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陈太获胜世纪之战 立法会选举硝烟浓

陈方安生在获胜后翌日坐敞蓬车谢票。(AFP)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2月18日讯】十二月二日,香港立法会港岛区进行补选,经过了区议会选举差强人意的战绩后,泛民主派在今次的补选中团结一致,尽力为今次补选的七号候选人、前香港政务司长陈方安生拉票。最后陈方安生以十七万五千多票,赢了得票十三万七千五百五十票的前香港保安局局长叶刘淑仪,结束了这场“世纪之战”。

之所以被外界喻为世纪之战是因为这次补选的两位焦点候选人──陈方安生和叶刘淑仪,她们在香港人心目中有着民主对专制的一种象征意义。

陈方安生获胜无疑是给在区选落败的泛民主派一个肯定,就是争取民主仍然是大部分香港人的意愿。不过,从今次叶刘淑仪的得票打破过去十多年,在港岛区各项选举泛民主派与亲中派得票的六/四比例,变成了五成四比四成二,以及区选时中共对影响区选投票的精密铺排等迹象来看,明年的立法会选举,对民主派来说,将不会是轻松的一役。

中国人权论坛召集人甄燊港说,今次补选结果意味着两方面:“第一就是民主派这一次都很团结,大家出尽全力撑陈太;第二就是共产党纵使出尽如此多的资源、人力、物力来支持一个候选人,但如果那个候选人所代表的背后意义是违背了市民的想法,或是与市民的核心价值不同的话,一样不会得到选民的认同的。”

甄燊港指出,从票数上可以看到,左派得票大概是十三万到十四万之间,也就是说全都是左派票:“她根本拿不到中间选民的票,所以就这一点来讲,我个人觉得很欣慰。所以有一些评论家都说,香港市民是凭良心做了应该做的事。”竞选期间,据说叶刘淑仪有十四万“铁票”。

互相尊重 拒绝选举暴力

对于十一月八日的区议会选举和十二月二日立法会补选频频发生暴力事件,甄燊港认为,台湾的选举比香港的选举气氛更激烈:“我们香港因为接近西方,我们没有那么激烈,但自从回归后,我们的一切都向大陆靠拢──性格和思维模式,在这方面特区政府是责无旁贷的。(有需要)在这方面大力纠正那种行为模式,因为我们是一个法治社会,人民也许是理念不相同,但我们应该互相尊重,而且应该和蔼地进行,如果我们不用这种方式,慢慢向大陆方式靠拢的话,我想民主制度就会慢慢变质。”

另外,甄燊港观察到左派很明显在区选及补选的那种肆无忌惮的气焰:“像那个天下是属于他们,那种君临天下的态度是令人反感的。但有时我在想,这些本来就是他们的性格,要表露无遗,可能是一件好事,让一般市民去思考为何香港一向不是这样的,何以要搞到如此地步。”

甄燊港觉得近期出现的选举暴力事件,是国内社会的那种霸道风气反映到香港来的体现,把中共党文化带到香港,离高尚行为的准则很远。

对于叶刘淑仪有十三多万票,打破了六四定律,甄燊港说:“香港一向的模式是民主派六成、左派四成,左派勉强叫铁票,但我们不能够否认一个事实,就是他们都是市民,也证明我们中国人为何在共产党和特区政府的倒行逆施,在他们的恶形恶相之下,还有那么多人在行使自由意志的时候,还选择他们(左派),这让人觉得是很可悲的现状。若有朝一日,这四成的选民的心灵都得不到解放的话,我们香港的前途就堪虞!”

他续说:“所以我有时候也说民主派,整天都在想,我(民主派)只要计算民主派的票就足够了,以为好满意。我说,另一半的票数所代表的市民我们也不能够放弃的。”

香港民政事务局长曾德成于陈方安生宣誓就职议员当天,在立法会会议上不回应陈太提出有关民主及民生方面的质询,反而不点名批评她“忽然民主”后又“忽然民生”。会后,陈方安生对媒体说,她对曾德成的言论感到惊讶,并认为曾德成不点名批评她,是人身攻击。她希望这是个别事件,而不是港府对待民意代表的态度。她也希望公务员要学习民主。

甄燊港说:“曾德成一向都是中共的打手,他今次走出来,不顾身份,不顾我们优良的传统,这没有办法。但我们不能够把曾德成的做法等同议会的文化,曾德成只可以等同于土共的行为。”

甄燊港强调:“此风不可长,我觉得这次曾德成这样做,民主派也没有强大的回应,也是一种退缩,只有助长他们,曾德成的行为已经是令人难以忍受。”

曾德成是亲共政党民建联前主席曾钰成的弟弟,在一九六七年参与土共引发的“六七左派工会暴动”,因派发传单煽动暴乱而被捕并判处入狱。当时有五十一人在暴动中被炸死、活生生烧死或暗杀,其中一名七岁女童及其两岁弟弟在港岛北角被土共制的一包装成礼物的土制炸弹炸死。

至于陈方安生和泛民主派如何面对明年的立法会选举?甄燊港说:“以我个人的看法,民主派一定要‘庄敬自强’,就是一个人要尊重自己,要自强。第二,在面对着现时的严峻环境,我们是绝不妥协。”

香港时事评论员林保华(笔名凌锋)认为,从泛民主派的角度来讲,今次的补选是民主和独裁的一个决战:“因为两个人(陈、叶)都是过去港英的高官,一个是比较坚持民主自由,一个是代表专制制度的一种主张。谁胜利就等于香港人是投民主的一票还是专制的一票。”

补选是一次变相公投

他说,中共是绝对不会让香港公民投票的,所以今次的补选变相是一种公民投票:“因为区议会选举失败,香港市民也有一个危机感,再不出来投票不行,所以这次的投票率是蛮高的。二零零三和二零零四年是经济最差的时候,两年都有大游行,那时投票率是57.1%。”

这次补选共有321,938名选民投票,投票率约52.06%,比二零零四年立法会港岛区投票率低4.56个百分点。

泛民主泛在区议会选举的失败,接着立法会补选的胜利,林保华认为,情况反映不想投票的中间群众被“迫”出来投票,不论是香港或台湾,市民投票率高,对民主派是有利的。

他分析说:“因为民主派是主张自由民主的,所以往往没有组织力,个人觉得想投就投,不想投就不投,不像专制政权下的体制都是有组织的,它一动员就是大家一起来,像一个政党,一个中资企业,他们一动员全部都去投票。”

林保华指出,虽然中共在经济上好像给了香港好多好处,但一般的专家学者是比较分得清楚,就是经济发展长远和短期是不同的,但一般的百姓,他们不一定看得那样清楚,他们也觉得什么“更紧密经贸关系安排”(CEPA)、自由行来了,香港的经济就发展了,股市上市赚到钱就觉得共产党好,但长远来看,香港的经济越来越依靠中共的政策。

没有民主就没有民生

林保华说:“它(中共)的政策一变,香港就不行了,所以那个股市、什么股市自由行,直通车,股市涨几千点。然后过两个月,(中共总理)温家宝说那个直通车不能弄了,马上股市又掉几千点。香港的股市金融中心,这样一下子就变成了共产党的金融中心,港人就没看到这一点。现在香港的经济怎么样?以前比较能够反映一种客观的规律,经济好,股市就好,经济不好,股市就不好,现在不是,就看中共怎么讲股市才好,怎么讲股市又不好了,共产党是个贪污集团,它们这些特权阶层可以控制政府,将来政府要讲什么话,还没有讲它就先知道,那香港如果变成共产党的金融中心,香港就完蛋了。”

林保华指出,泛民主派没有看到这一点:“我觉得民主派对这个经济问题是比较少介入,他们比较关心政治,经济上的问题比较少分析给百姓看。”

关于曾德成对陈方安生的语言攻击,林保华说:“曾德成是老左,以前(英文)《中国日报》经常发表攻击民主派的文章就是他写的。”

陈方安生当选,特区政府反应冷淡,曾荫权亦没有亲自向陈太祝贺,两次传媒问他对陈方安生当选的感想时,他都没有做出回应。林保华说:“曾荫权如果不是个人恩怨的话,他是不想得罪北京。北京从目前情况来看,陈方安生也是代表了立法会议员的其中一个,六十分之一,北京担心她人气一高,参加未来的特首选举,北京怕的是这一个。”

林保华分析,陈方安生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在很多场合她都强调自己不是和北京作对。不过,林保华认为,她的做法,效果不大:“共产党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所以陈方安生自己也知道,她已经六十七岁,过几年要普选她都已经七十多,她也知道她没有可能参加这个特首选举。但北京总是不放心,因为共产党对谁都不放心,它本来就是与民为敌。”

高精度图片
街上呼吁市民投陈方安生良心一票的展版。(AFP )

有危机感 免温水煮蛙

林保华认为,以香港人务实的特性,除非感到一种危急感,才会意识到不能一直忍让下去,也不能无所作为,“就像(香港支联会主席)司徒华讲的温水煮青蛙,不能到煮得不能动的时候才提醒群众,来不及了。要不断提醒香港市民共产党的坏,就是要不断揭露共产党的罪恶,可是当今的民主派不敢这样做,怕揭露共产党的罪恶会与共产党的关系搞僵了”。

林保华觉得香港泛民主派跟台湾的情况很类似,像台湾国民党讨好中共,民进党也有一些人认为:‘算了,不要老是反共,反共会把事情搞坏了!’他们就不晓得共产党是绝对不会答应你台独的,你以为不揭发它,共产党就会对你好,民进党也是动不动就说沟通,沟通。然而林保华说,“就是沟通也不能因为这样而不揭露中共!”

林保华认为,只要一天在中共统治下,香港人便很难看到有普选的一天,对于“一国两制”的河水不犯井水,林保华说:“(中共)早就犯你了,我觉得民主党很不争气,《基本法》讲了除了外交和国防由中共来做之外,其他都是香港自主,现在连股票共产党都要管,这叫什么自主呢?(毒)牙膏这个问题也没有看到民主派怎么去骂,而且也不想(骂)。香港的媒体也没有去骂共产党。这是你揭露中共的最好机会嘛,你谈到自由民主,市民不一定感到贴身利益,但是中共官员下令香港将毒牙膏强迫上架卖给别人,市民就会觉得自己的利益受到侵犯。所以不是老高调谈:自由、民主、普选!谈具体的东西你也要做。”

林保华又说:“共产党一天到晚讲‘一国两制’,要服从《基本法》。违反《基本法》最厉害就是它们!”

现时身在印尼、中国过渡政府亚洲地区发言人、前中共官员贾甲被问及关于香港人如何向中共争取普选时,他说:“这话听起来就不舒服!向共产党争取民选?哪能要得来,它能给你吗?香港的事情听起来不舒服是因为人民不主动形成自己的主权。做就行了,没有必要去请示共产党,总是在共产党的圈里!”

一般人认为中共是一个政府,要与它沟通,贾甲说:“所以这就是为什么香港的民主实现不了,香港人的障碍就在这里,什么事都要找共产党。”

共产党是流氓政权

他续说:“共产党哪是政府,它是一帮土匪,侵蚀了中国人民,它们是非法的犯罪集团,哪是政府?如果港人把中共看成是政府,那就得不到民主。共产党不可能给你民主,它本身就不是民主的,就是非法的,都是靠暴力和谎言来维持。”

贾甲认为,香港人只是考虑香港的民主,就跟台湾一样,是不可能的,因为香港、台湾和大陆都是一个不可分隔的整体,“大陆如果实现了民主,香港的民主还用做吗?大陆不实现民主,中共现在就是镇压民主,香港想从共产党拿到民主可能吗?它(中共)在深圳还在镇压民主,过一道墙就给你民主?那是不可能的。”

所以贾甲认为,只有结束共产党一党专政的残暴统治,中国才可能有民主,到时候香港的民主才能实现。他呼吁港人说:“不要对共产党抱有什么幻想!”

中国过渡政府成员贾阔认为,香港在面临争取普选上,就要有一个信念,那就是民主必定战胜独裁。

最大的资源是民意

高精度图片
陈方安生(吴琏宥/新纪元)

虽然泛民主派认为,亲共政党有一个资源方面的优势,但贾阔认为,最大的资源是民意:“人民的利益就是最大的资源,作为共产党独裁政权来讲,它眼前可能有一些资金,也可能有一些其他各方面的支持,但这些支持和人民的意志差得太多,所以主动权还是在人民的手里。”

(注: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49期焦点新闻)(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7-12-18 11:3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