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的时空之旅(十一)传统油画技法探究(四)

作者:Arnaud
font print 人气: 299
【字号】    
   标签: tags: ,

这是法国新古典主义代表画家大卫于1801年为朋友夏尔-路易·图丹(Charles- Louis Trudaine)的妻子所作的肖像画,作品虽未完成,但却对今天的人提供了对古代绘画过程和绘画技法研究的不可多得的良好范例。从画中我们可以看到艺术家在底层以快速松动的笔触迅速建立画面的过程,由于用笔快速,平整的墙上和平滑的衣裙部分反而填满了跳动的笔触。而且整幅画面没有任何细节,为的是在下一步能够放手画下去而不顾虑弄坏前期做好的细部。虽然如此,但我们可以看出画家对人物脸部和颈部的刻画是要明显多于其它地方的。此作现藏于卢浮宫。

面对空白或只有几根形体线的画布,建立画面的过程是一个迅速的过程,是一个快速铺满的过程,就像击剑中的飞快行动一样。这种过程在一幅画中往往被称为第一步铺大关系。不计小节、细部和一切有可能影响快速出现整体效果的因素,就是要迅速铺满整块画布,出大形,并且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得以实现目的。

但正如一个拥有良好基本功的画家,他的技法也完全可以多变而不拘一格。通常的整体——局部——整体这样的步骤对于优秀的艺术家,完全可以随心运用。比如开始的整体建立完全可以在大脑中呈现,一上手就可以进入局部刻画——只要最后完成时各方面能协调统一,造型完美,又有何不可?事实上,壁画,尤其是湿壁画创作全都是类似这样画的,只是后来的油画家们认为整个作画过程需要加入更多的考虑而已。但是一上手就进行局部推移以完成作品的方法可以快很多,这也是许多高产画家的选择——但前提是基本功必须扎实,才能应用自如。

需要说明的是,尽管努力求得尽量好的效果,也不可能在第一遍的局部得到满意的结果,这是很自然的。因为细节是在中、后期才全面出现的,尤其是最精细的部分。但开始时如果能有能力达到对少数细部的描绘而又不影响以后的自如发挥(一般情况下开始时努力地绘制细节会使作画者在后来的深入过程画不开,因此这里指的是拥有高超技艺的艺术家)那是更好,不过整幅画于一遍之内便大功告成是不实际的。

在具体作画过程中,一个部分一个部分有条不紊地绘画可以使画者逐渐静下来,因为不必操太多其它部分的心——虽然整体意识是要把握好的。这就好像攻城战一样,一块一块地攻占,一座一座城池地去攻取,逐渐地扩大战果,到最后完全统一胜利。这样做往往也可以节约很多颜料,但需要有一点紧迫感,明白其它的地方还没画,时间不要拖得太久。

在绘画中,对于每一个环节的处理上尽量保持一定的简单方便相对来讲是很重要的。因为在每一步骤中的目的单一一点儿就容易专心致志以达到成功。比如说在白纸上画一个什么东西,如果什么辅助线、大体形状、整体计划都没有,一上来在一遍之内就要求全因素全部到位那就太难了。但是,如果把一个个的步骤都拆开来,一步一步地,开始先定好位,再勾准体型,再上大关系,再一件一件地每个部分深入,局部推移一直到完成,最后润色。这样每一步解决一件或少量几件简单的工作,就使得逐步成功完成作品成为可能。所以那些一开始什么都靠在心里想好,一上手就局部深入,或期望形与色同时同步出现于画面的艺术家,他每下一笔都要同时考虑大量的因素,这时如果没有很优秀的基本功和经验,其面临的难度也就更大。

同样于1801年,巴黎画家弗朗斯瓦-安德雷·万桑(François-Andre Vincent)画了这幅未完成的题为《金字塔之战》(La bataille des Pyramides)的作品。从画面可以看出,作品中的近景部分仍为一些线条勾勒的素描形体,而作者已开始在远景区域使用亮部提白技法逐步进行局部推移,逐渐完成远景的描绘。这种先出基本形体,再画远景,再画近景……这样一步一步具体深入完成的技法简化了每一步所需要考虑的内容,使技法的运用更为流畅。此作现藏于卢浮宫。

有些为技艺而技艺的人是在增加其自身的困难。技艺的方便与实用是每个艺术家都希望的,但技艺是为了表达而出现的,而绝不是为了肌理效果和求得观众对技艺本身的感观感受、认同感。因此艺术家都有自己方便实用的技艺,但好的画家并不在于他懂得某种特殊的密技,而是他能合理地、出神入画地运用那些实用的技巧来直接作用于所画的内容,以达到他真正的艺术表达。

当然,这里所谈及的问题是针对那些已经具备了一定的甚至于相当功夫的艺术家。作为一个普通的作画者,如果还不能熟练掌握绘画的技巧,那么还得努力地去研究这一必修课——站在着眼于大处的基点上去学习绘画所必不可少的技法。@*#

——转自《正见网》

点阅《艺术的时空之旅》相关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这幅图里的墨和色都是一遍一遍染上去的,所以看起来不单薄,层次丰富厚重。
  • 唐代楷书碑帖是楷书(正书)的标竿。在众多大家中被戴上“楷书第一”桂冠的是哪一大家?“正书第一碑”讲的是哪一碑帖呢?这些赞美由何而至呢?
  • 以前台北有一位知名的画家,他一辈子都在画张大千的画。画出来的画和张大千几乎没有两样,他也以身为张氏门生自豪。于是就有人说了:“看这人的画还不如直接看张大千的画。”这就是囿于前人、困于师承,不去创新的结果,只能以“不长进”来形容。
  • “瀞”的元素,不外乎洁净、宁谧与安详,一尘不染,摒除世俗的喧嚣和烦扰,纯化自己的心灵。在这里,我们以“蓝色系”来呈现画面的干爽、纯洁与安静——一处纯然无垢的净土。
  • 江南是鱼米之乡,因为农耕的需要,牛只处处可见,特别是水牛。当地的画家若想画牛,随时都有机会仔细观察牛的生态,举凡牛的行、住、坐、卧,画家们都可随手拈来,一挥而就。
  • 偶尔在画画的当儿会突发奇想:技巧再好也比不上境界的深奇,境界应该是比技巧更重要吧。 就如同吾人画工笔画,好像只要时间足够,就能够有一张色彩斑斓的、瑰丽的、有装饰性的画出来,而全然可以不顾它是不是有内涵、有思想;也不管会不会把它给画“板”了。(板就是死板、呆板)
  • 2013年,我在台中大墩文化中心个展。一位老先生拉着我,找到挂在墙角的一幅画作,说:“你就画你这样的画,其它的就让别人去画。”他当时很鼓励我用大色块、大墨块的构图,认为这样的画很有特色,也很有张力。
  • 寂寞沙洲冷。 在沙洲高起来的地方杂乱的长着树木,林木的后面凸出一座小丘,小丘上筑有一座野亭,野亭左侧冲下两道飞泉,滞贮成一泓坳塘,之后再汇聚而下,我们仿佛听得到哗哗的流泉声。
  • 法国新古典主义的开山鼻祖雅克‧路易‧大卫Jacques-Louis David,生活在波涛汹涌、风云变幻的十八世纪后期。为什么说波涛汹涌呢?法国大革命,美国独立战争,路易十六上了断头台,雅各宾派血腥专政,一代战神拿破仑登场!是不是够精彩!这样精彩的时代,也把这位大师推到了艺术的巅峰!
  • 芙蓉很入画,所以很多人都喜欢画它。以前在台北读书的时候,去“国际学舍”找朋友,在外面空地的围篱那边看到整排的芙蓉树,群体开花的时候真的是热闹缤纷,美丽极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