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演义(27)太师回兵陈十策

陈仲琳
font print 人气: 34
【字号】    
   标签: tags:

第二十七回太师回兵陈十策
天运循环有替隆,

任他胜算总无功;

方才少进和平策,

又道提兵欲破戎。

数定岂容人力转,

期逢自与鬼神通;

从来逆孽终归尽,

力纵回天亦是空。
话说黄元帅见比干如此不言,迳出午门,命:“黄明、周纪随着老殿下往

何处去?”二将领命去讫。且说比干走马如飞,只闻得风声之响;约走五

七里之遥,只听得路旁有一妇人,手提筐篮,叫卖无心菜。比干忽听得,

勒马问曰:“怎么是无心菜。”妇人曰:“民妇卖的是无心菜。”比干曰:

“人若是无心如何?”妇人曰:“人若无心即死?”比干大叫一声,撞下

马来,一腔热血溅尘埃。有诗为证:“御札飞来实可伤,妲己设计害忠良;

比干倚仗昆仑术,卜兆焉知在路旁。”话说卖菜妇人见比干落马,不知何

故,慌忙躲了。黄明、周纪二骑马赶出北门,看见比干撗于马下,一地鲜

血,溅染衣袍,仰面朝天,瞑目无语。二将不知所以然。当时子牙留下简

帖,上书符印,将符烧灰入水,服于腹中,护其五脏,故能乘马出北门耳。

见卖无心菜的,比干问其因由;妇人言人无心即死。若是回道:“人无心

还活。”比干亦可不死。比干取心下台上马,血不出者,乃子牙符水玄妙

之功。话说黄明、周纪飞马赶出北门本见如此行迳,同至九间殿来回黄元

帅话。见比干如此而死,说了一遍。微子等百官无不伤悼。内有一下大夫

厉声大叫:“昏君无辜擅杀叔父,纪纲绝灭,吾自见驾。”此官乃是夏招,

自往鹿台,不听宣召,迳上台来。纣王将比干心立等做羹汤,又被夏招上

台见驾。纣王出见夏招;见招竖目扬眉,圆睁两眼,面君不拜。纣王曰:

“大夫夏招,无旨有何事见朕?”招曰:“特来弑君。”纣王笑曰:“自

古以来,那有臣弑君之理?”招曰:“昏王知道无弑君之理,世上那有无

故侄杀叔之理?比干乃昏君位之嫡叔,帝乙之弟,今听妖妇妲己之谋,取

比干心作羹,岂非弑叔父?臣今当弑昏君;以尽成汤之法。”便把鹿台上

挂的飞云剑,掣在手中,望纣王劈面杀来;纣玉乃文武全才,岂惧此一个

儒生?将身一闪让过,夏招扑个空。纣王大怒,命:“武士拿了!”武士

领旨,齐来擒拿,夏招大叫曰:“不必来,昏君杀叔父,招宜弑君,此事

之当然。”众人向前,夏招一跳。撞下鹿台;可怜粉骨碎身,死于非命。

有诗为证:“夏招怒发气生瞋,只为君王行不仁;不惜残躯拼直谏,可怜

血肉已成尘。忠心自含留千古,赤胆应知重万钧;今日虽投台下死,芳名

常共日华新。”不说夏招死于鹿台之下,且说各文武听夏招尽节鹿台之下;

又去北门外收比干之尸。世子微子德披麻执杖,拜谢百官。内有武成王黄

飞虎、微子、箕子伤悼不已,将比干用棺椁停在北门外,撘起芦篷,竖立

纸旛,安定魂魄,忽探马报闲太师奏凯回朝,百官齐上马,迎接十里。至

辕门,军政司报:“太师传令,百宫暂回午门相会。”众官速至午门等候。

闲太师乘黑麒辚,往北门而进;忽见纸旛飘荡,便问左右:“是何人灵柩?”

左右答曰:“是亚相比干之柩。”太师惊讶,进城又见鹿台高耸,光景嵯

峨。到了午门,见百官道傍相迎;太师下骑笑脸问曰:“列位老大人!仲

远征北海,离了多年,城中景物尽都变了。”武成王曰:“太师在北,可

闻天下离乱,朝政荒芜,诸侯四叛?”太师曰:.“年年见报,日月通知,

只是心悬两地,北海难平;托赖天地之恩,主上威福,方灭北海妖孽。吾

恨胁无双翼,飞至都城,面君为快。”众官随至九间大殿,太师见龙书案

灰尘堆砌,寂静凄凉,又见殿东边黄澄澄大柱子:“为何放在殿上?”执

殿之官跪而答曰:“此是天子所置新刑,名曰:‘炮烙。’”太师又问:

“何为炮烙?”只见武成王向前言曰:“太师此刑铜造成的,有三层大门,

凡有谏官阻事,尽忠无私,赤心为国的,言天子之过,说天子之不仁;正

天子不义;便将此物将炭烧红,用铁索将人两手抱住铜柱,左右裹将过去,

四肢烙为灰烬,殿前臭不可闻。为造此刑,忠良隐道,贤者退位,能者去

国,忠者死节。”闻太师听得此言,心中大怒,三目交辉。只急得当中那

一只神目睁开,白光现尺余远近,命:“执殿官鸣钟鼓请驾。”百官大悦。

话说纣王自取比干心作汤,疗妲己之疾,一时全愈,正在台上温存。当驾

官启奏曰:“九间殿鸣钟鼓,乃闻太师还朝,请驾登殿。”纣王闻得此说,

默然不语,随传旨:“排銮舆临轩。”奏御保驾等官,扈拥天子至九间大

殿。百官朝贺。闻太师行礼山呼毕,纣王秉圭谕曰:“太师远径北海,登

涉艰苦,鞍马劳心,运筹无暇。欣然奏捷,其功不小。”太师拜伏于地曰:

“仰仗天成,感陛下洪福,灭怪除妖,斩逆剿贼,征伐十五年,臣捐躯报

国,不敢有负先王。臣在外闻得内廷浊乱,各路诸侯反叛,使臣心悬两地,

恨不能插翅面君。今睹天颜,其情可实?”王曰:“姜桓楚谋逆弑朕,鄂

崇禹纵恶为叛,俱已伏诛。但其子肆虐,不遵国法,乱离各地,使关隘扰

攘,甚是不法,良可痛恨。”太师奏曰:“姜桓楚篡位,鄂崇禹纵恶,谁

人为证。”纣王无词以对。太师近前复奏曰:“臣远征在外,苦战多年;

陛下仁政不修,荒淫酒色,诛谏杀忠,致使诸侯反乱。臣且启陛下,殿东

放着黄澄澄的是甚东西?”纣王曰:“谏臣恶口件君,沽忠卖直,故设此

刑。名曰:炮烙。”太师又启:“进都城见高耸青云,是甚所在?”纣王

曰:“朕至暑天,苦无憩地,造此行乐,亦观望高远,不致耳目蔽塞耳;

名曰:鹿台。”太师听罢,心中甚是不平,乃大言曰:“今四海荒荒,诸

侯齐叛,皆陛下有负于诸侯。故有离叛之患。今陛下仁政不施,恩泽不降,

忠谏不纳,近奸色而远贤良,恋歌饮而不分昼夜;广施土木,民连累而反,

军粮绝而散。文武军民,乃君王四肢,四支顺,其身康健;四肢不顺,其

身残缺。君以礼待臣,臣以忠事君。想先王在日,四夷拱手,八方宾服,

享太平乐业之丰,受巩固皇基之福,今陛下登临大宝,残虐百姓,诸侯离

叛,民乱军怨,北海刀兵,使臣一片苦心,殄灭妖党。今陛下不修德政,

一意荒淫;数年以来,不知朝纲大变,国体全无,使臣日劳边缰,正如辛

勤立燕巢于朽幕耳,惟陛下思之。臣今回朝,自有治国之策,容臣再陈陛

下,暂请回宫。”纣王无言可对,只得进宫阙去了。
且说澈太师立于殿上曰:“众位先生大夫,不必回府第,但同老夫到府内

共议,吾自为处。”百官跟随,同至太师府,到银銮殿上,各依次坐下。

太师就问:“列位大夫!诸位先生!老夫在外多年,远征北海,不得在朝。

但我闻仲感先主托孤之事,不敢有负遗言。但当今颠倒宪章,有不道之事,

各以公论,不可架捏,我自有平定之说。”内有一大夫孙容,欠身言曰:

“太师在上,朝廷听谗远贤,沈湎酒色,杀忠阻谏,殄灭彝伦,怠荒国政,

事迹多端,恐众官齐言,有紊太师清听。不若众位静坐,只是武成王黄老

大夫,从头至尾,请与老太师听。一来老太师便于听闻,百官不致搀越,

不识太师意下如何。”闻太师听罢:“孙大夫之言甚善。黄老大人,老夫

愿洗耳闻其详。”黄飞虎欠身曰:“既从尊命,末将不得不细细实陈。天

子自从纳了苏护之女,朝中日渐荒乱,将元配姜后剜目烙手,杀子绝伦。

诓诸侯入朝歌,戮醢大臣,妄斩司天监太师杜元铣,听妲己之狐媚,造炮

烙之刑。坏上大夫梅伯,因姬昌于羑里七年。摘星楼内设虿盆,宫娥惨死;

造酒池肉林,内侍遭殃。造鹿台广兴土木之工,致上大夫赵启坠楼而死。

任用崇侯虎监工,贿赂通行,三丁抽二,独丁赴役,有钱者买闲在家,累

死百姓,填于台下。上大夫杨任剜去二目,至今尸骸无踪。前者鹿台上有

四五十狐狸,化作仙人赴宴,被比干看破;妲己怀恨,今不明不白,内廷

私纳一女,不知来历。昨日听信妲己诈言心疼,要玲珑心作汤疗疾,勒逼

比干剖心,死于非命,灵柩已停北门。国家将兴,祯祥自现,国家将亡,

妖孽频出。谗佞亲加胶漆,忠良视若寇仇;惨虐异常,荒淫无忌。即不才

等,屡具谏章,视如故纸,甚至上下隔阻。正无可奈何之时,适太师凯奏

还国,社稷幸甚!万民幸甚!”黄飞虎这一篇言语,从头至尾,细细说完,

就把闻太师急得厉声大叫曰:“有这等反常之事!只因北海刀兵,致天子

紊乱纲常,我负先王,有误国事,实老夫之罪也。众大夫先生请回,我三

日后上殿,自有条陈。”太师送众宫出府,唤吉立、余庆,令封了府门,

一应公又不许投递,至第四日面君,方许开门,接应事体。吉立、余庆得

令即闭府门。有诗为证:“太师兵回奏凯还,岂知国内事多奸;君王失政

乾坤乱,海宇分崩国政艰。道条陈安社稷,九重金阙削奸颜;山河旺气该

如此,总用心机只等闲。”
话说闻太师三日内造成条陈十道,第四日入朝面君。文武官员已知闻太师

有本上殿,那日早朝聚两班又武百官朝毕,纣王曰:“有奏章出班,无事

朝散?”左班中闻太师进礼称臣曰:“臣有疏,将本铺展御案。”纣王览

表。“具疏臣太师闻仲上言,奏为国政大变,有伤风化,宠淫近佞,连治

惨刑;大于天变,险忧莫测事。臣闻尧受命以天下为己忧,而未尝以位为

乐也,故诛逐乱臣,务求贤圣。是以得舜禹稷契咎繇,而众圣辅德,贤能

使职,教化大行;天下为治,万民皆安,仁义各得其宜,动作应礼,从容

中道。乃王者必世而后仁之谓也。尧在位七十载,乃逊位以禅虞舜,尧崩,

天下不归尧子丹朱而归舜,舜知不可逊,乃即天子之位,以禹为相。因尧

之辅佐,继其统业,是以垂拱无为而天下法,所作韶乐,尽善尽美,今陛

下继承大统,当行仁义,普施恩泽,爱惜军民,礼文敬武,顺天和地;则

社稷奠安,生民乐业。岂意陛下近淫酒,亲奸倭,忘恩爱,将皇后炮手剜

睛,杀子嗣自剪其后。此皆无道之君所行,自取灭亡之祸。臣贡陛下痛改

前非,行仁与义,速远小人,日近君子。庶几社稷奠安,万民钦服、天心

效数顺,国祚灵长,风和雨顺,天下享承平之福矣。臣带罪冒犯天颜,条

陈开列于后:笫一件拆鹿台,安民心不乱。第二件废炮烙,使谏臣尽忠。

第三件填虿盆,宫患自安。第四件填酒池,拔肉林,掩诸侯谤议。第五件

贬妲己,别立正宫,自无蛊惑。第六件斩费仲、尤浑,快人心以警不肖。

第七件开仓廪,赈民饥馑。第八件遣使命,招安东南。第九件访遗贤于山

泽。第十件大开言路,使天下无壅塞之蔽。闻太师立于御书案傍,磨墨润

毫,将笔递与纣王,请即时批准施行。纣王看十款之中,头一件便是拆鹿

台,纣王曰:“鹿台之工,费无限钱粮,成功不易;今一旦拆去,实是可

惜,此等再议。二件炮烙准行。三件虿盆准行。五件贬苏后,今妲己德性

幽娴,并无失德,如何便加谪眨?也再议。六件中大夫费、尤二人,素有

功而无过,何为谗佞,岂得便加诛戮?除此三件,以下准行。”太师奏曰:

“鹿台工大,劳民伤财,黎民怨深,拆之所以消天下百姓之隐恨。皇后惑

陛下造此惨刑,神鬼怒怨,屈魂无伸,乞速贬苏后;则神喜鬼舒,屈魂瞑

目,所以消天下之幽怨。速斩费仲、尤浑,则朝纲清净,国内无谗。圣心

无惑乱之虞,则朝政不期清而自清矣。愿陛下速赐施行,幸无迟疑不决,

以误国事,则臣不胜幸甚。”纣王没奈何,立语曰:“太师所奏,朕准七

件,此三件候议妥再行。”闻太师曰:“陛下莫谓三事小节而不足为,此

三事关系治乱之源,陛下不可不察,毋得草草放过。”只见中大夫费仲还

不识时务,出班上殿见驾,闻太师认不得费仲,问曰:“这员官是谁?”

仲曰:“卑职费仲是也。”太师道:“先生既是费仲,先生上殿有什么话

讲?”仲曰:“太师虽位极人臣,不安国体,持笔逼君批行奏疏,非礼也;

本参皇后,非臣也;令杀无辜之臣,非法也;太师灭君恃己,以下凌上,

肆行殿廷,大失人臣之礼。可谓大不敬。”太师听说,当中神目睁开,长

髯直竖,大声曰:“费仲巧言惑主,气杀我也!”将手一拳,把费仲打下

丹墀,面门青疼。只见尤浑怒上心来,上殿言曰:“太师当殿毁打大臣,

非打费仲,即打陛下矣。”太师曰:“汝是何人?”尤浑曰:“吾是尤浑。”

太师笑曰:“原来是你两个贼臣,表里弄权,互相回护。”趋向前只一拳

打去,把那奸臣翻斤斗;跌下丹墀有丈余远近,唤左右:“将费、尤二人

拿出午门斩了。”当朝武士最恼此二人,听得太师发怒,将二人拿出午门,

闻太师怒冲牛斗,纣王默默无语,口里不言,心中暗道:“费、尤二臣不

知趋避,自讨其辱。”闻太师复奏请纣王发行刑旨。纣王怎肯杀费、尤二

人,纣王曰:“太师奏疏俱说得是,此三件事,朕俱允服,待朕再商议而

行。费、尤二人虽是冒犯参卿,其罪尚小,且发下法司勘问。情真罪当,

彼亦无怨。”闻太师见纣王再三委曲,反有兢业颜色,自思吾虽为国直谏

尽忠,使君惧臣,吾先得欺君之罪矣。太师跪而言曰:“臣但愿四方绥服,

百姓奠安,诸侯宾服,臣愿足矣,敢有他望哉?”纣王传旨将费、尤发下

法司勘问。七条条陈,限即举行,三条再议妥施行,纣王回阙,百官各散。

天下兴,好事行;天下亡,祸胎降。太师方上条陈事已,同府去,不防东

海反了平灵王,飞报进朝歌来。先至武成王府,黄元帅见报叹曰:“兵戈

四起,八方不宁,如今又反了半灵王,何时定息?”黄元帅把报差官送到

闻太师府里来。太师在府正坐,侯堂官报:“黄元帅差官见老爷。”太师

命:“令来。”差官将报呈上,太师看罢,打发来人随即往黄元帅府里来。

黄元帅迎接到殷上行礼,分宾主坐下。闻太师道:“元帅今反了东海平灵

王,老夫来与将军共议;还是老夫去,还是元帅去?!黄元帅答曰:“末

将去也可,老太师去也可,但凭太师主意。”太师想一想道曰:“黄将军

你还随朝,老夫领二十万人马,前往东海,剿平反叛,归国再商政事。”

二人共论停当,次日早朝,闻太师朝贺毕,太师上表出师。纣王宝毕,惊

问曰:“平灵王又,如之奈何?”闻太师奏曰:“臣之丹心,忧国忧民,

不得不去。今留黄飞虎守国,臣往东海削平反叛。愿陛下早晚以社稷为重,

条陈三件,待臣回再议,”纣王闻奏大悦,巴不得闻太师去了,不在面前

搅扰,心中甚是清洁。忙传谂发黄钺白旄,即与闻太师饯行起兵。纣王驾

出朝歌东门,太师接见,纣王命斟酒赐与太师,闻仲接酒在手,转身递与

黄飞虎。太师曰:“此酒黄将军先饮。”飞虎欠身曰:“太师远征,圣上

所赐,黄飞虎怎敢先饮。”太师曰:“将军接此酒,老夫有一言相告。”

黄飞虎依言接酒在手。闲太师曰:“朝纲无人全赖将军,当今若是有甚不

平之事,理当直谏;不可钳口结舌,非人臣爱国之心。”太师回身见纣王

曰:“臣此去无别事忧心,愿陛下听忠告之言。以社稷为重,毋变乱旧章,

有乖君道。臣此一去,多则一载,少见半年,不久便归。”太师用罢酒,

一声炮响起兵,径往东海去了。眼前一段蹊跷事,惹得刀兵滚滚来。不知

胜负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第十五回   昆仑山子牙下山

      子牙此际落凡尘,
      白首牢骚类野人;
      几度束身成老拙,
      三番涉世反相嗔。
      溪未入飞熊梦,
      渭水安知有瑞麟?
      会际风云开帝业,
      享年八百庆长春。

  • 第十六回 子牙火烧琵琶精


    妖孽频兴国势阑,大都天意久摧残;

    休言怪气侵牛斗,且俟精灵杀豸冠

    千载修持成往事,一朝被获苦为懽;

    当时不遇天仙术,安得琵琶火后看?

  • 第十七回 苏坦己置造虿盆


      虿盆极恶已弥天,

      宫女无辜血肉朘,

      媚骨己无埋玉处,

      芳魂犹带秽腥膻。

      故园有梦空歌月,

      此地沉冤未息肩;

      怨气漫漫天应惨,

      周家世业更安然。

  • 第十八回 子牙谏主隐磻溪


    渭水潺僝日夜流,

    子牙从比独垂钩;

    当时未入飞熊梦,

    几向斜阳叹白头。

  • 忠臣孝子死无辜,只为殷商有怪狐;淫乱不羞先荐耻,真诚岂畏后来诛?宁甘万刃留清白,不爱千娇学独夫;史册不污千载恨,令人屈指泪如珠。
  • 自古权奸止爱钱,构成机彀害忠贤;不无黄白开生路,也要青蚨入锦缠。成败不知遗国恨,灾亡那问有家庭?孰知反复原无定,悔却吴钩错误撚。
  • 话说文王离了朝歌,连夜过了孟津,渡了黄河,过了渑池,前往临潼关而来不题。且说朝歌城馆驿官见文王一夜未归,心下慌忙,急报费大夫府得知。
  • 话说文王听散宜生之言,出示张挂西岐各门,惊动军民人等,都来争瞧告示。只见上书曰:“西伯文王示谕军民人等知悉:西岐之境,乃道德之乡;无兵戈用武之扰,民安物阜,讼简官清。孤囚苃里羁縻,蒙恩赦宥归国,因见迩来灾异频仍,水旱失度;及查本土,占验灾祥,竟无坛址。
  • 话说武吉来到溪边,见子牙独坐垂杨之下,将渔竿飘浮绿波之上,自己作歌取乐。武吉走至子牙之后,款款叫曰:“姜老爷!”子牙回首,看见武吉,子牙曰:“你是那一日在此的樵夫!”武吉答曰:“正是!”子牙道:“你那一日可曾打死人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