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演义(30)周纪激反武成王

陈仲琳
font print 人气: 65
【字号】    
   标签: tags:

第三十回周纪激反武成王

君戏臣妻自不良,

纲常污蔑枉成王;

只知苏后妖言惑,

不信黄妃直谏匡。

烈妇清贞成个是,

昏君愚昧落伤殃;

今朝逼反擎天柱,

稳助周家世世昌。
话说姚中上摘星楼见驾毕,纣王曰:“卿有何奏章?”姚中曰:“西

伯姬昌已死,姬发自立为武王,颁行四方诸侯,归心者甚多,将来为

祸不小。臣因见边报,甚是恐惧,陛下当速兴师问罪,以正国法。若

怠缓不行,则其中观望者皆效尤耳。”纣王曰:“料姬发一黄口稚子,

有何能为之事?”姚中奏曰:“发虽年小,姜尚多谋;南宫适、散宜

生之辈,谋勇俱全,不可不预为之防。”纣王曰:“卿之言虽有理,

料姜尚不过一术上,有何作为?”遂不听。姚中知纣王意在不行,随

下楼叹曰:“灭商者必姬发矣。”这且不表。时光迅速,不觉又是年

终。次年,乃纣王二十一年正月元旦之辰,百官朝贺毕,圣驾回宫。

大凡元旦日,各王公并大人的夫人,俱入内朝贺正宫苏皇后,各亲王

夫人朝贺毕,出朝,祸因此起。且说武成王黄飞虎的夫人,元配贾氏,

入宫朝贺,二则西宫黄妃,是黄飞虎的妺子。一年姑嫂会此一次,必

须款治半日。故贾夫人且往正宫来。官人报启:“娘螂!贾夫人候旨。”

妲己问曰:“那个贾夫人?”官人启:“娘娘!黄飞虎元配贾夫人。”

妲己暗暗点头:“飞虎你特强助放神鹰,抓坏我面门;今日你一个妻

子贾氏,也入吾圈套。”传旨宣贾氏入宫。行礼朝贺毕,娘娘赐坐。

夫人谢恩。妲己曰:“夫人青春几何?”贾氏启娘娘:“臣妾虚度四

九。”妲己曰:“夫人长我八岁,还是我姐姐。我苏氏与你结为姊妹

如何?”贾氏奏曰:“娘娘乃万乘之尊,臣妾乃一介之妇。彩凤岂有

配山鸡之理?”妲己曰:“夫人太谦;我虽椒房之实,不过苏候之女。

你位居武成王夫人,况且又是国戚,何卑之有?”传旨排宴,款待贾

氏。妲己居上,贾氏居下;传杯共饮,酒不过三五巡,官宦启娘娘:

“驾到!”贾氏着忙奏曰:“娘娘将妾身置于何地?”妲己曰:“姐

姐不妨,可往后宫避之?”贾氏果进后宫。妲己接驾至殿上,纣王见

有筵席,问曰:“卿与何人饮酒?”妲己奏曰:“妾身陪武成王夫人

贾氏饮酒。”纣王曰:“贤哉!”妲已传旨换席,纣王与妲己把盏。

妲己曰:“陛下可曾见贾氏之容貌乎?”纣王曰:“卿言差矣!君不

见臣妻,礼也。”妲己曰:“君固不可见臣妻,今贾氏乃陛下国戚;

武成王妹子现在西宫,既为内戚,见亦何妨?外边小民,姑夫舅母共

饮,乃常事耳。陛下暂请出宫,列殿少憩,待诓贾氏上摘星楼;那时

驾临,使贾氏不能回避。贾氏果然天姿国色,万分妖娆。”纣王大喜,

退于偏殿。且说妲己来请贾氏,贾氏谢恩告出。妲己曰:“一年一会,

令与姐姐往摘星楼看景,一会何如?”贾氏不敢违命,只得相长往摘

星楼。

妲己设计陷忠良,贾氏楼前命自湮;名节已全清自信简编凛烈有谁伦。

妲己携贾氏上得楼来,行至九曲栏枰,望下一看,又见虿盆内蛇蝎狰

狞,骷髅白骨,堆堆垛垛,着实难看。酒池中,悲风凛凛,肉林下寒

气侵侵。贾氏对妲己曰:“启娘娘!此楼下设此池沼坑穴为何?”妲

己曰:“宫中大弊难除,故设此刑。名虿盆。官人有犯者,剥衣缚身,

送下此坑,喂此蛇蝎。”贾氏听此,魂不附体。妲己传旨:“摆酒上

来!”贾氏告辞:“决不敢领娘娘盛意。”妲己曰:“我晓得你还要

往西宫去,略饮几杯,也是上楼一番。”贾氏只得依从。
不说贾氏在楼上,且说西宫黄妃差官人打听,贾夫人入宫朝贺,姑嫂

骨肉,只此一年一会。黄妃倚门而候,差官回复曰:“贾夫人随苏娘

娘上摘星楼去了。”黄妃大惊:“妲己乃妒忌之妇,嫂嫂为何随此贱

人?”忙差官往楼下打听。话说妲己贾氏正饮酒,宫人来报:“驾到。”

贾氏着忙,妲己曰:“姐姐莫慌。请立于栏杆外边,等驾见毕,姐姐

下楼,何必着忙?”果然贾氏立在栏杆外边,纣王上楼,妲己礼毕,

纣王坐下。故问曰:“栏杆外立者何人?”妲己曰:“武成王夫人贾

氏。”贾氏出笏见礼。妲己曰:“赐卿平身。”贾氏立于一旁,纣王

偷睛观看贾氏姿色,果然生成端正,长就娇客,昏君传旨赐坐。贾氏

奏曰:“陛下国母天下之主,臣妾焉敢坐?臣妾该万死。”妲己曰:

“姐姐坐下何妨?”纣王曰:“御妻为何称贾氏为姐姐?”妲己曰:

“贾夫人与妾结拜姊妺,故称姐姐。乃是皇姨,便坐下何妨?”贾氏

自思:“今日入了苏妲己圈套。”贾氏俯伏奏曰:“臣妾进宫朝贺,

乃是恭上。陛下亦合礼下,自古道:‘君不见臣妻,礼也。’愿陛下

赐臣妾下楼,感恩无极矣。”纣王曰:“皇姨谦而不坐,朕立奉一杯

如何?”贾氏面红赤紫,怒发冲霄,自思:我的丈夫何等之人,我怎

肯今日受辱?贾氏料今日不能全生。纣王执一杯酒,笑容可掬,来奉

贾氏。贾氏已无退处,用手抓杯,望纣王劈面打来;大骂:“昏君!

我丈夫与你挣江山,立奇功,三十余场。不思酬功,今日信苏妲己之

言,欺辱臣妻,昏君你与妲己贱人、不知死于何地?”纣王大怒,命

左右拏下,贾氏大喝曰:“谁敢拏我?”转身一步,走近栏杆前大叫

曰:“黄将军!妾身与你全其名节,只可怜我三个孩儿无人看管。”

这夫人将身一跳,撞下楼台:粉骨碎身。有诗为证:“朝贺中宫起祸

殃,夫人贞洁坠楼亡;纣王失政忘君道,烈妇存语敢自凉。西伯竞言

招国瑞,殷商又道失金汤;三三两两兵戈动,八百诸侯起战场。”
话说纣王见贾氏坠楼而死,好懊怜地平风波,悔之不及。且说黄妃的

差官打听消息,忙报西宫:“启娘娘!其祸不浅。”黄妃曰:“有甚

么祸事?”差官报道:“贾夫人坠了摘星楼,不知何故。”黄妃大哭

曰:“妲己泼贱与吾兄有隙,今将吾嫂嫂陷害无辜。”黄妃步行往摘

星楼下,迳上楼指定纣王骂曰:“昏君!你成汤社稷亏谁?我兄与你

东拒海寇,南战蛮夷;掌兵权一点丹心,佐国家未敢安枕。我父黄滚,

镇守界牌关,训练士卒,日夕劳苦;一门忠烈,报国忧民。今元旦遵

守朝廷国礼,进宫朝贺,乃敬上守法之臣。任心泼贱,骗彼上楼,昏

君!你爱色,不分纲常,绝灭彝伦!你有辱先王!污名简册。”黄妃

把纣王骂得默默无言,又见妲己侧坐,黄妃指妲己骂曰:“贱人!你

淫乱深宫,蛊惑天子,我嫂嫂被你陷身坠楼,痛伤骨髓。”赶上一步,

抓住妲己,黄妃原有气力,乃将门之女,把妲己拖翻在地;捺在尘埃,

手起拳落,打了二三十下。妲己虽然是妖怪,见纣王坐在上面,有本

事也不敢用出来;只叫:“陛下救命!”纣王看着黄妃打妲己。心有

偏向,忙上前劝解,纣王曰:“不干妲己事,你嫂嫂触朕自愧,故投

楼下,与妲己无干?”黄妃忿急之间,不暇检点,回手一拳,误打着

纣王脸上:“好昏君!你还保留贱人遮掩?打死了妲己,与嫂嫂偿命!”

纣王大怒:“这贱人反将朕打一拳?”一把抓住黄妃后鬓,一把抓住

宫衣,提起来,纣王力大,望摘星楼下一捽。可怜香消玉碎佳人绝,

粉骨残躯血染衣。纣王捽了黄妃下楼,独坐无言:心下甚是懊恼。只

是不好埋怨妲己。
且说贾氏侍儿,随夫人往宫朝贺,只在九间殿等候,到了晚也不见出

来,只见一内侍问曰:“你们是那里的侍儿?”答曰:“我们是武成

王府里的,随夫人朝宫,在此伺候?”内使曰:“你夫人坠了摘星楼,

黄娘娘为你夫人辨明,反被天子捽下楼,捽得粉骨碎身。你们快去罢。”

侍儿听说,急急回王府来。武成王在内殿,同弟黄飞彪、飞豹、黄明、

周纪、龙环、吴谦、黄天禄、天爵、天祥三子,元旦良辰欢饮;只见

侍儿慌张来报:“千岁爷!祸事不小!”飞虎曰:“有什么事报得这

等凶?”侍儿跪禀曰:“夫人进宫,不知何故坠下摘星楼!黄娘娘被

纣王捽下楼来跌死了。”黄天禄十四岁,天爵十二岁,天祥七岁,听

得母亲坠楼而亡,放声大哭。有诗为证:“忽闻凶报门惊,子哭儿啼

泪苦倾;烈妇有恩虽莫负,忠君无愧更当诚。左观四友俱怀恨,右视

三男苦痛心;回首不堪重挹怏,伤心只有夜猿鸣。”
话说飞虎听得此信,无语沉吟;又见三子哭得酸楚,黄明曰:“兄长

不必踌躇,纣王失政,大变人伦,想必嫂嫂进宫,昏君看见嫂嫂姿色,

君欺臣妻,此事也是有的。嫂嫂乃是女中丈夫,兄长何等豪杰,嫂嫂

守贞洁,为夫名节,为子纲常,故此坠楼而死。黄娘娘见嫂嫂惨死,

必向昏君辨明,纣王溺爱偏向,把娘娘捽下楼来,此是再无他议。长

兄不必迟疑,君不正,臣投外国。想吾辈南征北讨,马不离鞍,东战

西攻,人不脱甲。若是这等看起来,愧见天下英雄,有何颜立于人世?

君既负臣,臣安能长仕其国?吾等反也!”四人各上马,持利刃出门

而走。飞虎见四人反了,自思难道为一妇人,竟负国恩之理?将此反

声扬出,难洗清白。黄飞虎急出府大叫曰:“四弟速回!就反要商议,

往何地方,投于何主?打点车辆,装载行囊,同出朝歌。为何四人独

自前去。”四将听罢,同马。至府下马,进了内殿,黄飞虎持剑下手、

大喝曰:“黄明等你这四贼,不思报本,反陷害我合门之祸!我家妻

子死于摘星楼,与你何干?你等口称反字,黄氏一门,七世忠良,享

国恩二百余年。难道为一女人造反?你借此乘机,要反朝歌;而图据

掠,你不思金带垂腰,官居神武,尽忠报国;而终成狼子野心,不绝

绿林本色耳。”骂的四人默默不语。黄明英曰:“长兄你骂得有理。

又不是我们的事,恼他怎的?”四人在旁,□(左提“手”,右“台”)

一桌酒吃,四人大笑不止。黄飞虎心下如火烧一般,又见三子哭声不

绝,听得四人抚掌欢欣,黄飞虎问曰:“你们那些儿欢喜?”黄明曰:

“兄长家下有事挠心。小弟们心上无事,今元旦吉辰,吃酒作乐,与

你何干?”飞虎气不过恼曰,“你见我有事反大笑,还是怎么说?”

周纪曰:“不瞒兄说,笑的是你。”飞虎道:“有什么事与你笑?我

官居王位,禄极人臣;列朝班身居首领,披蟒腰玉,有何事与你笑。”

周纪曰:“兄长你只知官居首领,显耀爵禄,身披蟒袍。知者说你仗

平生胸襟,位至尊大。不知者,只说你倚嫂嫂姿色,和悦君王,得其

富贵。”周纪道罢,黄飞虎大叫一声:“气杀我也!传家将收拾行囊,

打点反出朝歌。”黄飞彪见兄反了,点一千名家将,军辆四百,把细

软金银珠宝,装载停当。飞虎同三子二弟四友临行曰:“我们如今投

那方去?”黄明曰:“兄长岂不闻贤臣择主而事?西岐武王,三分天

下,周已得二分;共享安康之福,岂不为美?”周纪暗思:“方才飞

虎反:是我把计激反了。他若还看破,只怕不反。不若使他个绝后计,

再下来不得。”周纪曰:“此往西岐出五关借兵,来朝歌城为嫂嫂、

娘娘报仇,此还是迟着。依小弟愚见,今日先在午门会纣王一战,以

见雌雄,你意下如何?”黄飞虎心下昏乱,随口答应曰:“也是!”

大抵天道该是如此,飞虎金装盔甲,上了五色神牛。飞彪、飞豹同三

侄、龙环、吴谦,并家将保车辅出西门。黄明、周纪向武成王至午门。

天色已明,周纪大叫:“传与纣王,早早出来讲个明白!如迟,杀进

宫阙,悔之晚矣!”纣王自贾氏身亡,黄妃已绝,自己悔之不及;正

在龙德殿懊恼,无可对人言说。直到天明,当驾官启奏:“黄飞虎皮

了,现在午门请战!”纣王大怒,借此出气:“好匹夫焉能如此欺负

朕躬!”传旨:“取披挂,九吞八札。”点护驾御林军士,乘逍遥马,

提斩将刀出午门,怎见得?冲天盔,龙蟠凤舞;金锁甲,叩就连环。

九龙袍,金光晃目;护心镜,前后拴牢。红挺带,攒成八宝;鞍□(左

“革”右“乔”)挂,竹节钢鞭。逍遥马,追风逐日;斩将刀,定国

安邦。只因天道该如此,至使君臣会战扬。
黄飞虎虽反,今日面君尚有愧色。周纪见飞虎愧色,在马上大呼:“纣

王失政,君欺臣妻,大肆狂悖。”纵马使斧,来取纣王。纣王大怒,

手中刀急架相还,黄明走马来攻,飞虎口里虽不言,心中大恼曰:“也

不等我分清理浊,他二人便动起手来。”飞虎只得摧动神牛,一龙三

虎杀在午门。怎见得?有诗为证:“虎斗龙争在午门,纣王无道败彝

伦;眼前贤士归明主,目下黎民叛远村。三略有人空执法,五关无路

可留阍;忠孝至今传万载,独夫遗臭枉称尊。”

君臣四骑战三十回合,纣王刀法展开,其势真如虎狼,三员大将使刀

枪斧,纣王抵敌不住,刀尖难举,马往后坐,将刀一拖,败进午门。

黄明要赶,飞虎曰:“不可。”三骑随出午门,来赶家将,一同行走,

过孟津不表。且说纣王败至大殿坐下,懊悔不及,都城百姓官员、已

知武成王反了。家家闭户,路少人行,又闻天子大战黄飞虎,百官忙

入朝见纣王问安曰:“黄飞虎因何事造反?”天子怎肯认错?乃曰:

“贾氏进宫朝贺,触怒皇后,自己坠楼而死。黄妃倚仗伊兄,恃强殴

辱正宫,推跌下楼,亦是误伤。不知黄飞虎自己因何造反?杀入午门,

深属不道,诸臣为朕作速议处。”百官听纣王言说,皆默默无语:莫

敢先立意见,正沉思间,探事马报进午门曰:“闻太师征东海奏凯回

兵。”百宫大喜,齐辞朝上马,出郭迎接。只见人马远远行止,中军

官报入营中曰:“启太师,百官辕门迎接。”太师曰:“众官请回,

午门相会。”众官进城至朝门,见闻太师骑黑麒麟来至,众宫躬身。

太师曰:“列位请了!”众官同进朝见天子行礼毕,起身不见武成王,

太师心中疑惑,奏曰:“武成王为何不来随朝?”纣王曰:“黄飞虎

反了?”太师惊问:“为何事反?”纣王曰:“元旦贾氏进宫,朝贺

中宫,触犯苏后,自知罪戾,负愧坠楼而死,此是自取。西宫黄妃听

知贾氏已死,忿怒上楼,殴打苏后,辱朕不堪,是朕怒起相议,误跌

下楼,非朕有意。不知黄飞虎辄敢率众杀入午门,与朕对敌,幸而未

遭毒手。今已拥众反出西门,朕正此沉思,适太师奏捷,乞与朕擒来,

以正国法。”太师听罢,厉声言曰:“此一件事,据老臣愚见,还是

陛下有负于臣子。黄飞虎素有忠君爱国之心,今贾氏进宫朝贺,此臣

下之礼,岂有无故而死?况摘星楼乃陛下所居,与中宫相间,贾氏因

何上此楼?其中必有指使引诱之人,故陷陛下于不劫。陛下不自详察,

而有辱此贞洁之妇。黄娘娘见嫂死无辜,必定上楼直谏,陛下亦不能

容受,溺爱偏向,又将黄娘娘捽跌下楼;致贾氏忿怒死,黄娘娘遭冤。

实君有负臣子,与臣下何干?况语云:‘君不正,则臣投外国。’今

黄飞虎以保国赤衷,功在社稷,不能荣子封妻,享久长富贵;反致骨

肉无辜惨死,情实伤心。乞陛下可赦黄飞虎一概大罪,待臣追赶飞虎

回来,社稷可保,国家太平。”百官在旁齐言:“太师处之甚明,无

不钦服。望陛下速降赦旨,大事定矣。”闻太师又曰:“此是天子负

臣,故当赦宥。若果飞虎有负君之处,只怕老臣一时之见,还有理当

说者,即行商议,不可自误国事。”班中闪一员官,乃下大夫徐荣出

见,闻太师曰:“大夫有何议论?”荣曰:“太师所言,虽是天子负

黄飞虎,而黄飞虎也有忤君之罪。”太师曰:“大夫何以见得?”荣

曰:“君欺臣妻,天子负臣,不顾恩爱,捽死黄娘娘也,是天子失政。

黄飞虎岂得率众杀入午门,声言天子之罪,与天子在午门大战,臣节

全无,故武成王也有不是。”闻太师听说,乃对诸大臣曰:“今诸臣

朦胧,只谈天子之过,不言飞虎之逆。”乃传令:“吉立、余庆!快

发飞檄,得令临潼关、佳梦关三路总兵,不可走了反叛,待老臣赶去

拿来,以正大法。”不知凶吉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忠臣孝子死无辜,只为殷商有怪狐;淫乱不羞先荐耻,真诚岂畏后来诛?宁甘万刃留清白,不爱千娇学独夫;史册不污千载恨,令人屈指泪如珠。
  • 自古权奸止爱钱,构成机彀害忠贤;不无黄白开生路,也要青蚨入锦缠。成败不知遗国恨,灾亡那问有家庭?孰知反复原无定,悔却吴钩错误撚。
  • 话说文王离了朝歌,连夜过了孟津,渡了黄河,过了渑池,前往临潼关而来不题。且说朝歌城馆驿官见文王一夜未归,心下慌忙,急报费大夫府得知。
  • 话说文王听散宜生之言,出示张挂西岐各门,惊动军民人等,都来争瞧告示。只见上书曰:“西伯文王示谕军民人等知悉:西岐之境,乃道德之乡;无兵戈用武之扰,民安物阜,讼简官清。孤囚苃里羁縻,蒙恩赦宥归国,因见迩来灾异频仍,水旱失度;及查本土,占验灾祥,竟无坛址。
  • 话说武吉来到溪边,见子牙独坐垂杨之下,将渔竿飘浮绿波之上,自己作歌取乐。武吉走至子牙之后,款款叫曰:“姜老爷!”子牙回首,看见武吉,子牙曰:“你是那一日在此的樵夫!”武吉答曰:“正是!”子牙道:“你那一日可曾打死人么?”
  • 话说韩荣知文王聘请子牙相周,忙修本差官往朝歌;非止一日,进城来差官文书房来下本。那日看本者,乃比干丞相,比干见此本姜尚相周一节,沉吟不语,仰天叹息曰:“姜尚素有大志,今佐西周其志不小,此本不可不奏。”
  • 话说比干将狐狸皮硝熟,造成一件袍袄,只候严冬进袍。此时九月,瞬息光阴,一如弹指,不觉时近仲冬;纣王同妲己宴乐于鹿台之上。那日只见彤云密布,凛烈朔风,乱舞梨花,乾坤银砌;纷纷瑞雪,通满朝歌。
  • 话说黄元帅见比干如此不言,迳出午门,命:“黄明、周纪随着老殿下往何处去?”二将领命去讫。且说比干走马如飞,只闻得风声之响;约走五七里之遥,只听得路旁有一妇人,手提筐篮,叫卖无心菜。
  • 话说纣王同文武欣然回至大殿,众官侍立,天子传旨:“释放费仲、尤浑。”彼时微子出班奏:“费、尤二人,乃太师所奏系狱听勘者,今太师出兵未远,即时释放,似亦不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