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开放》06年8月号采访主编金钟(三)

人气 13
标签: ,

【大纪元8月18日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林迪采访报导)香港政论杂志《开放》今年8月号出版后,记者林迪就杂志内容采访了该刊总编辑金钟。在访问的第三部分他们谈到了66年所谓“红八月”暴行的受害者和遗属不顾当局的禁令,用自己的方式来记录文革;另外刘少奇的儿子刘源最近推出了《刘少奇与新中国》的一手材料,披露了毛泽东和刘少奇之争的秘辛。

记者:这一期您也发表了王友琴的文章,8月我们有纪念文革的受难者,文革的红卫兵的红色恐怖,在当时造成大量的普通人无辜的死亡.

金钟:实际上文革真正非常热闹,也是非常血腥的一个高潮是八月份,它们叫做“红八月”。那个时候是毛泽东利用红卫兵,利用青少年的无知和狂热,破四旧、横扫牛鬼蛇神,打死、害死了很多人,光北京就有几千人。

而王友琴这篇文章是介绍当局不让大家来回忆文革、纪念文革,他提出来一些文革的受害者,受难者的家属、遗属们现在还在怎么样做?这个故事非常生动。

记者:这次我也对有些文章有兴趣,尤其是刘少奇的儿子,刘源做了一个电视篇也出来了书,名字叫《刘少奇与新中国》。

当然对毛、刘之争,当年大家都有各种各样的说法,他做为刘少奇的儿子当然有他特殊的条件,能够说一些不为人所知的内幕,你的文章也对这个作了介绍,当然对于刘源他的可以说是局限性吧!也做了一些分析。

金钟:这个刘家,刘少奇他有八、九个孩子,因为他婚姻也有几次,刘源就是他最后一次婚姻跟王光美生的,一个最小的儿子。另外是几个女儿,这几个女儿据说现在都不是在政界方面,有的做生意,或者另有其他的专业。

这个刘源可以说是成为共产党的这个红色接班人,他现在五十五岁,己经做到军事科学院的政委,己经授了中将的军衔,他出面跟他妈妈王光美一起来做这么一个长篇的电视政论片,香港都有公开发行。

但是这个片子我仔细一看,非常的温和,根本没有任何刺激当前中共领导的地方,即使对当年、对毛,他们都没有一句批评的话,所以这一点,我就非常的失望。

他对于毛泽东和刘少奇,他简直没有表示一点点气愤,没有!他都把毛跟刘两个人平起平坐,平分秋色。哎!一讲两个人都有功劳,一讲错误两个人都有错误。就是这么一种姿态,一种角度,去谈论毛、刘的分歧。

当然刘少奇在共产党中的一生,他的历史,当然有很多值得批评,值得评论的地方。他以前很多地方都顺从毛,但是最后当毛的大跃进导致了一场大饥荒,饿死了三千万人,那么严重事情发生之后,刘少奇醒悟了,所以他就很了不起。

为什么?从那以后开始,他跟毛的确是渐行渐远,两个人的内部矛盾一直到后来“七千人大会”公开,毛最后就下定决心一定要打倒他,而且要把他致于死地。

所以这个毛就很混账,他这个对于刘源来讲,这个是国仇家恨啊!于国家来讲,刘少奇是共和国的主席、元首,你被毛泽东这么一个党魁,就害得死无葬身之地,这是一种谋杀,这是蓄意的谋杀!

另外,于家庭来讲,他是你的生身父亲,这个是杀父之仇,是不共戴天的事情!这是中国的传统道德!所以于国、于家来讲,你刘源你都不应该在这样的大是大非面前,保持这么一种暧昧的姿态,要不你就不说嘛!你要说起码的仁爱正义要有嘛!

记者:但是他有那些材料,能体现出内幕性的东西?

金钟:当然,他是讲到毛、刘的分歧是怎么来的,也就我刚才说的大饥荒。庐山会议彭德怀就是因为到家乡去看了,了解这个情况,所以在会上就提意见,就针对毛乱来的这个所谓大跃进这个政策不满意,批评什么小资产阶级狂热,就被毛倒打一耙,把人家打成了反党集团。

那时候刘少奇是着跟毛一起打彭德怀的,因为他没有回乡。他是一九六一年,庐山会议是五九年,等于他是在一年多之后,差不多两年后回湖南家乡,实地的去了解,就给了他一个非常大的震动。

他看到了下面那种非常悲惨,现实大跃进死了那么多人,而且活着的人又是那么凄凉,是没有吃的,住的地方连房子都被拆了,到这个地步,所以他感到非常的痛心。

他虽然也是一个共产党员,以前都是跟着毛跑的,现在良心发现,恻隐之心主导了他。他四月份去,到了六二年一月份的七千人大会,他就说了一些真话。

所以这个片子把刘少奇回乡考察和他在七千人大会上面讲的一番话,“三分天灾,七分人祸”,党的政策的错不是一个指头的问题,有的地方连三个指头都不止。他这些话毛听的很不舒服,所以这个过程都交待了。

记者:最后我们再提一下,曾经因为课堂上提到了林昭事件之后而被官方打压的卢雪松,她这一期也发表了一篇文章,就她自己的维权之路。

金钟:这位卢小姐她是不简单,她看了关于林昭的VCD之后很有感动,就向学生们讲了,介绍之后,这个事情被学生告密,结果当局就惩罚她。

去年的八月一日就有公安来找她的麻烦,到九月份就给她一个劳动教养,所外执行,就教养所,她就想到林昭说的话,她拿着那个判决书就说“这是一个可耻的判决”。

她现在也面临跟林昭一样的处境,她就决定现在自己不能逆来顺受,要去要求撤销劳改的决定,所以她上告、上诉,她决心朝着自我维权的这条路走下去,我想所有的人都能够这样自觉的来维护自己的权利的话,我想这个社会还是有希望的。

(据自由亚洲电台录音整理)(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伊川:鸦片与延安
准星:家人入“党”记
贪污害民 贾庆林再遇抗议
枫晴:恐惧的背后到底是什么?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吴明德:美三招制裁 人民币或破10
【直播】龙飞船上太空 宇航员进驻太空站
港实业家:美发布“开战诏书” 势必灭共
【世事关心】川普中国讲话 未讲的有哪些
【思想领袖】章家敦:中共淡化疫情致国际传播
【新闻第一现场】中共公安部急称“指导”港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