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演义(20)散宜生私通费尤

陈仲琳
font print 人气: 72
【字号】    
   标签: tags:

第二十回 散宜生私通费尤
自古权奸只爱钱,

构成机彀害忠贤;

不无黄白开生路,

也要青蚨入锦缠。

成败不知遗国恨,

灾亡那问有家庭?

孰知反复原无定,

悔却吴钩错误撚。

且言西伯侯囚于羑里城,即今河北相州汤阴县是也。每日闭门待罪,将伏

羲八卦,变为八八六十四卦,重为三百八十四爻。内按阴阳消息之机,过

天□(左“戋”,右立“刀”傍)度之妙,后为周易。姬昌闲暇无事,闷

抚瑶琴一曲,猛然琴中大弦,忽有杀声。西伯惊曰:“此杀声主何怪事?”

忙止琴声,取金钱占取一课,便知分晓。姬昌不觉流泪曰:“我儿不听父

言,遭此碎身之祸!今日如不食子肉,难逃杀身之殃;如食子肉,其心何

忍?使我心如刀绞,不敢悲啼,如泄此机,我身亦自难保。”姬伯只得含

悲泣泪,不敢出声。作诗叹曰:“孤身抱忠义,万里探亲灾;未入羑里城,

先登殷纣台。抛琴除孽妇,顷刻怒心推;可惜青年客,魂随劫运灰。”姬

昌作毕,左右不知姬伯心事,俱默默不语:话未了时,使命官到,有旨意

下。姬昌缟素接旨,口称:“犯臣待罪。”姬昌接旨开读毕,使命官将龙

凤膳盒,摆在上面,使命曰:“主上见贤侯在羑里久羁,圣心不忍;昨日

圣驾幸猎,打得鹿獐之物,做成肉饼,特赐贤侯,故有是命。”姬昌跪在

案前,揭开膳盖言曰:“圣上受鞍马之劳,反赐犯臣鹿饼之享,愿陛下万

岁!”谢恩崋,连食三饼,将盒盖了。使命见姬昌食了子肉,暗暗叹曰:

“人言姬昌能言先天神数,善晓吉凶;今日见子肉而不知,连食而甘美。

所谓阴阳吉凶,皆是虚语!”且说姬昌明知子肉,含忍痛苦;不敢悲伤:

勉强精神,对使命言曰:“钦差大人!犯臣不能躬天谢恩,敢烦大人与昌

转达,昌就此谢恩便了。”姬伯倒身下拜:“感圣上之德光大,普照于羑

里。”使命官回朝歌不题。且说姬伯思子之苦,不敢啼哭,口占云:“一

别西岐到此间,曾言不必渡江关;只知进贡朝昏主,莫解迎君有犯颜。年

少忠良空惨切,泪多如雨只潸潸;游魂一点归何处,青史名标岂等闲?”

姬伯作诗毕,不觉忧忧闷闷,寝食俱废,在羑里不愿。且说使命官回朝覆

命,纣王在显德殿,与费仲、尤浑弈棋。左右侍驾官启奏使命候旨,纣王

传旨宣至殿廷回旨。奏曰:“臣奉旨将肉饼送至羑里,姬昌谢恩言曰:‘姬

昌罪当万死,蒙圣恩赦以再生,已出望外。今皇上受鞍马之劳,犯臣安逸

而受鹿饼之赐,圣恩浩荡,感激无地。’跪地上,揭开膳盖,连食三饼,

叩头谢恩。又对臣曰:‘犯臣姬昌不能面觌天颜。’又拜八拜,乞使命转

达天庭,令臣回旨。”纣王听使臣之言,对费仲曰:“姬昌素有重名,善

演先天之数,吉凶有准,祸福无差。今观自己子肉,食而不知,人言可尽

信哉?朕念姬昌七载羁囚,欲赦回国,二卿意下如何?”费仲奏曰:“昌

数无差,定知子肉,恐欲不食,又遭屠戮,只得勉强忍食,以为忍食脱身

之计,不得已而为之也。陛下不可不祭,误中奸计耳。”王曰:“昌知子

肉,决不肯食;又言昌乃大贤,岂有大贤忍啖子肉哉?”贵仲奏曰:“姬

昌外有忠诚,内怀奸诈,人皆为彼所瞒过;不如目禁羑里,似虎投陷井,

鸟入雕笼,虽不杀戮,也磨其锐气。况今东南二路已叛,尚未降服;今纵

姬昌于西岐,是又添一患矣。乞陛下念之!”王曰:“卿言是也。”此还

是西伯侯灾难未满,故有谗佞之阻。有诗为证:“羑里城中灾未满,费尤

在恻献谗言;若无西地宜生计,焉得文王返故园?”不说纣王不赦姬昌,

且说邑考从人,已知纣王将公子醢为肉酱;星夜逃回,进西岐来见二公子

姬发。姬发一日升殿,端门官来报:“有跟随公子往朝歌家将候旨。”姬

发听报,传令:“速宣来人到殿前。”来人哭拜在地,姬发慌问其故?来

人启曰:“公子往朝歌进贡,不曾往羑里见老爷,先见纣王;不知何事,

将公子醢为肉酱。”姬发听言,大哭于殿廷,几乎气绝。只见两边文武之

中,有大将军南宫适大叫曰:“公子乃西岐之幼主,今进贡与纣王,反遭

醢尸之惨;我等主公遭囚羑里。虽是昏乱,吾等远有君臣之礼,不肯有负

先王。今公子无辜而受屠戮,痛心切骨,若臣之义已绝,纲常之分俱乖。

今东南两路苦战多年,吾等奉国法以守臣节。今已如此何不统两班文武,

将倾国之兵,先取五关,杀上朝歌,剿戮昏主,再立明君?正所谓:‘定

祸乱而反太平。’亦不失为臣之节。”只见两边武将,听南宫适之言,时

有四贤八俊辛甲、辛免、太颠、闳夭、祁公、尹公,西伯侯有三十六教习,

子姓姬叔度等,齐大叫:“南将军之言有理!”众文武切齿咬牙,竖眉睁

目;七间殿上一片喧嚷之声,连姬发亦无定主。只见散宜生厉声言曰:“公

子休乱!臣有事奉启。”发曰:“上大夫今有何言?”宜生曰:“公子命

刀斧手,先将南宫适拿出端门,斩了首级,然后再议大事。”姬发与众将

问曰:“先生为何先斩南将军?此是何说?使诸将不服。”宜生对诸将言

曰:“此等乱臣贼子,阶主君于不义;理当先斩,再议国事。诸公只知披

坚执锐,一勇无谋;不知老大王克守臣节,硁硁不贰,虽在羑里,定无怨

言。公等造次胡为,兵未到五关,先陷主公于不义而死,此诚何心?故必

斩南宫适而后再议国事也。”公子姬发与诸将听罢,个个无言,默默不语;

南宫适亦无语低头。宜生曰:“当日公子不听宜生之言,今日果有杀身之

祸!为今之计,不若先差官二员。昔日大王往朝歌之日,先演天数有七年

之殃;灾满难足,自有荣归之日,不必着人来接,言犹在耳。公子不听,

致有此祸,况又失于打点。今纣王宠信费、尤二贼,临行不带礼物,先通

关节,贿赂二人,故公子有丧身之祸。为今之计,不若先差官二员,用重

贿私通费、尤,使内外相应。待臣修书恳切哀求,若奸臣受贿,必在纣王

面前,以好言解释,老大王自然还国。那时修德行仁,俟纣恶贯盈,再会

天下诸侯,共伐无道,兴吊民伐罪之师,天下自然响应。废去昏庸,再立

有道,人心悦服,不然,徒取败亡,遗臭万年,为天下笑耳!”姬发曰:

“先生之教为善,使发顿开茅塞,真金玉之论也。不知先用何等礼物?所

用何官?先生当明告我。”宜生曰:“不过用明珠,白璧,彩缎,表里,

黄金,玉带,其礼二分,一分差太颠送费仲,一分差闳夭送尤浑。二将星

夜进五关,扮作商贾,暗进朝歌。费、尤二人若受此礼;大王不日归国,

自然无事。”公子大喜,即忙收拾礼物,修书差二将往朝歌来。诗曰:“明

珠白璧共黄金,暗进朝歌贿佞臣;漫道财神通鬼使,果无世利动人心。成

汤社稷成残烛,西北江山若茂林;不是宜生施妙策,天教殷纣自成擒。”

且说太颠、闳夭扮作经商,暗带礼物,星夜往汜水关来;关上查明,二将

进关,一路上无词。过了界牌关八十里,进了穿云关,又进潼关一百二十

里。又至临潼关,过渑池县,渡黄河,到孟津,至朝歌。二将不敢在馆驿

安住,投客店宿下。暗暗收了礼物,太颠往费仲府下书,闳夭往尤浑府下

书。且说费仲府抵暮出朝,归至府第,守门官启老爷:“西岐有散宜生差

官下书。”费仲笑曰:“迟了!着他进来。”太颠来到厅前,只得行礼参

见;费仲问曰:“汝是甚人?夤夜见我。”太颠答曰:“末将乃西岐神武

将军太颠是也;今奉上大夫散宜生命,具有表礼。蒙大夫保全我主公性命,

再造洪恩,高深莫极,每日毫无尺寸相辅,以报涓涯;今特差末将有书投

见。”费仲命太颠将书取出,折开观看。书略曰:“西岐卑职散宜生顿首

百拜,致书于士大夫费公恩主台下:久仰大德,未叩台安;自愧惊骀,无

缘执鞭,梦想殊渴。兹启者:敝地恩主姬昌,冒言忤君,罪在不赦,深感

大夫垂救之恩,得获生全。虽囚羑里,实大夫再赐之余生耳,不胜庆幸!

某外又何敢望焉?职第因僻处二隅,未伸衔结,日夜只有望帝京遥祝万寿

无疆而已,今特道大夫太颠具不腼之仪。白璧二双,黄金百镒,表里四端,

少曝西土众士民之微忱,幸无以不恭见罪。但念我主公以残末衰年,久羁

羑里,情实可矜;况有倚闾老母,幼子孤臣,无不日夜悬思,希图完聚,

此亦仁人君子所共怜念者也。恳祈恩台,大开慈隐,法外施仁,一语回天,

得救归国,则恩台德海如山,西土众姓,无不衔恩于世世矣!临书不胜悚

栗待命之至,谨启。”费仲看了书共礼单,自思:“此礼价值万金,如今

怎能行事?”沈思半响,乃吩咐太颠曰:“你且回去多拜上散大夫:‘我

也不便修回书,等我早晚取便,自然命你主公归国。’决不有负你大夫相

托之情。”太颠拜谢告辞,自回下处;不一时,闳夭也往尤浑处送礼回至,

二人相谈,俱是一样之言。二将大喜,忙收拾回西岐去讫不表。自费仲受

了散宜生礼物,也不问尤浑,尤浑也不问费仲,二人各推不知。一日,纣

王在摘星楼与二臣下棋,纣王连胜了二盘。纣王大喜,传旨排宴,费、尤

侍于左右,换盏传杯。正欢饮之间,忽纣王言起伯邑考鼓琴之事,猿猴讴

歌之妙,又论:“姬昌自食子肉,所论先天之数,皆系妄谈,何尝先有定

数?”费仲乘机奏曰:“臣闻姬昌素有叛逆不臣之心,一向防备,臣子前

数日,着心腹往羑里探听虚实,羑里军民俱言姬昌实有忠义,每月朔望之

辰,焚香祈求陛下国祚安康,四夷拱服,国泰民安,雨顺风调,四民乐业,

社稯永昌,宫闱安静。陛下囚昌七载,并无一怨言。据臣意看姬昌,乃是

忠臣。”纣王言曰:“卿前日言姬昌外有忠诚,内怀奸诈,包藏祸心,非

是好人,何今日言之反也?”费仲又奏曰:“据人言昌或忠或佞,入耳难

分,一时不辨;因此臣暗使心腹,探听虚实,方知昌是忠耿之人,正所谓:

‘路远知马力,日久见人心。’”纣王曰:“尤大夫以为何如?”尤浑启

曰:“依费仲所奏,其实不差,据臣所言;姬昌数年困苦,终日羁囚,训

羑里万民,万民感德,化行俗美。民知有忠孝节义,不知妄作邪伪之事,

所以西岐皆称姬昌为圣人;陛下问臣,臣不敢不以实对,方才不奏,臣亦

上言矣。”纣王曰:“二卿所奏既同,毕竟姬昌是个好人;朕欲赦姬昌,

二卿意下如何!”费仲曰:“姬昌之可赦不可赦,臣不敢主张。但姬昌忠

孝之心,久羁羑里,毫无怨言。若陛下怜念,赦归本国,是姬昌已死而之

生,无国而有国。其感戴陛下再生之恩,岂有已时?臣量姬昌此去,必守

忠贞之节,效犬马之劳,报德酬恩,以不死之年,忠心于陛下也。”尤浑

在侧见费仲力保,想必也是得了西岐礼物,所以如此;我岂可单让他做情,

我益发使姬昌感激。尤浑出班奏曰:“陛下天恩既赦姬昌,再加一恩与彼,

自然倾心为国。况今东伯侯姜文焕造反,攻打游魂关,大将窦融,苦战七

年,未分胜败。南伯侯鄂顺谋逆,攻打三山关,大将邓九公亦苦战七载,

杀戮相半,刀兵竟无宁息:烽烟四起。依臣愚见,将姬昌又加一王封,假

以白旄黄钺,得专征伐,代劳天子,威镇西岐。况姬昌素有贤名,天下诸

侯威服。使东南两路知之,不战自退,正所谓:‘举一人而不肖老远矣。’”

纣王闻奏大喜曰:“尤浑才智双全,尤属可爱;费仲善挽贤良,实属可钦。”

二臣谢恩。纣王即降赦条,单赦姬昌速离羑里。有诗为证:“天运循环大

不同,七年灾满出雕笼;费尤受贿将言谏,社稷成汤运告终。加封文王归

故土,五关父子又重逢;灵台应兆飞熊至,渭水溪边遇太公。”且说使臣

持赦出朝歌,百官闻知大喜,使臣竟往羑里而来不题。且说西伯侯在羑里

之中,闷思长子之苦,被纣王醢尸,叹曰:“我儿生在西土,绝于朝歌;

不听父言,遭此横祸。圣人不食子肉,我为父不得已而啖者,乃从权之计。”

正思想邑考,忽一阵狂风,将檐瓦吹落两块在地,跌为粉碎。西伯惊曰:

“此又是异征?”随焚香将金钱搜求八卦,早解具情,姬昌点首叹曰:“今

日天子赦至。”唤左右:“天子赦至,收拾起行。”众随侍臣等未肯尽信;

不一时使臣传旨,赦书已到。西伯接赦礼毕,使臣曰:“奉圣旨单赦姬伯

老大人。”姬伯便望北谢恩,随出羑里。只见羑里父老牵羊担酒,簇拥道

傍,跪接曰:“千岁今日龙游大海,凤集梧桐,虎上高山,鹤栖松柏。七

载蒙千岁教训抚字,长幼皆知忠孝,妇女皆知贞节,化行俗美,大小居民,

不拘男妇,无不感激千岁洪恩。今一别尊颜,再不能得沾雨露。”左右泣

下,西伯亦泣而言曰:“吾羁囚七载,毫无尺寸美蒠,与尔众民,又劳酒

礼,吾心不安。只愿尔等不负我平日教化,自然百事无亏,得享朝廷太平

之福。”黎民越觉悲伤,远送十里,洒泪而别。西伯侯一日到了朝歌,百

官在午门候接,只见微子、箕子、比干、微子启、微子衍、麦云、麦智、

黄飞虎,八谏议大夫都来见西伯侯。姬昌见众官至,慌忙行礼曰:“犯官

七年未见众位大人,今一旦荷蒙天恩特赦,此皆叨列位大人之福荫,方能

再见天日也。”众官见姬伯年迈,精神加倍,彼此慰喜。只见使臣回旨,

天子正在龙德殿。闻知候旨,命宣聚官随姬昌朝见。只见姬昌缟素,俯伏

奏曰:“犯臣姬昌,罪不胜诛;蒙恩特赦,虽粉骨碎身,皆陛下所赐之年,

愿陛下万岁。王曰:“卿在羑里七载羁囚,台无一怨言,而反祈朕国祚绵

长,求天下太平,黎民乐业;可见卿有忠诚,朕实有负于卿矣!今朕特诏

赦卿无罪,七载无辜,仍加封贤良忠孝百公之长。特专征伐,赐卿白旄黄

钺,坐镇西岐;每月加禄米一千石,文官二名,武将二名,送卿荣归。仍

赐龙德殿筵宴,游街三日,拜阙谢恩。”西伯侯谢恩,彼时姬昌换服,百

官称庆,就在龙德殿饮宴。怎见得?擦抹条台桌椅,铺设奇异华筵;左设

妆花白玉瓶,右摆玛瑙珊瑚树。进酒宫娥双洛浦,添香美女两嫦娥;黄金

炉内麝檀香,琥珀杯中珍珠滴。两边围绕绣屏开,满座重销销金簟。金盘

犀箸,掩映龙凤珍羞;整整齐齐,另是一般气象。尔屏锦帐,围绕花卉领;

叠叠重重,自然彩色稀奇。休夸交梨火枣,自有雀舌牙茶;水泡白杏,酱

芽红姜。鹅梨苹果青脆梅,龙眼枇杷金石橘,石榴盏大,秋柿球圆。又摆

列兔丝熊掌,猩唇驼蹄;谁羡他凤髓龙肝,狮睛麟脯。慢斟那瑶池玉液,

紫府琼浆;且吹他鸾箫凤笛,象板笙簧。正是:西伯夸官先饮宴,蛟龙得

水离泥沙。要的盘盘有,珍羞百味全;一声鼓乐动,正是帝王欢。话说比

干、微子、箕子在朝大小官员,无有不喜赦姬昌;百官暗宴尽乐,文王谢

恩出朝,三日夸官。怎见得夸官好处?但见前遮后拥,五色旛摇;桶子枪

朱缨荡荡,朝天蹬艳色辉辉。左边钺斧,右边金瓜;前摆黄旄,后随豹尾。

带刀力士增光采,据驾官员喜气添。银交椅衬玉芙容,逍遥马饰黄金辔;

走龙飞凤大龙袍,暗隐团龙妆绵彩。玉束宝镶成成八宝,百姓争看西伯驾,

万民称贺圣人来。正是:蔼蔼香馨满道,重重湍气罩台阶。朝歌城中百姓,

扶老携幼,拖男抱女,齐来看文王夸官。人人都道:“忠良今日出雕笼,

有德贤侯灾厄满。”文王在城中夸官。那日到未牌时分,只见前面旛幢对

对,剑戟森森,一枝人马到来;文王问曰:“前面是那里人马?”两边启

上大王千岁:“是武成王黄爷看操回来。”文王急忙下马,站立道傍,欠

背打躬,口称:“姬昌参见。”武成王见文王下马,即忙滚鞍下骑,执手

言曰:“有失回避,望乞恕罪。”又低声曰:“今日贤侯荣归,真是万千

之喜,末将有一要言奉启,不识贤王可容纳否?”西伯曰:“不才领教。”

武成王曰:“此间离末将府第不远,薄具杯酒,以表思意何如?”文王乃

诚实君子,不会推辞谦让,随答曰:“贤王在上,姬昌敢不领教。”黄飞

虎随携文王至王府,命左右快排筵宴;二王传杯欢饮,各谈些忠义之言,

不觉黄昏掌烛,武成王命左右且退。黄飞虎曰:“今日大人之乐,实为无

疆之福。但当今宠信奸邪,不听忠言,陷坏大臣,荒于酒色,不整朝纲,

不容谏本。炮烙以退忠良之心,虿盆以阻谏臣之口;万姓慌慌,刀兵四起。

东南两处,已反四百诸侯;以贤王之德,倘有羑里困苦之羁。今已特赦,

是龙归大海,虎入深山,金鳌脱钓,如何尚不省悟!况且朝中无三日正条,

贤王夸什么官,游什么街?何不早早飞出雕笼,返其故士,父子重逢,夫

妻复会,何为不美?又何必在此网罗之中。做此吉凶未定之事也?”武成

王只此数话,把个文王说的骨软筋酥,起而谢曰:“大王真乃金玉之言,

提拔姬昌,此恩何以得报?奈昌欲去,五关有阻奈何?”黄飞虎曰:“不

难,铜符俱在吾府中。”须臾取出铜符令箭,交与文王。随令改换衣裳,

打扮夜不收号色,径出五关,决无阻隔。文王谢曰:“大王之德,实在重

生父母,何时能报?”此时二鼓时刻,武成王命副将龙环、吴谦,开朝歌

西门,送文王出城去了。不知性命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第十回   姬伯燕山收雷震 (上)

      燕山此际瑞烟笼,雷起东南助晓风:霹雳声中惊蝶梦,电光影里发尘蒙。三分有二开岐业,百子名全应酆;上世卜年龙虎将,兴周灭纣建奇功。

  • 第十一回   里城囚西伯侯

      不题二候家将星夜逃回,报与二侯之子去了。且说纣王次日升显庆殿,有亚相比干具奏收二臣之尸,放归姬昌回国。天子准奏,比干领旨出朝。

  • 第十二回   陈塘关哪吒出世

      金光洞里有奇珍,降落尘寰辅至仁;周室已生佳气色,商家应自灭精神。从来泰运多梁栋,自古昌期有劫;戊午旬中逢甲子,漫嗟朝尽夜沉沦。

  • 第十三回   太乙真人收石矶

      天然顽石矶得先,结就灵胎已万年;吸月餐星探地窟,填离取坎复天干。漫夸步雾兴云术,且听吟龙啸虎仙;劫火运逢难措手,须知邪正有偏全。

  •    第十四回   哪吒现莲花化身

      仙家法力妙灵量,起死回生有异方;一粒丹砂归命宝,几根荷叶续魂汤。超凡不用肮脏骨,入圣须寻返魂香;从此开疆归圣主,岐周事业藉匡襄。

  • 第十五回   昆仑山子牙下山

      子牙此际落凡尘,
      白首牢骚类野人;
      几度束身成老拙,
      三番涉世反相嗔。
      溪未入飞熊梦,
      渭水安知有瑞麟?
      会际风云开帝业,
      享年八百庆长春。

  • 第十六回 子牙火烧琵琶精


    妖孽频兴国势阑,大都天意久摧残;

    休言怪气侵牛斗,且俟精灵杀豸冠

    千载修持成往事,一朝被获苦为懽;

    当时不遇天仙术,安得琵琶火后看?

  • 第十七回 苏坦己置造虿盆


      虿盆极恶已弥天,

      宫女无辜血肉朘,

      媚骨己无埋玉处,

      芳魂犹带秽腥膻。

      故园有梦空歌月,

      此地沉冤未息肩;

      怨气漫漫天应惨,

      周家世业更安然。

  • 第十八回 子牙谏主隐磻溪


    渭水潺僝日夜流,

    子牙从比独垂钩;

    当时未入飞熊梦,

    几向斜阳叹白头。

  • 忠臣孝子死无辜,只为殷商有怪狐;淫乱不羞先荐耻,真诚岂畏后来诛?宁甘万刃留清白,不爱千娇学独夫;史册不污千载恨,令人屈指泪如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