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活志>:选择能让每个人微笑的化妆品

英格丽 . 纽克

人气 1
标签:

她的面容好比一座花园,
粉嫩玫瑰和纯白百合在其间绽放;
那是一座天上的乐园,
所有可爱的果实从那儿而生。
樱桃长成不等人采买,
它们自己会开口叫卖:“樱桃熟了!”
──汤玛士‧康平《樱桃熟了》

那双唇令人好想轻吻,
却不允许被轻易打开!
──澳洲摇滚团体ABC的歌词

每隔一段时间我就必须飞到英格兰出公差,拜访在伦敦苏活区工作的设计师老友安东尼‧劳伦斯和希莉‧毕文,这个聚会原本是要讨论杂志出刊的事情,但在开始进行实质探讨之前,我们总会到酒吧里叫点啤酒,好好地叙叙旧。希莉的话题通常是她驾驶着单引擎飞机“小猎犬号”到各处游历的奇遇,而安东尼的故事总是关于他如何努力寻找全世界最有意思的女人。除了这场有意思的聚会,这趟行程让我开心的另一个原因,是我在牛津街圆环地铁站下车前往希莉和安东尼的工作室途中,都会经过卡那比街。

每次我循着圆环走入这条伦敦最知名的街道,就感觉时光好像倒流了四十年,我一边踩着卵石路面,仰望着悬挂在小商店上方的彩色旗帜,一边回想着摇摆六○年代的盛况;那时英国除了有披头四和滚石这两大音乐排行榜霸主,也出现了全世界最早的超级名模,任何人只要想打扮得像这些偶像一样,就会来卡那比街采买行头。

当时首先发迹的明星模特儿是琴‧诗林普顿,然后是崔姬,这两位女人的照片皆摄于卡那比街,镜头焦点全在眼睛和嘴唇上;她们的嘴唇涂着惨白的颜色,以便搭配迷你裙上的圆形图案或白色的PVC紧身裤,而在长得离谱的黑色假睫毛下方,还有一道鱼骨状的蓝色眼线。

尽管眼妆和唇彩永远具有举足轻重的分量,但过去和现在却有一点不同,现在的人在选购化妆品时不再只是挑颜色而已,还会注重其他事情。

如果你是个反动物实验者,包装印有跳跃小兔CSC(关怀动物共同标准)“免于残酷标志”产品应该是你选购的目标,这个标志代表该产品已经通过最高标准,也就是保证任何一项原料都未经动物眼睛测试、或经其他残酷方法测试过。此外,你也可以检查厂商是否在产品上印有“不经动物实验”或“无动物性原料”等字样,并且大胆询问化妆品专柜人员相关问题。举例来说,倩碧的产品就属于“免于残酷”的产品,他们的销售员都很乐于秀出书面字样;当你选购任何品牌的化妆品时,如果发现销售员闪烁其词或不太确定,可以要求他们提出文字证明。虽然现在已是廿一世纪,动物实验的残忍程度仍然跟1920年代一开始被用来测试毒物的粗野手法相去不远,但事实上替代方案是存在的,而且相当多,选择这些替代方案的公司也不少。现今人们可以依赖贴肤测试、电脑分析、人类眼角膜、化学物质毒性资料库和详尽的检验报告更快速地获得准确资讯;然而有些公司,包括几家大企业,依旧没有采用现代化的测试方式。

不仅如此,假如你是个素食者、极端素食者、反对过度捕鱼、或者不希望自己的消费行为导致海洋生命受到破坏(包括被误入渔网的海豹和海龟),或许你需要注意口红和指甲油里面的闪亮成分,它可能来自无害的合成物,也可能是所谓的“珍珠精”(pearl essence)。 珍珠精是鱼鳞(大部分是鲱鱼鱼鳞)里所含的一种银色物质,它是大规模商业渔获在处理过程中产生的副产品。鲱鱼被拖网渔船捕到之后,一路在船上挣扎碰跳,最后它们的鳞片会被全部刮除,落进甲板上一个又一个的袋子里。

另一项令人害怕的原料,是和动物的脑与脊髓组织有关、有传播狂牛症之虞的脑苷脂,根据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的说法,这是从“牛或猪的脑细胞或其他神经系统组织”取出的一种成分。有些品牌的化妆品会利用这种成分来制造明亮效果。幸运的是,仍然有很多公司拒绝在化妆品内添加任何动物性原料,有些公司则会提供其他选择。举例来说,掌握“另类文化”脉动且风格前卫的Urban Decay公司,就采用“以美国都巿风貌为灵感的色彩”自创指甲油等产品,你相信吗,有的产品色号甚至就叫做“蟑螂”、“锈色”、“浮油”和“酸雨”!对他们来说,在化妆品里加入动物性原料的做法毫无疑问地已经落伍了。

另一家不使用动物性原料的公司是 Aveda ,它是由一位奥地利美发师霍斯特‧瑞查巴彻所创立的,霍斯特原本过着放荡靡烂的生活,后来在医生的忠告下,决定离开他第一份压力沉重的工作,到终年白雪覆顶的喜玛拉雅山旅行,在那里他学习到阿输吠陀养生术,并认识了药草、精油等其他印度古老民间疗法。

霍斯特后来与他新结交的印度伙伴施夫‧纳斯合作,开始在美容界推广环保意识,这也就是为什么 Aveda 会全部仰赖植物原料,并用精油、纯花和植物精华制造皮肤清洁与保养产品的原因;他们甚至为胭脂虫的福利着想,在其中一本型录里就写着这么一段话:“举例来说,有些颜色如果不用胭脂红,几乎很难调配得出来,但我们觉得为了提炼这种原料而把虫子压碎是不道德的行为。”

Aveda这个字有着梵文“宇宙知识”和古希腊文“健康”的意思,但其产品都有着超现代感的颜色与风格,例如能强烈表现自我的巧克力或洋李色口红,或者能增添柔和感的玫瑰与燕麦色眼影。更棒的是, Aveda 所有口红都散发着迷人香气,因为它们含有辣薄荷、肉桂、罗勒和洋茴香等令人口气清新的植物精华。

讲到古老的美容知识,不晓得你有没有试过眼墨(kohl)?如果有,千万不要像我的朋友琳达一样把它涂在嘴唇上!眼墨是中东地区大人与小孩使用的一种传统眼影,它能突显眼睛轮廓、保持眼睛凉爽并预防沙尘感染,几年前它也开始出现在美国巿场。不久前我到印度去,挑了一支外表像口红的黑色眼墨膏并送给琳达,结果她竟然把它误认成润唇膏,涂满整片嘴唇,直到看到镜中一嘴漆黑的自己,才晓得为什么大家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

M.A.C. 是愈来愈多利用眼墨制造眼线笔的化妆品公司之一,不过你也可以在许多亚洲杂货店或网站买到“纯”墨液或眼墨膏。

在这里我不能不提一下彩妆刷具。巿面上很容易找到人工合成的鬃毛刷,但要注意其他彩妆刷具的刷毛通常来自真正的动物毛,包括从脏乱的毛皮工厂出来的貂毛,以及从养猪场出来的猪毛(美其名为猪鬃)。有些销售人员会告诉你,马毛刷里的毛都是在梳理马匹时收集起来的,但事实上它们都来自马匹屠宰场。 Urban Decay 是其中一家提供优良非动物毛刷的化妆品公司,他们不仅挽救了大局,也挽救了动物的生命。

人家说美丽得要从头到脚才行,当然脚趾也不能忽视,现在就让我以一件发生在劳因‧哈克尼斯这位二十出头的大学生身上的趣事来做个结束。

话说劳因正准备搭机去应征一项重要工作,两位姊姊跟他说:“你知道吗,劳因,男孩子如果把脚趾涂上指甲油可以带来好运。”由于姊姊们坚持自己没有在开玩笑,而且似乎是个无害的提议,一向不做蠢事的劳因就火速赶往女友家,请女友帮忙涂指甲油。劳因的女友于是拿起 Miss Glitter 的“海洋绿”和“牵牛紫”,两色交替地将劳因十根脚趾涂上颜色,不晓得是不是这招发挥了作用,劳因的确得到了自己梦想的工作,他说虽然从此再也没涂脚指甲油了,但有机会还是会再试试看。

无论我们涂不涂指甲油,从劳因的故事里都可以学到一个关键词,那就是“无害”。不管我们今天化妆是为了应征工作、还是出外赴约,我们都知道自己的选择不会危害任何一个生命。@

摘自<乐活志> 野人出版社 提供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改善居家空气品质 挑选空气清净机3个重点
为什么多肉植物养不活 正确方法你做到了吗?
疫情下驾车安全出游 不可不知的9件事
防晒乳SPF不是越高越好 注意2点更重要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蓬佩奥联欧抗“无法无天恶霸”
【思想领袖】加夫尼:瘟疫让中共原形毕露
车评:新旧之间 2020 Volkswagen Passat R-Line
【拍案惊奇】逃离中共体制成潮流 下一个是谁?
【西岸观察】是谁创建美国?1776 vs 1619
【新闻第一现场】金斯伯格去世 微信正式被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