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万大学生就业大军蜂拥在珠三角

人气 2
标签: ,

【大纪元6月15日讯】当难以数计的农民工、城市下岗工人不得不长期忍受低工资的困扰之时,曾经被视为“天之骄子”的大学生突然发现,他们的境遇甚至不如那些初中毕业就到城里打工的民工。“一项1200家企业的调查表明:有34%大学生求职时,薪水只要求1000元人民币。其中更有0.8%的大学生为了抢一份稍微好点的职业,不惜选择了“零工资”。昔日社会精英已经沦为普通劳动者。

据广州日报报道,广东今年毕业的大学生超过20万,加上从全国各地高校来广州寻找就业机会的近10万大学生,将近30万的就业大军,蜂拥在珠三角。

毕业于中国地质大学的任应华赶上了三次大潮:出生的1980年,是中国婴儿潮的尾巴;2000年考上大学,正是扩招潮之初;而当他毕业的2004年,已经直面残酷的大 学生就业潮了。2004年3月开始,他辗转于武汉、广州、深圳、东莞、中山、佛山,开始了长达800天的求职生涯,成了“南漂”在珠三角的大学生找工族。 他住在廉价的出租屋,出没在人才市场,靠着两块钱的六个包子填饱肚子;他当过服装厂的“储备干部”,一天11个小时站着工作;他被职业中介骗过,在街头被 抢过,还遭遇到传销。不为人所知的是,与大量漂泊在北京的“北漂”一族相对应,还有数以万计的任应华这样的“南漂”一族。

任应华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一个哥哥两个姐姐都在务农。作为家里唯一的大学生,他是一家人的荣耀,也寄托了一家人的期望。

“兄弟姐妹,包括爸爸妈妈,我是花家里钱最多的。”穿着一件明显偏大的白衬衣,晒得黑黑的任应华看上去要比他的年龄来得成熟。“四年大学花了四万。”

如果任应华能够预见到找工生涯的坎坷,他会努力学习,他也不会轻易放弃在学校时的几次面试机会。2004年7月,当任应华毕业的时候,他就面对了失业,带着父母兄弟凑的两千块钱登上了南下的火车。

广东和华东,这是当年任应华班31个经济学学生的主要方向,也几乎是全国大学毕业生的工作目的地。南方人才市场是任应华最常去的地方,和所有毕业生一样他投简历、网上注册简历、参加招聘会。

服装厂里当“储备干部”

找工的困难出乎任应华的想像,他还遇到了很多骗子。第一次是在东莞,骗子用的是最常见的一招:工作人员称自己的手机没电了,用他的打一下,他就借了,然后 人家拿了手机就跑了。第二次是人才市场旁的中介,称交200块钱保证找到工作,他交了200元,最后发现工作就是在马路上用骗术推销化妆品,先称送你,最 后非要你买那种。第三次则是传销,一个校友找到他,称卖东西每个月可以赚五六千元,还带了上级来给他上课。他马上意识到是传销,抽身而走。

接下来的两个月内,任应华面试了十几个单位,最终三水一家生产小家电的企业要了他,1200元一个月,试用期三个月。他在那里当了人事助理。

“在那里还是学到一些东西,熟悉了工厂的管理流程。”任应华说:“但总觉得发展前景一般,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提升,把时间花在三水似乎心有不甘。”于是三个月后,在春节放假之前,任应华辞职了。

回老家过完年后,他又来到广州开始新一轮找工。运气似乎越来越差,日子一天天过去,口袋里的钱快见底了。和很多大学生一样,那时的他唯一想的就是赶紧找一 个活,赚点钱。他去了番禺一家“招储备干部”的服装厂。工厂共招了8名“储备干部”。进了厂,他才知道,所谓的储备干部就是质检员,检查外包的服装领子有 没有对齐、商标有没有贴歪。

每天站着工作11个小时,一个星期至少有一天通宵,十几个人睡在一个房间内。一个月,任应华已深深体味到珠三角民工们的生存状态。离开成了他唯一的念头。

服装厂给了任应华500块钱,除掉300块的伙食费,再加上生活用品的一些开销,从厂里出来的任应华基本上口袋空空。

他又回到了广州。多方打听之后,他和华农毕业的同学住到了岑村,“这个火炉山旁边的村子偏远,住在农民家只要120元钱,比天河的城中村便宜多了。”他每天坐着234路车从岑村往返于天河体育中心。

在接下来的3个月,他又陆续面试了10多个单位,“有些只差这么一点点吧,可能还是自己的知识、工作经验或者是表达能力不够。”任应华说:“有时候可能开的工资高了一点,我一开始要求1800元左右。”

生存是残酷的,“有一段时间每天都吃包子,最便宜的两块钱六个包子,吃得都想吐。”再后来,他身上一点钱都没了,饿了半天,上火炉山找野菜,但好像广州的野菜长得和湖北的不一样。 后来看到一块荒地上长着一些野菜,样子像生菜。一阵狂喜,拔出来,在电饭锅里一煮,一尝真是苦,一下子就吐了出来。

2005年7月已是求职的淡季,任应华终于踏上了回乡的列车。

荆门在湖北的地市来说经济不算差,掇刀在成为开发区后,居民的月人均收入差不多有 800元。和内地的城市一样,这里主要工业是水泥厂、啤酒厂、造纸厂等传统小企业。但任应华发现困难似乎同样多:“越是在内地的城市,越讲究关系,我们家 没什么关系,要找像样的工作基本不可能。”爸爸妈妈四处去托人,但穷人家又能托到什么关系,任应华的工作还是没有着落。

重返深圳

60岁的父亲给瓷砖厂里做搬运,母亲主要打小工。看着爸爸妈妈那么辛苦换来的血汗钱,任应华的自责越来越深,“不能再啃家里的钱了。”

2006年2月,过完春节,任应华又踏上找工之路。

5月28日上午,深圳一座大厦内,任应华正在量一身工作服的尺寸。深圳人事研究学会,这是他来深圳3个月后找到的第一份工作,他刚刚上班一个星期。他的底薪是1300元,根据拉到的入会会员的数量来提成。

在深圳这个高消费型的都市中,他目前的收入只能以微薄来形容。他和3个老乡一起租了个单间,每个月付300元房租。任应华说,“慢慢来,先积累点人际关系吧。”

他说,“我还有理想,但我首先要生存下去。” 至于过去一年里一直和他一起在广州找工作的高中同学,任应华现在已经无法联系上了。“估计他还在继续寻找适合自己的工作。” @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杀害同居男友 湖南女大学生遭枪决
毕业不就业 大学生就业呈现多元化
易明:中国的高考生大学生 你要祈祷什么?
毕业不就业 大学生就业呈现多元化
最热视频
【新闻第一现场】唐娟潜逃中领馆 联邦诉隐瞒身份
【珍言真语】金钟:美驱逐中记者 意识形态脱钩
【纪元播报】疫情二次爆发 远离中共的再选择
【一线采访视频版】黑格比袭温州 顶篷被掀人被吹跑
美卫生部长访台 分析:川普一石四鸟策略
【薇羽看世间】背叛孙中山 宋庆龄的悲剧人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