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演义(21)文王夸官逃五关

陈仲琳
font print 人气: 32
【字号】    
   标签: tags:

第二十一回 文王夸官逃五关
黄公恩羲救岐主,

令箭铜符出帝疆;

尤费谗谋追圣主,

云中显化济慈航。

从来德大难容世,

自此龙飞兆瑞祥;

留得佳儿名誉正,

至今齿角有余芳。
话说文王离了朝歌,连夜过了孟津,渡了黄河,过了渑池,前往临潼

关而来不题。且说朝歌城馆驿官见文王一夜未归,心下慌忙,急报费

大夫府得知。左右通报费仲曰:“外有驿官禀说西伯文王一夜未归,

不知何往?此事重大,不得不预先禀明。”费仲闻知,命,“驿官自

退,我自知道。”费仲沈思事在自己身上,如何处治?乃着堂候官请

尤爷来商议。少时,尤浑到费仲府,相见礼毕,仲曰:“贤弟不知姬

昌,保奏皇上,封彼为王,这也罢了。孰知皇上准行,夸官三日。方

才二日,姬昌逃归,不俟王命,必非好事,意干重大。且东南二路被

乱多年,今又走了姬昌,使皇上又生一患,这个担儿谁担?为今之计,

将如之何?”尤浑曰:“年兄且宽心,不必忧闷我二人之事,料不能

失手,且进内廷着两员将官赶去拿来,以正欺君负上之罪,速斩于市

曹,何虑之有。“二人计议停当,忙整朝衣,随即入朝;纣王正在摘

星楼玩赏,侍臣启驾:“费仲、尤浑侯旨。”王曰:“宣二人上楼。”

二人见王礼毕,王曰:“二卿有何奏章来见?”费仲奏曰:“姬昌深

负陛下洪恩,不遵朝廷之命,欺藐陛下,夸官三日,不谢圣恩,不报

王爵。暗自逃归,必怀反意。恐回故土,以启猖獗之端。臣荐在先,

恐得罪,臣等伏奏,请旨定夺。”纣王怒曰:“二卿真言姬昌忠义,

逢朔望焚香叩拜,祝祈风和雨顺,国泰民安,朕故此赦之。今日坏事,

皆出二卿轻举之罪。”尤浑奏曰:“自古人心难测,面从背违;知外

而不知内,如内而不知心,正所谓:‘海枯终见底,人死不知心。’

姬昌此去不远,陛下传旨,命殷破败、雷开点三千飞骑,赶去拿来,

以正逃官之法。”纣王准奏,遣殷、雷二将点兵追赶;使命传旨,神

武将军殷破败、雷开领旨,往武成王府来调三千飞骑,出朝歌一路上

赶来。怎见得?旛幢招展,三春杨柳交加;号带飘扬,七夕彩云披月。

刀枪闪灼,三冬瑞雪弥天;剑戟森严,九月秋霜盖地。咚咚鼓响,汪

洋大海足春雷;振地锣鸣,万劫山前飞霹雳。人似南山争食虎,马如

北海戏波龙。

不说追兵随后飞云挈电而来。且说文王自出朝歌,过孟津,渡了黄河,

望渑池大道徐徐而来,扮作夜不收模样;文王行得慢,殷、雷二将赶

得快,不觉看看赶上。文王回头看见后面麈土荡起,远闻人马喊杀之

声,知是追赶;文王惊得魂飞无地,仰天叹曰:“武成王虽是为我,

我一时失于打点,夤夜逃归;想必当今知道,傍人奏闻,怪我私自逃

归?必有追兵赶逐。此一拏回,再无生理,如今只得趱马前行,以脱

此厄。”
文王这一回似失林飞鸟,漏网惊鱼;那分南北,孰辨东西?文王心忙

似箭,意忽如云;正是:‘仰面告天天不语,低头诉地地无言。’只

得加鞭纵辔数番,恨不得马足腾云,身生两翅。远望临潼关不过二十

余里之程,后有追师看看至近。文王正危急,按下不题。且说终南山

云中子在玉柱洞中碧游床运元神,守离龙,纳坎虎,猛的心血来潮,

屈指一算,早知吉凶。“呀!原来西伯灾厄已满,目下逢危;今日正

当他父子重逢,贫道不失燕山之语。”叫:“金霞童子在那里?你与

我后桃围中请你师兄来。”金霞童子领命往桃园中来,见了师兄道:

“师父请。”雷震子答曰:“师兄先行,我随即就来。”雷震子见了

云中子下拜:“不知师父有何吩咐?”云中子曰:“徒弟!汝父有难,

你可前去救援。”雷震子曰:“弟子父是何人?”云中子曰:“汝父

乃西伯侯姬昌,有难在临潼关;你可往虎儿崖下寻一兵器来,待我秘

授你些兵法,好去救你父亲。今日正当父子重逢之日,后期好相见耳。”

雷震子领师父之命,离了洞府,至虎儿崖;东瞧西看,到各处寻不出

什么东西,又不知何物叫为兵器。雷震子寻思:“我失打点,常闻兵

器乃枪刀剑戟,鞭斧瓜锤,师父口言兵器,不知何物,且回洞再问详

细。”雷震子力欲转身,只见一阵异香扑鼻,透肝钻胆,不知在于何

所?只见前面一涧,僩下水声潺潺,雷鸣隐隐。雷震子观看,只见稀

奇景致,雅韵幽栖,藤缠桧柏,竹插巅崖。狐兔往来如梭,鹿鹤唳鸣

前后,见了些灵芝隐绿草,梅子在青枝,看不尽山中异景。猛然间见

绿叶之下,红杏二枚;雷震子心欢,顾不得高低险峻,攀藤扪葛,将

比二枚红杏摘于手中,闻一闻扑鼻馨香,如甘露沁心,愈加甘美。雷

震子暗思,此二枚红杏,我吃一个,留一个带与师父。雷震子方吃了

一个,怎么这等香美,津津异味?只是要吃,不觉又将这个咬了一口:

“呀!咬残了,不如都吃了罢。”方吃了杏子,又寻兵器;不觉左胁

下一声响,长出翅来,拖在地下。雷麎子吓得魂飞天外,魄散九霄。

雷震子曰:“不好了!”忙将两手去拿住翅,只管拔,不防右边又长

出一翅来;雷震子慌得没主意,吓得痴呆了。原来两边长出翅来不打

紧,连脸都变了,鼻子高了,面如蓝靛,发若朱砂,眼睛暴突,牙齿

横生,出于唇外,身躯长有二丈。雷震子痴呆不语,只见金霞童子来

到雷震子面前叫曰:“师兄!师父叫你。”雷震子曰:“师弟你看我

如何都变了?”金霞童子曰:“你怎的来?”雷震子曰:“师父叫我

往虎儿崖寻兵器,去救我父亲;寻了半日不见,只寻得二枚杏子,被

我吃了。可煞作怪,弄的蓝脸红发,上下獠牙,又长出两边肉翅,叫

我如何去见师父?”金霞童子曰:“快去,师父等你。”雷震子一步

步走来,自觉不好看;二翅并拖,如同斗败了鸡一般。到了玉柱洞前,

云中子见雷震子前来,抚拿道:“奇哉奇哉!”手指雷震子作诗曰:

“两枚仙杏安天下,一条金棍定乾坤;风雷两翅开元辈,变化千端起

后昆。眼似金铃通九地,发如紫草短三髡:秘传玄妙真仙诀,炼就金

钢体不昏。”

云中子作罢诗,命:“雷震子随我进洞来。”雷震子随师父来至桃园

中,云中子取一条金棍,传雷震子,上下飞腾,盘旋如风雨之声,进

退有龙蛇之势;转身似猛虎摇头,起身如蛟龙出海。呼呼响亮,闪灼

光明。空中展动一团锦,左右纷纭万簇花。云中子在洞中传的雷震子

精熟,随将雷震子二翅,左边用一风字,右边用一雷字,又将咒语诵

了一遍;雷震子飞腾起于半天,脚登天,头望下,二翅招展,空中有

风雷之声。雷震子落地,倒身下拜叩谢曰:“师父今传弟子妙道玄机,

使救父之厄,恩莫大焉。”云中子曰:“你速往临潼关救西伯侯姬昌:

乃汝之父,速去速来,不可迟延!你救父送出五关,不许你同父往西

岐,亦不许你伤纣王军将,功完速回终南,再传你道术;后来你兄弟

自有完聚之目。”
云中子吩咐崋:“你去罢。”雷震子出了洞府,二翅飞起,刹时间飞

至临潼关,见一山冈;雷震子落将下来,立在山冈之上,看了一会,

不见形迹。雷震子自思:“呀我失了打听,不曾问我师父;西伯侯文

王不知怎么个样?教我如何相见?”二言未了,只见壁厢一见人粉青

毡笠,穿了一件皂服号衫,乘一骑自马飞奔而来。雷震子曰:“此人

莫非是吾父也。”大叫一声曰:“山下的果是西伯侯姬老爷?”文王

听得有人叫他,勒马□(左提“手”,右“台”)头观看时,又不见

人,只听得声气。文王叹曰:三日命合休!为何闻声不见人形?此必

鬼神相戏。”

原来雷震子面蓝,身上又是水合色,故此与山色交加,文王不曾看得

明白,故有此疑。雷震子见文王住马停蹄,看一回不言而又行;又叫

曰:“此位可是西伯侯姬千岁么?”文王□(左提“手”,右“台”)

头猛见一人面如蓝靛,发如朱砂,巨口獠牙,眼如铜铃,光华闪灼,

吓的魂不附体。文王自思,若是鬼魅,必无人声,我既到此,也避不

得了。他既叫我,我且上山看他如何?文王打马上山叫曰:“那位杰

士,为何认得我姬昌?”雷震子闻言,连忙倒身下拜,口称:“父王!

孩儿来迟,致父王受惊,恕孩儿不孝之罪。”文王曰:“杰士错误了。

我姬昌一向无识,为何以父子相称?”雷震子曰:“孩儿乃是燕山收

的雷震子。”文王曰:“我儿你为何生得这个模样?你是终南山云中

子带你上山,算将来方今七载,你为何到此?”雷震子曰:“孩儿奉

师法旨,下山来救父亲出五关去,退追兵,故来到此。”文王听罢,

吃了一惊;自思:“吾乃逃官,已自得罪朝廷,此子看他面色,也不

是个善人。他若去退追兵,兵将都被他打死了,与我更加恶罪。待我

且说他一番,以止他凶暴。”文王叫:“雷震子!你不可伤了纣王军

将,他奉王命而来,吾乃逃官,不遵王命,弃纣归西,我负当今之大

恩,你若伤了纣王命官,你非为救父,反为害父也。”雷震子答曰:

“我师父也曾吩咐孩儿,教我不可伤他军将,命只救父王出五关便了。

孩儿自劝他回去。”

雷震子见那里追兵卷地而来,旗旛招展,锣鼓齐鸣,喊声不息。一派

征尘,遮蔽旭日。雷震子看罢,便把胁下双翅一声响,飞起空中,将

一根黄金棍拿在手里,就把文王吓得一交,跌在地下不题。且说雷震

子飞在追兵面前,一声响落在地下;用手把一根金棍挂在掌上,大叫

曰:“不要来!”兵卒□(左提“手”,右“台”)头看见雷震子面

如蓝靛,发似朱砂,巨口獠牙;军卒报与殷破败、雷开曰:“启老爷!

前面有一恶神阻路。凶势狰狞。”殷、雷二将大声喝退,二人纵马向

前来会雷震子。不知性命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第十一回   里城囚西伯侯

      不题二候家将星夜逃回,报与二侯之子去了。且说纣王次日升显庆殿,有亚相比干具奏收二臣之尸,放归姬昌回国。天子准奏,比干领旨出朝。

  • 第十二回   陈塘关哪吒出世

      金光洞里有奇珍,降落尘寰辅至仁;周室已生佳气色,商家应自灭精神。从来泰运多梁栋,自古昌期有劫;戊午旬中逢甲子,漫嗟朝尽夜沉沦。

  • 第十三回   太乙真人收石矶

      天然顽石矶得先,结就灵胎已万年;吸月餐星探地窟,填离取坎复天干。漫夸步雾兴云术,且听吟龙啸虎仙;劫火运逢难措手,须知邪正有偏全。

  •    第十四回   哪吒现莲花化身

      仙家法力妙灵量,起死回生有异方;一粒丹砂归命宝,几根荷叶续魂汤。超凡不用肮脏骨,入圣须寻返魂香;从此开疆归圣主,岐周事业藉匡襄。

  • 第十五回   昆仑山子牙下山

      子牙此际落凡尘,
      白首牢骚类野人;
      几度束身成老拙,
      三番涉世反相嗔。
      溪未入飞熊梦,
      渭水安知有瑞麟?
      会际风云开帝业,
      享年八百庆长春。

  • 第十六回 子牙火烧琵琶精


    妖孽频兴国势阑,大都天意久摧残;

    休言怪气侵牛斗,且俟精灵杀豸冠

    千载修持成往事,一朝被获苦为懽;

    当时不遇天仙术,安得琵琶火后看?

  • 第十七回 苏坦己置造虿盆


      虿盆极恶已弥天,

      宫女无辜血肉朘,

      媚骨己无埋玉处,

      芳魂犹带秽腥膻。

      故园有梦空歌月,

      此地沉冤未息肩;

      怨气漫漫天应惨,

      周家世业更安然。

  • 第十八回 子牙谏主隐磻溪


    渭水潺僝日夜流,

    子牙从比独垂钩;

    当时未入飞熊梦,

    几向斜阳叹白头。

  • 忠臣孝子死无辜,只为殷商有怪狐;淫乱不羞先荐耻,真诚岂畏后来诛?宁甘万刃留清白,不爱千娇学独夫;史册不污千载恨,令人屈指泪如珠。
  • 自古权奸止爱钱,构成机彀害忠贤;不无黄白开生路,也要青蚨入锦缠。成败不知遗国恨,灾亡那问有家庭?孰知反复原无定,悔却吴钩错误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