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演义(31)闻太师驱兵追袭

陈仲琳
font print 人气: 63
【字号】    
   标签: tags:

第三十一回闻太师驱兵追袭
忠良去国运将灰,

水旱频仍万姓灾;

贤圣太师旋斗柄,

奸谗妖孽丧盐梅。

三关漫道能留辔,

四径纷纭唱草莱;

空把追兵迷白日,

彼苍定数莫相猜。
话说太师驱兵追赶出西门,一路上旗旛招展,镗鼓齐鸣,喊声大作不

表。且说黄家子兄弟,过了孟津,渡了黄河行至渑池县。县中镇守主

将张奎。黄飞虎知张奎利害,不敢穿城而走,从城外过了渑池,径往

临潼关来。家将徐徐行至白莺林,只听得后面喊声大作,滚滚尘起。

飞虎回头一看,却是闻太师的旗号,随后赶来,飞虎抚鞍叹曰:“闻

太师兵来,如何抵敌?吾等束手待毙而已。”飞虎见三子天祥年方七

岁,飞虎暗暗嗟叹:“此子幼稚无知,你得何罪?也逢此难?”家将

来报:“启千岁!左边有一枝人马到来。”飞虎看时,乃青龙关张桂

方人马。又报:“佳梦关魔家四将,从右边杀来。”又见正中间临潼

关总兵官张凤兵来。黄飞虎见四面人马俱来,思想不能逃脱,长吁一

声,气冲霄汉。
且说青峰山紫阳洞清处道德真君,因神仙犯了杀戒。玉虚正讲,待子

牙封过神,方上昆仑,因此闲游五岳。一日往临潼关过,被武成王怒

气,冲开真人足下祥光;真人拨开云彩,往下一观,原来是武成王有

难。贫道不得护救,谁来救济?真人命黄巾力士:“将吾混元旛遮下,

把黄家父子移到仪净山中去,待贫道退了朝歌人马,打发他出关。”

黄巾力士领法旨,用混元旛一罩,将黄家父子尽移往深山去了,踪迹

全无。
且说闻太师大兵赶至中途,前哨报:“青龙关总兵官张桂芳听令。”

太师传将:“令来。”桂芳行至军前,欠身躬候。太师问曰:“黄飞

虎反出朝歌,必由此关隘,你可曾见否?”桂芳答曰:“末将不曾见。”

太师曰:“速回,谨防关隘,不得迟误!”桂芳得令去讫。又报:“佳

梦关魔家四将听令。”太师命:“令来。”四天王步至军前口称:“太

师!末将甲胄在身,不能全礼。”太师道:“黄飞虎曾往佳梦关来否?”

四将答曰:“不曾见。”太师传令:“速回佳梦关守御,协同捉贼。”

四将得回去讫。又报:“临潼关守将张凤听令。”太师传命:“令来。”

至骑前行礼,太师曰:“老将军!叛贼黄飞虎可曾往关上来否?”张

凤欠身答曰:“不曾见。”闻太师令:“回兵用心防守。”张凤得令

去讫。
且说太师坐在骑上暗思:“俱道飞虎既出西门,过孟津,为何不见三

处人马撞来,俱言不曾见?异哉异哉。也罢,待吾将入骑扎住在此,

看他往那里去?”
且说清虚道德真君在云里,看闻太师驻兵不动。真君曰:“若不把闻

仲兵退回去,黄飞虎怎么出得五关?”真人随将葫芦盖去了,倒出神

砂一捏,望东南上一洒,洗去先天一气,炉中炼就玄功。少时间闻太

师军政官来报:“启太师!武成王领家将,倒杀往朝歌去了。”太师

闻报,传令:“回兵。”慌忙赶杀,连奔渑池。一路上果见前边一伙

人簇拥飞走,太师催动三军,赶过了孟津,按下不表。
且说真君在云里,命黄巾力士,把混元旛移到大道,黄家父子见弟,

在马上如醉方醒,如梦方觉,个个马上揉眉擦眼。定睛看时,四路人

马去得影迹无踪,黄明叹曰:“吉人自有天相。”飞虎忙问,“众弟

兄!方才人马俱不知往那里去了?乘此时速行,过临潼关方好。”众

将听令”,速策马前行。来至临潼关见一枝人马扎住团营,阻住去路。

黄飞虎令军辆暂停,正要上前打听,只听得炮声响处,呐喊摇旗,飞

虎坐在五色神牛上,只见总兵张凤全装甲胄,八札九吞,怎见得?凤

翅盔压黄金重,柳叶甲挂红袍控;束腰八宝紫金镶,绒绳双叩梅花镜。

打将炼鞭如豹尾,百炼锤起寒云迸;斩将刀举似秋霜,马走临崖常取

胜。大红旛上树威名,坐镇临潼将张凤。
话说张凤听报黄飞虎领众已至关前,张凤上马,来到军前大呼曰:“黄

飞虎出来答话!”武成玉飞神牛至营前欠身口称:“老叔!小侄乃是

难臣,不能全礼。”张凤曰:“黄飞虎你的父与我一拜之交,你乃纣

王之股肱,况是国戚,为何造反?辱没祖宗,今汝父任总帅大权,汝

居王位。岂为一妇人而负君德?今日反叛,如鼠投陷阱,无有昇腾,

即老拙闻知,亦惭愧无地,真是可惜。听我老拙之言,早下坐骑,受

缚解朝歌,百官有本,当殿与你分个清浊,辨其罪戾,庶几纣王姑念

国戚,将往日功劳。赎今日之罪,保全一家性命。如迷而不悟,悔之

晚矣!”黄飞虎曰:“老叔在上,小侄为人,老叔尽知。纣不荒淫酒

色,听奸退贤,颠倒朝政,人民思乱久矣!况君欺臣妻,逆礼悖伦,

杀妻灭义,我兵平东海,立大功二百余场。定天下,安社棱,沥臜披

肝?治诸侯,练士卒,神劳形瘁,有所不恤。今天下太平,不念功臣,

反行不道,而欲臣下倾心难矣!望老叔开天地之心,发慈悲之德,放

小侄出关,投其明主。久后结草衔环,补报不迟,不识尊叔意下何如?”

张凤大怒道:“好逆贼!敢出此污蔑之言?欺吾老迈。”手起一刀砍

来。黄飞虎将手中枪架住:“老叔息怒,我与老叔皆是一样臣子,倘

老叔被屈,必定也投他处,总是一般。从来有言:‘君不正,臣投外

国。’理之当然。老叔何苦认真,不行方便?”张凤大喝曰:“好反

贼焉敢巧舌!”一刀劈来,飞虎大怒,纵骑挺枪,牛马相交,刀枪并

举。战三十回合,张凤力怯,拨马便走,飞虎逞势赶来,张凤闻脑后

铃响,料飞虎赶来。鸟翅环挂下刀,揭开战袍,取百炼锤,紫绒绳理

得停当,发手打来,怎见得好锤?圆的好,冰盘大,碗口小,神见愁,

鬼见怕,伤人心,碎人脑,断筋骨,真稀少。
顺手轻持百炼锤,

暗带随身人不晓;

大将逢着命难逃,

撞着人亡并马倒。
话说张凤回马一锤打来,黄飞虎见锤相迎,用宝剑望上一掠,将绳截

为两节,收了张凤百炼锤。张凤败进帅府,黄飞虎也不追赶,命家将

将车辆围绕营中,就草茵而坐,与众弟兄商议出关之策。
且说张凤败进关,坐在殿,自思:“黄飞虎勇冠三军,吾老迈安能取

胜?倘然走了,吾又得罪于天子。”叫:“萧银在那里?”萧银上殿

见张凤曰:“末将听令。”张凤曰:“黄飞虎力敌万夫,又收吾百炼

锤,似不可以力敌。你可黄昏时候,传长箭手三千,至二更时分,悄

至敌营,听梆子响,一齐发箭,射死反贼,将首级献上朝歌请功,方

保无虞。”萧银出府,乃自忖曰:“黄将军昔在都城,我在他麾下,

荷蒙提携奖荐,升用将职,未曾以不肖相看。今点临潼副将,我岂敢

忘恩?忍令恩主一门反遭横祸,我心安忍?”萧银随改妆束,暗出行

营,黑地潜行,来至黄飞虎营前问曰:“可有人么?”巡营军曰:“你

是何人?”萧银答曰:“我原是老爷门下萧银,特来报机密重情。”

巡营军急进营报知,飞虎命:“速令进见。”萧银黑地参见下拜曰:

“末将乃旧门下萧银,蒙老爷点发临潼关。今日张凤密令末将二更时,

带领攒箭手,射死老爷满门,将首级献上朝歌请功。末将自思背恩欺

心,有伤天道,故此改妆先来报知。”飞虎听毕大惊曰:“多感将军

盛德,不然黄门老少死于非命,实系再生之恩,何时能报。为今之计,

事属燃眉,将军何以救我?”萧银曰:“大王速上马,领车辆杀出临

潼关。末将开关等候,事不宜迟,恐机泄有误。”飞虎等急忙上骑,

各持兵器,喊声杀来,势如猛虎。时方初更,未及二鼓,士卒皆未有

备,萧银开了闩锁,黄家众将一拥杀出关门去了。
且说张凤正坐厅上,忽报黄飞虎将兵闯关杀出去了。张凤厉声叫苦曰:

“是我用错了人。萧银乃黄飞虎旧将,今日串同黄飞虎,斩关落锁而

去,情殊可恨。”张凤急上马提刀,来赶飞虎,不防萧银乘马隐在关

傍,听得马铃响处,料是张凤赶来。不期果然张凤走马出关门,萧银

一戟刺张凤于马下。有诗为证:“凛凛英才汉,堂堂忠义隆;只因飞

虎皮,听令发千弓。知恩行大义,落锁放雕笼;戟刺张凤死,辅佐出

临潼。”
话说萧银杀了张凤,走马赶来,大叫:“黄老爷慢行!末将萧银已刺

死了张凤,大王前途保重,末将如今将临潼扎板下了,命兵卒将士壅

塞,恐有追兵赶来;再去了扎板,可以羁迟时候。及至来时,大王去

之已远,此一别又不知何日再睹尊颜?”飞虎称谢曰:“今日之恩,

不知甚日能报?”彼此各分路而行。后来萧银要会在十绝阵内,此是

后话不表。
且说黄飞虎离有临潼八十余里,行至潼关。潼关守将陈桐。有探马报

到:“黄飞虎同家将至关,札住了行营。”陈桐笑曰:“黄飞虎你指

望成汤王位,坐守千年,一般也有今日。”传令将人马排开阵势,但

阻咽喉。”陈桐全身披挂,结束整齐,打点擒拿飞虎。
且说黄飞虎扎住行营,问,“守关主将何人?”周纪曰:“乃是陈桐。”

黄飞虎半向不言,长吁曰:“昔陈桐在我麾下,有律犯吾军令,该枭

首级,众将告免。后来准立功赎罪,今调任在此,与吾有隙,必报昔

日之恨,如何处治?”正沉思间,只听外边呐喊之声甚急。飞虎上了

神牛,提枪至营前,只见陈桐耀武扬威,用戟指曰:“黄将军请了!

你昔享王爵,今日为何私自出关?吾奉太师将令,久候多时。乞早早

下马,解送朝歌,免生他说。”飞虎曰:“陈将军错矣!盈虚消息,

乃世间常事,昔日你在吾麾下,我一片诚心,待如手足。后汝犯罪,

是你自取,吾亦听人而免你之罪,立功有赎。我亦不为无恩,今当面

辱我,莫非要报昔日之恨么?快放马来,你三合赢得我,便下马受缚。”

言罢摇枪直取,陈桐将画戟相迎,二骑相交,双兵共举,一场大战。

只杀的:四下阴云惨惨,八方杀气腾腾;长枪闪得亮如银,画戟旛摇

摆动。枪挑前心两胁,戟刺眼角眉丛;咬牙切齿面皮红,地府天关摇

动。
话说二将拨马,往来冲突二十回合:陈桐非飞虎敌手,料不能胜,掩

一戟拨马就走。飞虎怒气冲天,大喝一声,誓拿此贼,以泄吾恨,望

前赶来。陈桐闻脑后鸾铃向处,料是飞虎赶来,树下画戟,取火龙标

拿在手中。此标乃异人秘授,出手生烟,百发百中,一标打来,飞虎

叫声:“不好!”躲不及,一标在胁下打来。可怜万丈神光从此灭,

将军撞下战驹来。标发飞烟焰,光华似异珍;逢将穿心过,中马倒埃

尘。安邦无价宝,治国正乾坤;今日伤飞虎,万死落沉沦。黄飞虎被

火龙标打下五色神牛,黄明、周纪见主帅落骑,催马向前大喝曰:“勿

伤吾主,待吾来也!”两骑马两柄斧飞来直取,陈桐将画戟急架相迎,

飞彪将飞虎救回时,已是死了。二将战陈桐,恨不能将陈桐碎尸万段。

陈桐掩一戟就走,二将为飞虎报仇,催马赶来,陈桐又发标打来,把

周纪一标打落马下。陈桐勒回马欲取首级,早被黄明马到,力战陈桐。

陈桐见已胜二人,便回军掌鼓进营去了。
且说飞彪把飞虎尸骸救回,三子见父死大哭。黄明将周纪也停在荒郊

草地,众家将无不伤感。众将见死了二人,心下无谋,前无所往,退

无所归,羊触藩篱,进退两离。正在慌乱之间不表。
话说青峰山紫阳洞清虚道德真君,在碧云床运元神,忽心下一惊,道

人袖里捏指一算,早知黄飞虎有厄。道人忙命:“白云童儿!请你师

兄来。”白云童儿即时请出一位道童,生的身高九尺,面似羊脂,眼

光暴露,虎形暴眼,头挽抓髻,腰束麻□(左“糸”右“条”)犾,

脚登草履,至云榻前下拜,口称:“师父!唤弟子那里使用?”真君

曰:“你父亲有难,你可下山走一道。”黄天化答曰:“师父!弟子

父亲是谁?”真君曰:“你父乃武成王黄飞虎是也。今在潼关被火龙

标打死,着你下山,一则救父,二则你父子相逢;久后仕周,共扶王

业。”天化听罢问曰:“弟子因何到此。”真君曰:“那一年我往崑

崙山来,脚踏祥云,被你顶上杀气冲入云霄,阻我云路。我看时你才

二岁,见你相貌清奇,后有大贵,故此带你上山,今已十三载。你父

亲今日有离,该我救他,我故教你前去。”真君先把花篮儿与天化拿

下,又将一口剑付与,吩咐速去救父。天化方欲问故,真君曰:“若

会陈桐,须得如此如此,方可保你父出潼关。不许同往西岐,可速回

来,终有日相会。”天化领师父严命,叩头下山。出了紫阳洞,捏了

一撮土,望空中一撒,驾土遁往潼关来;迅速如风,父子相逢,潼关

大战。未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话说文王离了朝歌,连夜过了孟津,渡了黄河,过了渑池,前往临潼关而来不题。且说朝歌城馆驿官见文王一夜未归,心下慌忙,急报费大夫府得知。
  • 话说文王听散宜生之言,出示张挂西岐各门,惊动军民人等,都来争瞧告示。只见上书曰:“西伯文王示谕军民人等知悉:西岐之境,乃道德之乡;无兵戈用武之扰,民安物阜,讼简官清。孤囚苃里羁縻,蒙恩赦宥归国,因见迩来灾异频仍,水旱失度;及查本土,占验灾祥,竟无坛址。
  • 话说武吉来到溪边,见子牙独坐垂杨之下,将渔竿飘浮绿波之上,自己作歌取乐。武吉走至子牙之后,款款叫曰:“姜老爷!”子牙回首,看见武吉,子牙曰:“你是那一日在此的樵夫!”武吉答曰:“正是!”子牙道:“你那一日可曾打死人么?”
  • 话说韩荣知文王聘请子牙相周,忙修本差官往朝歌;非止一日,进城来差官文书房来下本。那日看本者,乃比干丞相,比干见此本姜尚相周一节,沉吟不语,仰天叹息曰:“姜尚素有大志,今佐西周其志不小,此本不可不奏。”
  • 话说比干将狐狸皮硝熟,造成一件袍袄,只候严冬进袍。此时九月,瞬息光阴,一如弹指,不觉时近仲冬;纣王同妲己宴乐于鹿台之上。那日只见彤云密布,凛烈朔风,乱舞梨花,乾坤银砌;纷纷瑞雪,通满朝歌。
  • 话说黄元帅见比干如此不言,迳出午门,命:“黄明、周纪随着老殿下往何处去?”二将领命去讫。且说比干走马如飞,只闻得风声之响;约走五七里之遥,只听得路旁有一妇人,手提筐篮,叫卖无心菜。
  • 话说纣王同文武欣然回至大殿,众官侍立,天子传旨:“释放费仲、尤浑。”彼时微子出班奏:“费、尤二人,乃太师所奏系狱听勘者,今太师出兵未远,即时释放,似亦不可。”
  • 话说姚中上摘星楼见驾毕,纣王曰:“卿有何奏章?”姚中曰:“西伯姬昌已死,姬发自立为武王,颁行四方诸侯,归心者甚多,将来为祸不小。臣因见边报,甚是恐惧,陛下当速兴师问罪,以正国法。若怠缓不行,则其中观望者皆效尤耳。”
  • 话说南宫适离了周营,径往曹州,一路上晓行夜住,也非一日;来到曹州馆驿安歇。次日,至黑虎府里下书。黑虎正坐,家将禀:“千岁!有西岐差南宫适下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