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演义(25) 苏妲己请妖赴宴

陈仲琳
font print 人气: 34
【字号】    
   标签: tags:

第二十五回 苏妲己请妖赴宴
鹿台只望接神仙,

岂料妖狐降绮筵?

浊骨不能超浊世,

凡心怎得出凡尘?

希图弄巧欺明哲,

孰意招尤翦秽毡?

惟有昏君殷纣拙,

反听苏氏杀忠贤。
话说韩荣知文王聘请子牙相周,忙修本差官往朝歌;非止一日,进城来差

官文书房来下本。那日看本者,乃比干丞相,比干见此本姜尚相周一节,

沉吟不语,仰天叹息曰:“姜尚素有大志,今佐西周其志不小,此本不可

不奏。”比干抱本往摘星楼来候旨,纣王宣比干进见,王曰:“皇叔有何

奏章?”比干奏曰:“汜水关总兵官韩荣上本,言:‘姬昌礼聘姜尚为相,

其志不小,东伯侯反于东鲁之乡,南伯侯屯兵三山之地;西伯姬昌若有变

乱,此时正是刀兵四起,百姓思乱。况水旱不时,共贫军乏,库藏空虚;

而闻太师远征北地,胜败未分,真国事多艰,君臣交省之时,愿陛下圣意

上裁,请旨定夺。”王曰:“俟朕临殿,与众卿共议。”君臣正论国事,

只见当驾官奏曰:“北伯侯崇侯虎候旨。”
命传旨宣侯虎上楼,王曰:“卿有何奏章?”侯虎奏曰:“奉旨监造鹿台,

整造二年零四个月,今已工完,特来复命。”纣王大喜:“此台非卿之力,

终不能如是之速。”侯虎曰:“臣昼夜督造,焉敢怠玩?故此成工之速。”

王曰:“今姜尚相周,其志不小,汜水关总兵韩荣有本来奏。为今之计,

如之奈何?卿有何谋,可除姬昌大患?”侯虎奏曰:“姬昌何能?姜尚何

物?井底之蛙,所见不大;萤火之光,其亮不远。名为相国,犹寒蝉之抱

枯杨,不久俱尽。陛下若以兵加之,使天下诸侯耻笑。据臣观之,无能为

也;愿陛下不必与之较量可也。”王曰:“卿言甚善。”纣王又问曰:“鹿

台已完,朕当幸之。”侯虎奏曰:“特请圣驾观看。”纣王甚喜:“二卿

可暂往台下,候朕与皇后同往。”王传旨排驾,往鹿台玩赏。有诗为证:

“鹿台高耸透云霄,断送成汤根与苗;土木工兴人失望,黎民怨气鬼应妖。

食人无厌崇侯恶,献媚逢迎费仲枭;勾引狐狸歌夜月,商家一似水中飘。”
话说纣王与妲己同坐七香车,宫人随驾;侍女纷纷,到得鹿台,果然华丽。

君后下车,两边扶持上台;真是瑶池紫府,玉阙珠楼,说什么蓬壶方丈,

团团俱是白石砌就,周围俱是玛瑙妆成;楼阁重重,雕檐碧瓦,亭台叠叠,

兽马金鸾。殿当中嵌几样明珠,夜放光华,空中照耀;左右铺设,俱是美

玉良金,辉煌闪灼。比干随行在台观看,台上不知费几许钱粮,无限宝玩。

可怜民膏民脂,弃之无用之地。想台中间不知陷害了多少冤魂屈鬼。又见

纣王携妲己入内廷,比干看罢鹿台,不胜嗟叹。有赋为证:“台高插汉,

树耸凌云;九曲栏杆,饰玉雕金。光彩彩,千层楼阁;朝星映,月影溶溶。

怪草奇花,香馥四时不卸;珍禽异兽,声扬十里传闻。游宴者恣情欢乐,

供力者劳瘁艰辛;涂壁脂泥,俱是万民之膏血;花堂采色,尽收百姓之精

神。绮罗锦绣,空尽纤女机杼;丝竹管弦,变作野夫啼哭。真是以天下奉

一人,预信独夫残万姓!”
比干在台上,忽见纣王传旨奏乐饮宴,赐比干、侯虎筵席;二臣饮罢数杯,

谢酒下台不表。且说妲己与纣王酣歌,王曰:“爱卿曾言:‘鹿台造完后,

自有神仙仙子仙姬俱来行乐。’今台已造完成,不识神仙仙子何日下降

乎?”这一句话,原是当时妲己要与玉石琵琶精报仇,将此鹿台图献纣王,

要害子牙,故将邪言惑诱纣王;岂知作耍成真,不期今日完工。纣王欲想

神仙,故问妲己;妲己只得朦胧应曰:“神仙仙子,乃清虚有道德之士;

须待月色圆满,光华皎洁,碧天无翳,方肯至此。”纣王曰:“今乃初十

日,料定十四五夜,月华圆满,必定光辉,使朕会一会神仙仙子何如?”

妲己不敢强辩,随口应承。比时纣王在台上贪欢取乐,淫佚无休;从来有

福者福德自生,无福者妖孽广积。奢侈淫佚,乃丧身之乐。纣王日夜纵淫,

全无忌惮。且说妲己自纣王要见神仙仙子,着实挂心,日夜不安,其日乃

是九月十三日,三更时分,妲己俟纣王睡熟,将原形出窍,一阵风声,来

至朝歌南门外,离城三十五里轩辕坟内。妲己原形至此,众狐狸齐来迎接;

又见九头雉鸡精出来相见,雉鸡精道:“姐姐为何到此?你在深院皇宫,

受享无穷之福,何尝思念我等在此凄凉?”妲己道:“妹妹!我虽别你们,

朝朝侍天子,夜夜伴君王,未尝不思念你等;如今天子造完鹿台,要会仙

姬仙子。我思一计,想起妹妹与众孩儿们,有会变者,或变神仙,或变仙

子仙姬,去鹿台受享天子九龙宴席;不会变者,自安其命,在家看守。俟

那日妹妹与众孩儿们来。”雉鸡精答道:“我有些需事,不能领席;算将

来只得三十九名会变的,”妲己吩咐停当,风声响处,依旧回宫,人还本

窍。纣王大醉,那知妖精出入。一宿天明,次日,纣王问妲己曰:“明日

是十五夜,正是月满之辰,不识神仙可能至否?”妲己奏曰:“明日治宴

三十九席,排三层,摆在鹿台,候神仙降临;陛下若会仙家,寿添无算。”

纣王大喜,问曰:“神仙降临,可命一臣斟酒暗宴。”妲己曰:“须得一

大量大臣,方可陪席。”王曰:“合朝文武之内,止有比干量洪。”传旨

宣亚相比干,不一时比干至台下;朝见,纣王曰:“明日命皇叔陪神仙筵

宴,至月上台下候旨。”比干领旨,不知怎样陪神仙,糊涂不明;仰天叹

曰:“昏君!社稷这等狼狈,国事日见颠倒;今又痴心妄想,要会神仙,

似此又是妖言,岂是国家吉兆?”比干回府,总不知所出。且说纣王次日

传旨,打点筵宴,安排三层台上,三十九席;一层摆列十三席。纣王吩咐

布列停妥,恨不得将太阳速送西山,皎月忙昇东上。九月十五日抵暮,比

干朝服往台下候旨。且说纣王见日已西沉,月光东上;纣王大喜,如得了

万斛珠玉一般。携妲已于台上看九龙筵席;真乃是烹龙炮凤珍羞味,酒海

肴山色色新。席已完备,纣王、妲己入内欢饮,候神仙前来;妲己奏曰:

“但神仙至此,陛下不可出见;如泄了天机,恐后诸仙不肯再降。”王曰:

“御妻之言是也。”话犹未了,将交一更时近,只听得四下里风响。怎见

得?有诗为证:“妖云四起罩乾坤,冷雾阴霾天地昏;纣王台前心胆战,

苏妃目下子孙尊。只知饮宴多生福,孰料贪杯惹灭门?怪气已随王气散,

至今遗笑鹿台魂?
这些在轩辕坟内狐狸,采天地之灵气,受日月之精华;或一二百年者,或

三五百年者。今并此作仙子仙姬神仙体象而来,那些妖气,霎时间把一轮

明月雾了,风声大作,犹如虎吼一般。只听得台上飘飘的落下人来,那月

光渐渐的现出;妲己悄悄启曰:“仙子来了。”慌的纣王隔帘一望;内

中袍分五色,各穿青黄赤白黑。内有带鱼尾冠者,九扬巾者,一字巾者,

陀头打扮者,双丫髻者;又有盘龙云髻,如仙子仙姬者。纣王在帘内观之,

龙心大悦;只转有一仙人言曰:“众位道友稽首了。”众仙答礼曰:“今

蒙纣王设席,宴吾辈于鹿台,诚为厚赐;但愿国祚千年永,皇基万万秋。”

妲己在里面传旨:“宣陪宴官上台。”比干上台;月光下一看,果然如此;

个个有仙风道骨,人人像不老长生。自思此事实难解也!人像两真,我比

干只得向前行礼。内有一道人曰:“先生何人?”比干答曰:“卑职亚相

比干奉旨陪宴。”道人曰:“既是有缘来此会,赐寿一千秋。”比干听说,

心下着疑;内传旨斟酒,比干执金杯酌酒,三十九席已完。身居相位,不

识妖气,怀抱金壶,侍于侧畔。这些狐狸骚臭变不得,比干正闻狐骚臭,

自思:“神仙乃六根清净之体,为何气秽冲人?”比干叹息:“当今天子

无道,妖生怪出,为国不祥。”正沉思之间,妲己命陪宴官奉大盏;比干

依次奉三十九席,每席奉一杯陪一杯,比干有百斗之量,随奉过一回;妲

己又曰:“陪宴官再奉一杯。”比干每一席又是一杯;诸妖连饮二林,此

杯乃是劝杯。诸妖自不曾吃过这皇封御酒;狐狸量大者,还招架得住,量

小的招架不住,都醉了,把尾把都拖下来。只是妲己不知好歹,只是要他

的子孙吃;但不知此酒发作起来,禁持不住,都要现出原形来。比干奉第

二层酒,头一层都挂下尾把,都是狐狸尾把。此时月照正中,比干着实留

神看明白,已是追悔不及,暗暗叫苦。想我身居相位,反见妖怪叩头,羞

杀我也!比干闻狐骚臭难当,暗暗切齿。且说妲己在帘子内看陪宴官奉了

三杯,见小狐狸醉将来了;若现出原身来,不好看相。妲己传旨陪宴官暂

下台去,不必奉酒,任从众仙各归洞府。比干领旨下台,郁郁不乐;出了

内廷,过了分宫楼显庆殿,嘉善殿,九间殿,殿内有宿夜官员,出了武门

上马;前面有一对红纱灯引导。未及行了二里,前面火把灯笼,一队士马;

原来是武成王黄飞虎巡督皇城。比干上前,武成王下马惊问比干曰:“丞

相有甚紧急事,这时节才出午门?”比干顿足道:“老大人!国乱邦倾,

纷纷妖怪,浊乱朝廷,如何是好?昨夜天子宣我陪仙子仙姬,一更月上,

奉旨上台;果然有一起道人,各穿青黄赤白黑衣,也有些仙风道骨之像。

孰知原来是一伙狐狸精,那精连饮两三大杯,把尾把挂将下来;月下明明

的看得是实。如此光景,怎生奈何?”黄飞虎曰:“丞相请回,未将明日

自有理会。”比干回府,黄飞虎命黄明、周纪、龙环、吴谦,你四人各带

二十名健卒,散在东南西北地方,若那些道人出那一门,务踪其巢穴,定

要真实回报。”四将领命去讫。武成王回府。且说众狐狸酒在腹内,醉将

起来,架不得妖风,起不得朦雾:勉强架出午门,一个个都落下来,拖拖

拽拽,挤挤挨挨,三三五五,簇拥而来。到南门将至五更,南门开了,周

纪远远的黑影之中,明明看见;随后哨探,离城三十五里轩辕坟傍,有一

石洞。那些道人仙子都爬进去了。次日黄飞虎昇殿,四将回令;周纪曰:

“昨在南门探得道人有三四十名,进轩辕坟石洞内去了。探的是实,请令

定夺。”黄飞虎即命周纪领二百家将,尽带柴薪,塞住洞口;将柴架起来,

烧到下午来回令。周纪去讫,门官报道:“亚相到了。”飞虎迎请到庭上

行礼,分宾主坐下,茶罢,飞虎将周纪一事说明,比干大喜,称谢。二人

彼比谈论国家事务,武成王置酒,与比干丞相传杯相叙?不觉就至午后,

周纪来见:“奉令放火,烧到午时,特来回令。”飞虎曰:“末将同丞相

一往如何?”比干曰:“愿随车驾。”二人带引家将前去不题。且说这些

狐狸吃了酒,死了也甘心,还有不会变的,无辜俱死于一穴。有诗为证:

“欢饮传杯在鹿台,狐狸何事化仙来?只因秽气人看破,惹下焦身粉骨

灾。”
众家将不一时,将些狐狸扒出,俱是焦毛烂肉,臭不可闻。比干对武成王

曰:“这许多狐狸还有未焦者;拣选好的将皮剥下来,造一袍袄,献与当

今,以感妲己之心。使妖魅不安于君前,必至内乱,使天子醒悟;或加贬

谪妲己,也见我等忠诚。”二臣共议大悦,各归府第,欢饮尽醉而散。古

语云:“不管闲事终无事,只怕你谋里招殃祸及身。”但不知后来凶吉如

何?且看下回分解。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第十五回   昆仑山子牙下山

      子牙此际落凡尘,
      白首牢骚类野人;
      几度束身成老拙,
      三番涉世反相嗔。
      溪未入飞熊梦,
      渭水安知有瑞麟?
      会际风云开帝业,
      享年八百庆长春。

  • 第十六回 子牙火烧琵琶精


    妖孽频兴国势阑,大都天意久摧残;

    休言怪气侵牛斗,且俟精灵杀豸冠

    千载修持成往事,一朝被获苦为懽;

    当时不遇天仙术,安得琵琶火后看?

  • 第十七回 苏坦己置造虿盆


      虿盆极恶已弥天,

      宫女无辜血肉朘,

      媚骨己无埋玉处,

      芳魂犹带秽腥膻。

      故园有梦空歌月,

      此地沉冤未息肩;

      怨气漫漫天应惨,

      周家世业更安然。

  • 第十八回 子牙谏主隐磻溪


    渭水潺僝日夜流,

    子牙从比独垂钩;

    当时未入飞熊梦,

    几向斜阳叹白头。

  • 忠臣孝子死无辜,只为殷商有怪狐;淫乱不羞先荐耻,真诚岂畏后来诛?宁甘万刃留清白,不爱千娇学独夫;史册不污千载恨,令人屈指泪如珠。
  • 自古权奸止爱钱,构成机彀害忠贤;不无黄白开生路,也要青蚨入锦缠。成败不知遗国恨,灾亡那问有家庭?孰知反复原无定,悔却吴钩错误撚。
  • 话说文王离了朝歌,连夜过了孟津,渡了黄河,过了渑池,前往临潼关而来不题。且说朝歌城馆驿官见文王一夜未归,心下慌忙,急报费大夫府得知。
  • 话说文王听散宜生之言,出示张挂西岐各门,惊动军民人等,都来争瞧告示。只见上书曰:“西伯文王示谕军民人等知悉:西岐之境,乃道德之乡;无兵戈用武之扰,民安物阜,讼简官清。孤囚苃里羁縻,蒙恩赦宥归国,因见迩来灾异频仍,水旱失度;及查本土,占验灾祥,竟无坛址。
  • 话说武吉来到溪边,见子牙独坐垂杨之下,将渔竿飘浮绿波之上,自己作歌取乐。武吉走至子牙之后,款款叫曰:“姜老爷!”子牙回首,看见武吉,子牙曰:“你是那一日在此的樵夫!”武吉答曰:“正是!”子牙道:“你那一日可曾打死人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