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的时空之旅(十一)传统油画技法探究(四)

作者:Arnaud
font print 人气: 303
【字号】    
   标签: tags: ,

这是法国新古典主义代表画家大卫于1801年为朋友夏尔-路易·图丹(Charles- Louis Trudaine)的妻子所作的肖像画,作品虽未完成,但却对今天的人提供了对古代绘画过程和绘画技法研究的不可多得的良好范例。从画中我们可以看到艺术家在底层以快速松动的笔触迅速建立画面的过程,由于用笔快速,平整的墙上和平滑的衣裙部分反而填满了跳动的笔触。而且整幅画面没有任何细节,为的是在下一步能够放手画下去而不顾虑弄坏前期做好的细部。虽然如此,但我们可以看出画家对人物脸部和颈部的刻画是要明显多于其它地方的。此作现藏于卢浮宫。

面对空白或只有几根形体线的画布,建立画面的过程是一个迅速的过程,是一个快速铺满的过程,就像击剑中的飞快行动一样。这种过程在一幅画中往往被称为第一步铺大关系。不计小节、细部和一切有可能影响快速出现整体效果的因素,就是要迅速铺满整块画布,出大形,并且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得以实现目的。

但正如一个拥有良好基本功的画家,他的技法也完全可以多变而不拘一格。通常的整体——局部——整体这样的步骤对于优秀的艺术家,完全可以随心运用。比如开始的整体建立完全可以在大脑中呈现,一上手就可以进入局部刻画——只要最后完成时各方面能协调统一,造型完美,又有何不可?事实上,壁画,尤其是湿壁画创作全都是类似这样画的,只是后来的油画家们认为整个作画过程需要加入更多的考虑而已。但是一上手就进行局部推移以完成作品的方法可以快很多,这也是许多高产画家的选择——但前提是基本功必须扎实,才能应用自如。

需要说明的是,尽管努力求得尽量好的效果,也不可能在第一遍的局部得到满意的结果,这是很自然的。因为细节是在中、后期才全面出现的,尤其是最精细的部分。但开始时如果能有能力达到对少数细部的描绘而又不影响以后的自如发挥(一般情况下开始时努力地绘制细节会使作画者在后来的深入过程画不开,因此这里指的是拥有高超技艺的艺术家)那是更好,不过整幅画于一遍之内便大功告成是不实际的。

在具体作画过程中,一个部分一个部分有条不紊地绘画可以使画者逐渐静下来,因为不必操太多其它部分的心——虽然整体意识是要把握好的。这就好像攻城战一样,一块一块地攻占,一座一座城池地去攻取,逐渐地扩大战果,到最后完全统一胜利。这样做往往也可以节约很多颜料,但需要有一点紧迫感,明白其它的地方还没画,时间不要拖得太久。

在绘画中,对于每一个环节的处理上尽量保持一定的简单方便相对来讲是很重要的。因为在每一步骤中的目的单一一点儿就容易专心致志以达到成功。比如说在白纸上画一个什么东西,如果什么辅助线、大体形状、整体计划都没有,一上来在一遍之内就要求全因素全部到位那就太难了。但是,如果把一个个的步骤都拆开来,一步一步地,开始先定好位,再勾准体型,再上大关系,再一件一件地每个部分深入,局部推移一直到完成,最后润色。这样每一步解决一件或少量几件简单的工作,就使得逐步成功完成作品成为可能。所以那些一开始什么都靠在心里想好,一上手就局部深入,或期望形与色同时同步出现于画面的艺术家,他每下一笔都要同时考虑大量的因素,这时如果没有很优秀的基本功和经验,其面临的难度也就更大。

同样于1801年,巴黎画家弗朗斯瓦-安德雷·万桑(François-Andre Vincent)画了这幅未完成的题为《金字塔之战》(La bataille des Pyramides)的作品。从画面可以看出,作品中的近景部分仍为一些线条勾勒的素描形体,而作者已开始在远景区域使用亮部提白技法逐步进行局部推移,逐渐完成远景的描绘。这种先出基本形体,再画远景,再画近景……这样一步一步具体深入完成的技法简化了每一步所需要考虑的内容,使技法的运用更为流畅。此作现藏于卢浮宫。

有些为技艺而技艺的人是在增加其自身的困难。技艺的方便与实用是每个艺术家都希望的,但技艺是为了表达而出现的,而绝不是为了肌理效果和求得观众对技艺本身的感观感受、认同感。因此艺术家都有自己方便实用的技艺,但好的画家并不在于他懂得某种特殊的密技,而是他能合理地、出神入画地运用那些实用的技巧来直接作用于所画的内容,以达到他真正的艺术表达。

当然,这里所谈及的问题是针对那些已经具备了一定的甚至于相当功夫的艺术家。作为一个普通的作画者,如果还不能熟练掌握绘画的技巧,那么还得努力地去研究这一必修课——站在着眼于大处的基点上去学习绘画所必不可少的技法。@*#

——转自《正见网》

点阅《艺术的时空之旅》相关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五代‧荆浩尝语人曰:“吴道子画山水,有笔无墨,项容有墨无笔,吾当采二子之所长,成一家之体。”
  • 刘海粟先生曾经说过:“一部艺术史即是一部创造的历史。……坚持与别人不雷同,才能有自己独特的风格。”所谓创作,就是要有新意、要能“创造出新意念的作品”。否则凭什么叫“创作”呢。不过也有另外的说法是:创造不是凭空生出来的,仍然要有“底子”,要以传统做养分的。无所适从的我们,就只好在这两者之间徘徊了。
  • 毛公鼎,西周晚期青铜器,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毛公鼎是特定礼器,高贵华典、古意盎然,与散氏盘、大盂鼎、虢季子白盘并称为四大国宝。
  • 这幅画全以毛巾沾墨拍打而成。我们先把毛巾弄湿再沾上墨汁,在纸上轻轻拍打,时浓时淡,时聚时散,轻盈地拍出一幅构图。等水墨全干了再层层上色。
  • 在校园内的一个小角落里种有一大丛仙人掌,五六株杂乱的长在一起,长得很高很茂密。因为它有尖刺,少有人敢靠近它,学生们打扫校园时也都离它远远的。不过,在这些畏人的针刺丛生的隐处,竟然有小雀儿在那里筑巢,既隐密又安全。
  • 在这场大瘟疫之后, 我们将穿越现代科技文明的废墟, 回到人类文明的泉源。此时,新唐人“全世界人物写实油画大赛” 邀请全世界艺术家一起来思索: 在变形、抽象的绘画一百多年后, 如何把写实绘画放回主舞台, 寻回创作的心法,再现艺术的曙光?
  • 自晚清翰林王懿荣发现甲骨文后,许多学者、名人参与甲骨文研究,其中一些人进行临摹与书法创作,遂使甲骨文书法艺术再生…
  • 甲骨文是商至周初之际契刻在龟甲兽骨上的文字。它是三千多年前汉代文字发展成熟的体现,是远古盛世文明的时代象征,蕴含着中华文明的基因。
  • 一九九八年冬天,邀同事经龙潭到杨梅,沿路边玩边写生。途经杨梅镇附近的某一个小村落,不期然看到对面那座小丘陵上有整齐排列的茶园以及山后的一批高楼大厦,栉比而立,恍如海市蜃楼,美得令人惊羡。(当时的写生稿放在《徐明义画集四》P.74页,可与此图相参。)
  • 看画题就知道,有闲适宁静的心境,才能画出一张淡泊致远的作品。 闲听溪声静看山——多么悠然高雅闲静的生活啊,令人向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