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中国聚焦”(第28期)

“中国聚焦”:谈中国当代大学生如何看待孔子

人气 5
标签:

【大纪元2月19日讯】

在线观看 下载观看

主持人:“锁定中原大地,评点天下大事”,观众朋友,欢迎收看这一期的“中国聚焦”,我是纪岚。孔子的思想千百年来一直影响着整个的中国社会,然而今天的五月,一个北大的教授却提出:一个章子怡比一万本孔子都有效果。其实不止是学者,在当代的大学生中存在着普遍的,种种的对孔子的疑惑或疑问。今天我们特别请来了历史研究专家,教育学者李明远先生和我们一起来聊一聊这个话题。

李先生,您好。

李明远:主持人好,观众朋友们大家好。

主持人:刚才我们提到了当代大学生中,种种的对孔子的疑问和困惑。比如说,他说:“孔子是什么?我们为什么多年来一直尊崇孔子?”等等这些疑问。那么我知道你在国内一直从事着这种历史的教育的工作,面对当今的大学生一定有所感触了。

李明远:我在中国大学里面教书有二十年了,主要讲述的是中国教育史。在我的课程里边,讲到了孔子的思想,孔子的教育思想,同学们提出了很多与孔子有关的问题。这些问题是通过学校的一个教学网络提出来的。当时我对同学们有个回答,今天我再看这些问题和回答,我又有了一个思考。

大家都知道,孔子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思想家,教育家,儒家学派的创始人。近二千五百年来,中国文化的入世部分基本上是以儒家文化为主导的。自鲁哀公立庙祭孔子以来,到汉高祖刘邦用儒家的礼节制订朝仪,汉武帝独尊儒术,罢黜百家,到唐代的唐太宗立孔子为先圣,下令全国各州县立孔庙。在当时来讲,有学校的地方,就有孔庙,庙学合一,这是唐代的一个情况。而且春秋两个季节要祭孔,这是唐太宗时期,一直到清代康熙年间,康熙亲自提定“万世师表”的匾额,悬挂于全国各地孔庙。历朝历代对孔子都有追风,都有祭祀。

主持人:刚才你也提出了在网络教学中,学生们提出了大量的问题,其中我们也摘录了一下,把它们进行了整理,其实这些问题在当代的大学生中还是有很大的普遍性。

我们先看一个问题,有个学生提出来,他的问题是:“孔子是什么?我最近有个问题想不通,为什么中国几千几年只推崇孔子呢?他的思想中就没有什么不能拿到今天来用的吗?为什么这几千年的教育家们都向是生活在他的阴影下一样,我感觉现在的孔子变成了神,而不是一个人。一个民族在这么长的时间里只崇拜一个人,算是悲凉吧,这个问题也算是无稽,不过我确实不能理解,这也许缘与历史知识浅薄,希望能够解释一下。”

李明远:这个同学提问的时间是零三年的八月二十八号,本身这个时间就有一个故事。因为第二天,八月二十九号,这个班的同学要到北京的孔庙、国子监参观,那么每个同学都准备了一个解说词,自己来准备的。那么他在准备的过程中,查阅了大量的材料之后,产生了这个问题。那么我当时给他的回答是:神不神不好说,不过我们应该考虑的,他说的对不对,对的不管谁说的,都应该推崇,都应该继承。

那么我为什么强调对与错,古与今呢?就是强调,因为在这个同学的脑子里边,受党文化的灌输不一个无神论,那么你跟他直接说孔子是神,他肯定接受不了。但是对错的标准,这是不能变的。就是不因为孔子是二千五百年前的人物,他讲的我们就不去尊崇,就是二千五百年后,他讲的对的,我们一样去尊崇。但是如果孔子讲得不对,那么我们就不去尊崇。所以如果一个东西是好的,我们继承了二千五百年,再继续继承下去,这应该是一个值得庆幸的事,而不是一个悲哀。

主持人:下边的这个问题,也很具有典型性。这个同学的问题是:“你对孔子轻视妇女的问题是怎么看的,你肯定知道孔子历来是看不起妇女的,轻视妇女这一思想不会是孔子流传焉的吧?你是怎样看待孔子这一思想,这一点不会影响他思想家,教育家的地位吗?”

李明远:我也查过一些资料,这个“唯女子与小人难养”这句话,我们理解有偏差。因为大家都是根据这句来断定,孔子歧视妇女,轻视妇女就是从这来的。而这个女子不是我们今天所说的女性的女,这儿“女”字是个形容词,形容什么呢?古代有这么一种用法,就是“人之阳,曰男;人之阴,曰女”阴阳,男女。这点的“女” 当什么讲呢?就是当“阴,阴性”的讲。实际上这个女人在这里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内心阴险的狡诈的人”。这个“女子”与“小人”是什么呢?是一个近义的词。

主持人:那这样看来,是学生们对这个问题的无知所造成的一种怨案。我不禁想到一个问题,学生们对这些污蔑先贤的种种理论和思想如数家珍,却对孔子思想的真正意义不知道了,是不是有这样一个现象?

李明远:是这样的,这实际上是中共破坏中国文化的直接后果的最典型的一个例子。那么学生头脑中的概念,是他后天接受教育得到的。

主持人:还有一个同学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他说:“古代信息技术并不发达,但是却留下了许多宝贵的文化遗产;现在信息技术高速发达,却不再重视文化遗产的保留了,例子很多,我就不举了。社会发展是必要的,如果你是决策者,有一项很重要的工程,关系到周边的居民,关系到经济发展,要把国子监推了,你是推,还是不推,前提是这项工程真的很重要,可是国子监只有一个啊”,这个问题还很尖锐的。

李明远:你看他这个问题是说推国子监,而没说推故宫,显然是他们刚从孔庙、国子监参观回来提出的问题。那么他这个问题本身就反映出中国当代很重要的一个现实,就是中共大量的花人民的钱,去盖一些假的文物,而破坏一些真的文物。那么学生这个问题 其实已经点到了。那么他还有一个困惑在哪儿呢?就是这些文物被拆了,很可惜。那么我当时给他的回答是这样的,我用了朱熹的一句话,叫“存天理,灭人欲”,我说就要看这个工程是天理工程,还是人欲工程。

讲到这儿,他可能不明白我在说什么,我就进一步举了一个例子,就是人和老虎的关系。我说人如果想吃虎肉,想喝虎骨酒,想坐虎皮椅,就去猎杀虎,这就是人欲,就应该灭;而虎不管它多么珍稀,如果它正在吃人,我们制止不了它,把它打死了,打死就打死了,这叫天理,因为虎不能吃人。所以我没有直接说国子监该拆还是不该拆,但是跟这个人与虎的关系是一样的。就是说如果开发商为了攫取利益,和中共勾结在一起,破坏文物,那肯定是人欲,就不应该拆。反之,如果国子监的存在影响到了所有人的生存问题,那拆了也就拆了,因为人都没有了,这国子监摆那儿给谁看?所以就是这么一个问题。

主持人:那实际上,也就是代表了当代大学生对传统文化的一个困惑。那接下来一会,我们再继续就这个话题进行分析。观众朋友,我们中间先休息一下,一会再继续我们的话题,为你讨论当代大学生对孔子的诸多困惑。

主持人:观众朋友,欢迎回到“中国聚焦”,我们继续请教育学者李明远先生为我们分析当代大学生对孔子的诸多困惑。

主持人:李先生,刚才我们分析了当代大学生对孔子的几种困惑,接下来还有一个问题:“在你的课上看到, ‘天不生仲尼 万古长如夜’,李贽就讽刺这句话说: ‘难道孔子以前的人就是打着灯笼生活的吗?’(这个还是挺有意思的)如果没有孔子,就没有中国几千年文明的历史了吗?西方世界没有孔子,可是近代文明的光芒恰恰是从那里诞生的,孔子学说真的明亮了中华文明了吗?”你怎么看呢?

李明远:历史是不能假设的,正邪善恶是相对出现的,正的善的一旦出现,就伴随着邪的恶的反对。孔子教人从政为善,在他那个时代就有人反对,那么后世再出来人讥笑孔子,这个也不足为怪。刚才那个学生提到的: “天不生仲尼,万古长如夜”,这句话是朱熹讲的,而李贽是明末的人。而李贽可能是在明代,在主流社会里大家都在提倡朱熹的时候,他可能觉着我要反朱熹,但他不敢直接反孔子在那个时代,所以 他借讽刺朱熹来讽刺孔子的思想。

那么虽然孔子的思想不是西方一个主流思想,但是西方有基督,像一些大的科学家,像牛顿、爱因斯坦都是基督徒,他们在科学中找不到的答案,在宗教中,在圣经中找到了。

主持人:接下来我们看一个同学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就是孔子歧视劳动的一个看法:“孔子歧视体力劳动的传统,一直影响到后来的知识分子,而在西方从封建社会,当时唯一的知识分子阶层、教会修士便尊重体力劳动,基督修士坚决认为体力劳动是教会生活的组成部分,甚至劳动就是祈祷。这些修士是最早的指甲下有污物的知识分子,他们最早将知识与汗水连在一起,这样才有助于技术的进步。为什么发明于中国的许多文明却在西方人的手中,才得到发展利用;而中国知识分子鄙视体力劳动,《儒林外史》范进不就是家里实在过不下去了,才畏首畏尾的去卖鸡,也不愿劳动。知识分子这种鄙视劳动的态度,决定了近代文明不可能在中国诞生,其根源你认为在谁呢?我特想知道都是的看法”,还是个很长的问题。

李明远:我当时是这么跟他说的,我说你不能盲目的相信这种宣传,因为孔子歧视体力劳动,是特定时期为了某种学说编造出来的一个话语。我说如果有可能的话,你去查查“论语”,找一找原话。这个同学没有找原话,另外一个同学看到这个问题,就把原话贴上了。原话是在“论语”里边,说:“樊迟请学稼。子曰:“吾不如老农。”。那么樊迟是孔子的一个学生,他过来向孔子提问,问什么呢?问怎么去种庄稼,那孔子跟他说,说你去问有经验的农民,接着他又向孔子来问怎么来种菜,孔子说你去问有经验的菜农。接下来孔子说了这么一段话,说:“小人哉,樊须也!上好礼,则民莫敢不敬;上好义,则民莫敢不服;上好信,则民莫敢不用情”。孔子是讲什么呢?孔子是:我在给你们讲礼、讲义、讲信,这种道德的东西,你过来问我这么具体的,那当然我回答不了,你要问那些有经验的农民和菜农,这跟轻视体力劳动没有任何关系。

那么这个在特定时期,中共就给它泼了一盆脏水,就什么搞阶级,劳动人民与统治阶级,孔子代表统治阶级,那么他轻视体力劳动,那不就是一个不好的代表了吗?然后我们就批判它,这是编造的,你看原话里没有任何这种意思。我跟学生说,如果你跑来问我,怎么样种田,怎么种地,我也会告诉你,去问那些有经验的农民,去问那些菜农。

主持人:还有一个问题,在历史上,康熙大帝是很推崇儒家学说的,学生针对这个还有一个问题,他说:“在写作业时,我看到在《康熙全传》中写道:‘康熙皇帝对孔孟等人的吹捧,(他用了吹捧这个词),已经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大大超过了此前任何一位封建帝王’,我就是对此持怀疑态度,想问问你”。

李明远:《康熙全传》是个学者写的,你看他那个用词,吹捧啊,无以复加啊,像这些都是些贬意词,已经代表了他写这段话的基本态度。学生看到了以后,我给他讲了,尊崇不假,吹捧这个就用词不当了。确实康熙在历史上尊崇儒家,但是这个事实在今天中共的宣传下,它使所有人不相信什么呢?就是说历史上有一些圣明的君主,去真心的推崇孔子,因为那君王知道,孔子那些学说是教人向善的,是教人做好的,这对国家是有利的,甚至对君王的治理国家也是有益的,所以他是真心的去推崇这些学说。

而学生看到了当今中国的一个什么现实呢?就是所谓的领导在那儿放空言,说假话,他就联想到历史上是不是所有的统治者都在骗人呀?或者中共直接就说,历史上所有的统治者都是在编造谎言,都是在欺骗百姓的,都是这么统治的,因为它自己就是这么治理国家,这么统治人民的,它就以此逻辑来推理,说历史上所有君王都是这样的,所以这些学者和学生都不相信这些君王是真心的去推崇的。

主持人:刚才我们分析了他的用词,其实对孔子贬义的提法,现在又出了一个非常奇怪的理论,那就是今年五月北大的教授张张颐武在接受“新周刊”采访时,他说:一个章子怡比一万本孔子还有效果。他的原话就是说:“ 《大长今》就是把低端和高端的文化打通的一个例子,所以要向重视孔子一样重视章子怡”,这是他的一个说法了。那么针对这个现象,同学们也提出了问题,学生们说:“针对这个现象,网上是骂声一片,甚至有的不堪入耳。我对张教授的观点虽然不能苟同,但是我认为人们也不能骂的如此难听,请问你对张教授这个观点的看法是什么,对网友恶意的骂声又是怎么看的?”

李明远:我直接跟他说了,我说教授也有明白和糊涂之分,著名的“名”不等于明白的“明”,就是说他再有名,他有可能不明白。所以糊涂教授说出糊涂的事情是很自然的事情,那么大家不理他就是了。有理说理,骂人是不对的。那么我们进一步看出来,说一个名牌大学的名教授,就提出这么一个荒唐的观点,正反映出在党文化熏陶下,成长起来的学者中,实际上是空空如也,这种可笑的观点,连一般的百姓都接受不了,你看学生讲,是骂声一片。

骂声一片,这正好又是党文化的一个反映,就是共产党是不讲说理的,是经常要骂人的,以为我骂了谁,反了谁,我就有了理了,而民众当中,也养成了这种习惯,遇到不满的事情,不是去讲道理,或者在中国的社会也没有讲道理的地方,那么就养成了一种习惯,任何事情,只要不合自己的意,就去骂人。从学者到网上的反映,实际上都是中国人受党文化毒害的一个明显的例子。那么学生就这个热点提出了问题, 正好把中国的这种实际状况反映出来了。

主持人:那么你看,连学者都提出来,一个章子怡比一万本孔子都有效果,这样的观点确实是令很多人困惑的事情,中国人有句古话,叫“耳濡目染”,这究竟是怎么染成的呢?观众朋友,我们先休息一下,一会再继续这个话题,为你做进一步的分析。

主持人:观众朋友,欢迎回到“中国聚焦”,刚才我们分析了当代大学生对待孔子的诸多困惑,而且也提出中国古人讲“耳濡目染”,这些困惑究竟是怎么染出来的呢?我继续请教育学者李明远先生为我们做进一步的分析。

李先生,刚才我们提到大学生的种种困惑,依你看,大学生的这种困惑是怎么造成的呢?

李明远:我应该说一下,我们这些问题实际上都是学生从零三年到零六年在网上给我提出来的,都是真实的,我也没有去给它润色。他们提出这些问题是有个前提,是我在课上用大量的时间讲孔子的教育思想。我的讲法是按照中国历史上一个一直的传统,就是从正面去阐发孔子的教育思想,他有哪些好的,对我们人类,对我们中国人有哪些好。

而学生头脑中存留的是他们从小到大在受教育过程中,中共给灌输的那套东西,那么他产生了很多矛盾。他又觉得老师讲的有道理,但是他脑子里这个东西又在做怪,所以才频繁的提出这些问题,不是一个学生,是很多学生从不同角度提出来的。那么他们提出来就不是这几个同学提的这几个问题了,它倒反映出了,当代中国人脑子里怎么看待孔子的问题。

中国百姓关于孔子的看法实际是中共灌输的,中共为什么要灌输这些污蔑孔子的说法呢?很显然,孔子都是教人好的道德,教人怎么做好人的,讲道德的。而中共呢,编造谎言,因为所有中国人都去尊崇这些好的道德,推崇这些古代的圣贤,中共这些歪理邪说就没有市场了。或者说它也就不能欺骗国人了,所以它才会把历史上人们这些正信,一些传统道德,或者说传统道德的一个代表人物孔子先否定他,这样的话,它的学说才能推行下去。如果人们脑子都留着那些好的道德,或者尊崇那些先贤,那么它就没有市场了。

共产党的学说和儒家思想在根本上是对立的,比如说孔子是敬畏天命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共产党讲“从来就没有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再有孔子讲 “仁者爱人”,“仁”是孔子思想学说的一个核心,“爱人”就是从他人立场去考虑问题;那么共产党就讲阶级斗争,实际上就是破坏人与人之间一种好的关系。再有孔子重视儒家的伦常道德,就是家庭呀,社会呀这种关系;那共产党就是消灭家庭,搞社会斗争呀。还有孔子讲呕心沥血去培养贤士,为社会培养人才呀;中共就大批师道尊严。所谓批师道尊严就是不让老师把那种好的道德传下去呀,因为孩子生下来以后,他要接受教育,他这个教育哪儿来?是从老师那儿来的。那老师是哪儿来的,是传统上,历史上来的。好,我今天批师道尊严实际上就等于批了中国传统。不要传统不要文化,那它的那套学说就推行下去了。

主持人:你看有一个非常矛盾的现象,你看中共反对孔子,但在中国却推行祭孔的活动,在海外也比较推行孔子的学院。你对这个现象是怎么看待的?

李明远:实际上这是中共在做秀。像祭孔活动,古代人尊崇孔子才祭孔。今天中国人是在搞什么呢?他毫不隐晦地说,叫文化搭台,经济唱戏。什么意思呢?我赚钱,我搞旅游,我搞项目呀,我引进资金呀, 他毫不隐晦, 那跟孔子没关系,实际上这是一个做秀。再有一个,它借弘扬传统文化为名,在掩盖它那种党文化的行为。让中国人知道,我们也提倡传统呀,你看,我们也祭孔了,我们也恢复了。

那么孔子学院就是更有欺骗性了。比如说中共说,近几年要在海外建一百所孔子学院,那么这些学院是以教语言为主,有的是要研究中国文化的,那么中共说我免费提供你语言教材,这些语言教材还是党文化编出来的。其实中共在海外推行孔子学院,只是借孔子贴一个假的标签,怎么讲呢?它其实是在推行它的党文化,具体党文化的体现就是假、恶、斗。就说假,关于历史,关于文化,那么今天它输出教材肯定是中共那一套,就是对历史的一个歪曲,对文化的一个否定。比如说关于孔子的看法,我想都不是历朝历代对孔子的一个正面的认识,或者是孔子的一些好的道德去宣扬,我想它不是这样。

再有一个,它还想通过孔子学院,达到一个什么目的呢,扩大中共在世界上的影响,就是大家更多的已经开始认识到了中共很邪,共产党那种学说很邪,它对人的危害很大,但是中共为了掩盖这种邪,它就假错,或说拉过来孔子这个招牌,给它掩盖一下。然后比如就现实问题,它也肯定通过孔子学院输出到海外,什么呢?就是中共关于自己的现实有个解释,那么世人对这个现实有个解释,那么它就通过孔子学院在海外的一个基地一样,来扩大他关于现实的说法。

主持人:好,感谢李明远先生,今天就当代大学生关于孔子的种种困惑,为我们做的详细分析。

观众朋友,一种文化要得以继承,首先要在内心深处有对本民族文化的一种认同,然而当我们分析了当代大学生关于孔子的诸多困惑后发现,一种强烈的党文化却在阻碍着人们对这种民族文化的认同。一个艰巨的问题摆在面前,如何摆脱这种阴影,而真正去继承中华民族的真正的传统文化。

好,感谢您收看这一期的“中国聚焦”,我们下次节目再会。(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台湾观点】 中共、秦始皇和孔子
台中孔庙举办祈福许愿活动  近千学子参加
孔子家谱排至105代 孔令辉被录入
孔子家谱第五次大修  收录一百八十万人
最热视频
【重播】首次白宫美国历史会 川普签宪法日宣言
【薇羽看世间】骇人的数据库
南瓜减肥又养胃 还防胃溃疡 中医教你这样吃
【新闻看点】危机四伏 学者:逼退习解体中共
【时事纵横】美次卿访台 中共军机破纪录扰台
【纽约调查】索偿20亿美元 纽约餐馆集体起诉政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