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演义(26)坦己设计害比干

陈仲琳
font print 人气: 58
【字号】    
   标签: tags:

第二十六回 坦己设计害比干

朔风一夜碎琼瑶,

丞相乘机进锦貂;

只望同心除恶孽,

孰知触忌伴君妖。

刳心已定千秋业,

宠妲难羞万载谣;

可惜成汤贤圣业,

化为流水逐春潮!
话说比干将狐狸皮硝熟,造成一件袍袄,只候严冬进袍。此时九月,瞬息

光阴,一如弹指,不觉时近仲冬;纣王同妲己宴乐于鹿台之上。那日只见

彤云密布,凛烈朔风,乱舞梨花,乾坤银砌;纷纷瑞雪,通满朝歌。怎见

得好雪?空中银珠乱洒,半天柳絮交加;行人拂袖舞梨花,满树是千枝银

压。公子围罏酌酒,仙翁扫雪烹茶;夜来朔风透窗纱,不知是雪花梅花。

飗飕冷气侵人,片片六花盖地;瓦楞鸳鸯轻拂粉,炉焚兰麝可添锦。云迷

四野催妆晚,煖阁红炉玉影偏。此雪似梨花,似杨花,似梅花,似琼花;

似梨花白,似杨花细,似梅花无香,似琼花珍贵。此雪乃有声有色,有气

有味;有声者如蚕食叶,有气者冷侵心骨,有色者比美玉无瑕,有味者能

识来年禾稼。团团如滚珠,霏霏如玉屑;一片似凤羽,两片似鹅毛。三片

攒三,四片攒四;五片似梅花,六片如花萼。此雪下到稠密处,只见江湖

一道青;此雪有富有贵,有贫有贱。富实者,红炉添兽炭,煖阁饮羊羔。

贫贱者,厨中无米,灶下无柴,非是老天传敕旨,分明降下杀人刀。凛凛

寒威雾气棼,国家祥瑞落纷纭;须臾四野难分界,头望千山尽是云。道上

往来人迹绝,空中隐跃自为群;此雪若到三更后,尽道丰年已十分。纣王

与妲己正饮宴赏雪,当驾官启奏:“比干候旨。”王曰:“宣比干上台。”

比干行礼毕,王曰:“六花杂出,舞雪纷纭,皇叔不在府第酌酒御寒,有

何奏章冒雪至比?”比干奏曰:“鹿台高接霄汉,风雪严冬;臣忧陛下龙

体生寒,特献袍袄与陛下御冷驱寒,少尽臣微悃。”王曰:“皇叔年高,

当留自用;今进与孤,足征忠爱。”命取来。比干下台,将朱盘高捧;面

是大红,里是毛色。比干亲手抖开,与纣王穿,纣王笑曰:“朕为天子,

富有明海,实缺此袍御寒;今皇叔之功,世莫大也。”纣王传旨赐酒,共

乐鹿台。话说妲己在绣帘内观看,都是他子孙的皮;不觉一时间刀剜肺腑,

火烧肝肠,此苦可对谁言?暗骂:“比干老贼!吾子孙就享了当今酒席,

与老贼何干?你明明欺我,把皮毛感吾之心,我不把你这老贼剜出你的心

来,也不算中官之后。”泪如雨下。不表妲已深恨比干。且说纣王与比干

把盏,比干辞酒,谢恩下台;纣王着袍进内,妲己接住。王曰:“鹿台寒

冬,比干进袍,甚称朕怀。”妲己奏曰:“妾有愚言,不识陛下可容纳否?

陛下乃龙体,怎披此狐狸皮毛;不当稳便,甚为亵尊。”王曰:“御妻之

言是也。”遂脱将下来眝库。此乃是妲己见物伤情,其心不忍,故为此语。

因自沉思曰:“昔日欲造鹿台,为报琵琶妹子之仇,岂知惹出这场是非,

连子孙俱剿灭殆尽。”心中甚是痛恨,一心要害比干,无计可施。话说时

光易度,一日,妲己在鹿台陪宴,陡生一计,将面上妖容撤去;比平常娇

媚不过十分中一二,大抵往日如牡丹初绽,芍药迎风,梨花带雨,海棠醉

日,艳冶非常。纣王正饮酒问,谛视良久,见妲己容貌大不相同,不住盼

睐,妲己曰:“陛下频顾贱妾残妆何也?”纣王笑而不言,妲己强之,纣

王曰:“朕看爱卿容貌,真如娇花美玉;令人把玩,不忍释手。”妲己曰:

“妾有何容颜?不过蒙圣恩宠爱,故如此耳,妾有一结义妹,姓胡名喜媚,

如今在紫霄宫出家;妾之颜色,百不及一。”纣王原是爱酒色,听得如此

容貌,不觉心中欣悦。乃笑而问曰:“爱卿既有令妹,可能令朕一见否?”

妲己曰:“喜媚乃是闺女,自幼出家,拜师学道,在洞府名山,紫宵宫内

修行,一刻焉能得至?”王曰:“托爱卿福庇,如何委曲,使朕一见?亦

不负卿所举。”妲己曰:“当时同妾在冀州时,同妾针线,喜媚出家,与

妾作别,妾洒泪泣曰:“今别妹妹:永不能相见矣!”喜媚曰:“但拜师

之后,若得五行之术,我送信香与你姐姐;若要相见,焚此信香,吾当即

至。”后来去了一年,果送信香一块,未及二月,蒙圣恩取上朝歌,侍陛

下左右,一向忘却。方才陛下不言,妾亦不敢奏闻。”纣王大喜曰:“爱

卿何不速取信香焚之!”妲己曰:“尚早,喜媚乃是仙家,非同凡俗;待

明日月下,陈设茶□(上“草”字头,下“果”),妾身沐浴焚香相迎方

可。”王曰:“卿言甚是,不可亵渎。”纣王与妲己宴乐安寝。却说妲己

至三更时分,现出原形,竟到轩辕坟中。只见雉鸡精接着泣诉曰:“姐姐

因为你一席酒,断送了你的子孙尽灭,将皮都剥了去,你可知道?”妲己

亦泣悲道:“妹妹!因我子孙受此沉冤,无处申报;寻思一计,须如比如

此,可将老贼取心,方遂吾愿。今仗妺妹扶持,彼此各相护卫,我思你独

自守此巢穴,也是寂寥,何不乘此机会,享皇家血食?朝暮相聚,何不为

美?”雉鸡精深谢妲己曰:“既蒙姐姐□(左提“手”,右“台”)举,

敢不如命!明日即来。”妲己计较已定,依旧隐形;回宫入窍,与纣王共

寝。天明起来,纣王好不欢欣,专候今晚喜媚降临;恨不得把金乌赶下西

山去,捧出东迪玉兔来。至晚纣玉见月华初升,一天如洗,作诗曰:“金

运蝉光出海东,清幽宇宙彻长空;玉盘悬在碧天上,展放光华散彩虹。”

话说纣王与妲己在台上玩月,催逼妲己焚香,妲己曰:“妾虽焚香拜请,

倘或喜媚来时,陛下当回避一时;恐触彼回去,急切难来。待妾以言告过,

再请陛下相见。”纣王曰:“但凭爱卿吩附,一一如命。”妲己方净手焚

香,做成圈套;将近一鼓时分,听半空风响,阴云密布,黑雾迷空,将一

轮明月遮掩。一霎时天昏地暗,寒气侵入;纣王惊疑,忙问妲己曰:“好

风,一会儿翻转天地了。”妲己曰:“想必喜媚踏风云而来。”言未毕,

只听空中有环珮之声,隐隐有人声坠落;妲己即忙催纣王进里面曰:“喜

媚来矣!俟妾讲过,好请相见。”纣王只得进内殿,隔帘偷瞧;只见风声

停息,月光之下,见一位道姑。穿大红八卦衣,丝(左“糸”右“条”)

麻履;况此月色复明,光彩皎洁,且是灯烛煇煌。常言:“灯月之下见佳

人,比白日更胜十倍。”只见此女肌如瑞雪,脸似朝霞,海棠风韵,樱桃

小口,杏脸桃腮,光莹娇媚,色色动人。妲己向前曰:“妹妹来矣!”喜

媚曰,“姐姐!贫道稽首了。”二人同至殿内,行礼坐下;茶罢,妲己曰:

“昔日妹妹曾言:‘但欲相会,只焚信香即至。’今果不失前言,得会尊

容,妾之幸甚。”道姑曰:“贫道适闻信香一至,恐违前约,故即速前来,

幸恕唐突。”彼此逊谢。且说纣王再观喜媚之姿,复睹妲己之色,如天地

悬隔;纣王暗想:“但得喜媚常侍衾枕,便不做天子,又有何妨?”心上

甚是难过,只见妲己问喜媚曰:“喜妹是斋是荤?”喜媚答曰:“是斋。”

妲己传旨排上素斋来,二人传杯叙话,灯光之下,故作妖娆。纣王看喜媚;

真如蕊宫仙子,月窟嫦娥;把纣王只弄得魂游荡漾三千里,魄绕山河十万

重,恨不能共语相陪,一口吞下肚。抓耳挠腮,坐立不安,不知如何是好;

纣王急得不耐烦,只是乱咳嗽;妲己已会其意!眼角传情,看看喜媚曰:

“妹妺!妾有一言奉渎,不知妺妺可容纳否?”喜媚曰:“姐姐有何事吩

咐?贫道领教。”妲己曰:“前者,妾在天子面前,赞扬妺妹大德;天子

喜不自胜,久欲一睹仙颜。今蒙不弃,慨赐降临,实出万幸;乞贤妺念天

子渴想之怀,俯同一会,得领福慧,感戴不胜!今不敢唐突晋谒,托妾先

容,不知妺妺意下如何?”喜媚曰:“妾系女流,况且出家;生俗不便相

会。二来男女不雅,且:‘男女授受不亲。’岂可同筵晤对而不分内外之

礼?”妲己曰:“不然,妹妺既系出家,原是超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岂得以世俗男女分别而论?况天子系命于大,即天之子,总治万民,富有

四海,率土皆臣。无论何人,皆可相见。我与你幼虽结拜,义实同胞;即

以姐妺之情;就见天子亦是亲道。这也无妨?”喜媚曰:“姐姐吩咐,请

天子相见。”纣王即“请”字也等不得,就走出来了。纣王见道姑一躬,

喜媚打一稽首相还。喜媚曰:“请天子坐。”纣王便傍坐在侧,二妖反上

下生了。灯光下见喜媚两次三番,启朱唇一点樱桃,,吐的是喜孜孜一团

和气;转秋波双湾活水,送的是娇滴滴万种风情,把个纣王弄得心猿难按,

意马驰缰,只急得一身香汗。妲己情知纣王欲火正炽,左右难捱,故意起

身更衣。妲己上前曰:“陛下在此相陪,妾更衣就来。”纣王复转下坐,

朝上觌面传杯;纣王在灯下,眼角传情,那道姑面红微笑。纣王斟酒,双

手奉于道姑;道姑接酒,吐袅娜声音答曰:“敢劳陛下。”纣王乘机将喜

媚手腕一捻;道姑不语,把纣王魂灵儿都飞在九霄。纣王见是如此,便问

曰:“朕同仙姑台前玩月何如?”喜媚曰:“领旨。”纣王复携喜媚手出

台玩月:喜媚不辞,纣王心动,便搭住香肩,月下偎倚,情意甚密,纣王

心中甚喜,乃以言挑之曰:“仙姑何不弃此修行,而与令姐向住宫院?抛

此清凉,且享富贵:朝夕欢娱,四时欢庆,岂不快乐?人生几何。乃自苦

如此。仙姑意下如何?”喜媚只是不语。纣王见喜媚不甚推托,乃以手抹

着喜媚胸膛;软绵绵温润润嫩嫩的腹皮。喜媚半推半就,纣王见他如此,

双手搂抱。偏殿交欢;云雨几度,方才歇手。正起身整衣,忽见妲己出来;

一眼看见喜媚乌云散乱,气喘吁吁。妲己曰:“妺妹为何这等模样?”纣

王曰:“实不相暪,方才与喜媚姻缘相凑,天降赤绳;你姐妹同侍左石,

朝暮欢娱,共享无穷之福。此亦是爱卿荐拔喜媚之功,朕心喜悦,不敢有

忘。”即传旨重新排宴,三人共饮至五更,方共寝鹿台之上。有诗为证:

“国破妖氛现,家亡殷主昏;不听君子谏,专纳佞人言。先爱狐狸女,又

宠雉鸡精;比干逢此怪,目下死无存。”
话说纣王纳喜媚,外官不知,天子不理国事,荒淫内阙。外廷隔绝,真是

君门万里。武成王执掌大帅之权,提调朝歌内四十八万人马,镇守都城;

虽然是丹心为国,而终不能面君进谏。彼此隔绝,无可奈何,只得长叹而

已。一日,见报。说东伯侯姜文焕分兵攻打野马岭,要取陈塘关;黄总兵

令鲁虽领兵十万把守去讫。且说纣王自得喜媚,朝朝云雨,夜夜酣歌,那

里把社稷为重。那日,二妖正在台上用早膳,忽见妲己大叫一声,趺倒在

地;把纣王惊骇汗出,吓的面如土色。见妲己口中喷出血来,闭口不言,

面皮俱紫;纣王曰:“御妻自随朕数年,未有此疾;今日如何得这等凶症?”

喜媚故意点头叹曰:“姐姐旧疾发了。”纣王问曰:“美人为何知御妻有

此旧疾?”喜媚奏曰:“昔在冀州,是彼比俱是闺女,姐姐常有心痛之疾,

冀州有一医士,姓张名元,他用药最妙。有玲珑心一片,煎汤吃下,此疾

即愈。”纣王曰:“传旨宣冀州医士张元。”喜媚奏曰:“陛下之言差矣!

朝歌到冀州有多少路?一去一来,至少月余;耽误日期,焉能救得?除非

朝歌之地,若人有玲珑心,取他一片,登时可救,如无,须臾即死。”纣

王曰:“玲珑心谁人知道?”喜媚曰:“妾身曾拜师,善能推算。”纣王

大喜,命喜媚速算。这妖精故意掏指,算来算去奏曰:“朝中止有一大臣,

官居显爵,位极人臣,只怕此人舍不得,不肯救援娘娘。”纣王曰:“是

谁快说。”喜媚曰:“惟亚相比干,乃是玲珑七窍之心。”纣王曰:“比

干乃是皇叔,一宗嫡派,难道不肯借一片玲珑心,为御妻起沉痀之疾?速

发御札,宣比干。”差官飞往相府。比干闲居无辜,正为国家颠倒,朝政

失宜,心中寿画,忽值堂官敲云板,传御札立宣见驾。比干接札礼毕曰:

“天使先回,午门会齐。”比干自思,“朝中无事,御札为何甚速?”话

未了,又报御札又至。比干又接过。不一时,连到五次御札;比干疑惑:

“有甚紧急,连发五札?”正沉思时,又报御札又至,持札者乃奉御官陈

青。比干接毕,问青曰:“何事要紧,用札六次?”青曰:“丞相在上,

方今国事渐衰,鹿台又新纳道姑,名曰:胡喜媚。今日早膳,娘娘偶然心

痛疾发,看看气绝;胡喜媚陈说,要得玲珑心一片,煎汤吃下即愈。皇上

言:“玲珑心如何晓得?”胡喜媚会算。算丞相是玲珑心,因此发札六道,

要借老千岁的一片心,急救娘娘,故此紧急。”比干听罢,惊得心胆俱落;

自思事已如此,乃曰:“陈青你在午门等候,我即至也。”比干进内见夫

人孟氏曰:“夫人!你好生看顾孩儿微子德;若我死之后,你母子好生守

我家训,不可造次,朝坤并无一人矣!”言罢泪如雨下。夫人大惊问曰:

“大王何故出此不吉之言?”比干曰:“妲己有疾,昏君听信妖言,欲取

吾心作羹汤,岂有生还之理?”夫人垂泪曰:“官居相位,又无欺诳,上

不犯法于天子,下不贪酷于军民。大王忠诚节孝,表着于人耳目,有何罪

恶遽至犯取心惨刑?”微子德在傍泣曰:“父王勿忧,方才孩儿想起昔日

姜子牙与父王看气色,曾说不利,留一简帖在书房。说:‘至危急两难之

瞟,进退无路,方可看简,亦可解救。’”比干方悟曰:“呀!几乎一时

忘了!”忙开书房门,见砚台下压着一帖;取出观之,书上明白。比干曰:

“速取火来!”取水一碗。将子牙符烧在水里,比干饮于腹中。忙穿朝服

上马,往午门来不表。
且说六札宣比干,陈青泄了内事,惊得一城军民官宰,尽知取比干心作羹

汤。诸说武成玉黄元帅,同诸大臣,俱在午门,只见比干乘马飞至,午门

下马,百官忙问具故,比干曰:“据陈青说取心一节,吾总不知。”百官

随比干至大殿,比下径往鹿台下侯旨。纣王立候,听得比干至,命:“宣

上台来。”比干行礼毕,王曰:“御妻偶发沉□(“病”字将“丙”换成

“可”)心痛之疾,惟玲珑心可愈;皇叔有玲珑心,乞借一片作汤治疾。

若愈,此功莫大焉。”比干曰:“心是何物?”纣王曰:“乃皇叔腹内之

心。”比干怒奏曰:“心者一身之主,隐于肺内,坐六叶两耳之中;百恶

无侵,一侵即死,心正,手足正,心不正,则手足不正。心为万物之灵苗,

四象变化之根本。吾心有伤,岂有生路?老臣虽死不惜,只是社稷邱墟,

贤能尽绝;今昏君听新纳妖妇之言,赐吾摘心之祸。只怕比干在,江山在;

比干亡,江山亡。”纣王曰:“皇叔之言差矣!今只借心一片,无伤于事,

何必多言。”比干厉声大叫曰:“昏君!你是酒色昏迷,糊涂狗彘,心去

一片,吾即死矣。比干不犯剜心之罪,如何无辜遭此飞殃?”纣王大怒曰:

“君叫臣死,不死不忠;台上毁君,有亏臣节,如不从朕命。武士拿下去

取了心来。”比干大骂:“妲己贱人!我死冥下,见先帝无愧矣!”喝左

右:“取剑来与我!”奉御官,将剑递与比干,比干接剑在手,望太庙大

拜八拜,泣曰:“成汤先王!岂知殷纣断送成汤二十八世天下,非臣之不

忠耳!”遂解带现躯;将剑往脐中刺入,将腹剖开,其血不流;比干将手

入腹内摘心而出,望下一掷,掩袍不语,面似淡金,迳下台去了。且说诸

大臣在殿前打听比干之事,众臣纷纷议论,朝廷失政;只听得殿后有脚迹

之声,黄元帅望后一观,见比干出来,心中大喜。飞虎曰:“老殿下事体

如何?”比干不语。百官迎上前来,比干低首速行,面如金纸,迳过九龙

桥去出午门。常随见比干出来,将马侍候;比干上马往北门去了。不知吉

凶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第十六回 子牙火烧琵琶精


    妖孽频兴国势阑,大都天意久摧残;

    休言怪气侵牛斗,且俟精灵杀豸冠

    千载修持成往事,一朝被获苦为懽;

    当时不遇天仙术,安得琵琶火后看?

  • 第十七回 苏坦己置造虿盆


      虿盆极恶已弥天,

      宫女无辜血肉朘,

      媚骨己无埋玉处,

      芳魂犹带秽腥膻。

      故园有梦空歌月,

      此地沉冤未息肩;

      怨气漫漫天应惨,

      周家世业更安然。

  • 第十八回 子牙谏主隐磻溪


    渭水潺僝日夜流,

    子牙从比独垂钩;

    当时未入飞熊梦,

    几向斜阳叹白头。

  • 忠臣孝子死无辜,只为殷商有怪狐;淫乱不羞先荐耻,真诚岂畏后来诛?宁甘万刃留清白,不爱千娇学独夫;史册不污千载恨,令人屈指泪如珠。
  • 自古权奸止爱钱,构成机彀害忠贤;不无黄白开生路,也要青蚨入锦缠。成败不知遗国恨,灾亡那问有家庭?孰知反复原无定,悔却吴钩错误撚。
  • 话说文王离了朝歌,连夜过了孟津,渡了黄河,过了渑池,前往临潼关而来不题。且说朝歌城馆驿官见文王一夜未归,心下慌忙,急报费大夫府得知。
  • 话说文王听散宜生之言,出示张挂西岐各门,惊动军民人等,都来争瞧告示。只见上书曰:“西伯文王示谕军民人等知悉:西岐之境,乃道德之乡;无兵戈用武之扰,民安物阜,讼简官清。孤囚苃里羁縻,蒙恩赦宥归国,因见迩来灾异频仍,水旱失度;及查本土,占验灾祥,竟无坛址。
  • 话说武吉来到溪边,见子牙独坐垂杨之下,将渔竿飘浮绿波之上,自己作歌取乐。武吉走至子牙之后,款款叫曰:“姜老爷!”子牙回首,看见武吉,子牙曰:“你是那一日在此的樵夫!”武吉答曰:“正是!”子牙道:“你那一日可曾打死人么?”
  • 话说韩荣知文王聘请子牙相周,忙修本差官往朝歌;非止一日,进城来差官文书房来下本。那日看本者,乃比干丞相,比干见此本姜尚相周一节,沉吟不语,仰天叹息曰:“姜尚素有大志,今佐西周其志不小,此本不可不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