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曲欣赏】集贤宾.退隐(五)

(之五:青哥儿、尾声)
作者:岁 寒

图为清 顾沄《山水册.小灵鹫山馆图》。(公有领域)

  人气: 92
【字号】    
   标签: tags:

王实甫《[商调] 集贤宾.退隐 (之五:青哥儿、尾声)》

第十支曲[青哥儿]:

呀!
闲处叹蜂喧蜂喧蚁斗,
静中笑蝶讪蝶讪莺羞。
你便有快马,
难熬我这钝炕头。
见如今蔬果初熟,
浊酒新𥬠,
豆粥香浮。
大叫高讴,
睁着眼张着口尽胡诌,
这快活谁能够!

恬静里,我窃笑蝴蝶们的讥讽、黄莺们的娇羞。图为清 马元驭《花卉册.蜂蝶虞美人》。(公有领域)

第十一支曲[尾声]:

醉时节盘陀石上眠,
饱时节婆娑松下走,
困时节布衲里睡齁齁。
偶乘闲细将玄奥剖,
把至理一星星参透,
却原来括乾坤物我总浮沤。

【作者简介】

王实甫,一说名德信,大都(今北京)人。中国著名剧作《西厢记》的作者。散曲今存的只有小令一首、套曲三套(其中一套不全)。

【字句浅释】

商调:元曲宫调之一。
集贤宾:曲牌的名字,也是这首套曲的名字和其中的第一支曲子。这首套曲包括十一支曲子,我们分五次向读者介绍。
退隐:这首套曲的题目。
解题:这首套曲真实而形象地描述了王实甫晚年退隐后的闲适生活,表现了他当时的思想和情趣,不但在艺术上有很高的欣赏价值,在文学史上也有很高的参考价值。
讪:毁谤,嘲讽。
𥬠:读抽,竹制的滤酒器;作动词用即滤酒。
讴:歌唱。
诌:信口编造。
盘陀:形容石头不平。
婆娑:(指树时)枝叶茂盛分批的样子。
衲:即“衲衣”或“百衲衣”,用许多小布片缝缀成的衣服。
齁齁:熟睡时的鼻息声。
沤:读欧,水泡;浮沤就是浮在水面上的水泡。

【全曲串讲】

喝醉了时,不平整的大石上也能安眠。图为明 钱谷《松阴趺坐轴》。(公有领域)

呀!
悠闲中我悲叹蜜蜂们的喧闹、蚂蚁们的争斗,
恬静里我窃笑蝴蝶们的讥讽、黄莺们的娇羞。
就算你骑上疾驰的马,
也比不过我坐上这房里的热炕头。
现在你看我的蔬菜瓜果刚好成熟;
家酿浊酒刚才出𥬠;
豆子稀粥香溢气浮。
我大声叫喊高声歌唱,
睁着眼睛、张着口即兴乱讲,
像这样快活的事情有谁能够!

喝醉了时,不平整的大石上也能安眠;
吃饱了时,枝叶扶疏的松树下走一走;
困倦了时,裹着一身布衲袄睡得鼾声齁齁。
偶有闲暇,把玄妙深奥之理细细研究,
直到一点点的把至高的法理参悟个透,
却发现宇宙间一切事物和自我都只是海面上的浮沤!

【言外之意】

图为清 顾沄《山水册.小灵鹫山馆图》。(公有领域)

在第十支曲[青哥儿]里,此曲作者在悠闲与恬静中旁观尘世中人,发现他们都像蜂争蚁斗似的争夺名利,像蝶讪莺羞似的互耍心机;他们就像骑着快马整日奔驰,而作者却毫不着急地坐在自己的热炕上,谁更能持久呢?有些“如将富贵比贫贱,他在奔驰我在闲”的意味。作者又如数家珍似的把自己简朴生活中的收获大赞了一番,并且想说就说、想唱就唱,觉得自己的快乐真是谁也比不上。

在最后一首曲[尾声]里,作者向世人展示了一个隐者在言行和心灵上的升华:归隐是要求得身心的解脱,而作者是真正得到了这种解脱的人。闲适自然,随遇而安;看透了小至人生、大至宇宙的极高法理的奥妙,明白了人生短暂、无常的理:就像那海面上浮着的水泡泡,一会儿浮现、一会儿又消失了。

人生如此短暂无常,它有什么永恒的目标和归宿吗?作者似乎是有了肯定的答案了,但愿每一位读者也都有自己肯定的答案!

──转自正见网(内容有删节)


责任编辑:王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炼丹 中国画
    人生短暂,每天都在消耗着生命,得有一个长治久安的办法。因此作者希望有一天能自由地进山修道,炼成仙丹,永离烦恼。至于常人不能理解、讥讽嘲笑,那又何足挂齿,由它去吧!
  • 要做好人,从来就是受欢迎的事,因为那样对所有的人都有利啊!可今天就有人专门打杀好人!
  • 世间人心险恶,人海风波浊浪翻滚;世人对未来的奢望,乃至已在手中的荣华富贵,实质上与南柯一梦没有两样。但真能参破这白日梦的又有几人呢?
  • 陶弘景“山中宰相”式的处境并非他的意愿,更非他的追求。他是一个道家的真隐者,从青少年时代就决心修炼、成道。后来受皇帝信任和委托,也不过是天命使然,自己顺应天命而已。
  • 杏花村、瘦竹疏梅,烘托出一种田园风韵和清新恬淡、飘逸高雅的隐居情趣。自耕自种、自己收获,完全的自食其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