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铮:评高智晟出狱兼致耿和

标签:

【大纪元12月27日讯】耿和女士:您好!

这是一封早就想写的信,请原谅,我一直拖到今天。

我深深地理解您的心情和处境,因为我曾经有过非常相似的经历。

我因修炼法轮功被监禁四次,劳教一年。二零零一年,我独自逃至澳大利亚,一方面为避免进一步被迫害,一方面为了能够完成并出版已写了一半的揭露迫害的纪实文学《静水流深》。二零零四年国内有人来澳洲开会时,我曾托他带一本回去给高智晟律师,不知他有无看到。

二零零二年十月,我与几名法轮功学员一起,向联合国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这个消息在江泽民抵达芝加哥时被公布。几天后,身在北京的先生突然被抓捕了。

这个消息对我来说不啻青天霹雳。虽然已经历过太多的惨烈,我仍低估了强盗的残暴。我没有想到他们居然会凶险到对他们一直想在舆论上欺骗和争取的“绝大多数人民群众”,如我先生下手。

当时真有“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感觉。我试图给先生的朋友打电话,可他们一听到我的声音,都“趴”一声就挂了——没人敢跟我讲话。除了必须营救先生的压力外,我九岁多的女儿和一直靠先生供养的公公婆婆的生活来源怎么办?下个月他们还交不交得起物业管理费?交不起的话会不会被撵出楼去?我为了专心写作,当时也没有工作,只靠从国内带来的一点积蓄维持最基本的开支。我一时半会儿如何能支撑起全家人的生活?

除了种种的实际生活压力外,最可怕的是,我打听不到一点儿先生的消息:人关在哪里、有无受酷刑折磨、天冷了,有无寒衣、他们最终到底打算怎么“处置”他,等等。

好容易,才通过墨尔本的一个朋友打听到:先生关在一个“重案犯”所在地;凡关在那里的,都是要被判十年以上的……

这时,先生在国内的胞亲也托人带信、打电话:千叮咛、万嘱咐,最后都归结为一句话:你在外面千万别再闹了!别再“找事儿”了!人已落到他们手里,只有听从他们的,他才会有好日子过。

我必须承认,那是我生命中最困难的时刻,孤立无援不说,还必须承担将先生推入“火坑”的“舆论”压力。内心的焦虑、煎熬、苦涩和丑陋,几乎完全将我击倒。每天我都必须挣扎着才能起床。如果不是因必须营救先生而始终提着一口气,我可能就此卧床不起。

而且我的时间并不是太多。我知道,根据大陆的所谓“法律”,一个月的拘留期一到,他们还不放人的话,就会正式下逮捕令、转入检察院了。一旦给你下了所谓“判决”,情况就更被动了。

虽然非常困难、虽然我的“对手”似乎强大到拥有一切资源,根本不屑将我一介女子视为“对手”,我还是很快做出决定:如果真想救先生,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以最明确的方式告诉绑匪:我不接受这样的要胁!如果我保持沉默,接受要胁,那他们就可以今天抓我先生,明天抓我女儿,后天抓我公婆、父母、兄弟姐妹……他们手里的人质简直太多了。

除非我背弃自己当初在劳教所发下的要揭露邪恶的誓言,除非我打算一辈子将自己对于良知和公义的判断心和追求心压制下去,一辈子在他们给我划定的框框里不情愿地生活,那么,我是没有其它选择的。没有退路,也决无“中间道路”。

这一切是不难想见的。难的是,你怎么知道,如果你揭露了他们,他们会以怎样疯狂的手段报复你的亲人?

这时候,唯一能支撑我的,就是一份对于正义和真理必将战胜邪恶的信念。

信念讲起来容易,但能够在任何情况下都坚守,就不是一句话的事情了。对我来讲,那是长期修炼的基础,是“理性和实践的升华”,我知道我的信念是千真万确的。面对如此“强大”的流氓政权,我唯一取胜,或称超越它的可能性,就在于我对真理和宇宙法则的信念。是的,宇宙中一定有个最终的真理和法则,否则它不可能维持和谐与稳定。每个个体的力量都是如此渺小;然而,当我们能溶入真理之海时,谁又能动得了我们?

于是我支撑着摇摇欲坠的身体,向外发布了先生被捕的消息。因为时差,我得半夜三更爬起来接受美国之音、法新社、自由亚洲电台等等媒体的采访。我给澳洲外交部写信、给联合国写信,我四处去拜见议员,我从墨尔本飞到八百多公里之外的悉尼去见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专员,我还决心,给世界上所有国家的元首写信……总之他们一天不放人,我就一天不停地呼吁下去。

一个月后,先生被放了。虽然他们曾准备给他栽个“插播卫星”的罪名,并威胁要判他十年以上。

当然,后来我才知道,除了我在国外呼吁外,许多国内的朋友,事实也在以他们各自的方式帮助先生。特别令我们感动的是,有的帮助,甚至来源于我们根本不曾料想到的朋友们。先生是个善良的人,虽然平日里为善,并不为回报;但事实证明,虽然有中共的高压,好人还是挺多。

高律师是一个那么伟岸、善良而正直的人,愿意帮助他的,一定更多、更多。而所有看得见、看不见的帮助,最后一定是会见效的。

有句话说得一点都没错,那就是,“邪恶最怕曝光”。他们本来威胁说,国际社会的“介入”,会对高律师的案子不利。结果怎样呢?在中共的眼里,高律师的“罪行”,难道不比郑贻春、师涛、张林、杨天水等人更重?但中共对高律师的所谓判决和让国际社会见笑的处理方式,却反映了中共的心虚,而这恰恰是国际社会持续关注的结果!

不管别人怎么分析,我看到的是,高律师能出狱,确实是中共势微的表现。所谓“时也、势也、命也”。谁都看到了,谁都同意,中共注定要完蛋,只是时间早晚而已。这难道不就是它的宿命吗?

所以,不管它表面上装得多么气势汹汹,事实上它比谁都恐惧,任何一个不再恐惧、不再吃它那一套的人,都让它更加恐惧。

战胜中共其实非常简单,我们不怕它时,它就开始怕我们了。

不管怎么说,高律师回家,是件大好事。往后的日子,虽然有不同的难处,但请相信,最坏的时刻已经过去,就像在过去几年,每当又一次好几天联系不上先生时,我都免不了再次担心;但担心只是轻微的,因为我有更大的信念,那就是,邪恶势力总是越来越弱了。事实它早就顾此失彼了,它也决没有五年的命了。

不管邪恶怎么造谣离间,请相信,世界上有许多人永远与你们在一起!

祝您全家

新年快乐!

曾铮敬上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关于高智晟律师的严正声明
《未来中国论坛》对高律师被判刑之声明
高智晟获释不自由 各界关注黑箱内幕
三妹 : 新华社故伎重演,虚假报导骗得了谁!?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顶级专家加盟 川普优势在哪?
【西岸观察】电话会议录音外泄 CNN彻底慌了
【财商天下】中澳开打贸易战 澳“核弹”在手
【十字路口】Dominion母公司收巨款 中共操控?
【重播】鲍威尔林伍德乔州新闻发布会
【微视频】巴尔说什么?美联社断章取义下结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