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杏林漫步怕冷的骨片

刘仙逸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2月28日讯】据《逸史》记载,唐代时,王潜的军队驻扎在荆州时,有一个叫张士政的医生,善治外伤骨折。有个军人的腿部骨折,去求张士政医治。张先让他喝一种药酒,然后剖开肉,取出碎骨头一片,大约两指那么大,然后将刀口涂上药膏封好。几天之后,伤腿回复如初。

过了两年多,这个军人的这条腿忽然痛了起来,于是,这位军人又去问张士政。张说:“这是因为从前给你取出来的那块骨头感到寒冷,因此你的腿就疼痛,可立即去找到它。”后来果然在床下找到了那块骨头。张士政叫他把骨头用热水洗了洗,藏在棉絮里面,这个军人的腿马上就不痛了。

这个纪录让我想起“正见网”上登载过的几篇关于“幻觉肢”的文章,其中一篇〈从“幻觉肢”现象看神经医学的误区〉中就详细描述了几个类似的案例。从此纪录也可看出,取出骨片后,军人的腿部疼痛不像是心理作用而引起的。似乎它也在告诉我们,不论我们的这个肢体是死是活,它都与本体息息相关。其奥秘不是现代医学所能解释的。

可是,医学家不明白的是,在各国的民间却普遍有一种认识,认为人失去的肢体和主体是始终保持联系的。

美国《跨国战争老兵杂志》曾经登过这样一个故事,有一位住在伊利诺伊州Jacksonville镇的老人,在医院工作时,常常细心的把截下的断肢包好,保证肢体的舒展。他说他认识的一个人因为截肢后幻觉肢剧痛不止,最后不得不把已埋下的肢体挖出来,使肢体平展。那以后,痛感消失了。

还有一个人把截下的指头放在了一个瓶子里,有一段时间他截空手指的那个位置总是觉得奇冷。医生问他:“截下的手指在哪?”他说:“在他母亲有暖气的地下室里。”医生告诉他给他母亲打电话,问一下装手指的瓶子怎么样了。他母亲很不情愿的去查了一下,发现地下室的窗玻璃破了,瓶子离窗户只有几釐米远。后来那段截下来的手指暖过来以后,这个人再也不感到冷了。

这些故事说明幻觉肢既不是幻觉,也不是心理作用,而是真实存在。人类学家James Frazer曾经说:“有过相互接触的事物,即使被分开了,它们仍然超距离的互相起作用。”

可能,在现代实证科学无法解释的情况下,另一个空间也存在着某些与我们相连的事物,或许能为幻觉肢体作一个最适当的诠释。
文/刘仙逸◇(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