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下的乞讨大军

(大陆)高峰

标签:

【大纪元6月13日讯】中国大陆现在据说已是“盛世”,但煞风景的是流浪乞讨者却越来越多。于是近来一些地方出台了“禁乞”措施,并在不断强调流浪乞讨已经职业化、收入如何高、如何危害社会治安、如何影响城市形象。但是有关方面是否认真调查过真正富裕的流浪乞讨者和所谓“丐帮帮主”的比例究竟有多高。可以非常肯定地说,至少还有相当一部分的流浪乞讨者处在流离失所、忍饥受冻的境地。他们急需得到政府和社会的关爱与救助,而又往往被忽视和冷落。救助站制度实施以来,情况并不尽如人意。一些救助站不是主动实施救助,而是坐等流浪乞讨者上门求助。流浪乞讨者不愿向救助站求助,而且不少城市的救助站位置偏僻,连本地市民知道的都不多,更遑论这些从外地来的流浪乞讨者。

乞丐是怎么造成的?周星驰的电影《武状元苏乞儿》可以给出答案:乞丐的多少是取决于皇上的,如果皇上英明神武,使得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鬼才愿意当乞丐呢!诚哉此言!就现代社会而言,乞丐的多少取决于政府,如果不再有百姓为生计发愁,不再有农民兄弟姐妹来到城市因为缺乏一技之长而无法维持生计,不再有贫困家庭为孩子的学费发愁,人人都能受到良好的教育,具备劳动技能,家家户户的孩子都能够健康快乐地进学校学习、成长、成材,人人安居乐业,这个真正“盛世” 的社会就不会再有乞丐,也不会再有乞丐这个职业!

流浪乞讨无论是职业,还是被迫,都与贫困有关,而且他们大多来自中西部贫困的农村。当前,中国的城乡差距已经达六比一,西部比东部经济落后十年以上,教育至少要落后二十年。如果不是因为缺乏基本的生存条件、缺乏良好的教育、缺乏必要的谋生技能,没人愿意走上这条路。这也是一些儿童、残疾人被那些利欲熏心者所控制,成为骗取钱财工具的一个重要原因。贫富差距、地区差距、城乡差距的不断拉大,也在一定程度上“激发”了部分贫困人员以行乞致富的欲望。而一些地方出现“丐帮帮主”操纵行乞,甚至虐待残疾人、拐卖残害儿童,还有流浪乞讨者行骗、偷窃、打劫,对这些问题,公安、民政、救助等部门是难辞其咎的。

“身多疾病思田里,邑有流亡愧俸钱”,时任苏州刺史的唐代诗人韦应物,面对流亡的百姓不仅寄予深切的关注与同情,更因自己为官没能解除民众的疾苦却享受俸禄,而感到深深的愧疚和自责。“身为野老已无责,路有流民终动心”,南宋大诗人陆游写下这两句诗的时候已致仕(退休)在家,作为“野老”(民间老人),他已无为官之责任,但看到路边流亡的百姓也为之而痛心,关注民生之情让人共鸣。

对于流浪乞讨,禁止、驱赶绝非治本之策,只有发展经济,消除贫困,缩小贫富、城乡、地区差距,保障每个公民受教育的权利,创造更多更好的就业机会,健全社会保障和救助制度,才是消除流浪乞讨现象的根本出路,而这一切都是政府不容推卸的职责和义务。

转自《争鸣》2006年6月号(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美日将进一步检讨新安保文件
伊朗总统将访问中国并与胡锦涛讨论核子议题
村里长选举十日登场  台中选会吁勿贿选
奥地利:7月八大工业国峰会前 伊朗需做出抉择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川普4线捷报 密谈遭恶意泄露
【财商天下】传马云被边控 旗下蛋壳公寓出事
【薇羽看世间】一场大重构和大觉醒的战争
【欺世大观】为中共立功的特务 个个难逃厄运
【直播预告】制止窃选 美各州周末挺川集会
【新闻看点】鲍威尔或炸翻乔州 Dominion被深度曝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