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同:教学生“投降”的菁英,教育部又有请了

李家同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我希望我们大家暂时不要再叫“教育改革”,而多提“教育改善”,我们不该打倒明星学校,而应该监督政府,使每一所学校都办得相当不错,到这个时候,我们国中生的升学压力就会减轻许多了。

前些日子,在时代杂志里有一篇报导,报导中描写世界货币基金组织以及世界银行要求一些贫穷国家进行经济改革的事情。这些经济改革对于穷人不仅无利,而且有害,所以时代杂志说这些经济改革将穷人改得“半死不活”(half to death)。

我国的教改情形也差不多,可怜的国中生,他们被政府所推行的教改“改得”也是半死不活了。这使我想起美国詹森总统的故事,他曾推行一种政策,这种政策的名称叫做“向贫穷宣战”。有一张漫画很有趣,一个穷人举起双手,向政府说“我投降”。

为什么政府的美意,大家却不领情呢?在我看来,我们必须承认一个事实:政府的政策常常是一批社会菁英分子订出来了,他们根据某某理论,或者是他们在外国的经验,制定了一套规矩,然后又给这套规矩冠以一个美好的名称,在这个大帽子下谁也不敢反对这些社会菁英分子的理念,但是一旦执行,老百姓就往往受不了。

以这次多元化入学为例,很多学者说“废除联招已是共识”,这也真是天晓得。有一批菁英分子留学美国,他们在美国的所见所闻,使他们对联招深恶痛绝,是他们对废除联招有共识,一般老百姓对于“废除联招”,绝无共识。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废除联招以后会发生什么事,如果他们知道废除联招以后会生活得如此艰难,一定不会赞成废除联招的。

国中生对于多元化入学有强烈反弹,当初设计这个制度的学者们却反过来责怪家长、责怪老师,说家长们不该对明星中学有迷思,也责怪家长不该如此重视平时考,更责怪老师们不持教育理念,轻易地和环境妥协。

我们无论制定什么政策,总要想到当事人,我们当初制定多元化入学方案,从来没有想到,这样做能够减轻莘莘学子的压力吗?只要站在他们的立场想一想,就立刻会知道压力不仅不会减低,而且一定会比从前还要大。

我们尤其应该关心的是学生中功课比较差的同学,他们在多元化入学制度下,会一再地遭遇到挫折,他们所受到的折磨,是一般菁英分子无法想像的。

看来教育部又要请一批菁英分子去开会了,他们又会讲一套大道理,一大套教育理念,又会祭出“教改”的大旗,谁也不敢反对这批菁英分子的伟大理念,最后又轮到学生哇哇叫。

我希望我们大家暂时不要再叫“教育改革”,而多提“教育改善”,我们不该打倒明星学校,而应该监督政府,使每一所学校都办得相当不错,到这个时候,我们国中生的升学压力就会减轻许多了。

我一直在替一些程度不是很好的同学补习英文,他们往往不能挤入省立新竹中学,或者附近的几所其他的省立高中,他们也挤不进新竹最好的省立专科学校,唯一的出路是去念私立的高中、高职,或专科学校,但是他们却又没有钱付私立学校的学费。

我在此诚恳地呼吁那些被教育部请去研究的教育界菁英分子,你们如果提议政府应该“改善”各级学校,大家不会反对的。如果你们又提出“改革”方案,必须三思而后行,你们一定要站在学生的立场来看这个改革方案,也一定要顾及到功课不好同学的问题,更应该注意那些家境不好同学的问题,千万不要再贸贸然地制定一种又会引起极大反弹的改革方案了。@(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当年,这座钟是用来传递信息的,有人生孩子,钟敲十下,有人去世,钟敲十二下,有人生重病,快去世了,钟敲十七下
  • 我年岁已大,记忆不太好,趁我记忆犹新之际,我要将我遭遇到的事情写下来。
  • 她发现林教授心肠非常好,只是有时有点狡猾,可是狡猾都是为了开玩笑,没有任何恶意,一个如此有慈悲心的人,将来一定会是个好丈夫,于是就结婚了。
  • 我深信我们的社会仍然是很单纯的,我们没有什么奢侈的欲望,我们只希望我们人类的社会是一个充满爱与关怀的社会。
  • 我们一再强调教科书必须很薄,这是错误的。好的教科书恐怕一定会很厚,但厚的教科书不代表学生有沉重的负担;如果这本厚的教科书里有很多好的例子,事实上是减轻了学生的负担。
  • 任何一所学校,行为偏差的学生都是少数,我们应该还来得及拯救这批可能变成社会边缘人物的青少年。
  • 一个家庭缴不起一个月六百元的午餐费用,很有可能这个家庭的晚餐也不丰富了。孩子正在发育阶段,营养不良一定会对他们的健康造成永久性不良的影响。
  • 我建议教育部每年都举办一次全国性的会考,考试题目务求简单,其目的只是看看全国各级学校的各个年级学生中,有多少人根本没有达到最低标准。
  • 如果我们提高了后段班学生的程度,前段班学生的程度也会跟着提高的。如果我们的高中生程度普遍地提高了,很多高中生不一定非进大学不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