑架小孩而又撕票的案子,也又发生了一起一群青少年集体虐待另一位青少年致死的事件,这些事件发生了,报纸上只作报导,连检讨事件发生原因的文章都没有了,也难怪,谁也没有勇气来检讨了。

在我看来,绝大多数的凶杀案都起源于大环境的败坏。

首先,让我们来看看暴力和色情电和录影带的泛滥,我们正常人是不会喜欢看这种录影带的,可是万一有一位本来就有问题的人看了这种电影,他会不出问题吗?

我曾经在一次电视节目中,看到一件怪事,主持人是一位年轻女性,三位被问的全是年轻人,其中一位是女性,现场观众全部都是大学生模样的人,主题居然是有关A片的常识,回答得最好的是那位女性。年轻人看A片,已经看到可以应答如流的地步,我们还能希望社会不出乱子吗?

还有一次,我在HBO这个频道上看了一场电影,这场电影是一部绝对无聊的暴力电影,一群五十六个男性流氓所组织起来的团体,大家拿了枪去围攻一栋郊外的屋子,屋子里全是女性,几次进攻,全都失败。问题是:为什么HBO这种号称“家庭电影院”会在晚间八点演这种电影?

我们社会另一个严重问题是财富的取得,我们绝大多数的人都是用正当的方法赚钱的,可是过一阵子,我们就可以看到一个炒作股票的新闻,那些炒作的少数人当然赚到了钱,可怜的是那些被套牢的人。国家明明有法令可以防止这一类炒作,可是政府就是不敢执行公权力,这是一个错误的示范,也鼓励了社会上很多的人想用不正当的方法来赚钱。

我们过去没有这么多的凶杀案,更没有这么多的虐待致死案,是因为当年我们的社会纯朴得多,没有这么多的暴力色情的电影,更没有如此多贪婪的例子。当年很多人的生活也不是很好,可是大家没有想要用不正当的方法取得财富。在过去,我们没有那么多的黑道,我们从来没有看到黑道丧礼中,出现国中生的场面。

我最担心的是我们的社会好像不敢大声地反对一些应该反对的事,整个人类都是如此,很多人不敢反对那些不好的电影,因为这牵涉到了言论自由。其实保障言论自由,是为了保障人民批评政府的权利,绝对不是为了保障制作暴力色情电影的权利。这种电影,使某些商人大发其财,使某些人行为对社会有害,为什么我们要继续保护他们呢?

美国人让枪支泛滥下去,结果是无辜的人受害。我们如果不能铲除黑道的势力,我们如果不能大量减少暴力色情电影的流行,我们如果不能执行公权力,以阻止人们用不正当方法取得财富,我们就会看到接二连三的凶杀案件,我们应该知道,下一个受害人就可能是我们的家人。@(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有一位受刑人告诉我一个故事,他说有一位非常著名的牧师在他被判死刑以后去看他,他对牧师说:“牧师,我很惭愧,我没有听你的话,才弄到这个样子。”那位牧师没有一点责备他,反而说:“是我才该惭愧,是我做得不够好,才使你没有接受福音!”
  • 我希望新政府能够注意到一个基本原则:一切的措施都要顾及到考生的权益,尤其弱势考生的权益,我也希望各大学的校长和教务长们注意一件事,以大学目前教务处的人力,能够将入学招生事务做得十全十美吗?
  • 有一部老电影叫做“鹿苑长春”,剧中女主角是农夫的太太,窗外下着大雨,女主角一脸无奈地说“又下雨了”,对很多文人而言,雨是极有诗意的。对于中部灾区的人来说,我们看到窗外的大雨,想到的是更多山坡树木的消失,更多的坍方和土石流。
  • 我们应该互相勉励,不要太拘泥于面子,以致于我们不能放下身段来替别人服务,不要忘了,我们人是有一个爱人的欲望的,这种欲望一旦得到满足,我们就会感到快乐,这种欲望如果不能得到满足,我们就不会快乐。
  • 台湾地方很小,处理废弃物很困难,所谓合法的公司也有可能最后会做不合法的事的。
  • 也许我们应该在公民教育中,将这种有关人权保障的观念讲清楚。如果整个社会都期盼警方办案要讲证据,一案两破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 我们不该苛责政府,他们也尽了力。可是政府也不妨检讨一下,如此大的灾难,几乎等于战争,如果真的是战争发生了,我们的反应也是如此,那才真的是大灾难呢。
  • 要使升学压力减轻,唯一的办法是将校与校之间的差距减小,如果各所学校的经费差距不大,考上那一所学校都差不了太多,升学的压力就会降低很多。
  • 所谓回归基本面,就是一切从基本做起,这本来应该是天经地义的事,可是并没有人喜欢听这些想法,理由很简单,因为这种作法是相当不耀眼的。
  • 我们曾经以脚踏实地的态度建设了国家,现在又面临考验,我们希望在科技和教育上有更好的表现,更应该勇敢地面对现实,打好基础,才能有进步。打好基础的工作不光鲜耀眼,但是如果全国上下,都肯从事这种不耀眼的工作,我们的科技一定会有很大的进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