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丹麦第二大城欲终止与哈尔滨友好关系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林达丹麦综合报导)最近,丹麦第二大城市奥胡斯市正在考虑与中国黑龙江省会哈尔滨终止友好关系。此项议题的起因是奥胡斯市发现哈尔滨的人权迫害犯罪记录极差,是迫害法轮功学员,包括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最严重地区。 此事在丹麦引起了极大反响,两城关系的前景成为当地民众的热点话题。

奥胡斯市所在的日德兰半岛地区的所有媒体,广泛、详尽、密集地报导了发生在中国的人权迫害。总部坐落在奥胡斯市的丹麦最大报纸,《日德兰邮报》以及当地各电视台、广播电台、地方报纸发表了几十篇长篇报导与评论, 介绍了发生在中国以及哈尔滨的严重人权迫害与活体摘取器官罪行。综合摘要如下:

历史重演: 冻结与哈尔滨的友好城市关系

2月9日,《日德兰邮报》发表了由约那斯. 维德和马丁. 约翰森(JONAS HVID, MARTIN JOHANSEN)署名的,题目为“不稳定的友好城市关系”一文。 写道,自从八九年天安门事件发生以来,奥胡斯市就冻结了她与中国的友好城市关系。奥胡斯市长尼古拉. 瓦门(Nicolai Wammen)说,如果目前关于对中国践踏人权的讨论, 以冻结奥胡斯与哈尔滨友好城市关系为结果,这只是历史的重演。早在1989年天安门发生了屠杀学生事件后,奥胡斯就停止了她与哈尔滨的友好城市关系。直到1993至1994年,在丹麦外交部的提议下,两市间的关系才恢复正常。

早在1983年, 由当时的外交部长乌弗. 艾尔曼. 延森(Uffe Ellemann Jensen )提议,奥胡斯于1984年五月二日同中国的哈尔滨建立友好城市关系。从那以后,两个城市之间有过几次双边访问。最近的一次是在今年一月份,主管文化的市议员弗莱明. 克努森(Flemming Knudsen)在其他人员的陪同下, 参加了一月二十三日在哈尔滨举办的冰雕节。

但是, 就在同一天,一月二十三日,非政府人权组织“中国人权网络”致信奥胡斯市长,根据该组织所掌握的情况,提请市长对哈尔滨市侵犯人权问题的关注。该信是由克里斯多夫. 布瑞克讷(Christoffer Brekne)署名,他本人也是丹麦法轮功协会奥胡斯分会的联系人。

该信根据各人权组织有关的报告以及证人证词指出了, 在哈尔滨劳改所被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的准确人数和他们遭受着的酷刑,以及发生在那里的器官被盗取的事实。同时还指出不争的事实,奥胡斯政府必须清楚地认识到, 如果一个地方长官在丹麦的国土上宣扬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他将面临起诉和审判。

无法接受迫害善良民众

根据“中国人权网络”提供的证人证词,发生在哈尔滨的众多暴行尤为残酷。这些证人证词表明虐杀,强奸,电刑,被灌食粪便以及其他众多酷刑被用来折磨和杀害法轮功修炼者,这是在给市长的信中写到的。 “中国人权网络”同时也致信许多市政委员会的政治家们。此事引起了市政府的左翼政治家、丹麦执政党,自由党的关注,他们要求市长进行深入调查以证明这些严重的指控是否属实。

左翼政治发言人本亚明. 斯姆斯克(Bunyamin Simsek,)说, 我们必须与了解此事多一些的政府当局和组织联系,如果他们从某种程度上能够确认信中提到的那些暴行,那我们就不得不就此事作出反应。本亚明. 斯姆斯克希望奥胡斯市长向哈尔滨表明奥胡斯政府对中国人权的立场。 本亚明. 斯姆斯克强调, 左翼党派无法接受对和平善良的民众以及组织的迫害。

《日德兰邮报》奥胡斯版于二月十日刊登了约那斯. 维德和隆娜 . 蒂本黛尔(JONAS HVID , LONE DYBDAL)的文章。题目是“友好城市,政治家们要求就调查出的酷刑做出辩解”。

奥胡斯市政府成员们对友好城市哈尔滨出现酷刑的指控震惊,特别是对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件如果是属实的指控,奥胡斯应做出多强烈的反应,有不同的观点。

一些政治家认为, 无论在任何程度上指控如果是确实的话,奥胡斯必须马上断绝与哈尔滨的关系。 而另一种主张是,首先对中共当局施加正确的影响。

激进党的拉宾. 阿扎德 . 阿曼德(Rabih Azad Ahmad)说:“ 如果你的朋友的操守不当,那么你不可能只是说: “我再也不和你讲话了。”一个真正的朋友首先需要设法影响对方表现适当。同样地,我们在与一个城市建立了友好关系时,也这样做。”他说:“当然我们需要对指控做出反应。我们必须调查此事,我们必须与中国当局联系。 如果指控是真实的话,我们必须指出,我们无法接受此事。如果他们仍然一意孤行,我们必须冻结与他们的关系。”

左翼党派政治发言人本亚明. 斯姆斯克强调说,他的党派主张与哈尔滨进行对话。他在二月八日要求市长尼古拉. 瓦门调查此案时说,“如果此事属实,经过对话沟通后,对方仍然不愿改正,那我们必须说,我们不愿意与一个不是以基本人权为生活标准的城市结为友好城市。我们可以提出一些要求,我们期望怎样的合作关系,把我们的价值观表达得更清楚。”

市长向外交部提出调查要求

市长尼古拉. 瓦门就此事已经向外交部提出调查的要求,同时他与他的幕僚,主管文化的市议员弗莱明. 克努森进行了讨论。后者刚刚代表奥胡斯, 访问过哈尔滨。

弗莱明. 克努森说: “ 这是非常严重的指控。如果是真实的,那么肯定的, 我再也不会去哈尔滨了。 如果表明他们践踏人权, 那末我们就必须停止与他们的关系。我们不希望和践踏人权的城市结为友好城市。”

保守党派马克. 裴尔拉 . 克里斯欣(Marc Perera Christensen)认为此事非常令人担忧。

“哪怕这项指控是谣传,只有一点点真实的,我们都值得讨论是否应该与之结成友好城市。如果在哈尔滨发生那样的事,就不应该与之结成友好城市。否则,我们怎样能够面对我们的市民们,和从独裁暴政下逃亡出来、在奥胡斯安身的中国人,为我们自己作出合理的辩护?”她鼓励市政府把问题拿到桌面上来,取得事实真相。

她说:“我们应该与专门观察中国的组织,例如大赦国际, 红十字会及关注酷刑,人权等事宜的国际援助组织。如果问题存在的话,那末我们可能需要考虑我们的关系有所改变,例如,不再与哈尔滨结为友好城市,但是,我们仍对之给予特别关注。”

准备冻结友好城市关系

涉及有关中国的议题,丹麦人民党的 尼尔斯. 布拉马(Niels Brammer)表示, 他对指控不感到吃惊。他已经做好了准备,一旦外交部能够确认指控的条件,就搁置友好城市的关系。“如果事情属实,那么我会非常快地得出结论,我们两市之间不应有此关系。”

同时,主管老年人的市议员道特. 劳斯森(Dorthe Laustsen)也已准备好冻结两市之间的友好关系。她说:“非常重要的是,奥胡斯不应把自己的名字与这样的城市联系起来, 如果迫害是事实的话。我不认为我们应该支持这样的事情。因此结果就是,我们断绝这样的关系。”

加拿大独立调查报告引人关注

同一天,《日德兰邮报》奥胡斯版刊登了题为“确认中国法轮功学员遭迫害证据的困难性”的文章。

文章写道:一位前加拿大部长和一位人权律师的关于中国摘取器官和杀害人的报告, 作出了令人瞩目的断言。目前为止,这项对中国当局的指控, 国外媒体仍然没有得到证实。

从法轮功学员身上盗取心脏、肾和其他的器官,在中共政权下所导致的所谓的活体摘取罪行,在医院里,特别是大批的这个精神运动的修炼者的器官被出售,此事被人们发现。来自前加拿大外交部亚太司长的大卫. 乔高和人权律师大卫 . 迈塔斯的一份广泛传播的报告, 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中国外交部以前曾经毫无表情地否认了法轮功在去年多次提出的这项指控,但是最近加拿大的报告增加了新的指控力度。

前加拿大外交部亚太司长大卫. 乔高以及人权律师大卫. 麦塔斯的报告得出了极其令人震惊的结论,其结论为:

“基于我们的深入调查,我们得出了令人非常遗憾的结论,即指控是真实的。我们相信,从法轮功修炼者身上大规模的强行摘取器官的行为一直存在,而且现在仍然继续着。”

“我们得出的结论是,中国政府以及其分布在全国许多地区的机构,尤其是医院,还有拘留所和“人民”法院,自从1999年以来,已经把大量但具体数字不详的法轮功良心犯处死。他们的重要器官,包括心脏,肾脏,肝脏和眼角膜,几乎同时都被强行摘取然后被高价出售,有时被卖给外国人,这些外国人在他们自己的国家通常需要等候很久才能得到自愿捐赠的器官。“

“我们无法估计受害者中有多少人是在法院依照合法法律程序被判有罪, 无论重罪还是轻罪的。因为无论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显然都得不到这些资料。在我们看来,一个属于和平的民间组织的人们,只是因为该组织在去年前被江泽民认为对中共统治构成了威胁而被定为非法,就被医生们摘取了器官而丧生。 ”

“我们并不是从任何单一的证据中得出这个结论,而是将我们所有认为有价值的证据结合在一起而得出来的。这些证据的每一部分本身都是可以查证的,而且大多是的案例的是无可辩驳的。这些案例综合在一起,就给出了一个罪大恶极的局面。正是这些证据的组合使我们对指控的真实性深信不疑。”

上周, 此报告被再次修改发表。而中国背景的海外媒体却精心地掩盖了乔高和麦塔斯的报告。

一九九九年,一万的法轮功修炼者在中共的总部中南海和平请愿, 之后被中国前主席江 xx 冠以“X教“ 而禁止, 中国政府从那以后开始了大清洗,残酷地在全国范围内迫害法轮功。但是无计其数的修炼者 — 没人知道到底有多少 — 仍在私下炼习这典型的打坐功法。

哈尔滨原住民投书市政府

一位出生在哈尔滨,在中国遭受了几代人迫害的流亡者杨光先生,在得知奥胡斯与哈尔滨结为友好城市后,投书市政府。他描述了自己、家人以及周围邻居、朋友等许多人被迫害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悲惨遭遇的事实。他还通过自己的私人关系, 了解到在哈尔滨大量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的确存在,并仍然在发生着。(杨光先生信全文将另发)他在信中说:“中共是个土匪, 流氓政权, 干尽了伤天害理的事情,中共并不代表十三亿中国人民, 中国人民为了摆脱中共的集权暴政, 付出了极大的痛苦代价。中共几十年来给中共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如果号称自由、 民主、讲人权的西方国家还千方百计的迁就,包庇中共这个土匪流氓政权,那将给世界各国人民带来同样的灾难。” “中国古人云, 近朱者赤, 近墨者黑. 丹麦是个自由民主的国家, 为什么要和一个土匪, 流氓集团做朋友呢?”“为了丹麦人民的福祉, 为了丹麦女王头上的光环, 为了不伤害中共奴役下的十三亿中国劳苦大众, 还请丹麦政府三思 。 ”

奥胡斯与中日德兰地区政府成员凯特. 儒格(Kate Runge)在给杨光先生的回信中写道:“我们现在得到了关于哈尔滨的很多信息。我们不愿与这样的城市做朋友。友谊只包括真正的朋友之间。我希望我们的市长根据这些信息,能够得出正确的结论。”◇(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7-02-24 2:0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