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演义(18) 子牙谏主隐磻溪

陈仲琳
font print 人气: 49
【字号】    
   标签: tags:

第十八回 子牙谏主隐磻溪
渭水潺僝日夜流,

子牙从比独垂钩;

当时未入飞熊梦,

几向斜阳叹白头。
话说子牙看罢图样,王曰:“此台多少日期,方可完得此工?”姜尚

曰:“此台高四丈九尺,造琼楼玉宇,碧槛雕栏,工程浩大。若台完

工,非三十五年不得完成。”纣王闻奏,对妲己曰:“御妻!姜尚奏

朕:台工要三十五年方成,朕想光阴瞬息,岁月如流。年少可以行乐。

若是如此,人生几何,安能长在?造此台实为无益。”妲己曰:“姜

尚乃方外术士,总以一派诬言,那有三十五年完工之理?狂悖欺主,

罪当炮烙。”纣王曰:“御妻之言是也。”传承奉官:“可与朕拿姜

尚炮烙,以正国法。”子牙曰:“臣启陛下!鹿台之工,劳民伤财,

愿陛下息此念愿,切不可为。今四方刀兵乱起,水旱频仍,府库空虚,

民生日促。

陛下不留心邦本,与百姓养和平之福,日荒淫于酒色,远贤近佞,荒

乱国政,杀害忠良。民怨天愁,累示警报,陛下全不修省;今又听狐

媚之言,妄兴土木,陷害万民,臣不知陛下之所终矣!臣受陛下知遇

之恩,不得不赤胆披肝,冒死上陈。如不听臣言,又见昔日造琼宫之

故事耳。可怜社稷生民,不久为他人之所有,臣何忍坐亲而不言?”

纣王闻言,大骂:“匹夫!焉敢侮谤天子?”令两边承奉官:“与朕

拿下,醢尸赍粉,以正国法。”众人方欲向前,子牙抽身望楼下飞跑;

纣王一见,且怒且笑:“御妻!你看这老匹夫,听见‘拿’之一字就

跑了,礼节法度,全然不知,那有一个跑了的?”传旨:“命奉御官

拿来。”

众官赶子牙过龙德殿,九间楼,子牙至九龙穚,只见众官赶来甚急。

子牙曰:“承奉官不必赶我,莫非一死而已。”按着九龙桥栏杆,望

下一撺,把水打了一个窟窿。众官急上桥看,水星儿也不见一个;不

知子牙借水遁去了。承奉官往摘星楼回旨。王曰:“好了这老匹夫。”

且不表纣王。话说子牙投水桥下,有四员执殿官扶着栏杆看水嗟叹,

适有上大夫杨任进午门,见桥边有执殿官伏着望水。杨任问曰:“你

等在此看什么?”执殿官曰:“启老爷!下大夫姜尚投水而死。”杨

任曰:“为何事?”执殿官答曰:“不知。”杨任进文书房看本章不

提。且说纣王与妲己议:“鹿台差那一官员监造?”妲己奏曰:“若

造此台,非崇侯虎不能成功。”纣王准行,差承奉宣崇侯虎。承奉得

旨,出九间殿往文书房来见杨任。杨任问曰:“下大夫姜子牙何事忤

君?自投水而死。”承奉答曰:“天子命姜尚造鹿台,姜尚奏事忤旨,

因命承奉拿他,他跑至此投水而死。今诏崇侯虎督工。”杨任问曰:

“何谓鹿台?”承奉答曰:“苏娘娘献的图样,高四丈九尺,上造琼

楼玉宇,殿阁重檐,玛瑙砌就栏杆,珠玉妆成栋梁。今命崇侯虎监造,

卑职见天子所行皆桀王之道,不忍社稷坵墟,特来见大人。大人秉忠

谏止上木之工,救万民搬泥运土之苦,免商贾有陷血本之灾。此大夫

爱育天下生民之心,可播杨于世世矣。”杨任听罢,谓承奉官曰:“且

将此诏停止,往吾进见圣王,再为施行。”杨任径往摘星楼下候旨,

纣王宣杨任上楼见驾。

王曰:“卿有何奏章?”杨任奏曰:“臣闻治天下之道,君明臣直,

言听计从;为师保是用,忠良是亲,奸佞日远。和外国,顺民心,功

赏罪罚,莫不得当;则四海顺从,八方仰德。仁政施于人,则天下景

从,万民乐业,此乃圣主之所为。今陛下信后妃之言,而忠言不听,

建造鹿台;陛下只知行乐欢娱,歌舞宴赏,作一己之乐,致万姓之愁。

臣恐陛下不能享此乐,而先有腹心之患矣!陛下若不急为整饬,臣恐

陛下之患,不可得而治之矣!主上三害在外,一害在内;陛下听臣言

其外三患;一害者,东伯侯姜文焕雄兵百万,欲报父仇;游魂关兵无

宁息,屡折军威,苦战三年,钱粮尽费,粮草日艰,此为一害。二害

者,南伯侯鄂顺为陛下无辜杀其父亲,大起人马昼夜攻取三山关;邓

九公亦是苦战多年,库藏空虚,军民失望,比为二害。三害者,况闻

太师远征北海,大敌十有余年,今且未能返国;败胜未分,吉凶未定,

陛下何苦听信谗言,杀戮正士!狐媚偏于信从,谗言置之不问,小人

日近于君前,君子日闻其退避,官帏竟无内外,貂珰紊乱深宫。三害

荒荒,八方作乱。陛下不容谏官,有阻忠耿;今又起无端造作,广施

土木。不惟社稷不能奠安,宗庙不能磐石;臣不忍朝歌百姓受此涂炭,

愿陛下速止台工,民心乐业,庶可救其万一。不然,民一离心,则万

民荒乱。古云:‘民乱则国破,国破则主君亡。’只可惜六百年已定

华夷,一旦被他人所虏矣!”纣王听罢,大骂:“匹夫!把笔书生!

焉敢无知,直言犯主?”命奉御官:“将此匹夫剜去二目,朕念他前

岁有功!姑恕他一次。”杨任曰:“臣推剜目不辞,只怕天下诸侯有

不忍臣之剜目之苦也。”命:“奉御官将此匹夫剜去二目。”一声响,

献上楼来。

且说杨任忠肝义胆,实为纣王,虽剜二目,忠心不灭,一道怨气,直

冲在青峰山紫阳洞清虚道德真君面前。真君早解其意,命黄巾力士:

“可救杨任回山。”力士奉旨至摘星楼下,用三阵清风,异香遍满;

摘星楼下地,播起尘土,扬起沙灰,一声响,杨任尸骸竟不见了。纣

王急往楼下避其沙土,不一时风息沙平。两边启奏纣王曰:“杨任尸

首,风刮不见了!”纣王叹曰:“似前番朕斩太子,也被风刮去;似

比等事,皆系常事,不足怪也。”纣王谓妲己曰:“鹿台之工,已诏

侯虎;杨任谏朕,自取其祸,速召崇侯虎。”侍驾官催诏去了。且说

杨任尸首,被力士摄回紫阳洞,回真君法旨。道德真君出洞来,命白

云童儿葫芦中取二粒仙丹,将杨任眼眶里放二粒仙丹。真人用先天真

气,吹在杨任面上;喝声:“杨任不起,更待何时?”真是仙家妙术,

起死回生。

只见杨任眼眶里长出两只手来,手心里生两只眼睛。能上看天庭,下

看地穴,中识人间万事。杨任立起半响,定省见自己目化奇形;见一

道人立在山洞前。杨任问曰:“道长!此处莫非幽冥地界?”真君曰:

“非也,此处乃青峰山紫阳洞,贫道是炼气士清虚道德真君。因见你

忠心赤胆,直谏纣王,怜救万民。身遭剜目之灾;贫道怜你阳寿不绝,

度你上山。后辅周王,成其正道。”杨任听罢拜谢曰:“弟子蒙真君

怜救,指引还生,再见人世,此恩此德,何敢有忘!望真君不弃,愿

拜为师。”杨任就在青峰山居住,只待破瘟□(“病”字将“丙”换

成“皇”)阵,下山助子牙成功。有诗为证:“大夫直谏犯非刑,剜

目伤心不忍听;不是真君施妙术,焉能两眼察天庭?”

不说杨任居此安身,且说纣王诏崇侯虎督造鹿台。此台工程浩大,要

动无限钱粮,无限人夫,搬运木植泥土砖瓦,络绎之苦,不可胜计。

各州府县军民,三丁抽二,独丁赴役。有钱者买闲在家,无钱者任劳

累死;万民惊恐,日夜不安。男女慌慌,军民嗟怨。家家闭户,逃奔

四方。崇侯虎仗势虐民,可怜老少累死,不计其数,皆填鹿台之内,

朝歌避乱逃亡者甚多。不表侯虎监督台工,且说子牙驾水遁回到宋异

人庄上,马氏接住:“恭喜大夫今日回家!”子牙曰:“我如今不做

官了。”马氏大惊:“为何事来?”子牙曰:“天子听信妲己之言,

起造鹿台,命我督工;我不忍万民遭难,黎民有殃。是我上一本,天

子不从,被我直谏,圣上大怒,把我罢职归田。我想纣王非我之主,

娘子我同你往西岐山守时待命。我一日时来运至,官居显爵,极品当

朝,人臣第一,方不负我心中实学。”马氏曰:“你又不是文家出身,

不过是江湖术士;天幸做了下大夫,感天子之德不浅。今命你造台,

乃看顾你监工;况钱粮既多,你不管什么东西,也赚他些回来。你多

大官,也上本谏言,还是你无福,只是个术士的命!”子牙曰:“娘

子你放心,是这样官,未展我胸中才学,难遂我平生之志。你且收拾

行装,打点同我往西岐去。不日官居一品,位列公卿,你授一品夫人,

身着霞珮,头带珠冠,荣耀西岐,不枉我出仕一番。”马氏笑曰:“子

牙你说的是失时的话!现成官你没福做,到要空拳只手去别处寻;这

不是折得你胡思乱想,奔投无路,舍近求远,尚望官居一品。天子命

你监造台工,明明看顾你。你做的是那里清官;如今多少大小官员,

都是随时而已。”子牙曰:“你女人家不知远大。天数有定,迟早有

期,各自有主。你与我同到西岐,自有下落。一日时来,富贵自是不

浅。”马氏曰:“我和你夫妻缘分只到的如此,我生长朝歌,决不佳

他乡外国去。从今说过,你行你的,我干我的,再无他说。”子牙曰:

“娘子此言错说了!嫁鸡怎不随鸡飞?夫妻岂有分离之理?”马氏

曰:“妾身原是朝歌女子,那里去离乡背井?子牙从实些写一纸休书

与我,各自投生,我决不去。”子牙曰:“娘子随我去好。异日身荣,

无边富贵。”马氏曰:“我的命只合如此,也受不起大福分!你自去

做一品显官,我在比受些穷苦。你再娶一房有福的夫人罢!”子牙曰:

“你不要后悔。”子牙点头叹曰:“你小看了我,既嫁与我为妻,怎

不随我去?必定要你同行。”马氏大怒:“姜子牙你好就与你好开交;

如要不肯,我与父兄说知,同你进朝歌见天子,也讲一个明白。”夫

妻二人正在此斗口,有宋异人同妻孙氏来劝子牙曰:“贤弟!当时这

件事是我作伐的,弟妇既不同你去,就写下一字与他。贤弟乃奇男子,

岂无佳配,何必苦苦留恋他?常言道:‘心去意难留。’勉强终非是

好结果。”子牙曰:“长兄嫂在上,马氏随我一场,不曾受用一些,

我心不忍离他,他倒有离我之心;长兄吩咐,我就写休书与他。”子

牙写了休书,拿在手中道:“娘子!书在我手中,夫妻还是团圆的好。

你接了比书,再不能完聚了。”马氏伸手接书,全无半毫顾恋之心。

子牙叹曰:“青竹蛇儿口,黄蜂尾上针。两般由是可,最毒妇人心?”

马氏收拾回家,改节去了不题。子牙打点起行,作辞宋异人,嫂嫂孙

氏:“姜尚蒙兄嫂看顾提携,不期有今日之别。”异人治酒与姜子牙

饯行,饮罢远送一程,因而问曰:“贤弟往那里?”子牙曰:“小弟

别兄,往西岐做些事业。”宋异人曰:“倘贤弟得意时,可寄一音,

使我也放心。”二人洒泪而别:异人送别在长途,两下分离心思孤;

只为金兰思义重,几回搔首意踌躇。

话说子牙离了宋家庄,取路往孟津,过了黄河,径往渑池县、往临潼

关来。只见一起朝歌奔走百姓,有七八百黎民;父携子哭,弟为兄悲,

夫妻落泪,男女悲哭之声,纷纷载道。子牙见而问曰:“你们是朝歌

的民?”有认的是姜子牙,众民叫曰:“姜老爷!我等是朝歌民,因

为纣王起造鹿台,命崇侯虎监督;那天杀奸臣,三丁抽二,独丁赴役,

有钱者买闲在家,累死数万人夫,尸填鹿台之下,昼夜无息。我等经

不得这样苦楚,故此逃身出五关;不期总兵张老爷不放我们出关,若

是拿回去,死于非命,故此伤心啼哭。”子牙曰:“你们不必如此,

待我见张总兵,替你们说个人情,放你们出关。”众人谢曰:“这是

老爷天恩,普施甘露,枯骨重生。”子牙把行囊与众人看守,独自前

往总兵府来。众人问曰:“那里来的?”子牙曰:“烦你传报,商都

下大夫姜尚来拜你总兵。”门上人来报:“启老爷!商都下大夫姜尚

来拜。”张凤想下大夫姜尚来拜,他是文人,我乃武官,他近朝廷,

我居关隘,百事有烦他。急命左右:“请进。”子牙道家打扮,不着

公服,径往里面见张凤。张凤一见子牙道服而来,便坐而问曰:“来

者何人?”子牙曰:“吾乃下大夫姜尚是也。”凤问曰:“大夫何为

道服而来?”子牙答曰:“卑职此来,不为别事;单为众民苦切,天

子不明,听妲己之言,广施土木之工,兴造鹿台,命崇侯虎督工。岂

意彼掐虐万民,贪图贿赂,不惜民力!况四方兵未息肩,上天示儆,

水旱不均,民不聊生,天下失望,黎庶遭殃,可怜累死万民,填于台

内。荒淫无度,奸臣蛊惑天子,狐媚巧闭圣聪。命我督造鹿台,我怎

误国害民伤财?因此直谏。天子不听,反欲加罪于我。我本当以一死,

以报爵禄之恩;奈尚天数未尽,蒙恩赦宥,放归故乡;因此行到了贵

治,偶见许多百姓,携男拽女,扶老携幼,悲号苦楚,甚是伤情。如

若执回,又惧炮烙虿盆,惨刑恶法,残缺肢体,骨粉魂消。可怜民死

无故,怨魂负屈!今尚观之,心实可怜!故不辞愧面,奉谒台颜。恳

求赐众民出关,黎庶从死而之生,将军真天高海阔之恩,实上天好生

之德。”张凤听罢,大怒言曰:“汝乃江湖之士,一旦富贵,不思报

本于君恩,反以巧言而惑我。况逃民不忠,若听汝言,宜陷我于不义;

我受命执掌关隘,自宜尽臣子之节。逃民玩法不守国规,宜当拿解于

朝歌。自思只是不放过此关,彼自然回国,我已自存一线之生路矣。

若论国法,连汝并解回朝,以正国典;奈吾初会,暂且姑免。”喝两

边把姜尚推将出去。

子牙满面羞惭,众民见子牙回来问曰:“姜老爷!张老爷可放我等出

关?”子牙曰:“张总兵连我也要拿进朝歌城去,是我说过了。”众

人听罢,齐齐叫苦。七八百黎民号陶痛哭,哀声彻野。子牙看见不忍,

子牙曰:“你们众民不必啼哭,我送你们出五关去。”有等不知事的

黎民,闻知此语,只说宽慰他,乃曰:“老爷也不出去,怎生救我们?”

内中有知道的哀求曰:“老爷若肯救援,便是再生之恩!”子牙曰:

“你们要由五关者,到黄昏时候,我叫你等闭眼,你等就闭眼。若听

得耳内风响,不要睁眼,开了眼时,跌出脑浆来不要怨我。”众人应

承了。

子牙到一更时分,望昆仑山拜罢;口中念念有词,一声响,这一会子

牙土遁救出万民。众人只听得风声飒飒,不一会四百里之程,出了临

潼关、穿云关、界牌关、汜水关。到金鸡岭子牙收了土遁,众民落地。

子牙曰:“众人开眼。”众人睁开了眼。子牙曰:“此处就是汜水关

外金鸡岭,乃西岐州地方,你们好好去罢。”众人叩头谢曰:“老爷

天垂甘露,普救群生,此恩此德,何日能报?”众人拜别不题。

且说子牙往磻溪隐迹。弃却朝歌远市尘,法施土遁救颠连;闲居渭水

垂竿钓,只等风云际会缘。武吉灾殃为市道,飞熊梦兆主求贤;八十

才逢明圣主,方立周朝八百年。

话说众民等待天明:果是西岐地界,过了金鸡岭,便是首阳山。走过

燕山:又过了白柳村,前至西岐山。过了七十里,至西岐城,众民进

城观看景物;民丰财阜,行人让路,老幼不欺,市井谦和。真乃尧天

舜日,别是一番风景。众民作一手本,投递上大夫府。散宜生接着手

本,翌日伯邑考传命:“既朝歌逃民,因纣王失政,夹归吾土。无妻

者给银与他娶妻,又与银子。令众人移居安处,鳏寡孤独者,在三济

仓造名,自领口粮。”宜生领命,邑考曰:“父王囚羑里七年,孤欲

自往朝歌代父赎罪,不知卿意如何?”散宜生奏曰:“臣启公子!主

公临别时言,七年之厄已满,灾完难足,自然归国。不得造次,有违

主公临别之言。如公子不安,可差一士卒前去问安,亦不失为子之道;

何必自驰鞍马,身临险地哉?”伯邑考叹曰:“父王有难,七载禁于

异乡,举目无亲;为人子者,于心何忍!所谓立国立家,徒为虚设,

要我等九十九子何用?我自带祖遗三件宝贝,往朝歌进贡,以赎父罪。”

伯邑考此去,不知吉凶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第八回   方弼方相反朝歌 (上)

      美人祸国万民灾,驱逐忠良若草莱;擅宠诛妻天道绝,听谗杀子国储灰。英雄弃主多亡去,俊彦怀才尽隐埋;可怜纣王孤注立,纷纷兵甲起尘埃。

  •  奉御官读诏已毕,百官无可奈何,纷纷议论不决,亦不敢散,不知行刑旨已出午门了。这且不表。单言上天垂象,定下兴衰,二位殿下乃封神榜上有名的,自是不该绝命。当有太华山云霄洞赤精子、九仙山桃源洞广成子,只因一千五百年神仙犯了杀戒,昆仑山玉虚宫掌阐道法,宣扬正教,圣人元始天尊闭目讲筵,不阐道德。
  • 第十回   姬伯燕山收雷震 (上)

      燕山此际瑞烟笼,雷起东南助晓风:霹雳声中惊蝶梦,电光影里发尘蒙。三分有二开岐业,百子名全应酆;上世卜年龙虎将,兴周灭纣建奇功。

  • 第十一回   里城囚西伯侯

      不题二候家将星夜逃回,报与二侯之子去了。且说纣王次日升显庆殿,有亚相比干具奏收二臣之尸,放归姬昌回国。天子准奏,比干领旨出朝。

  • 第十二回   陈塘关哪吒出世

      金光洞里有奇珍,降落尘寰辅至仁;周室已生佳气色,商家应自灭精神。从来泰运多梁栋,自古昌期有劫;戊午旬中逢甲子,漫嗟朝尽夜沉沦。

  • 第十三回   太乙真人收石矶

      天然顽石矶得先,结就灵胎已万年;吸月餐星探地窟,填离取坎复天干。漫夸步雾兴云术,且听吟龙啸虎仙;劫火运逢难措手,须知邪正有偏全。

  •    第十四回   哪吒现莲花化身

      仙家法力妙灵量,起死回生有异方;一粒丹砂归命宝,几根荷叶续魂汤。超凡不用肮脏骨,入圣须寻返魂香;从此开疆归圣主,岐周事业藉匡襄。

  • 第十五回   昆仑山子牙下山

      子牙此际落凡尘,
      白首牢骚类野人;
      几度束身成老拙,
      三番涉世反相嗔。
      溪未入飞熊梦,
      渭水安知有瑞麟?
      会际风云开帝业,
      享年八百庆长春。

  • 第十六回 子牙火烧琵琶精


    妖孽频兴国势阑,大都天意久摧残;

    休言怪气侵牛斗,且俟精灵杀豸冠

    千载修持成往事,一朝被获苦为懽;

    当时不遇天仙术,安得琵琶火后看?

  • 第十七回 苏坦己置造虿盆


      虿盆极恶已弥天,

      宫女无辜血肉朘,

      媚骨己无埋玉处,

      芳魂犹带秽腥膻。

      故园有梦空歌月,

      此地沉冤未息肩;

      怨气漫漫天应惨,

      周家世业更安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