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颖:十一月,结满话题的金秋

曾颖

【大纪元12月6日讯】秋天到了,果子和新闻一起频繁上市,媒体奋勇追打“纸老虎”,全民激烈争论“黄金周”,外加层出不穷的各种让人兴奋的话题新闻,让新闻人和公众扎扎实实地“嗨”了一回。
  
劳动合同法与“工龄归零”
  
仿佛是商量好的一般,一些知名的外资和私营企业像闻到冬天气息的松鼠,纷纷开始筹备抗寒的招数,尽管大家都不承认自己心里想对付的敌手是谁,但几乎所有的人都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了今年6月29日颁布并将于明年1月1日实施的《劳动合同法》,这部据称是史上最动真格要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的法律,还没有实施之前,便已面临各种来自资方明里暗里的抵触和应对。
  
11月初,华为的“集体辞职”事件,LG、沃尔玛等外企的裁员行为所引发的争议,像一个惊叹号一样,把一直暗涌着的这股潮流引出水面,此前,某电视台大规模清退1800名“临时工”,深圳任职多年的代课教师大量被辞退等被指用来变相规避《劳动合同法》的行为,虽有争议,但并没有引起如此高的关注度。
  
无论猫如何解释自己在鱼缸边走与鱼没有关系,都难以让人确信它眼中没有鱼。同理,无论裁员企业如何解释自己的行为与《劳动合同法》无关,但总让人想起“此地无银”之类的典故来。
  
相比《劳动法》,《劳动合同法》在诸多方面进一步保证了劳动者的权益,让用人单位承担了更多相应的义务。根据新的劳动合同法,劳动者在该用人单位连续工作满十年的,应当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尽管这并不意味着终身雇佣制,但不少企业仍然惶恐不安,认为此举势必造成管理成本增大,而对那些工龄将到10 年的员工下了手。原本为了保护弱势一方的劳动合同法,在强势的资方面前又一次显示出了其“软”的一面,细心的人不难发现,这次裁员的主角,多为外资和私营企业或部分比较重形象的事业单位,这些比之于那些以霸气著称的,历来不把“软法”放在眼中的企业,已算很规矩和守法的了,他们至少羞答答地选择了半遮半掩式的“规避”。这不由得不更让人担心起《劳动合同法》是否能如设立的初衷那样,成为真正保护弱势一方的法律。而媒体和网路上的一片质疑和反对之声因为没有适当的转换平台,而成为像实力偏弱的球队的啦啦队那样,喊得再卖命也不能改变比赛结果。
  
但比赛的另一方资方的支持者们并没有有见好就收,他们搜罗出一系列貌似相关的新闻,来证明“对劳方保护就是对资方的残忍”这一可疑结论,连奥林巴斯在越南建厂扩产这一正常投资行动,也被拿来做了尚未实施的《劳动合同法》产生的恶果“外企开撤”的论据,某些啦啦队员恨不能亲自上场帮球队踢的紧迫心情昭然若揭,其背后究竟还有什么样的隐秘原因,便不得而知了。
  
与此相关的是,同期公布的一项全国白领工资薪酬调查,该调查称:“在广州,月工资4750元才算白领;在上海,5350元才算白领;在成都,1900 元就算白领;在拉萨,900元也算白领……”该调查结果甫一面世,便引来笑声一片——中国社会学调查历来具有娱乐大众的功能,而在各大企业纷纷规避劳动合同法,60%以上的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签订的劳动合同是一年一签的短期合同,员工们普遍担忧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被“归零”的时候,突然冒出这样一个调查结果,已远不是“娱乐”两个字能够说完的了。
  
重庆“家乐福”事件引发舆论分野
  
11月10日上午,重庆沙坪坝区“家乐福”商场发生因争抢特价食用油造成的踩踏伤亡事故,造成3人死亡,10余人受伤。此事件发生之后,在舆论界引起巨大争议,网上网下的热闹和混乱程度,一点都不亚于当天“家乐福”商场的店堂。
  
中国的媒体,目前暂时还没有像美国媒体那样界限分明的派别特性,也暂没有像《纽约时报》和《华尔街日报》那样分属自由派和保守派的评论员对同一新闻事件泾渭分明的不同判别标准,但在此次重庆“家乐福”踩踏事故的报导和评论中,不同媒体所显现出的价值取向已开始逐渐明朗起来,并值得引起重视——根据不同的代言身份,中国媒体已走在观点差异化的路上。
  
让我们先看看第一派的观点:在《广州日报》一篇题为“超市踩踏悲剧中的民生之痛”的评论中,论者认为:今年11月初,花生油价格涨了一成,个别品牌的花生油出厂价涨幅甚至高达50%!油价涨声一片,最直接的后果是增加了居民的生活开支,让消费者真切感受到了物价上涨带来的压力和恐慌。在这个敏感时间,家乐福超市突然推出特价食用油,无疑触动了市民被物价紧逼的脆弱神经,诱发了抢购热潮,进而导致了踩踏事故的发生。
  
几乎与此同时,上海的《东方早报》则以“家乐福踩踏事件凸显大众之恶”为题,批评了国人已被批得没有新鲜感的“排队问题”,认为人性的丑陋和失德在此全然凸显。他们甚至发出追问:为什么其他国家没有发生这种死人伤人的恶性踩踏悲剧呢?为什么人们不遵守一些起码的规则呢?
  
还有从技术手段着手的论者,如《南方都市报》社论所认为那样:中国现有超市入口小、场地小,入口数量少,而一些促销活动的场所在几乎封闭的空间里,更是加大了踩踏的危险。而商家在进行低价促销的时候,并没有一套完整的预案,也是值得改进的,很多超市的所谓的低价促销完全处于一种非专业的状态,协调管理的人员有多少,该干些什么,出现意外情况该如何解决?碰到意外情况该如何干预等等这些,在很多搞低价促销的超市管理者眼中,都成了可以省略的,如此低价促销,所带来的必然是社会安全成本的加大。
  
以上三种观点,基本涵盖了所有媒体铺天盖地的种种评论声音,像盲人摸象一样,各自接触到问题的一个方面,并根据自己的受众和办报特性进行了分析和诠释,而我们从这种不同的阐释之中,似乎已隐隐感觉到中国媒体细小但不可逆转的分化已悄悄开始了。
     
炫富、天价婚礼和豪宅征税
  
11月中旬,一篇题为《网路惊现90后炫富女!钞票满天飞!》的帖子在各大网站流传,帖子中,一女孩手捧大把钞票在网上炫富,帖子被无限量转载后女主角被网友们冠名为“90后炫富女”,惹来板砖一片。继上海“烧钱男” 北京“雅阁女” 天涯“易烨卿” 之后又一个以炫富为手段产生的网路红人宣告产生。关于这个帖子,叫骂者有之,质疑者有之,喊打喊杀者有之,但理性地看待,这无非是个疯狂网路时代某些小网站为了赚取点击率而制造的泡沫事件而已,这并不新鲜的伎俩,无非是找一个平常的“人偶”,选一个“咬”人的话题,再找一批人在网上真真假假的对骂,借此吸引人们的眼球。再高的点击率只不过是一个假像,咬牙切齿的咒骂与露骨的吹捧极有可能就出自同一人之手。让人惊奇和感叹的,不是这种老掉牙的招数,而在于它的屡试不爽,这背后所包含的,是当下社会最敏感神经的刺激。
  
在这个十一月里,同类新闻也像这个季节的老鼠一样,喜欢一窝一窝地出场——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最刺激贫富脆弱心理的新闻又一波一波地出场了:11月 17日媒体披露,深圳一城中村居民近日在大中华喜来登酒店举办超豪华婚宴,摆酒菜金超500万元;卫星全程直播,林子祥、姜育恒等现场献唱;两千宾客到贺,每桌菜金1.2万元,被网友评为“史上最牛婚礼”。几乎同期,河北石家庄裕华路一酒楼搞庆典,往空中打了数千张面值一元的人民币,引来近400市民上前哄抢。而珠海市身家过亿的房地产老板贾永清日前驱车千里赶到广东省惠来县农村认了一个乞丐干爹,受到网上网下一片质疑和叫骂之声,无一不显示出“富”与 “穷”的敌视已不是停留在网路和纸面,而进入到现实生活中。富人的傲慢和穷人的偏见,在很大程度上,会影响到未来中国的社会气氛。
  
正因为如此,11月18日媒体一条似是而非的“财政部官员建议对豪宅别墅开征物业税”的消息,引起公众的广泛好评,这从另外一个角度证明了,建设和谐社会的一个重要步骤,便是理顺穷人和富人的关系,跑得最慢的船决定船队的前进速度,一个社会,只有公平和妥善地处理好穷人的生存和发展问题,让穷人们没感觉自己被抛弃,才能谈得上和谐,充斥于当下社会的各种半真半假的炫富故事,才会成为无人问津了无新意的老笑话,让人激不起关注兴趣。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中共劳动新制 台商经营风险骤增
四川央企突然裁员两千人引争议
【热点互动】新劳动合同法的冲击和震荡
两岸法界探讨中国经贸新法规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胡编再下套逼宫 习湖南视察被耍
【时事纵横】蓬佩奥联欧抗“无法无天恶霸”
【思想领袖】加夫尼:瘟疫让中共原形毕露
车评:新旧之间 2020 Volkswagen Passat R-Line
【拍案惊奇】逃离中共体制成潮流 下一个是谁?
【西岸观察】是谁创建美国?1776 vs 1619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