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十大皇后】要求专情的独孤皇后

文/淑萍 图/志清
font print 人气: 3124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月25日讯】

独孤皇后是隋文帝杨坚的皇后。姓独孤,名伽罗,北周云中人,相传独孤家族的祖先是鲜卑族人。

她是北周大司马独孤信的第七个女儿。独孤信雄才大略,曾助北周宇文泰创立霸业。独孤信因看杨坚相貌不凡,故将女儿许配给他,那时,独孤氏才十四岁。后来杨坚即帝位,开皇元年,独孤氏被册封为皇后。

史载独孤氏“好读书,通古今,多为文帝筹策”,可见独孤皇后是一个能力强、有主见的女人,当上皇后之后,当然更常替皇帝计划谋略,处理国家大事,后来朝中大臣们遂以“二圣”合称独孤皇后和文帝。

独孤皇后虽位居皇后宝座,但她反对奢华,十分崇尚节俭。有一次,突厥人向幽州总管索卖一箱上等明珠,价值八百万。幽州总管想赠送给独孤皇后,可是独孤皇后说:“我现在不需要什么明珠,目前国家边防吃紧,将士们都还在艰苦奋战当中,若将此八百万分赏有功将士,岂不比我一人独赏明珠更有意义吗?”

消息传开来,军中将士们都欣喜若狂,众将士说:“有此国母,乃大隋之幸”。独孤皇后这种简约之风,也影响到文帝,所以文帝在政治上也力求节约简朴。

独孤皇后从不偏袒护短,严守律法规定。有一次,独孤皇后的表弟犯了罪当斩,可是文帝因考虑他是皇后的亲属,所以很是犹豫,想要网开一面赦免他。独孤皇后知道了,就跟文帝说:“这件事涉及到国家刑法大事,怎能因为我一人而任意更动呢?”文帝听罢,觉得独孤皇后所言甚是,于是便将其表弟处死了。

文帝和独孤皇后虽然感情融洽,文帝甚至说过只要有独孤皇后,就不再宠幸别的嫔妃的话。但独孤皇后用情甚专,同时也要求文帝专情,史载“唯皇后当室,旁无私宠”,使得文帝三千后宫形同虚设。有一回,文帝喜爱上某宫女,被独孤皇后知道了,独孤皇后就趁文帝不在时,将宫女处死。待文帝回来,获悉宫女已被独孤氏处死,悲愤异常,从此,直到独孤皇后过世之前,文帝都不敢再任意喜欢别的女人。

虽然独孤皇后在对待后宫嫔妃的手段上过于严苛,但总的来说,她的一生尚能安守本分,不逾矩也不滥权。

独孤皇后生下五男三女,享寿五十,卒谥“文献”。@*(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马皇后是淮西宿州人。母亲在生下他之后就过世了,父亲则因与人结仇而远走他乡,临走前,将年仅一岁的马氏托孤给朋友,从此音讯全无。
  • 王导是东晋时的丞相,他因曾与琅琊王司马睿交往甚密,所以东晋渡江后,积极协助司马睿在江南重建晋朝。
  • 自古以来,像长孙皇后这样识大体、有胸襟的皇后还真是少见。
    长孙皇后是唐太宗李世民的妻子。唐初,玄武门之变后,李世民便登基为王。长孙皇后除尽心尽力的照顾李建成和李元吉的遗孀外,并悉心安排住处、挑选侍女照料生活起居,极尽抚恤之意。
  • 这里讲的窦后,指的是唐朝李渊的妻子窦氏。
  • 诸蒜子是河南阳翟人,自曾祖父至父亲,都是朝廷重臣,谢安是她的舅舅,可说家世显赫。诸蒜子因家世渊源,不但拥有出色外表,且兼有饱满学识及大家风范。
  • 典故“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说的是有着雄才大略和治国安邦之能的姜子牙与周文王相遇的故事。一直隐居海滨的姜子牙在72岁时,在渭水之滨的磻溪(今陕西宝鸡境内)钓鱼,以便与姬昌,即后来的周文王相见,并辅佐其消灭无道的商纣政权。而姬昌在此期间外出狩猎前占卜的卦辞说:“所得猎物非龙非螭、非虎非熊,所得乃是成就霸王之业的辅臣。”姬昌出猎,果然在渭河之滨遇到姜子牙。姬昌与他交谈后大喜,还一同乘车而归,尊其为太师 。
  • 上篇谈到:商天子武丁的王后妇好智慧超常、才能卓越;既是诸侯,又是大臣。入相出将,变换自如。她的独特,千古仅有。这很可能跟她的另一个特别身份有关。为了探寻这个身份的真相,先让我们来看看商朝的社会文化。
  • 中国有一位神奇的王后,她的事迹好得惊人,她的名字也跟“好”相印。她深得王夫的爱戴与信任,又如诸侯般拥有自己的军队和领地。她是当时最高级的知识精英,她是所向披靡的统帅,她是最早死后有谥号的王后,而正史中却不见只言词组的痕迹。她的墓穿越了3200年风云,以保存完好的古代珍宝震惊世人。于是,她的名号伴随着一段辉煌的文明重见天光。这位女人,后世无人再能凝聚她所有的光芒。说她是世界上无与伦比的王后,一点儿也不为过。她是谁?她就是殷商的伟大君王——武丁的王后“妇好”。
  • 民国二年,即1913年2月22日,一位在近代历史上留下浓重一笔的女子在北京紫禁城长春宫病逝,终年46岁。她就是清朝最后的皇太后隆裕太后。
  • 有天楚昭王在快乐冶游云梦泽时问了两个爱姬──蔡姬和越姬,是否愿意一生都这么快乐,死了也一样?蔡姬和越姬的答案截然不同。后来,正当年青体壮的楚昭王竟然面临死期,两个爱妾的表现也令人相当意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