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行健:用“第三只眼”审视静观

font print 人气: 1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1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沉静新加坡报导)11月24日下午,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高行健在新加坡美术馆举行座谈会。300多名观众挤满会场,座无虚席,中间、台边的席地而坐。两侧、后面的一直站着听。在美术馆馆长郭建超和翻译小姐主持下,高行健畅谈了他用美术、文学等不同的艺术形式表达的创作理念和心得,其间穿插放映了《八月雪》和《叩问死亡》的戏剧片段,最后回答听众的提问,笑声掌声不断。

美的意境和心像之光

高行健认为,对文化遗产的态度是尊重,但也不是重复,更不是打倒,而是重要的参照。他非常看重中国传统绘画的意境——这种独特的审美。“进入意境就进入我的创作中。” 西方绘画非常讲究光源,他把西方光的观念引用到水墨画中,捕捉内心的心像,“在内心、在梦境中,都有一种光的感觉,性灵所在,无处不发光。”

他的画简洁洗炼地表现内省冥想的世界,天人感应,生命的困境和孤独。充满诗意和禅味儿。

你我他,三个不同的角度认识自我

八十年代初,大陆当局发动“反资产阶级自由化”运动,高行健的作品遭批判查禁,当他得知将被送入劳改营时,便逃离北京,在长江流域漫游了十个月。他深入原始森林、人迹罕至的地区,有时走一天也见不到一个人。走着走着,自己开始跟内心的声音说话。讲话的对手变成了“你”,这种形态走到更远,就变成了“他”。在小说《灵山》中,高行健以你我他,三个不同的人称来描绘主人翁。


高行健的作品:潇洒(画廊网页)

他说:“一个人对自我的认识,至少有三个不同的角度,有了这三个不同的角度,那种盲目的自恋就开始销减,那种内心的混乱、妄念就开始销减,对自我认识越来越清楚。”

人往往有各种各样的念头,包括各种妄念,怎么办?放下!放不下也得放下。用慧能的话叫“明心见性”。

三个人称的意识在绘画中也有体现,是主观性很强,还是中性的客观?高行健讲,他的方法是凌驾于自身之上的另一只眼——“第三只眼” 审视静观。

冷静的观察者和良心

暴君和牺牲品,上个世纪见的太多了。高行健认为,知识份子、作家首先要争取思想的自由,赢得自己独立思考的权利,但社会或政治或权势,到处都要扼杀这种自由。作家要保持自由,首先要自救,要成就他自己。既不做政治权利的工具,也不做政治的牺牲品。

他说:“作家的身份不是一个斗士,也不是一个烈士。更好的作用,更恰当的能承担的作用,是一个冷静的观察者,摆脱所有的政治和社会的压迫,冷静独立地观察社会变化,还得去掉各种妄念,冷静地观察自己,唤醒清醒的意识,摆脱各种现实的利害关系,达到一种良心……对这个事件,也对人、自我做一个清醒的认识,这就是文学存在的理由。”

1989年“六四”后,高行健在海外宣布退党,并写了以天安门屠杀为题材的戏剧《逃亡》。大陆当局公开点名批判,开除公职,查封他的住房,所有作品被禁。他对中共那套体制彻底反感,从此,他再也没有踏上故土。

流亡写作使高行健摆脱了滥施淫威的政权重压,冷锐超然地反思,脱颖而出。2000年荣获诺贝尔文学奖,成为百年来,第一位获诺贝尔文学奖的华人作家。

超越新加坡

郭建超馆长问他,您这两天讲我们应该超越新加坡,是什么意思?高行健笑道,新加坡文化界的朋友很多,他们对这个问题思考很深,我的观察应该说是非常肤浅的,但不妨提出一些看法。

新加坡是最小的国家之一,在这样的国家里,民族主义很难有生存的余地。新加坡处在历史的、地理的、传统的、东西方文化、跨国文化的交点上,因此,在这个交汇点上应最具有一个开放的态度,这也是新加坡的有利条件。

他提到本地宗教和谐,“这是知识界、文化界,包括新加坡政府的基本态度,而这种态度下,自然是应有超越的文化艺术。”

郭建超馆长说,超越文化,不是为了颠覆、挑战文化。看了高老师捐赠给美术馆的《昼与夜》,体会到什么是自我,什么是自由。让我们超越新加坡。(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大纪元1月15日报导】(中央社记者陈蓉台北十五日电)和华人首位诺贝尔奖得主高行健合作“对话与反诘”、“逃亡”、“生死界”等作品的法国马戏剧场先锋菲力普‧高达(PhilippeGoudard),在高行健的推荐下,和台湾戏曲学院综艺团合作演出“漂流马戏集”;高达希望透过这计划让观众发现“马戏的本质”,看见“马戏表演者的灵魂”。
  • 正如中国电影人一直想拿却从未得的奥斯卡金像奖,中国文人也有很深的诺贝尔情结。然而百年来,具有五千年历史、十几亿人口的泱泱大国,竟险些剃秃挂零,1988年5月,沈从文溘然长逝,与诺贝尔文学奖失之交臂,直到2000年高行健摘取了桂冠。
  • 在爬莺歌山步道途中,有一处供人休憩的场所,那儿古木参天,茂密的相思林遮蔽了天空,互相交叉重叠,不留丝毫空隙。莺歌区公所在密林下安排许多长条铁椅,供游人休息。
  • 顾恺之以画为千古鼻祖,他的“传神写照”审美画论是中国绘画的千古一主流。人称他“三绝”,这位三绝天才如何打响高名的第一炮?他的“痴绝”又是如何成就他的“画绝”?
  • 大理石在他手里充满肉感!他的《大卫》可以和米开朗基罗比肩!他年少成名不知检点得罪对手,正当红却突遭重击,沈寂十年才得以翻身!
  • 博物馆
    在亚伯特亲王雕像的上方,刻着艺术家约书亚‧雷诺兹(Sir Joshua Reynolds)的一段话:“每一种艺术的卓越之处,在于将其目的完全实现。”建造V&A博物馆的艺术家、建筑师和雕刻师傅们将亲王的理念如此优美地呈现出来,成功地推动了英国的艺术和产业发展。这座建筑物确实完全实现了它的目的。
  • 佩鲁吉诺屹立不摇的数十年艺术生涯中,见识过同侪达芬奇的渊博智慧与米开朗基罗的雄伟壮阔,可能也教导过聪灵好学的拉斐尔。或许后起之秀的光芒过于耀眼,掩盖了这位坚守本分的十五世纪大师。事实上佩鲁吉诺扮演了一个承先启后的角色,连接文艺复兴青涩的初期和巨星荟萃的盛期,成为介于乔托和拉斐尔之间的中央要角和桥梁,也是将文艺复兴艺术推向高峰的功臣之一。
  • 瓜果满桌。我平日上课,率多由学生指定画题,即依她们的要求来做构图或作发挥。通常她们指定的以花卉居多,如牡丹、芙蓉、四君子之类的;有一组学员特别喜爱瓜果,常指定画香蕉、凤梨、西瓜、竹笋等等,我都尽量依题意信手涂染,以满足她们。
  • 拉斐尔对调度画中人物的场景构图,几乎在他每一幅祭坛画中,都显露出他的多重时空的思维。例如《西斯汀圣母》和《圣容变形记》,这两幅画也是流传最广、争论最多的两幅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