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新闻观:“善意”谎言与“恶意”报导之战

万生

人气 1
标签: , ,

【大纪元6月29日讯】6月25日提请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审议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其中含有新闻媒体违反规定擅自发布有关突发事件处置工作的情况和事态发展的信息或者报导虚假情况的,由所在地履行统一领导职责的人民政府处5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的罚款。

明确社会安全事件发生后,政府可依法采取强制措施,包括强制隔离暴力对抗者;对特定区域内的建筑物、交通工具、设备、设施以及燃料、燃气、电力、水的供应进行控制;封锁有关场所、道路;加强对易受冲击的核心机关和单位的警卫……

另重温一则独具中国特色的相干新闻

据河南商报报导,2005年河南汝州两个煤矿先后于7月31日和8月3日发生矿难后,各地记者用短信奔走相告,随即纷纷赶赴现场,他们不是去采访报导,而是去排队收受“封口费”。地方官员亲自发钞,按媒体等级,明码标价,亦可讨价还价,先有480人(包括真假记者)领走20万元,再有300多人领走了近10多万元。

对比以上处理新闻的手段,中共视大众新闻记者如临大敌,正如所谓的“防火防盗防记者”。

突发事件的背后,大陆执政者又开辟封锁新闻战场,以胡萝卜加大棒软硬兼施。

在信仰缺乏与拜金狂的冲击下,自称为无冕之王的大陆记者,为了“封口费”可以出卖灵魂,或称之为“妓”者更显名副其实。

对不畏地方强权的黑社会化、为民请命、还给百姓知情权的良心记者,却成了新草案的“大棒”的打击目标,“妓”者则反倒被赏予“红萝卜”,如此区别对待可用姑息养奸、逼良为娼一言以蔽之。

首先,享有知情权为自我保护创造了防患于未然的警惕环境。

30年前的唐山大地震,国家地震局分析预报室京津组组长汪成民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我当时就想造舆论,把震情往下捅。”,也正是他的“越轨”行为使距唐山市仅115公里的河北省青龙县躲过了一场塌天大祸。

其次,资讯自由更是监督政府滥权和维护公民权益必不可免的工具。

频繁的矿难是中国近年来难以掩盖的丑闻,但中共主流媒体通常不去谴责失职者,反而大肆吹捧公仆如何全力救灾,百姓的悲剧竟转化为官员的功勋。

假如“善意”谎言可瞒天过海,肇事者把生命当儿戏的作法越来越变本加厉。勿庸置疑的是,事故的缓报、谎报、瞒报、漏报和官商勾结是中国矿难死亡人数高占世界80%的主要因素。

此外,满足公众知情权还是社会风气的净化济。突发事件的惨痛尤其能激发人们的同情心,从而唤醒大众愈加关注或帮助弱势群体。时值唐山大地震三十周年纪念,可悲的是,二十四万的亡灵得不到安息竟长达二十九年之久。

2005年9月12日,中共国家保密局新闻发言人沉永社宣称即将对因自然灾害导致死亡人员的总数及相关资料解密。

重蹈前车之覆在于盲知,反省教训基于事实真相的了解。

人们或可欣慰地感到中共向资讯开放羞羞答答地跳了一小步,然而还未到满岁,由于官方承认的突发事件依然增长了30%,中共重新再寄信于封锁“恶意”报导的祖传法宝。可叹其外表吓得如缩头乌龟,内部又抱有驼鸟心态,未来谁来解今天的中共之密?

一面制造“善意”的谎言,一面高唱“谣言止于智者”忽悠百姓。中共的新闻之战犹如堂.吉诃德战风车,甚至比俗话说的“治标不治本”还低级,况且突发事件总是可借现代资讯传播于外。

大陆媒体不敢涉足,促成了海外媒体的独家报导来吸引中国读者;传统媒体或受时限制约,但互联网的即时性让中共防不胜防。

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届时世界新闻记者云集中国,如今天的世界杯,突发事件也将层出不穷,外界的追踪报导肯定有违大陆本土的新闻法,中共究竟要将其绳之以法,还是卖国崇洋?笔者会和同仁拭目以待。@

6月29日于巴黎(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世足赛法国进八强  球评:老将新秀磨合成功
力虹:疯狂反扑
美情报官员承认泄漏机密给中共
据报梅铎有意加入收购电盈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流浪气球点燃全美 重创中美关系
【时事军事】北约卫星和远程武器令俄罗斯脊背发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