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ET】Google自愚愚人

人气 3
标签:

【大纪元2月3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 Stephen Gregory 报导,于止戈编译) Google这家异军突起的网络搜寻引擎公司创立的理念是“做生意不必然要做恶”,但是这家公司已经向中共邪恶政权的泥沼跨入了一大步。

上周二Google宣布启用中国的新版搜寻引擎(Google.cn),这个新版的搜寻引擎迎合了中共政权控制中国国内网络的要求。

Google宣称自己将用户的权益放在心上。在自家的网站上,资深策略顾问麦克劳林(Andrew Mclaughlin)这么写的:“做最后决定的时候,我们会问自己哪一个方案能够最有效的推动Google组织世界信息、让它举世可用、可得的任务……过滤我们的搜寻结果明显损及我们的任务,但是无法向全世界五分之一的人口提供Google的服务所造成的伤害更甚于此。”

麦克劳林指出这个所谓“艰难的妥协”经过最终结果的调整。“以Google将全世界信息带给中国用户的庞大利益而言,我们与中国延续的约定是最佳(可能也是唯一)的办法。”

在网页内容经过审查后,Google表示会提供一个信息告知用户:“为配合地方法令该结果已被移除。”

Google并不像它在中国的竞争者一样,提供电子邮件或部落格的服务,Google显然把雅虎与微软的例子放在心上。不久前雅虎提供异议分子师涛的资料给中共当局,随后令师涛遭逮补与拘禁;微软关掉自家MSN上一个被中共政权认定有攻击性的部落格,即使这个部落格设在美国亦无法幸免。

换句话说,Google可能自以为选择与中共打交道不过只是把自己稍微搞脏一点点,透过与中共这份约定的魔法,Google相信这一身烂泥最后都会被清掉。

乔治欧威尔与Google

评论家严正的指出Google的辩护是欧威尔主义者(Orwellian,注一)的作法。

Google就是没说实话,麦克劳林说Google“同意将特定敏感内容”从它的网站删除。

但是Google作的远比删除内容还多,Google掌握分配宣传效果。举例来说,假如一个人在Google.cn上用“法轮功”搜寻,结果会提供共产政权充满仇恨的文宣,完全没有来自法轮功本身或第三者的消息来源关于法轮功的正确讯息。只有Google一家信息来源的用户永远都不会知道中共政权版本以外的任何看法。

假如有人用诸如“民主”、“人权”、“西藏”或“台湾”等名词搜寻,也得不到正确信息。举例来说,一个人会有机会读到几篇关于西藏景致的文章,但是关于中国共产党对这个国家所做的武力征服、殖民、文化消灭与群体灭绝等事件的文章却一篇都没有。

麦克劳林所谓的“敏感信息”比较贴切的描述可能是“挑战这个造成中国人民目前苦难的残酷暴君的任何正确信息”。

(The Epoch Times)

麦克劳林所谓的“过滤”其实就是“监控”

麦克劳林从来都不明白Google实际上就是一门生意。他所谓“我们的任务”只是省略Google赚钱的企图。他的话听起来像是人道组织的发言,不像一家名列全球前五百名、会担心市场占有率或如何像二十世纪末一样,在整个二十一世纪策略性的将自己放在信息技术浪头上的大公司所说的话。

欧威尔创造了”newspeak”(注二)这个字来表达一个极权政权如何藉改变一句话的意义来控制人心。欧威尔在他的小说《1984》所描述的已经成为现代世界的中心特质,不仅局限在极权狂人政权之内。在自由国家,成功的政治家专精于“旋转”(这是欧威尔会立即掌握的一种作法),为了让人民相信自己迫切需要一些以往连想都没想过的东西,游说团体应运而生。

在欧威尔所描写的极权主义原始的模棱两可说法与它的商业及民主表亲之后,隐藏着发言人的部分认知,就是真相不符合发言人的目的。欧威尔式的语言不是为了描述现在的世界,而是为了让其他人生活在虚拟实境之中。

没有人会提议说麦克劳林或Google里他立意高远的同僚是极权主义者,但是Google为自己行为辩解非常的不老实。在一方面,这份奸诈的需求显示Google的腐化已经藉由与中共的连结渐渐成形;另一方面,这份奸诈同时显出Google如何愚弄自己。在它欧威尔式演说背后有对中共认识的一个大误区。

“转型”的迷思

被中共的假象背弃的不只Google,在葛特曼(Ethan Gutmann)的必读著作《失去新中国》谈及这座“金山”,在中国致富的愚迷妄想已经让美国公司向中国倾注了一笔看起来绵绵不绝的投资试看,但回收显得很少。

为在中国致富这个愚迷妄想辩护与襄助的是西方公司经由与中国通商得以让中国“转型”的想法。借着帮助中国富裕起来会强化自由市场的想法,许多外商来到中国;他们的出现催生了一群会自发要求正治改革的中产阶级,而且藉西方学术机构与理论也出示一条可以创造更公义社会的道路。

外商可以拥有全世界最佳的机会,他们对自己好就能做好事,追求利润会自然引领他们了解人权与民主。

这就是麦克劳林与Google的希望。麦克劳林说的是Google这份与中共“延续的约定”的正面效应与“长期获利”下Google的情况。

这些幻想自己正在让中国“转型”的外商总是在“长期获利”的情境下。实际上的变化(还有他们的获利)马上就会现形。隧道尽头有一道曙光,不曾黯淡。同时,极权暴君持续因应,它的腐化、镇压、酷刑与谋杀从未停歇。

这就是葛特曼为美国商业圈从中国带回来的信息。这也是史塔威尔(Joe Studwell)在他更具历史性的报导《中国梦》(“The China Dream”)中所传达的信息。

麦克劳林与Google自己当然会把Google看成例外,他们喜欢这个完美的征兆,其他所有人都已经坠入中共的诱惑之中。

在Google做出麦克劳林所说“重大且成长中”的投资之前,它的持股人可能想要读一下Perry Wu 2006年一月二十六日在《中国科技新闻》(China Tech News)上所发表的一篇短文《Google注定要失败》。

他写道:“中国的历史满是外国人来到遍地黄金的中原古国,但是最后留给中国的是贫穷、疑惑与困窘。”

Wu正确的指出Google在中国永远都不会成功,因为它不是一家中国公司。他点出雅虎、Lycos、网景(Netscape)的挫败,也点出MSN的成果匮乏。

Wu将这种外商挫败的形式视为文化性的,有人会希望Wu在他的分析中加上政治因素。这些外商公司失败的原因是中共不可能容许他们成功。在中共经济制度内的大角色必须由中共党员或党员亲属所持有,如此中共才能维持它对中国社会的严密控制。外商公司会因为他们所带来的投资还有他们可以让人拐骗的技术资产而被告上法庭。Google也不例外。

极权主义与现实

人家说我们活在新世代,就是信息时代。人家也说我们的命运不仅取决于我们活在哪里也取决于我们知道什么,而且人家也说获取知识理论上不再有藩篱。可是解放全人类这个空前的梦想可能将带给人类一场空前的梦魇。

如同欧威尔早在网络出现之前就了解到我们都被自己触发的某种版本的现实所俘虏。在商业上Google提供中国人一种虚拟实境,它用身份认证的方式在自己所作所为的周边筑起围墙,而且企图为自己开脱,但是它的搜寻引擎现在让中共极权主义更彻底,它正协助中共建构一种现实,替中共暴君的需求服务。

很快的中国就会有全世界最多的网络用户。中国广泛但未完全的网络控制已经让那些说网络控制不可能完成的专家哑口无言。这些网络监控的工夫变得越来越精密、广泛,在世界言论中网络监控已经让中共政权声名显扬。其他暴君也必然会重蹈覆辙。

我们只能寄望Google(与其他外商)会从中国的幻象中清醒。

注一:Orwellian隐喻在极权统治之下失去人性的人。
注二:newspeak意指极权首领为误导、操纵群众特意制造的矛盾、模糊的说词。

英文原文网址:http://www.theepochtimes.com/news/6-1-28/37496.html

(Joel M./The Epoch Times)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Google过滤机制:中共建立数码铁幕
Google推出新服务  准备牺牲互联网用户?
美国会传古狗解释在中国过滤信息
“Google中国”事件的严重性及对策
最热视频
【新闻第一现场】北京传爆炸 火光冲天陆媒噤声
【重播】制裁伊朗 蓬佩奥及5部门联合新闻会
【有冇搞错】台独始祖是中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