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故事:蓝鹦鹉

万古缘
font print 人气: 40
【字号】    
   标签: tags:

大清朝康熙年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百姓安居乐业,夜不闭户,路不拾遗,好一派兴盛景象。那时,我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庄主,为人忠厚,做事耿直,待仆人如同姐妹兄弟,心慈面软,乐善好施。喜养花鸟虫鱼,尤其对鹦鹉特别偏爱。

当时我养了一只非常名贵的热带鹦鹉。翠蓝色的羽毛油光滑亮,头顶一缕黄色凤冠,两腿赤红,金黄眼圈,双眼如墨玉,喙弯似钩,柔舌学语,声亮如童,煞是招人喜欢。每早六点,准时报起:“快起床!快起床!起来晒太阳!”每当我穿戴洗刷完毕后,那只蓝鹦鹉扑啦啦的落到我肩上,讨好似的对我说:“老爷您好!老爷您好!”于是我就带着它去遛弯。

有一天,蓝鹦鹉怎么也不说话了。我想可能是那个专管清理垃圾的仆人小四柱惹它生气了,谁知鹦鹉“眼泪”汪汪的飞到我的手上,懒洋洋的用脸蹭磨着我的手心,不断的“呲哇呲哇”的叫着。我赶紧一看,原来是喙受伤了,我急忙把小四柱叫来,把受伤的喙勾固定好,于是,每天我用蛋黄就着馒头揉成小球球,好好喂养它,个把月就好了。谁知好景不长,小四柱把它给弄丢了,我难受了好长一段时间……

小四柱哭着非要赔我八百铜钱,我说啥也不要,安慰安慰他,这事就慢慢的淡忘了……

这一世,那美丽的蓝鹦鹉,转生成一位漂亮的东方女子,名字叫兰英;那个小四柱这一世叫四姑娘。我们都有缘又在一起。去年通过一位朋友认识了兰英姑娘,约我几次到她家做客吃饭,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一次睡梦里看到了这段因缘,是她用这种方法回报了那一世的喂养爱怜之恩。那个四姑娘最近卖给我一套新房子,结账时少收我八千多块钱,我知道这是她对那世丢我鹦鹉的还债补偿。四姑娘叫兰英为“二姐”,经常在一起,也许是对那世丢失蓝鹦鹉内疚心理的自责与回应。

转载 正见网 http://big5.zhengjian.org/articles/2007/9/12/48330.html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长久以来,对杨柳情有独钟,我相信按照佛教六道轮回的说法,我肯定转生过杨柳,可能还不只一次哪!经常路过的一处社区,有那么一道三公尺宽的大排水沟横亘,那还是民国初年,本市有名的灌溉渠道——瑠公圳呢!如今也只能成为两旁住家排放废水的替代物了。十年前有一任市长,用心的整治了一下,将圳底加高,砌上水泥驳坎,疏通了圳底淤积物,两旁岸上栽上杨柳,夹上几盏路灯、安上几条长椅,哇!那真是心随境移,一片景,一种心情!
  • 许多人都有如此的经验,就是对初次见到的事物,有时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更广泛的说,如西藏活佛转世,印度教徒的轮回之说,似乎都说明了灵魂是永恒的,只是不断变换躯壳罢了,精神病学家因而相信“前世回溯疗法”可以藉病患回溯过去发生的事情,进一步找出今世的病因。
  • 宿世因果还复来 层层牵动心难开

    欲休未休伤更重 关关紧锁心自埋

    转世轮回去又来 生生折磨陷苦海

    欲结未结缘何因 俩俩相忘誓不再

  • 我心飞翔
    在千山鸟绝之巅
    于水穷云起之处
    我心飞翔
    在川流不息的人潮里
    于寂静无声的林梢上
  • 茫茫天地 生有何欢 逝去何方
    千年的轮回 无休无止
    无尽的天问 永恒的家园在何方
    啊 生命需要真善忍
  • 迷离梦境里
    回日本战国
    青年子弟们
    挥舞着长棍
    如今已然是
    多才文艺女
  • 快乐猫说,五千年前精灵还是很快乐的,但是由于精灵祖先希望自己的子孙未来更像精灵,因此订下了严厉家规,规定精灵不准笑,不准叫,不准乱说话,以示庄重。更有一段时间,精灵的沟通方式是任由谩骂、咆哮与嘶吼。几千年了,精灵就是以这样的轮回生活着,当然不可能拥有快乐。
  • 印度女娃香缇从四岁起就一直讲起她以前的丈夫、儿子和他们的家。终其一生,她的轮回转生案例曾经吸引印度和全世界数百个研究者的关注与研究,“也许是有史以来最著名的轮回案例”。
  • 苏轼,号东坡居士,是北宋鼎鼎有名的大文学家、唐宋八大家之一。他为人豪放,且乐观有趣,在历史上除了留下众多的诗词外,还有一本记载了各种奇异之事的小书《东坡志林》,其中有两篇说的是他听闻的死而复活的奇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