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欠唐山大地震死者一个道歉

7月28日人们从四面八方汇聚唐山,到抗震纪念墙前默哀,在抗震纪念碑广场悼念,向抗震纪念碑敬献花篮。(Getty Images)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7月31日讯】(亚洲时报记者潘小涛7月31日撰文)三十年来,中共当局一直对唐山大地震讳莫如深,不要说反思,就是公开悼念、拜祭死难者,北京当局都没有做。正因为中共当局没有反思,“官老爷” 们又没有切肤之痛,没有在地震中失去至爱至亲,以致中共当局从来没有细想如何防止同样的灾难,不仅没像日本、美国那样经常举行地震演习,建筑物的防震规定也没有严格执行,在中国大地重演这场灾难,似乎是必然的宿命。

七月二十八日是唐山大地震三十周年,中央的纪念活动付之阙如,只有河北省举行纪念仪式,由省委书记白克明向死难者献花致祭,盛传会来唐山参加纪念活动的胡锦涛,则没有现身。显然,这种规模和这个规格的纪念仪式,跟这场灾难太不相称了。一直令人费解的是,唐山大地震只是一场自然灾难,为么中共自己采取“鸵鸟”政策之余,也不许民间讨论呢?答案终于找到了,不少当事人近日挺身而出揭开谜底:中共心中有鬼,原本可大幅减少伤亡,却因中共官员犯错,地震前压住专家准确预测唐山将有大地震的消息,事后还千方百计隐瞒真相。

河北省作家张庆洲,过去几年走访了二十多个当年的地震预测专家、救援人员等,将他们的访谈辑录成书,名为《唐山警世录》,详述大地震之前几个月,唐山附近的地震观测站已测到很多不寻常地震征兆,并不断向上级报告,指唐山周边地区将发生大地震;即使在大地震发生前九小时,仍然有专家“冒险”恳求国家地震局向中央报告。

很可惜,由于当时毛泽东处于弥留状态,华国锋和江青等人正在为接班问题斗得你死我活,大家根本没把心思放在地震问题上。而且,中共官员以为,公布预告地震消息的“政治风险”非常高,不仅会引起“社会恐慌”(什么问题官老爷都担心引起社会恐慌),万一预测不准确,很可能变成被政敌攻击的口实。结果,大家忙于权力斗争,加上国家地震局的官僚作风,一场威力相当于四百个广岛原子弹爆炸的恐怖地震悄然而至,二十四万名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的唐山市民,在睡梦中惨被活埋。从此可见,中共的所谓“为人民服务”、“以人为本”,是怎么回事了!

因此,中共要人民忘记他们的错误,而愈多反思,愈深入的讨论,就会发现中共官员犯下更多错误,到头来一定会被算账,中共只好尘封这段历史。事实上,中共对自己犯下的众多历史错误,无论是反右、文革,还是“六四”,都一概用这种逃避现实的态度去面对。但是,好了疮疤忘了痛,将来还是要付出代价的。目前在中国,根本没人再把地震看成是一回事,大家都没有半点危机意识,万一真的发生大地震,后果难以想像。

举国上下被禁止讨论这场灾难,而在集体失忆、失语之下,除了少数死难者家属,大家似乎都安逸的生活在一个稳定、和谐的“世外桃源”,早已忘却了三十年前那场灾难;相反,当年亲历其境,或痛失至亲的人都说,过去三十年犹如生活在地狱,地震的梦魇挥之不去,不少人到唐山拜祭时,情绪仍然非常激动。显然,政府完全没有提供应有的善后服务,抚平他们的心理创伤。

更重要的是,没有反思,绝不可能从这次地震吸取教训。所以,中国政府至今仍不断以“社会恐慌”为借口,垄断很多应该由老百姓掌握的资讯,结果同样是人祸不断;更甚者,由于没有反思,中国政府至今没有教导下一代小孩,如何在地震中逃生,更没进行定期、大规模的防震演习。日本和美国加洲处于地震活跃带,他们的危机意识很强,不但经常演习逃生,还对建筑物作出严格的防震要求;相反,以目前中国对建筑工程的监督机制和执法水平,中国的多层建筑中,有多少符合国家规定的防震要求,令人怀疑,否则就不会出现多不胜数的“豆腐渣工程”。不要忘记,这些“豆腐渣工程”,不少是国家级重点工程,理应有严格的验收程序和质量监督,但事实摆在眼前,程序和监督只是花架子,不要说七点八级大地震,就算五级左右的地震,中国的高楼大厦都会倒下一大片。

逝者已矣!但中共欠了二十四万名死难者和他们的家属一句迟来的道歉!(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6-07-31 9:0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