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泰:在生死线上挣扎

黄泰

标签: ,

【大纪元6月7日讯】2006年6月6日上午9点40分,寝室里响起一阵急促的电话声,随后我冒着大雨被几个人唤到学校的某个地方进行了两个小时的谈话。由于某些特殊的原因,我得隐去具体地点、人物和谈话详细内容。

“你竟然敢要求给六四平反?”

“你竟然敢攻击现行教育制度?”

“你竟然想改变政治体制?”

“学生守则上规定大学生必须遵行四项基本原则,你还想不想毕业?”

“你在海外网站上发表的文章越来越敏感反动,你已经违背了宪法!”

持续几天的连绵阴雨此时变做了倾盆大雨,校园道路上涨满了浑浊昏黄的水,衰老的上天愈发显出苍灰的病容,微冷的空气中弥漫着莫名的悲哀。这是一个无望的世界,这是一个垂死的国家,这是一个处处埋伏着杀机的社会,这是一个何其不幸的时代!

我行走在从那个地点返回寝室的路上,一条不长然而又漫长的路,坎坷而艰辛的路。“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我相信每一条路都是血路,每一条路上都洒满了先驱的热血。我们走在先驱开辟的路上而不自知,多少人以为路原本就是有的,而墨守成规,生生世世走在那有限的路上,从胚胎走入坟墓。任何一条路都有第一位开路人,尔后是第二位,第三位,在众追随者斩除荆棘的奋勇前进中,才有了路,群众因此而得以上路,通向他们各自的目的地。然而世上的路绝无永远不坏的,绝无万年通行的,我们亦不能保证每一位开路者皆是正确的。

世上本没有永远的路,新路代替旧路也就有了永不灭绝的路。也许这曾经是一条能到达光明的路,然而时移世变,它已经变成一条堵塞不通的废路;也许这当初就是一条贻误世人的死路,世人沿着它走下去,最后却无一幸免走上绝路。一个国家只有拥有源源不断的开路者,这个国家才能拥有畅通的血液,才不至于血脉淤塞,僵化死去。开路者肩负着国家的命运和人民的福祉。盛产开路者的国家是幸运的,是注定强盛的。然而有着开路者却不被容忍,甚至被旧路的继承者打击压迫的国家却是格外悲惨的国度,生活在这个国家的人民只能像动物般被驱逐着,被强迫着摸着石头过河,无论前面是险滩还是漩涡,无论河有无尽头,没有选择的权利,没有走自己的路的自由,全民被迫走在一条未知的道路上,虽然已经险象环生,但不许回头,不许自择道路,前进,前进,一百年不能变,即使前面是刀山火海!分明前途凶多吉少,分明这是一条无望的路,却只能在刺枪的威逼下悲苦前进。中国人的命运为何如此悲惨?

啊,我苦难的祖国,我悲惨的人民,我多么想尽自己一份微薄之力,加入开路者的行列,开辟出一条久已得到共识的路–民主自由的大道!专制为巩固一己之私利而将国家和人民引入一条无限黑暗的道路,在这条道路上,充斥着不公、腐败,和种种的罪恶,哭泣和哀号冲塞天地,我们怎么能够世代忍受!当全世界绝大数国家的人民都沐浴在民主自由的阳光下,为什么我们中国人就要忍受这没有尽头的专制之苦?我们不是统治者的奴隶,我们要为自己而活着,我们要做为一个人而活着,于是我们就要向着民主自由之路进发!

虽然我只是一个刚过弱冠的大学生,虽然现在我还不是一个强壮有力的开路者,但与人民共同承受的痛苦使我迫不急待的加入了这个伟大的队伍,尽管仅是一名小卒,却乐此不疲。新道路正在开辟,旧道路的所有者怎不恐慌?虽然我唯一进行的就是写作,仅仅是将思想转化为文字,即实现思想的共享。然而从此我便再不得安宁。思想有罪吗?如果思想也能犯罪,那么恰恰只能证明表面强大的专制内在的虚弱,只有心虚透顶的统治者才会给思想者定罪!

“不要再写作发表作品!”

无论以何种理由压迫公民充分表达言论的自由,都是一种罪恶!如果当权者不能为全体公民创造一个言论自由得到切实保障的环境,如果当权者以为在公众场合说话会妨碍社会治安,危害国家安全,甚至要将表达不同意见者定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那么,这只能说明统治者的无能,只能说明它所要求人民走的道路是一条没有出路的死路!今天我们正在开辟另一条道路,我们所开辟的道路是给所有人民提供一个享受充分民主自由的社会,只有在这样的社会中,中国才能够消除不公、腐败和一切制度性的痼疾,人民才能走出苦难,国家才能走向兴盛。说话就是天赋人权,谁不让人民说话,谁就是逆天而行,绝然没有好下场!

请看今日之中国,在专制统治的压榨下,社会秩序依照统治者的利益而建立,只有顺民才可能分得一杯残羹,只有犬儒才能与统治者共同瓜分民脂民膏。凡是不与统治者合作而立志为人民开辟一条人走的道路者,无不遭受种种打击压迫,无不身陷险恶的环境。如果我们不愿做奴隶,我们就得先处在比奴隶更悲惨的境地!不屈的灵魂必因肉体的苦难而获得超升!

“我们是在挽救你!”

我没有犯罪,如果因为我对专制的批判和对正义的呼唤而必须承受迫害,那么我将拒绝出卖灵魂获得苟安!如果谁想真心挽救我,使我早日摆脱专制的压迫,那么请你加入为民主自由开路的行列,这便是对我和全中国人最大的挽救!

做为一个独立存在的个体,我是痛苦的,我也将忍受正在发生的和将发生的各种不幸所带来的更大痛苦,但无论未来如何,我也不会为今天选择的道路而有丝毫悔恨。凭着为人的基本良知,我依然要大声疾呼:六四必须得到平反,教育必须彻底改革,中国必须实现民主,四项基本原则必须从《宪法》和《学生守则》中撤下!言论无罪,思想自由必须成为常识!

虽然我没有亲历这个国家当代发生的许多重大悲剧,虽然我还没有离开校园走向社会,但专制的压迫,无数同胞的血泪却使我长久地承受着异常的压抑和痛苦!当我觉醒的那天,我便开始领受精神的酷刑!我不知道前面等待我的是怎样的陷阱和灾难,我不知道专制将企图如何毁灭我,但我将在生死线上挣扎到底!因了我的痛苦挣扎而使罪恶更加彰显,而使人民早一日摆脱痛苦,这就足可使我安慰!

如果有一天不能再见到我,
如果我们曾经一起奋斗过,
就让我们不灭的理想之声──
永远地响彻在历史的天空!

–《不灭的理想》杨银波词 盘古乐队曲唱

2006年6月6日 @

–转自民主论坛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纪念“六四”青天白日旗在重庆上空飞扬
谴责济南警方对孙文广教授采用下流技术进行骚扰的行为
六四之夜  悉尼歌剧院内外中华情
【专访】司徒华在六四不平凡的一天
最热视频
【有冇搞错】中共五个最恐惧的事情
【拍案惊奇】克里上海被冷落 中共抛弃李嘉诚?
【思想领袖】郭君:香港大纪元遭袭击内幕
【横河直播】80年反目为仇 中共羞辱美特使
【唐浩视界】重判黎智英祭旗 中共启动香港文革
【新闻看点】把日欧推给美国 习近平愚蠢狂妄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