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同:谁来关心教育的城乡差距?

李家同
font print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到目前为止,政府还没有勇气公布学力测验结果的城乡差距。我常常看到政府派人到欧美去考察教育,他们为什么不派人去看看乡下孩子的程度呢?

有好一阵子,教改是一个神圣的名词,也是没有人敢批评的名词,而教改最重要的成就就是将联招改成了多元入学。不过这个新的多元入学制度,却引起如此大的争议。

为什么有这么多的人对多元入学大起反感,恐怕最重要的原因是这种制度严重地伤害了社会上的弱势团体。我自己就在做一些家境非常不好的孩子的家教,对于这些孩子来说,现行的制度,他们难过不已,他们无法学到任何才艺,他们没有爸妈替他写自传,没有钱将自传打成彩色的文件,而且一旦有口试,他们绝对比不上那些见过世面的孩子,这些孩子唯一能做的就是比以前更用功。

我说“比以前更用功”,绝非夸大之词。去掉了联招,学生们就轻松了吗?绝无此事,我同事有孩子在国中,个个在忙着替孩子们补习,国中生如此,高中生也如此。也难怪大家赞成恢复联招,没有人喜欢联招,但是联招的缺点,多元入学都有,而且多元入学更加不公平,更加对穷小孩子不利。

恢复联考,仅仅是两害取其轻,并不能解决问题,只是比较公平而已,我们应该分析的是:为什么我们的学生要如此用功?

我曾经辅导过一位家境不好的孩子,他那时考不上省立高中,也考不上省立的高职,惟一的办法就是进入私立学校,但是他无法进去,因为他缴不起学费,我这才发现,如果你家境不好,程度又不够好,政府是不管你的,政府并没有替你设立学校,你的教育要由私人来替你解决。

美国号称是一个资本主义的国家,但是美国各级政府从不放弃弱势团体的教育,以加州为例,加州有三个层级的大学,加州大学系统是研究型大学,几乎每一个系都有博士班,第二级是加州州立大学,这种大学不再强调研究,研究所极少,最高也只有到硕士班,第三级是所谓的社区大学,几乎所有的人都可以就读。

最聪明的孩子可以进加州大学(如柏克莱),次等聪明的孩子可以进入各个城市的州立大学,有些晚开窍的孩子至少可以进入社区大学,这些学校都是政府办的,对加州居民而言,学费都很低。

至于私立大学呢?这是给特别聪明,或者有钱孩子们去念的。

至于高中,美国实行十二年国教,你要念高中,政府一定要解决你的问题。

在我们国家孩子如果功课不好,就只好去念私立的学校,但大多数家长又无法负担私立学校的学费,只好鼓励孩子多多念书,希望孩子能进入又便宜又好的公立学校。

我们无论如何改入学方式,只要大家发现国家并没有办给程度不好学生念的学校,就一定会挤破头来争取进入那些公立学校。

所谓弱势团体,以教育而言,应该有两意义:一、程度中等,但经济情况很不好;二、程度非常不好。对于第一类同学,只要政府设立了学校,他们就没有问题;对于第二类同学,政府设立学校其实是不够的。

到目前为止,政府还没有勇气公布学力测验结果的城乡差距。我常常看到政府派人到欧美去考察教育,他们为什么不派人去看看乡下孩子的程度呢?国中教育是义务教育,孩子们的程度不该有太大的差距,可是我们应该坦白地承认,乡下孩子在英文、数学、自然这类课程上,绝对地落后于城里的孩子们。

乡下孩子不够聪明吗?我绝不同意,因为我一直在替乡下孩子补习,我目前教的学生,来自南投信义乡,我教他英文两年之久,这次英文学测成绩是四十七分(总分六十分),相当不错了。他告诉我,他如果留在他的家乡,成绩一定比不上现在的成绩。

如何帮助程度不好的学生,兹事体大,最起码的观念应该是因材施教。我们绝不能轻言放弃任何一个孩子,总要设法使他有一些成就感。至于乡下孩子为何程度差,政府只要注意情况一定能够改善,非不能也,乃不为也。但令我很讶异的是,我们的政府花上大量精力更改入学方法,而不重视为何有这么多国中生不认识最基本的英文字。

如果政府实施了十二年国教,也设立了很多给一般程度去念的大学,学生就不会如此拚命了。但这绝不能代表我们的教育制度好。如果有一天,建中的学生不仅来自台北大安区,也有很多南投信义乡或者是新竹尖石乡的孩子,这才代表我们的确有好的教育制度。缩短教育的城乡距离,一直是我的梦想,希望政府能够帮助那些在文化上属于弱势的孩子们,使他们的竞争力得以提高,从而使整个国家的竞争力也得以提高,这才应该是教改的目标。@(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