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艾克思:陈方安生胜选的启示

艾克思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2月26日讯】今年八月,中共在香港的外围组织民建联主席马力病逝,他本是港岛区选出的立委,因此他遗下的空缺需要补选选出。本来,如果与十一月十八日的区议员选举投票同时举行,可以节省许多人力物力,但是特区政府担心泛民推出的候选人陈方安生的高人气(她的威望高过特首曾荫权)可能会发挥“母鸡带小鸡”的作用,从而带动泛民主派的气势,因此坚持两个选举分开举行。

前政务司长陈方安生是泛民经过多次协商,最后也是她自己下决心参与,代表泛民出选。而亲共阵营方面,则是由前保安局长叶刘淑仪出战,这个只要由北京派驻香港的中联办决定,各个亲共组织就会“统一行动”,从而构成所谓“铁票”。

把中间群众的游离票动员出来

泛民由于有许多组织组成,加上“民主派”本身就太民主,各有各见,因此不但在区议会的选举中有内部的一些矛盾出现,在陈太的竞选活动中,也没有与区议员的选举进行很好的配合与协调,所以“陈太因素”没有能够有效发挥作用。

亲共人士因为区议会选举的大胜而意气风发。由于中央政府的支持,可以说他们有无穷无尽的人力与财力,而共产党的组织力与“发动群众”的能力全世界著称,所以有些人担心陈方安生能否取胜。因为我们也看到,叶太的助选团以千人计,与泛民几十人﹑几十人的零散助选团形成鲜明的对比,也因此叶太的助选团气焰嚣张,敢于用肢体动作来显示力量。共产党暴力出身,自然懂得什么时候显示暴力最为有效。

要如何战胜共产党的铁票,唯有把中间群众的游离票动员出来,那就必须让民众有危机感。而区议会选举的大败,正是给民众一个危机感,这个危机感更因为叶太代表亲共人士出战而加强。因为二○○三年她卖力帮共产党推销二十三条立法,人们并没有完全忘记,如果她赢了陈方安生,不是意味着专制战胜民主﹑邪恶战胜良心﹖

哪怕号称“香港良心”的陈太从一个高官放下身段投身民主选举,有许多不适应的地方,甚至与民众还有一些距离,但是她的诚意不容否认,这就是“良心”的所在。这与叶太从磨刀霍霍的保安局长到美国“镀金”两年就摇身一变的“假民主”,有本质的不同,稍微还有良知的选民还是能够区分大是大非的;所以在她拉票时被市民斥责为“共产党走狗”。

民主与反民主对决的变相公投

的确,北京中央政府为了拉拢香港民心,在经济与金融方面释放了许多政策,下了许多本钱,例如中港最紧密贸易关系安排的“尸爬”﹑自由行﹑“港股直通车”等,从而弱化了香港市民对共产制度的抵触情绪。但是他们也看到这是急功近利的收买政策,今天可以给你,明天也可以收回,“港股直通车”政策的变来变去,使香港股民香坐过山车一样,顶受不住的,就被抛出车外,就像一个股民从天桥跳到机铁车轨那样。因此,一旦香港的自由﹑民主出现危机,香港市民也会牺牲一些眼前的经济利益而追寻民主大局。

为此,泛民对这次投票进行总动员,把这次投票当作“民主与反民主”对决的公民投票。香港因为被共产党统治而不像台湾那样,即使在共产党的强力压迫下可以坚持进行公投,这在中英进行有关香港前途问题的谈判时,中共绝对不容许有香港民意出现的“三脚凳”时就显现出来了。但是把这种“合法选举”化为变相公投,却是北京阻止不了的。也因为泛民对这次投票,没有当作是哪一个人的输赢问题,而是要民主还是要专制的问题,才最大程度上把选民动员出来投票。这实际上也反映了香港市民对普选的诉求。

这次的投票率达五成二,比二○○四年立法会选举的五成七六低了一些,却比二○○○年的三成三三高过许多。二○○四年的选举,是在连着两年的五十万人游行之后,也是香港政经情况最差的时候。因此这次能有这个投票率是很不简单的事情。在香港媒体许多被中共渗透之下,也还有坚持自由民主理念的媒体;而一些泛民的领袖人物,即使原先对陈太有这样那样的保留,这时也万众一心出来为陈太拉票。尤其是社民连主席黄毓民在投票那天,率领几个人的精干小分队紧跟叶太的队伍踩场,大扫他们的兴,连叶刘本人也被迫接受黄毓民的宣传单张。看来,必须打破原来一些选举框框,才能鼓舞士气,取得良好战果。

亲共人士将继续追打陈方安生

这次投票结果,陈太以175,874票战胜叶太的137,550票。虽然如此,还是显示泛民势力的消退。因为以往港岛的选民大致比例,泛民接近六成,亲共人士是四成强,如今显示泛民已经失去一些选票。在中共强势压力,以及媒体对陈太及泛民大事抹黑下,泛民的萎缩也是势不可免。但是例如中西区的观龙地区,泛民票数也有增长。这个区在区议会选举时被泛民放弃,看来这是“失败主义”在作怪。

但是陈方安生当选,不等于亲共人士认输,除了叶太发表酸溜溜的讲话,自诩虽败犹荣外,民建联的人还声称要追打选举期间亲共人士对陈方安生所抛出的黑材料。那是关于陈太在一九九三年以十成按揭买楼的事件,此事一九九五年已经有人提出,并且也已做出解释。如今旧账重算,无非要出“港英余孽”的洋相而已。而抛黑材料﹑整黑材料,一向是共产党的拿手。经历与了解中国政治运动的许多香港人,当不会淡忘那恐怖的日子,这也是叶刘淑仪要为二十三条立法时,为何被香港人抵制而导致她下台的原因,又怎么可以让她轻易重整旗鼓呢﹖

由于陈太是顶替前民建联主席马力的席位,因此她在立法会的座位是在民建联的“核心”位置。陈太虽被“包围”,但是她一再露出灿烂的笑容声称不介意,甚至表示会与民建联“合作”;反而是民建联觉得陈太“深入敌营”,对他们在开会期间的“密商”非常不利,所以一直要把她赶走,凸显狭隘的心胸。

陈太胜选远不是泛民的转折点

总之,这次陈太的胜选远不是泛民的转折点,在中共还将“民主”作为词语拿来把玩的时候,香港就不会有真正民主制度的建立与发展。这点有些民主派看的清楚,有些还看不清楚。长期与中共打交道德支联会主席司徒华最清楚,因此特区政府最近借他出席民间电台的事件起诉他;而一些深受西方教育的专业人士就不是那样清楚,正如西方国家的“中国通”如果不是真正与共产党交手,就不会真正了解中共那样,这些人则是中共的统战对象。而明年是立法会议员的全面选举,在普选部分,泛民能取得多少选票,实在不容乐观,因此必须总结这两次的选举教训,在逆境中扒逆水,即使不进,也不要输得太惨。@

──原载《动向》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7-12-26 7:4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