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清中共》之一

桓祐:中共灭亡时刻:左右摇摆停摆时(二)

中共已江河日下,极左之路已无力再行

桓祐

标签:

【大纪元1月23日讯】为了能清楚地阐述这一问题,我们首先需要搞明白:何为左?何为右?

有人认为:主张全盘西化,彻底否定传统文化的一定是左派,主张复兴中华文化,学习吸收西方先进科学制度,自立自强的一定是右派;也有说:支持公有制的是左派,支持私有制的是右派。这些都有失简单切分,不尽准确。

不过也有较明白的:左派和右派应该是民主宪政体制下的划分,在专制制度下,无从谈起。还没有进化成人,不能谈男女,只能谈公母。现在勉强可以分为民主派和保皇派。专制制度没有公平、自由的基础,谈左右有点不合时宜,至于国内的分类,那更加是可恶,被朝廷任意解释,早已失去其本意。

确实,左右派起源于法国制宪会议,以后定型成与初始含义不相干的两个集团,其中左派支持平等,强调建设福利国家,要求通过国家干预手段帮助弱者;而右派比较强调自由,反对过高福利,支持竞争,反对国家干预,强调建立“弱”政府,反对对于强者的过多限制。但无论左派右派,对基本限度的平等与自由权利,均持有同样的共识,区别只在于对平等与自由的偏重上:左派更偏重平等一点,右派则更偏重自由;左派希望成立“大政府”,抵制自由竞争,认为那会损害大多数底层民众的利益;右派希望建立“小政府”,拥护自由竞争,认为那对经济更有好处。简而言之,认为公平大于效率的,属于左;认为效率比公平重要的,属于右。

显然,这样的左右之分与中共是风马牛不相及的。虽然中共在表面上似乎承继了法国大革命时的观念:“左派是激进的革命的势力,右派是保守的势力。”但其实这只是一种宣传、欺诳与精神控制党徒、民众及世界的说词,这种说词直到今天还在迷惑世人,所以必须特别强调并非常明确指出:中共是一个骑在国家之上,强占强暴并胁迫了整个国家的“邪教伪党集团”,它以整个国家与人民为其能量基地,为其图霸全世界服务,美其名曰:解放全人类——以追逐一个虚拟目标“共产主义”之邪劲,行人间恶魔之真实,故其绝不是一个真正的正常的政党——没有一个正常的政党是可以骑在国家之上任意驱使人民的;相应的,其左右的概念也非常邪乎:是党的邪教施展、强暴胁迫行为执行得极端还是不极端,是粗暴还是温和的区别,是邪恶程度的指称,而决不像西方那样是各党派政见的不同。它关注的焦点是:对党的生存及掌权来说,是极端有利还是不极端更有利?而决不像西方政党那样着眼于:如何才对国家与人民更有利?

因此,“政党”只是中共的一个伪装躯壳,也即,中共是个“伪政党”,那么人们通常指责中共是“一党专制统治”,就不准确了,而将“一党”比附为“帝王”就更不准确了。我们知道,即便是专制帝王,还须畏天敬祖重视民生,受制于人间道义与规则,决不敢凌驾于国家之上;而共产党却是无法无天,无任何束缚无任何敬畏地“骑在国家之上”榨取“养料”图霸世界,故其实施的是更甚于“专制统治”的“邪教强暴霸控”——它不是“统治”,而是“强暴霸控”,它不是“一党”,而是“邪教伪党集团”,这些都要非常清晰地区分,总之,一切人类的正常描述都是无法加诸其身的,要认清中共,就必须有这样清醒的认识。

由于向来错误地将中共定为“一党”,比作“帝王专制”,故导致了许多判断及行动的错误。好在目前能看透中共本质的人已越来越多,大陆有民主意识的知识份子的“左”、“右”概念,也早已突破了中共邪教意识控制的限定与迷阵,给予一种新的内涵:左,是死抱住反人类反人性反文化的马列邪说共产邪教强暴霸权不放,给人民、国家、人类与世界都带来巨大灾难甚至劫难的那条路;而右,则是走向民主、自由、人性、人权,给人民带来福祉,让人民恢复人性、理性、正气、文化、礼仪,给社会带来公平、公正、合理与真正的和谐,给国家带来祥和、稳定、活力及真正的繁荣富强,给世界带来安定、和平,并展现文明古国的文化风采之路。简而言之,左是邪教强暴霸权,右是民主自由(本文以下也就按此概念分左右)。

以这个定义来区别,就可看清,共产党的本质就是左,如果抛弃了左,真正走向了右,其也就不成其为共产党了。也即,“左”是共产党的命根子,所以共产党只要存在一天,就一天不会抛弃“左”;而那些所谓的“右”,只是迫于形势,“立足左地面向右,虚晃一招图实利”的权宜之计,绝非真正地向右转,更不是真心实意地向右走,换言之,“左”是中共的内核、中共的立场,而“右”是中共的伪装与表象——为了混迹于世界民主大潮中。故有人诙谐而简明地指出:哈D(党)的为左,厌D的为右。

对中共来说,“向左转还是向右转”抉择并不始自今日,而是已经左右摇摆足足进行了八十多年——只要一有实施强权的时机,就会凶相毕露,杀人如麻,绝不手软,极左(极端)占上风;而一旦面临极左为绝境时,就立刻会换一副温和的面孔,披一件右的外衣,欺世诳人。不是曾几何时中共将“民主”喊得比谁都响吗?美国相信了,中国的老百姓相信了,结果呢?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大谎言与巨大灾难——然而中共获得了中国大陆,之后就是无法无天肆无忌惮地又大步向左!向左!再向极左!

不过时至今日,中共已没有可以再向左转的资本与能量了!这可从中共的起家说起,中共之所以能在中国得逞,有赖于以下三大支柱:

一、无产阶级邪说。当时正处马列邪说全盛时代,共产瘟疫蔓延半个世界之际,在将马列邪教推崇为最高绝对真理的强大攻势与极富魅力的利益诱惑下,招揽组成了一个新的“民族”——无产阶级,以凌驾于原有国家的国民实体——民族及其阶层之上,实质上是以“虚拟民族”取代取消了“真实的国民”,真实的国民就此被遮掩在一个随时都可改变具体对象的“虚拟民族”后面,潜伏下真实的国民在似有若无状态下可被霸控者任意宰割的后患;同时,以“阶级斗争”分裂瓦解了全体国民,让国民心中充满仇恨地“生命不息,斗争不止”,呈一盘散沙状;

二、暴力占控中国。中共在苏俄的强大武力与经济、技术支持下,全面占领了中国,使之成为苏联的儿子国、翻版国——建立起一个以军警特无所不至的恐怖暴力控制下,党支部下伸至街道乡村,党团员干部积极分子严密监控、信息封锁、舆论配合的共产邪教强暴霸控之伪国;

三、“共产主义天堂”加“伪民主”谎言。以解放人民、大救星自吹自擂,以虚拟的共产主义天堂,及民主政治、共和政体、人民掌权、工农地位最高等等许诺,骗取国人的信任乃至崇拜,那时候的中国民众,既处于无法选择的被胁迫境地,又处于受骗上当很相信中共甜言蜜语的蜜月期,“热爱共产党”竟强制性地成为所有人的“本能”与“衷心”。

如此,邪说消弥实体、暴力霸控国家、谎言骗控人心,构成了中共对中国强暴霸控的最初三足鼎立,中共软硬兼施地得以实现全面的极左霸权,至文革达到了巅峰。

然而,“十年文革”以无比的黑暗与邪恶,向国人展示了毛共好话说尽坏事干绝的凶残无比却伪善的真面目,欲上天堂反下地狱的受骗国人,噩梦醒来,纷纷人心思变,人心思反,第三根支柱轰然倒塌;同时,极左思潮带来的巨大灾难,也使中共强暴霸控下的中国,国力耗尽,国家坠入绝境,第二根支柱也摇摇欲坠;而对极左灾难的深入反思,第一根支柱也渐渐动摇……

在中共反人民的真实面目已昭然暴露,人民怨怒冲天地酝酿着推翻共产党的情况下,邓小平不得不选择了“温和”,选择了“向右转”。但其右,是由于文革登峰造极的惨烈极左祸害,已彻底宣告了中共极左的“共产之路”不通:极左是自杀,极左必定速死,为了挽救中共,不得不作出的一些让步和调整—— 这不是中共的慈悲心怀与良心发现,而是迫不得已求活命的向右转,一旦喘过气来,站稳脚跟,中共就又会向左转——这也就是中共建党以来不断左右摇摆的根本原因。

实际上邓小平实施的是形右实左的“保党术”,故其“右”,仅仅是政治经济上的部分之右,而非政治上的全面之右,其根本目的是“以经济发展来保党”,而非为了人民的福祉发展经济,所以其在“为党求生存”的目的下改善党群关系、收抚人心、在经济改革中不得不作出相应的政策让步时,提出了“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极左政治底线。也即“右”是为“左”服务的,正因如此,才会有“杀二十万人保二十年党命”的坚决与人民为敌的六四大屠杀极左行为。

中共自极左的文革失败以后,其左的能量已基本耗尽,中共当时已奄奄一息,本该谢罪退世,但由于其是骑在国家之上吸整个国家精血以存活的邪魔,而非正常政党,故其是绝不肯退出历史舞台,也绝不肯交出强占的国家权力的。但迫于世界浩浩荡荡的民主大潮,迫于国内民众越来越认清其真面目,日益觉醒,反共反左力量不断高涨,迫于党内体制内也日益高涨起民主自由的呼声,迫于现实中已现原形的中共再也无法骗、煽人民随其共舞——中共实际上已没有实施左的资本与能量了,也无法再回头“向左转”了,于是,就类似硬要参加女性聚会的男子涂脂抹粉假扮女人骗入一样,中共只能将“民主”、“人道”等当脂粉涂抹,骗取继续存活的通行证,尽管极不情愿,但不得不变换花样进行假右实左忽左忽右的左右冲突,与世界民主力量周旋,以图继续顽固生存下去,企图待此危机过去,再还党天下极左霸权。

由于中共可以回头向左的资源与能量已越来越少,故其可周旋的空间也越来越小,其左右摇摆的幅度也随之越来越小——可以预期,当中共无法再左右摇摆时,就是其彻底崩溃的灭亡之刻!
@
(待续)

(大纪元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曹长青:阶级斗争的弦别绷那么紧
貌强:与林老师对饮茅台酒
郭飞熊:接力绝食的深远意义
回首文革:极左派刘少奇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金钟:美驱逐中记者 意识形态脱钩
【纪元播报】疫情二次爆发 远离中共的再选择
【一线采访视频版】黑格比袭温州 顶篷被掀人被吹跑
美卫生部长访台 分析:川普一石四鸟策略
【薇羽看世间】背叛孙中山 宋庆龄的悲剧人生
美卫生部长访台 专家:象征对华战略改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