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大维﹕袁胜事件对中共意味什么

人气 1
标签: ,

【大纪元8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萧寒采访报导)中国上海东方航空公司机长袁胜,因8月8日在机场劝人退党遭告发,受警察威胁而留美避难,引起华人世界及美国社会的关注,也引起中共高层震动。为此大纪元记者采访了全球退党服务中心主任高大维博士,他表示袁胜事件使中共掩盖退党潮的大坝决堤,因此对中共来说是可怕的。

高大维指出,迄今三退人数已超过1200万,这样一个人类历史上民众精神觉醒的巨大历史事件,却因为中共的封锁和对媒体的收买,未能引起国际上的重视。此时出现的袁胜事件,将改变这个状况。此事件成为退党潮实实在在存在的一个鲜活见证,也是中共对退党潮恐慌的真实见证。

8月8日,东航机长袁胜在飞机起飞前向工作人员介绍九评、劝人退出中共遭告发,被警察扣留,因起飞前无法换人,在机组人员和地勤人员坚持下,袁胜随该航班抵美。次日中午,虑及回国将遭迫害,袁胜宣布离开机组在美避难。8月11日,经三天沉默,中共官方媒体否认袁胜因遭迫害而留美。

到目前中共官方没有正面回应此事件,但据东航工作人员向大纪元透露,袁胜事件一发生时就震动了中共高层,下令封锁消息,统一口径,不许提九评退党。

“中共的掩盖从此失效”

高大维博士表示,自九评传播开始,中共采用了各种手段,包括在国内的“保鲜”,海外收买媒体,并且制造一些事件转移人们的注意力,因此退党潮在全球范围内一直被掩盖。但是袁胜事件的出现,把中共的铁幕封锁凿开了一道天窗。

高大维认为,一个普通民众和别人谈及九评、劝退党就横遭抓捕,全世界都看到了,无论中共如何掩盖、转移视线,再无法掩饰其对退党潮的恐惧。袁胜事件的出现本身也说明中共的封锁失效,袁胜敢于在公开场所劝人退党,也标志着国内的三退正在从化名的“暗潮”过渡到真名的“明潮”。

根据退党服务中心透露,最近该中心接到的要求三退人士,很多要求用真名退党。其中包括一些地区的维权工人和农民。该中心还接到很多军人来的电话,谴责暴政,要求真名退党。最近一名军人除了真名退党之外,还要求海外媒体采访他,“揭露中共罪行”。

在袁胜公开劝三退这件事上,高大维认为,1200万大潮后面是成千上万的、遍布各个阶层的义工在推动,像袁胜这样的高级技术人才,有地位的白领阶层人士,都在做退党义工,足见退党潮在中国的深度和广度。

他说,很多地方三退已经到了台面上,“中共控制不住,再无法掩盖。”

中共政权展示脆弱

据袁胜透露,当天他在上海机场劝人退党时,两个对他欲实施抓捕的警察说,他“肯定走不了”,因为“这问题关系到国家安全,太严重了﹗”。

高大维博士认为这问题是关系到“中共”安全,而不是国家安全,“中国很安全,而且脱离中共后会更安全”。但是他说,“一句话就能危害其政权的安全,正说明中共太脆弱了。”

高表示,日前有报导,中共出台规定,禁止人民币写退党信息,也说明此事已动其根基。民众觉醒运动,为当前中共之最怕,所以不像过去顾忌脸面,现在公开禁止这样做。

对大陆民众的启示

高大维认为袁胜事件对大陆民众具有正面的启示作用,尽管退党一直被掩盖,但是很多人会借此了解到真相,是一个鼓励。包括对很多军人,高官退党都有很大的鼓励。

另外袁胜能够从魔掌逃脱,是因为正义的民众在群起指责警察的迫害,正义力量在制止迫害。

他透露,在很多地区的退党也是同样情况,一些维权的地区集体用真名退党,中共就没有能力迫害,因为它虚弱。集体站出来,中共的迫害就更加衰弱,它自己也知道自己不得人心。

国际社会当正视

高大维认为,西方世界希望看到一个自由、民主的中国,但是对于中国民众的精神觉醒未给予足够的关注﹔袁胜事件的出现,使退党潮更加真实化,国际上也应该对此有一个全新的认识。

他说,“这个和平非暴力的运动,是世界人民的共同大事。因为中共是世界动乱之源,中国人民在以最小的代价、最低的成本和平抛弃邪恶集团,对中国和世界都最有利,世界不能再沉默”。

呼吁向退党义工施援手

高大维乐见袁胜脱离迫害,奔赴自由,但他也表示,国内很多义工在被迫害,需要国际社会援助。

他指出,过去发生很多起中共当局迫害退党义工的案件,但是很多人不相信,袁胜事件出现,国际上应该有所重视。

他说,目前很多义工被关押,包括一直支持九评退党的高智晟律师,都惨遭迫害。他呼吁更多媒体关注袁胜及其家人,关注高智晟律师以及大陆成千上万的三退义工,退党服务中心愿意提供相关信息。

相关新闻
人民币上传“三退” 中共屡禁不止
高峰:三退的数字何止1200万
告密者和来美投奔自由的中国飞行员
袁胜回应中新社“出逃美国背景”
最热视频
【有冇搞错】中共极左派的眼中钉 温家宝文被封
【唐浩视界】隐忍50年 日本为何挺台叫板中共?
【探索时分】二战德国七大名将绰号
香港台访梁珍:坚守良知便能克服恐惧(下)
【时事纵横】王岐山战战兢兢?中共博鳌自打脸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