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丹麦议员:应就中共活摘器官采取行动

丹麦红绿联盟党议员佩尔•克劳森(Per Clausen)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8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林达哥本哈根报道)欧洲一些国家的政要对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件非常震动,大纪元记者近日采访了丹麦红绿联盟党议员佩尔•克劳森(Per Clausen),这位丹麦议员7月20日曾就加拿大独立调查团发表关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一事,分别向丹麦政府外交部长及健康部长发出质询。

记者:请您能否简单介绍一下丹麦议会,您所在的党派,和您在议会工作?

克劳森:好,我叫佩尔•克劳森(Per Clausen),国会议员。我代表丹麦红绿联盟党,这是左翼党派。在丹麦议会的179个成员中,我们的党派有6个席位。

记者:听说你就法轮功学员身体器官遭活体摘取的调查报告一事,向丹麦外交部长及健康部长正式质询,是这样吗?

克劳森:是的,我们政党认为争取人权改善是很重要的。我们得知了中共政权对待犯人的方式,我们认为这种做法违反人权的任何一项规定,我们已为此多次向中共提出抗议,这次我们同样提出了抗议。

记者: 在其他议员还没有对此做出反应时,您为何能对此事迅速的反应?

克劳森:我想,丹麦很多的政治家认为和中国,中国政府保持友好的关系很重要,因为中国是个大国,变得富有,经济也看似强大了。也许人们有点害怕和中共发生冲突。但是我们认为为改善人权而奋斗很重要,特别是当一个如此强大的国家违反人权时,为改善人权做贡献就更重要 。

记者:您是怎样注意到这个摘取器官的事件的?

克劳森:我想我收到了一封信,也许是来自于丹麦的法轮功学员,或是一个致力于中国人权方面的机构。然后我就此事向部长们提出了质询 。

记者:你质询的内容是什么?

克劳森:我提出了两件事,我认为丹麦政府应就此事向中国政府提出抗议。许多丹麦人和中国有联系,在健康方面的项目上有合作关系,那些和中国政府在健康上有合作的人,必须告诉中国方面,我们不能接受这样的事情发生。

记者: 另一件事是,许多人权团体就西方社会和中共政权之间的人权对话的形式提出批评,认为此种形式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反而符合了中共政权的需要,对此问题您是如何认为的?

克劳森:我认为西方社会,包括各国政府,政治家,和一般的民众,对一切不尊重人权的政权都应该提出抗议。这很重要。特别是对中国,一个强大的国家,而且在将来会变得更强大。正是这个特殊的原因,我们才应该对这个违反人权的政权做出强硬的态度。

记者: 对于这种指责,认为双方的对话起不到足够的作用,你有何看法,你认为丹麦政府应采取什么具体的行动?

克劳森:是的,丹麦政府在这种情况下,应该采取具体行动来反对中共政权,特别是当得知中共不尊重人权时。

记者:您对此有什么建议吗?

克劳森:我认为,丹麦政府应该直接就此事向中共政权提出抗议。对中共说我们不能接受此事。同时丹麦政府应该采取措施来保护和支持那些人权团体,声援那些由于中共政权违反人权而遭到迫害的人。

记者:您有没有听说过两位加拿大调查员,乔高先生和麦塔斯先生的独立调查报告,关于对法轮功学员摘取器官的事?

克劳森:是的,这份报告寄给了我。

记者: 你看到报告后的第一个印象是什么?

克劳森:我感到阅读这份报告非常难过。当一个政权谋杀自己的人民,根本就不尊重人权,我感到这个报告使我很难以读下去,因此你必须采取行动,所以我向政府采取了这样的行动。

记者:也许很多丹麦议员也都得到了这份报告,您认为他们所有的人会采取什么行动呢?

克劳森:我想也许多数议员还没有读到这份报告。我认为许多丹麦议员还是有点害怕采取行动来反对中共政权,因为丹麦想和中国搞好关系,其中主要是由于经济利益的缘故。

记者:您认为丹麦医学界器官移植方面的人应该做些什么?

克劳森:我认为如果中共做出这种事情来,我们无法和中国在这方面有任何合作,那么我们应该告诉中国政府,我们无法和他们一起工作。

记者:听说两位加拿大调查员到英国和其他欧洲国家访问,也许下次他们会来到丹麦,您将会出面做牵头的事,和他们会见吗?

克劳森:是的,是的,我可以做这事。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6-08-19 2:0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