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小故事】米开兰基罗《圣家族》值多少

周宇 整理
米开兰基罗《圣家族像》。(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56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米开兰基罗(Michelangelo)在完成大卫像之后不久,一位收藏家安乔罗·东尼(Agnolo Doni)表示希望能拥有一件米开兰基罗的作品来充实自己的收藏。于是米开兰基罗便为他着手绘制一幅圆形构图的蛋彩画《圣家族像》。

这幅作品中,圣母玛利亚跪坐在地,正转过头将圣婴从后方圣约瑟的手中小心地接过来(一说是圣母将圣婴递给圣约瑟)。画面中三个主要人物凝聚的眼神、扭转的肢体互相环绕成紧密而圆满的动势,正好配合了整个圆形构图。一道水平方向的石墙将画面隔成前后两个区块:后方裸体人物象征了耶稣到来之前的未开化世界,前方的圣家族则代表了基督降临后的新世界;而在两者间作为桥梁的小男孩,正是将来以洗礼带领人们进入基督教化的施洗约翰。画面色彩明亮鲜丽,充满着温润的光辉。

无论从作品的内涵还是画艺的精湛来看,这幅作品都堪称完美之作,米开兰基罗也确实在其中投注了大量的心血。

据瓦沙利在《文艺复兴艺术家列传》中记载,这幅作品完成后,米开兰基罗差人将作品送到安乔罗家里,并且索价70银币。

安乔罗没想到一幅画要花这么多钱,尽管知道米开兰基罗的作品价值远超过这个数字,小气的安乔罗却只付了40银币,说:这就够了。

结果米开兰基罗把钱退还,并且嘱咐送信的人:如果安乔罗不付100银币的话,就把画拿回来。安乔罗只好说:好吧,我付70银币。可是米开兰基罗看他不肯付100银币,又把价钱抬高到140银币,安乔罗看事已至此,只好乖乖地付了140银币。

其实,米开兰基罗在乎的并不是那几十块银币,而是人们对艺术珍视的态度。他深知自己的价值,不只是在于他的天分,还包含了他对艺术近乎虔诚的热爱与严谨的工作态度。如果人们不能用诚敬心态对待一件伟大的艺术作品,是不配拥有那样的艺术品的。@*#

开兰基罗《圣家族像》。(公有领域)
米开朗基罗《圣家族》(Holy Family,又名Doni Tondo),1504~1506,蛋彩与油画混合用,乌飞兹美术馆(Uffizi Gallery)收藏。 (公有领域)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五百年来《大卫像》的精巧匀称、优雅的相貌、从容的意态和蓄势待发的气势,在在都令人赞赏。正如米开兰基罗自己所言,他的雕刻就是“将禁锢在石头中的生命解放出来”。
  • 钟繇是三国曹魏时的大臣,更是我国一位杰出的书法家。
  • 鲜于枢早年曾向张天锡学习书法,常为不能超越前人而愧憾。有一次偶而漫步郊野,见两人车子陷于烂泥中,坎坷难行,才了解到写字要有奇态横生的趣味。他与赵孟頫和康里夔,互争雄长,当时许多人都曾向他请教过书法。
  • 艺术与道德的关系,还可以从几个方面来看: • 创作者本人的人品如何; • 艺术的题材是否合宜; • 艺术的技法体现的美德; • 什么样艺术能使人升华、净化,道德回升。
  • 古人类都有对神对信仰,最早的艺术品也都出现在神的殿堂里,表现神圣美好的境界。文艺复兴时代的意大利也不例外,只是在人文主义的思潮下,艺术家以更人性化的角度来表现神和阐释教义。也由于艺术的发展,除了教会大量以艺术来赞颂神、彰显神的存在和伟大之外,许多有能力的商人或富裕家族也都希望拥有表现神的宗教艺术品;特别是表现圣洁、慈爱与天真的‘圣母子’更是历久不衰的热门题材。
  • 梯田很好看,很入画——看它们有秩序地一字排开,由上而下,整齐的横向排列,农田间点缀些许的农作物或一些草绿色的稼作,颇真是“丰草‧鲜美”。尤如在春天引水灌田之际,田间波光潋滟,银白色的水田被细小铁线条似的田埂隔开成大小不同的块面图案,更是赏心悦目。
  • 英国艺术, 丹佛美术馆, 收藏家, 威廉·伯格, William M.B. Berger, 伯纳黛特·伯格, Bernadette Berger, 绘画
    感谢丹佛出生的艺术收藏家威廉·伯格(William M.B. Berger)和伯纳黛特·伯格(Bernadette Berger),现在我们在美国也有机会亲眼见到莎翁眼中辉煌的英国。
  • 李白诗:“暮从碧山下,山月随人归。”——傍晚,我从山上走下来,月亮伴随着我,跟我回家。
  •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随着城市逐渐解封,焦点再度回到促进经济发展上,这场展览或可启发我们开拓新的商机,让我们再次成为传统工艺和古典美学的支持者。
  • 日本, 浮世绘, 葛饰北斋, 查尔斯·兰·弗利尔, 弗利尔美术馆, 美术馆
    很多人应该都看过日本浮世绘大师葛饰北斋(Katsushika Hokusai,本名中岛时太郎)的《神奈川冲浪里》(Great Wave off Kanagawa)这幅画。正如葛饰北斋在自己签名里的题字,他是一个“对绘画狂热的人”,国际交流基金(Japan Foundation)的日本艺术助理策展人弗兰克‧费尔滕斯(Frank Feltens)在电话访问中说道。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