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演义(17)苏妲己置造虿盆

陈仲琳
font print 人气: 42
【字号】    
   标签: tags:

第十七回 苏妲己置造虿盆
虿盆极恶已弥天,

宫女无辜血肉朘,

媚骨己无埋玉处,

芳魂犹带秽腥膻。

故园有梦空歌月,

此地沉冤未息肩;

怨气漫漫天应惨,

周家世业更安然。
话说子牙用三昧真火烧这妖精,此火非同凡火,从眼鼻口中喷将

出来,乃是精气神炼成三昧,养就离经,与凡火共成一处。此妖精怎

么经得起?妖精在火光中扒将起来,大叫曰:“姜子牙!我与你无冤

无仇,怎将三昧真火烧我?”纣王听见火里妖精说话,赫的汗流浃背

,目瞪口呆。子牙曰:“陛下请驾进楼,雷来了。”子牙双手齐放,

只见霹雳交加,一声响亮,火灭烟消;现出一面玉石琵琶来。纣王与

妲己曰:“此妖已现真形。”妲己听言,心如刀绞,意似油煎,暗暗

叫苦:“你来看我回去便罢了,又算什么命?今遇恶人,将你原形烧

出,使我肉身何安?我不杀姜尚,誓不与匹夫俱生!”妲己只得勉作

笑容启奏曰:“陛下命左右将玉石琵琶取上楼来,待妾上了弦,早晚

与陛下进御取乐。妾觉姜尚才术双全,何不封彼在朝保驾?”王曰:

“御妻之言甚善。”天子传旨:“且将玉石琵琶取上楼来。姜尚听朕

封官,官拜下大夫,特授司天监职,随朝侍用。”子牙谢恩,出午门

外,冠带回异人庄上。异人设席款待,亲友俱来恭贺。饮酒数日,子

牙复往都城随朝不表。且说妲己把玉石琵琶放于摘星楼上,采天地之

灵气,受日月之精华,已后五年,返本还元,断送成汤天下。一日纣

王在摘星楼与妲己饮宴,酒至半酣,妲旦歌舞一回,与纣王作乐。三

宫嫔妃,六院宫人,齐齐喝采;内有七十余名宫人,俱不喝采,眼下

且有泪痕。妲己看了,停住歌舞,查问:“那七十余名宫人,原是那

一宫人?”内有奉御官查得:“原是中宫姜娘娘侍御宫人。”妲己怒

曰:“你主母谋逆赐死,你们反怀忿怒,久后必成宫闱之患。”奏与

纣王,纣王大怒,传旨:“拿下楼,俱用金瓜打死。”妲己奏曰:“

陛下且不必将这起逆党击顶,暂且送下冷宫,妾有一计,可除宫中大

弊。”奉御官将宫女送下冷宫。且说妲己奏纣王曰:“将摘星楼下方

圆开二十四丈,阔深五丈,陛下传旨,命都城万民,每一户纳蛇四条

,都放此坑之内;将作弊宫人跣剥干净,送下坑中:喂此毒蛇,此刑

名曰:‘虿盆。’”纣王曰:“御妻之奇法,真可剔除宫中大弊。”

天子随传旨意,张挂各门。国法森严,万民遭累,勒令限期,往龙德

殿交蛇。众民日日进于朝中,并无内外,法纪全消,朝廷失政,不止

一日。众民纳蛇,都城那里有这些蛇,俱到那外县买蛇交纳。一日文

书房胶鬲,官居上大夫,在文书房里看天下本章,只见众民或三两成

行,四五一处,手提筐篮,进九间大殿。大夫问执殿官:“这些百姓

手提筐篮,里面是甚东西?”执殿官答曰:“万民交蛇。”大夫惊曰

:“天子要蛇何用?”执殿官曰:“卑职不知。”大夫出文书房到大

殿,众民见大夫叩头,胶鬲曰:“你等拿的什么东西?”众民曰:“

天子榜文张挂各门,每一户纳蛇四条,都城那里有许多蛇?俱在百里

之外,买来交纳。不知圣上何用?”胶鬲曰:“你们且去交蛇。”众

民去了,大夫进文书房不看本章,只见武成王黄飞虎、比干、微子、

箕子、杨任、杨修俱至,相见礼毕,胶鬲曰:“列位大夫!可知天子

令百姓每户纳蛇四条,不知取此何用?”黄飞虎答曰:“末将昨日看

操回来,见众民言天子张挂榜文,每户纳蛇四条,纷纷不绝,俱有怨

言;因此今日到此,请问列位大夫,必知其详。”比干、箕子曰:“

我等一字也不知。”黄飞虎曰:“列位不知道,叫执殿官过来,你听

我吩咐;你留心打听天子用此物做什么事?若得实信,速来报我,重

重赏你。”执殿官领命去讫,众官随散不表。且说众民又过五七曰,

蛇已交完,收蛇官往摘星楼覆旨奏曰:“都城众民,蛇已交完,奴婢

回旨。”纣王问妲己曰:“坑中蛇已完了,御妻何以治此?”妲己曰

:“陛下传旨,可将前日暂寄不游宫宫人,跣剥干净,用绳䌸背,推

下坑中,喂此蛇蝎。若无此极刑,宫中深弊难除。”纣王曰:“御妻

所设此刑,真是除奸之要法。”蛇既纳完,命奉御官:“将不游宫前

日送下宫人绑出,推落虿盆。”奉御官得旨,不一时将宫人绑至坑边

;那宫人一见蛇蝎狰狞,扬头吐舌。恶相难看,七十二名宫人一齐叫

苦。那日胶鬲在文书房,也为这件事逐日打听;只听得一片悲声惨切

,大夫出了文书房来,见执殿官忙忙来报:“启老爷!前日天子取蛇

放在坑中,今日将七十二名宫人,跣剥入坑,喂此蛇蝎。卑职探得实

情,前来报知。”胶鬲闻言,心中甚是激烈,迳进内廷;过了龙德殿

,进分宫楼,走至摘星楼下,只见众宫人赤身缚背,泪流满面,哀声

叫苦,凄惨难看。胶鬲厉声大叫曰:“此事岂可行?胶鬲有本启奏。

”纣王正要看毒蛇咬食宫人,胶鬲启奏,纣王宣胶鬲上楼俯伏。王问

曰:“朕无旨意,卿有何奏章?”胶鬲泣而奏曰:“臣不为别事,因

见陛下横刑残酷,民遭荼毒,君臣睽隔,上下不相交接,宇宙已成否

极之象。今陛下又用这等非刑,宫人所得何罪?昨日臣见万民交纳蛇

蝎,人人俱有怨言:今旱潦频仍,况且买蛇百里之外,民不安生。臣

闻民贫则为盗,盗聚则生乱;况且海外烽烟,诸侯离叛,东南二处,

刻无宁宇,民日思乱,刀兵四起。陛下不修仁政,日行暴虐,自从盘

古至今,不曾见此刑为何名?那一代君王所制?”王曰:“宫人作弊

,无法可除,往往不息,故设此刑,名曰:‘虿盆。’”胶鬲奏曰:

“人之四肢,莫非皮肉;虽有贵贱之殊,总是一体。令人坑穴之中,

毒蛇吞啖,苦痛伤心,陛下观之,其心何忍?圣意何乐?况宫人皆系

女子,朝夕宫中侍陛下于左右,不过役使,有何大弊,遭此惨刑?望

乞陛下怜救宫人,真皇上浩荡之恩,体上天好生之德。”王曰:“卿

之所谏亦有理。但肘腋之患,发不及觉,岂得以草率之刑治之?况妇

寺阴谋险毒,不如此,彼未必知惊耳。”胶鬲厉声言曰:“君乃臣之

元首,臣是君之股肱。”又曰:“亶聪明作元后。作民父母。今陛下

忍心伤德,不听臣言,妄行暴虐,罔有悛心,使天下诸侯怀怨。东伯

侯无辜受戮,南伯侯屈死朝亩。谏臣尽炮烙。今无辜宫娥又入‘虿盆

’,陛下只知欢娱于深宫,听谗信佞,荒淫酗酒,真如重疾在心,不

知何时举发?诚所谓:‘大痈既溃,命亦随之。’陛下不一思省只知

纵欲败度,不一思想国家,何以如磐石之安?可惜先王克勤克俭,敬

天畏命,方保社稷太平,华夷率服。陛下当改恶从善,亲贤远佞,退

谗进忠;庶几社稷可保,国泰民安,生民幸甚。臣等日夕焦心,不忍

陛下沦于昏暗,黎民离心离德,祸生不测;所谓:‘社稷宗庙,非陛

下之所有也。’臣所何忍深言,望陛下以祖宗天下为重,不得妄听女

寺之言,有废忠谏之语,万民幸甚!”纣王大怒曰:“好匹夫!怎敢

无知侮谤圣君!罪在不赦!”叫左右:“即将此匹夫剥尽衣服,送入

‘虿盆’,以正国法。”众人方欲来拿,被胶鬲大喝曰:“昏君无道

,杀戮谏臣,此国家大患,吾不忍见成汤数百年天下,一旦付于他人

,虽死我不瞑目。况吾官居谏议,怎入虿盆?”手指纣王大骂:“昏

君!这等横暴,终应西伯之言。”大夫言罢,望摘星楼下一跃,撞将

下来,跌了个脑浆迸流,死于非命。有诗为证:
“赤胆忠心为国忧,先生撞下摘星楼;

早知天数成汤灭,可惜捐躯血水流。”
话说胶鬲坠楼粉身碎骨,纣王看见,更觉大怒,传旨将宫女送下

虿盆,连胶鬲一齐喂了蛇蝎。可怜七十二名宫人,齐齐高叫:“皇天

后土!我等又未为非,遭此惨刑。妲己贱人,我等生不能食汝之肉,

死后定啖汝阴魂。”纣王见宫人落于坑内,饿蛇将官人盘绕,吞咬皮

肤,钻入腹内,苦痛非常。妲己曰:“若无此刑,焉得除宫中大患?

”纣王以手拍妲己之背曰:“喜你这等奇法,妙不可言。”两边宫人

心酸胆碎,有诗为证:
“虿盆蛇蝎势狰狞;宫女遭殃入此坑;

一见魂飞千里外,可怜惨死胜油烹!”
话说纣王将宫人入于坑内,以为美刑;妲己又奏曰:“陛下可再

传旨,将虿盆左旁挖一沼,右边挖一池,池中以糟邱为山,左边以酒

为池。糟邱山下用树枝插满,把肉披成薄片,挂在树枝之上,名曰:

‘肉林。’右边将酒灌满,名曰:‘酒池。’天子富有四海,原该享

无穷富贵,此肉林、酒池,非天子之尊,不得妄自尊大也。”纣王曰

:“御妻异制奇观,真堪玩赏,非奇思妙想,不能如此。”随传旨依

法制造。非止一日,将酒池、肉林造的完全,纣王设宴,与妲己玩赏

肉林、酒池。正饮之间,妲己奏曰:“乐声烦厌,歌唱寻常,陛下传

旨:命宫人与宦官扑跌,得胜者,池中赏酒,不胜者,乃无用之婢,

侍于御前有辱,天子可用金瓜击顶,放于糟内。”妲己奏毕,纣王无

不听从,传旨命宫人宦官扑跌。可怜这妖孽在宫中无所不为,宦官遭

殄,伤残民命。看官他为何事,要将宫人打死人于糟内?妲己或二三

更现出原形,要吃糟内宫人,以血食养他精气,惑于纣王。有诗为证


“悬肉为林酒作池,纣王无道类穷寺奇;

虿盆怨气冲霄汉,炮烙精魂傍火炊。

文武无心扶社稷,军民有意破宫墀;

将来国土何时尽,戊午旬中甲子期。”
话说纣王听信妲己造酒池、肉林,一无忌惮,朝纲不振,任意荒

淫。一日,妲己忽然想起玉石琵琶精之耻,设计害子牙。作一图画,

那日在摘星楼与纣王饮宴,酒至半酣,妲己曰:“妾有一图画,献与

陛下一观。”王曰:“取来朕看。”妲己命官人将画叉起,纣王看此

画,又非翎毛,又非走兽,又非山景,又非人物;上画一台高四丈九

尺,殿阁巍峨,琼楼玉宇,玛瑙砌就栏杆,宝玉妆成栋梁。夜现光华

,瑞彩照耀,名曰:“鹿台。”妲己奏曰:“陛下万乘至尊,贵为天

子,富有四海,若不造此台,不足以壮观瞻。此台真是瑶池玉阙,阆

苑蓬莱,陛下早晚宴于台上,自有仙女仙人下降。陛下得与真仙遨游

,延年益寿,禄算无穷;陛下与妾共叨福庇,求享人间富贵。”王曰

:“此台工程浩大,当命何官督造?”妲己奏曰:“此工须得一才艺

精巧,深识阴阳,洞晓生克之人。以愚妾观之,非下大夫姜尚不可。

”纣王闻言,即传旨:“宣下大夫姜尚。”使人往比干府召姜尚,此

干慌忙接旨。使臣曰:“旨意乃宣下大夫姜尚。”子牙即忙接旨谢恩

曰:“天使大人可先到午门,卑职就至。”使臣去了,子牙暗起一课

,早知今日之厄。子牙对比干谢曰:“姜尚荷蒙大德携提,并早晚指

教之恩。不期今日相别,此恩此德,不知何时可报。”比干曰:“先

生何故出此言?”子牙曰:“尚占运命,主今日不好,有害无利,有

凶无吉。”比干曰:“先生又非谏官,在位况且不久,面君以顺为是

,何害之有?”子牙曰:“尚有一柬帖,压书房砚台之下,但丞相有

大难临身,无处解释,可观此柬,庶几可脱其危;乃卑职报丞相涓埃

之万一耳。从今一别,不知何日能再睹尊颜?”子牙作辞,比干着实

不忍:“先生果有灾难,待吾进朝面君,可保先生无虞。”子牙曰:

“数已如此,不必劳动,反累他人。”比干相送子牙出相府,上马来

到午门,迳至摘星楼候旨。奉御官宣上摘星楼见驾毕,王曰:“卿与

朕代劳,起造鹿台,俟成功之日,如禄封官,朕决不食言,图样在此

。”子牙观看,高四丈九尺,上造琼楼玉宇,阁殿重檐;玛瑙砌就栏

杆,宝玉妆成栋梁。子牙看罢暗想:“朝歌非吾久居之地,且将言语

感悟这昏君。昏君必定不听发怒,我就此脱身隐了,何为不可?”毕

竟不知子牙吉凶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第七回   费仲计废姜皇后
  • 第八回   方弼方相反朝歌 (上)

      美人祸国万民灾,驱逐忠良若草莱;擅宠诛妻天道绝,听谗杀子国储灰。英雄弃主多亡去,俊彦怀才尽隐埋;可怜纣王孤注立,纷纷兵甲起尘埃。

  •  奉御官读诏已毕,百官无可奈何,纷纷议论不决,亦不敢散,不知行刑旨已出午门了。这且不表。单言上天垂象,定下兴衰,二位殿下乃封神榜上有名的,自是不该绝命。当有太华山云霄洞赤精子、九仙山桃源洞广成子,只因一千五百年神仙犯了杀戒,昆仑山玉虚宫掌阐道法,宣扬正教,圣人元始天尊闭目讲筵,不阐道德。
  • 第十回   姬伯燕山收雷震 (上)

      燕山此际瑞烟笼,雷起东南助晓风:霹雳声中惊蝶梦,电光影里发尘蒙。三分有二开岐业,百子名全应酆;上世卜年龙虎将,兴周灭纣建奇功。

  • 第十一回   里城囚西伯侯

      不题二候家将星夜逃回,报与二侯之子去了。且说纣王次日升显庆殿,有亚相比干具奏收二臣之尸,放归姬昌回国。天子准奏,比干领旨出朝。

  • 第十二回   陈塘关哪吒出世

      金光洞里有奇珍,降落尘寰辅至仁;周室已生佳气色,商家应自灭精神。从来泰运多梁栋,自古昌期有劫;戊午旬中逢甲子,漫嗟朝尽夜沉沦。

  • 第十三回   太乙真人收石矶

      天然顽石矶得先,结就灵胎已万年;吸月餐星探地窟,填离取坎复天干。漫夸步雾兴云术,且听吟龙啸虎仙;劫火运逢难措手,须知邪正有偏全。

  •    第十四回   哪吒现莲花化身

      仙家法力妙灵量,起死回生有异方;一粒丹砂归命宝,几根荷叶续魂汤。超凡不用肮脏骨,入圣须寻返魂香;从此开疆归圣主,岐周事业藉匡襄。

  • 第十五回   昆仑山子牙下山

      子牙此际落凡尘,
      白首牢骚类野人;
      几度束身成老拙,
      三番涉世反相嗔。
      溪未入飞熊梦,
      渭水安知有瑞麟?
      会际风云开帝业,
      享年八百庆长春。

  • 第十六回 子牙火烧琵琶精


    妖孽频兴国势阑,大都天意久摧残;

    休言怪气侵牛斗,且俟精灵杀豸冠

    千载修持成往事,一朝被获苦为懽;

    当时不遇天仙术,安得琵琶火后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