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同:中部山坡——树木在消失 黄土在扩大

李家同
【字号】    
   标签: tags:

有一部老电影叫做“鹿苑长春”,剧中女主角是农夫的太太,窗外下着大雨,女主角一脸无奈地说“又下雨了”,对很多文人而言,雨是极有诗意的。对于中部灾区的人来说,我们看到窗外的大雨,想到的是更多山坡树木的消失,更多的坍方和土石流。

在九二一大地震以前,任何人开车进入南投县,都会对九九峰留下深刻的印象,我没有去过桂林,不知道里面的山水什么样子,但是沿着十四号公路往日月潭的人,不可能忘掉那些山峰的。

九二一大地震之后,九九峰依然存在,但是九九峰原有的绿色树木,几乎全部不见了,九九峰变成了一座一座黄土覆盖的山峰。不仅九九峰山顶上的树木不见了,南投县很多山上的树木都被地震震得不见了,我们到处可以看到原来完全绿色的山坡上,出现了一块一块的黄土。

地震以后,政府忙着安顿灾民,加上当时没有什么雨,所以这种山坡上树木消失的问题不严重,可是,对于我们出入南投县的人而言,这种山坡上树木消失的问题,只要大雨来到,就一定会显现出来的。

果真大雨来了,电视上不断地看到了土石流掩盖民宅和田地的镜头,一开始,我们还看到政府的高级官员到灾区去巡视的镜头,最近,土石流的新闻每天都有,电视台仍然将此列为新闻,但是已经是新闻节目中最后的一段,大官已经不再出现,节目中最后的一段话永远一样,“消防人员请大家防范土石流”,好像土石流的问题是一个社区问题,应该由社区里的居民来解决。

土石流问题不仅破坏了民宅,更破坏了交通,大家不妨从草屯沿着十四号公路往日月潭,从日月潭再开到水里,一路上你会看到公路旁有大片大片的山坡上,一棵树也没有,在这种情况之下,一旦下了大雨,山上的泥土一定会被冲刷到公路上,四线道一开始变成两线道,最严重的时候只剩下一线道,塞车的现象,可以想见。可怕的是,南投县很多的山路一边是山,另一边就是山谷,山坡上泥土冲了下来,汽车一不小心,真会掉入山谷里去。

最近有好几批来自台北的访客到了埔里,他们看到了山上树木消失的惨状,都纷纷摇头,他们完全不知道情形如此的严重。

这是我们南投县老百姓最担心的事:究竟在台北的政府官员们知不知道这种山坡上树木消失的现象,绝不是局部的,而是中部灾区全面的现象,而且山坡上黄土块的面积也在不断地扩大之中。如果政府再不注意这个问题,一旦台风过境,我们就会有更多的公路因为坍方而中断,更多的民宅和土地会受到土石流的侵袭。我们可以想像到整个村落与世隔绝,万一有人生病要去大城市就医,就会有人命案子了。

我们知道要解决整个中部灾区树木流失的问题,绝不可能,但总应该先解决公路旁边的坍方问题,也应该赶快解决那些随时会爆发土石流而附近又有人住的问题。我诚恳地建议政府在国内外找专家来会诊这个问题,政府总要对这个问题有个交代,我们等待的是政府对此问题有效而具体的办法,总不能只一次又一次地宣示,请老百姓注意防范土石流问题。

有一部老电影叫做“鹿苑长春”,剧中女主角是农夫的太太,窗外下着大雨,女主角一脸无奈地说“又下雨了”,对很多文人而言,雨是极有诗意的。对于中部灾区的人来说,我们看到窗外的大雨,想到的是更多山坡树木的消失,更多的坍方和土石流。

尽管土石流和坍方的事情仍在发生,报纸已经不再登载这些新闻了。我在此呼吁政府官员们:不要忘了我们。@(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们应该互相勉励,不要太拘泥于面子,以致于我们不能放下身段来替别人服务,不要忘了,我们人是有一个爱人的欲望的,这种欲望一旦得到满足,我们就会感到快乐,这种欲望如果不能得到满足,我们就不会快乐。
  • 台湾地方很小,处理废弃物很困难,所谓合法的公司也有可能最后会做不合法的事的。
  • 也许我们应该在公民教育中,将这种有关人权保障的观念讲清楚。如果整个社会都期盼警方办案要讲证据,一案两破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 我们不该苛责政府,他们也尽了力。可是政府也不妨检讨一下,如此大的灾难,几乎等于战争,如果真的是战争发生了,我们的反应也是如此,那才真的是大灾难呢。
  • 要使升学压力减轻,唯一的办法是将校与校之间的差距减小,如果各所学校的经费差距不大,考上那一所学校都差不了太多,升学的压力就会降低很多。
  • 所谓回归基本面,就是一切从基本做起,这本来应该是天经地义的事,可是并没有人喜欢听这些想法,理由很简单,因为这种作法是相当不耀眼的。
  • 我们曾经以脚踏实地的态度建设了国家,现在又面临考验,我们希望在科技和教育上有更好的表现,更应该勇敢地面对现实,打好基础,才能有进步。打好基础的工作不光鲜耀眼,但是如果全国上下,都肯从事这种不耀眼的工作,我们的科技一定会有很大的进步。
  • 一个国家的人民,如果只想到自己的利益,只想到自己的权益受损,只想到替自己伸张正义,就一定不会在心灵中有慈悲的情怀,这种缺乏慈悲心肠的灵魂,可以被称为已经硬化了的灵魂,也是一种病态的灵魂。
  • 如果有一个欧洲国家国境之内仍有奴隶制度,我们可以想像得到欧洲的领袖们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 在台湾的人也该学到一些经验,我们要知道电力不太能完全自由化的,毕竟电力供应和蔬菜供应,前者复杂得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