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教授钱煦获美国科学界最高殊荣

标签:

【大纪元6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琼洲、杨婕、婉如报导)南加州圣地亚哥美籍华裔学术泰斗钱煦教授最近刚获得了“美国艺术和自然科学院”的院士证书,从而囊括了美国最负声望的四大国家科学院(美国科学院、工程学院、医学院、艺术和自然科学院)的院士头衔,获得了全美学术界的最高荣誉,成为获此殊荣的唯一华裔;全美国仅六人享有此殊荣,而其中四人都已退休,钱煦是两位仍在职的学者之一。

钱煦教授现任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惠特克生物医学工程研究院院长(Whitaker Institute of Biomedical Engineering)。

今年十月他将与其他各界风流人物如前总统布什和克林顿一起赴麻省剑桥接受“美国艺术和自然科学院”的院士证书。

是什么信念和特殊经历成就了这样一个卓越的学者?带着这样一个问题,本报记者采访了钱煦教授。

成就记录在纸上,人生反映在脸上。

常言道“人到七十古来稀”。今天(六月二十三日)正好是钱煦教授七十五岁生日。记者眼见的钱煦教授面色润泽,步履稳健,声音听上去像四、五十岁的人,而他平易近人和努力进取但知足常乐的心态更给记者留下深刻印象。

书香世家 教子有方

钱煦教授1931年出生于北京,在上海度过了他的童年和少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他随全家迁回北京,父亲钱思亮出任当时北京大学化学系主任。当少年钱煦跳级考入北大医学院一年后,正值大陆政权转移,全家在混乱中坐上最后一架飞机离开北京。钱煦继而转读于台大医学院并于1953毕业。在那里遇到他后来的贤内助,同样学医的妻子。次年,二十三岁年轻的钱煦来到美国,开始了科学生涯。

当问及一生中谁对他的影响最大时,钱煦教授说:“很多人对我都有影响,但影响最深刻的可能还是来自父母,因为是在我小的时候输入的。”

钱煦教授说:“父亲是教授,平时话不多,也很少告诉我们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父亲身教多于言教,我们从他身上就知道该怎么做了。”“母亲是在家塾受的教育,对我们要求很严,但她不是那种冷酷的严厉,我们能从中感受到很多爱。父母都很少训斥我们。父母的性格互补,非常默契。从父母那里,我们潜移默化地学到了做人做事的方法,也培养了严谨的作风。这些对我后来都是很有帮助的。”

钱氏一门三代都是俊杰人才﹐他的祖父钱鸿业曾任大法官,抗日期间为汉奸所杀,父亲钱思亮曾担任北大化学系主任﹑中央研究院第五任院长﹑台大校长一职。1983年钱思亮母校伊利诺大学颁赠之名誉科学博士学位,在获得此项殊荣之伊大杰出校友中,其属于中华民国国籍者,钱思亮为第一人。

钱煦在家排行老二,上下各有一个兄弟钱纯和钱复,三人均赴美深造。钱纯主修经济学,钱煦习医,钱复专攻政治学,如今三兄弟在其它业界也非常有成就。兄钱纯曾任中央银行副总裁,中华民国财政部长,行政院秘书长,弟钱复为中华民国前外交部长、监察院长。

从小家庭和谐环境的熏陶使兄弟三人感情很好。

科学有成 贤妻功高

到美国后钱煦仅用不到三年就获得哥伦比亚大学生理学博士。毕业后留校任教。在后来的几年里,他的研究方向从纯生理学转到生物医学工程学。1988年来到加大圣地亚哥分校(UCSD)任教,挑头承担组建该校“生物工程系”和“生物医学工程研究所”并任首界主任和所长。同时间,钱煦先生还回到台湾帮助台湾中央研究院组建生物医学科学研究所。如今的台湾生物医学科学研究所不仅是台湾该领域的最高权威,也蜚声亚洲。

数十年间,钱煦先生桃李满天下,发表近五百篇论文,得到近百项荣誉、奖牌和 证书,并出任许多国际级学术委员会主席,顾问等。

1994年他获得美国国家医学院院士头衔。钱煦教授说:“这是第一个,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第一次,很感动。”

1997年,他获得美国国家工程学院院士头衔。钱煦教授说:“因为我对工程学的研究是半路出家,所以得到这个头衔表示我得到这一行专家们的认可,对我来说非常重要。”

2005 年,他被选为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钱煦教授说:“美国国家科学院是自然科学领域中最受重视的学院,成为她的院士要求更高。对我来说当然是很大的荣誉。”

2006年,他被选为美国艺术和自然科学学院院士,惊喜有余。钱煦教授说:“成为该学院院士的来自各行各业的知名人士,从政界,商界,艺术界,到自然科学界,所以能成为其中一员,是我没有料想到的,当然这也是极大的殊荣。”

先后获得美国全部四大国家科学院的院士头衔正是钱煦教授科研成就的见证。

对于事业的成功钱煦先生只是称自己很幸运。他说,“这些荣誉的得到有一半是来自妻子的支持。”妻子给予了他最大的理解和支持。

他回顾自己一生的历程,除了自己的出生以外,1957年和胡匡政女士结婚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有这样美满的婚姻和夫妻的相互理解、恩爱是他快乐一生中之最快乐。他说,“事业重要,家庭也很重要,结婚养育子女是很重要的时刻。我们要平衡好事业和家庭的关系。”

钱煦先生谈到妻子,充满深情、感激和敬意。 妻子钱胡匡政女士对儿童有着特殊的感情。退休前她是一个儿科医生,凭着爱心,她不嫌钱少,条件艰苦,专门去到纽约和圣地亚哥比较贫穷的地区行医。回到家时,里里外外也照顾得非常周到,对钱煦教授给予最大的理解和支援。

明年是钱煦教授生与妻子结婚五十周年,五十年的婚姻称为 金婚,非常难得,也非常令人羡慕,尤其是五十年来夫妻恩爱如故,更是佳话。

无求而得 以诚相待

面对这么多的荣誉,钱煦教授感到很平静。在他的自传文章中,他谈到他的一生,他的成就,觉得像是冥冥之中早有安排。但他觉得即使他走的是另外的路,他一样会努力去做,会很高兴。

记者问他,这一生有遗憾吗?如果重新选择,还是会这样走吗?钱煦教授说:“我是个很快乐的人,我认为人生快乐很重要。我也不后悔什么。当然我也有做错的时候,可是我不后悔,我总是在想下次如何避免犯同样的错误,下次做好。”

他说:“人生是有不同的选择,不同的分岔,可是我想就是我走任何不同的分岔,我还是会做好。就像当年如果没有坐上去台湾的飞机,就会留在大陆,可能去劳动,做不同的事,但我想也会做得挺好。因为人改变环境难,控制别人也不做不到,但是可以把握自己,应该做得到。”

“因为从小受到中国传统的文化熏陶,知道重视道德的重要,”钱煦教授说,他一直诚信待人,“宁可人负我,也不让人吃亏”,所以日子一久,别人都很信任他。这些就是钱煦教授人生观的写照。

诚然,良好道德情操又何尝不是一种人生的财富呢?

五十年海外 乡音未改

钱煦教授来美国已有五十年了,他说,相比在中国的二十多年要长很多,可是中国早年的烙印和影响却很深,他依旧可以用中文演讲、写稿、甚至作诗。钱煦教授说,“我在写英文学术论文时都是用古文写作讲究的起转承合,正反工整论证。”

有的人年轻时出国,几十年后忘了中文也是正常的;而钱煦先生在主流社会大半辈子仍乡音未改,虽然获得美国的极高荣誉,在他的内心深处还是把中华当作自己的根。

最后记者问钱煦先生是否有座右铭,以启示年轻学子和后辈,钱煦先生笑着说,“我自己没有什么特别的,倒是我的同事告诉过我我经常说的一句话:“每个人都有同样的时间,一天二十四小时,这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可是关键是如何用它。”

人们从事的工作、担当的责任不一样,但钱煦先生那种没有刻意追求,只是勤奋不怠,面对荣誉坦然接受,不骄不燥,为人谦逊诚恳的为人做事的态度对每个人应该都有所启迪。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圣市房地产经纪界的“常青树”
北郡中文学校师生共庆毕业日
2006年“亚裔传统奖”颁奖典礼隆重举行
圣地亚哥中文学校新校址举行毕业典礼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中共以疫谋霸风险大 难闯两大危机
【重播】彭斯就宗教自由讲话:强调生命权
【重播】蓬佩奥:自由世界联合应对中共威胁
【珍言真语】黄伟国:中共孤立 香港成国际焦点
【重播】川普疫情发布会:整体趋缓
【新闻看点】习打压香港 促蓬佩奥组灭共联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