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文化100个为什么

为什么女子以掷果投瓜表示爱慕?

作者:心语 整理

中国文化,博大精深。(大纪元)

  人气: 912
【字号】    
   标签: tags: , ,

中国古典文学作品中常用“掷果”或“掷果盈车”来形容女子爱慕俊俏男子,或貌美男子受人欢迎。如明朝梅鼎祚《玉合记‧第九出》:“其人如玉,空教掷果盈车,当此春景融和,不奈乡心迢递。”唐朝骆宾王《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诗:“掷果河阳君有分,货酒成都妾亦然。”而“掷果”当然是有其来源的。

魏晋时期多美男子,其中最负盛名的当属西晋潘岳。唐朝司空图《冯燕歌》:“掷果潘郎谁不慕?朱门别见红妆露。”《幼学琼林‧卷二‧身体类》:“掷果盈车,潘安仁美姿可爱。”诗文中的潘安仁、潘郎指的就是潘岳,也就是我们熟知的潘安。

《晋书‧潘岳传》上载:“岳美姿仪,妇人遇之者皆连手萦绕,投之以果。”《世说新语‧容止》:“潘岳妙有姿容,好神情。少时挟弹出洛阳道,妇人遇者,莫不连手共萦之。左太冲﹙左思﹚绝丑,亦复效岳游遨,于是群妪齐共乱唾之,委顿而返。”《世说新语》注引用裴启《语林》:“安仁﹙潘岳﹚至美,每行,老妪以果掷之满车,张孟阳至丑,每行,小儿以瓦石投之,亦满车。”这些记载都说明潘岳长得极为俊美,容貌出众,少年时期住在都城洛阳时,每次乘车出游,总是有一些女子手牵着手绕着他的车打转,还争相着向车里丢水果,每每满载而归。而被作为反衬的张孟阳或左思,也学潘岳坐车出游,但简直是男子版的“东施效颦”,张孟阳被小孩儿扔石头乱砸,左思则更惨,被妇女们一顿乱唾。因此,后人就用“掷果潘郎”、“掷果潘安”、“掷果河阳”、“掷果盈车”称赞潘岳,也做为“美男子”的代名词。

可是,为什么女子要以投掷瓜果来表示爱慕之意呢?这要追溯至远古时代,是当时的一种传情方式,和那个时代的生活条件、背景有关。上古时代的男人养家以狩猎为主,女人则采根茎果实的植物类为辅,因此,花果就演变成女性的象征。所以男女交往时,女子往往就用赠送果实、花草作为定情物。

《诗经‧卫风‧木瓜》篇︰“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匪报也,永以为好也。”古时候的未婚女子,可以将木瓜、桃子、李子这些瓜果,投掷给喜欢的男子以引起他的注意,被投瓜果的男子,如果也中意她,便解下腰间的佩玉来回赠她以定情。后来因为这个典故,文人们便在诗作中用“投瓜”、“木瓜”表示女子的爱情。如汉秦嘉《留郡赠妇》诗有︰“诗人感木瓜,乃欲答瑶琼。”晋陆机《为陆思远妇作诗》︰“敢忘桃李陋,侧想瑶与琼。”都已将《木瓜》诗视为男女赠答了。南朝宋何承天《木瓜赋》︰“愿佳人之予投,想同归以托好。顾卫风之攸珍,虽琼瑶而匪报。”则更以木瓜为定情诗了。

不管是“掷果”或“投瓜”,尽管投掷的物品不同,但要表达的含意却是一样的。因而,后来还衍生出抛莲子、抛荷包等多种不同的形式。所以,女子掷瓜果以传达爱慕之情的风俗,在我国源远流长,已留传几千年的历史了。@*

责任编辑:方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这两句大意:在个人修养中要始终把自己当作荑稗那样,保持谦卑的品德。这样修炼出来的道德品质才会与众不同。
  • 日居月诸,照临下土。 乃如之人兮,逝不古处。 胡能有定?宁不我顾?
  • 燕燕于飞,下上其音。之子于归,远送于南。瞻望弗及,实劳我心。燕子从南边飞回,忽上忽下叽叽喳喳地叫。姑姑要出嫁,我送她到国都的南郊。直到看不见她的送亲车队,(此时燕子的叫声)声声让我揪心。
  • 绿色为间色(闲色),黄色为正色。现在把黄色当成了陪衬,绿色当成了主色,这显然有违古代圣人留下来的礼制,看过去也很不协调。
  • 汎彼柏舟,亦汎其流。用柏木做的小舟在水中漂浮,(而且)它随波逐流。
  • 在那些葭草初生的春季,(天子田猎时)对五只野猪只射出一发箭矢。言外之意:天子仁慈,有好生之德,田猎时不忍心把所有野兽都杀了。
  • 用一颗“独茧”来缫丝,抽出来的丝最均匀,每一缕丝都是一样的粗细,一样的强度;这样合股织成的纶线的强度及韧性最好,钓鱼才能钓得多。以此来借喻王姬和姜得的婚姻好合(如丝合成纶)、德行及容貌般配;他们组成的家庭会兴旺发达,他们将来治理的诸侯国会国泰民安。
  • 由于儒家修炼体系中认为,人是从天上美好的世界中掉到常人这个苦海中来的,必须经过修炼才能返回天上的家园,因此把这个修炼过程称为“归”。由于学校四周环水,因此〈江有汜〉才以沿长江行舟东去来借喻大学的学习或修炼的过程。
  • 朦胧的小星星随着圆月的西沉已经渐渐隐去,天空中只见参星和昴星横于中天。军队的官兵背负着棉被及衣服等行李,敬慎而迅疾地赶了一夜的路。每个人的天命均不相同。
  • “摽有梅”的本义就是“落梅(子)”,题目为什么不用“摽梅”,中间为什么要加一个“有”字呢?“有梅”其实是“有媒”的谐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