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演义(28) 西伯兵伐崇侯虎

陈仲琳
font print 人气: 67
【字号】    
   标签: tags:

第二十八回 西伯兵伐崇侯虎

崇虎风残气更袅,

剥民膏髓自肥饶;

逢君欲作千年调,

贾窟惟知百计要。

奉命督工人力尽,

乘机起衅帝图消;

子牙有道征无道,

国败人亡事事凋。
话说纣王同文武欣然回至大殿,众官侍立,天子传旨:“释放费仲、尤浑。”

彼时微子出班奏:“费、尤二人,乃太师所奏系狱听勘者,今太师出兵未

远,即时释放,似亦不可。”纣王曰:“费、尤二人原无罪戾,系太师条

陈屈陷。朕岂不明?皇伯不必以成议而陷忠良也。”微子不言下殿,不一

时赦出二人,官还原职,随朝保驾。纣王心甚欢悦,又见闻太师远征,放

心恣乐,一无思惮。时当三春天气,品物韶华,御园牡丹盛开,传旨同百

官往御花园赏牡丹,以示君臣同乐,效虞廷赓歌喜气之盛事。百官领旨,

随驾进园,正是天上四时春作首,人间最富帝王家。怎见得御花园的好处?

但见:彷佛蓬莱仙境,依稀天上仙圃;诸般花木结成攒,叠石琳琅就景。

桃红李白芬芳,绿柳青萝摇曳。金门外几株君子竹。玉户下两行大夫松。

紫巍巍锦堂画栋,碧沈沈彩阁雕檐。蹴球扬斜通桂院,秋鞑架远离花蓬。

牡丹亭嫔妃来往,芍叶院彩女闲游。金桥流绿水,海棠醉轻风;磨砖砌就

离墙,白石铺成路迳。紫街两道,现二龙献珠;阑干左右,雕成丹凤朝阳。

翡翠亭万道金光,御书阁千层瑞彩,祥云映日,显帝王之荣华,瑞气迎眸,

见皇家之极贵。凤尾竹百乌来朝,龙爪花五云相罩;千红万紫映楼台,走

兽飞禽鸣内院。八哥说话,纣王喜笑欲狂;鹦鹉高歌,天子欢容鼓掌。碧

池内金鱼跃水,粉墙内鹤鹿同春;芭蕉影动逞风威,逼射香为五色玉。珊

瑚树高高下下,神仙洞曲曲弯弯。玩月台层层叠叠,惜花亭遶遶迢迢。水

阁下鸥鸣和畅,凉亭上琴韵清幽。夜合花开,深院奇香不散;木兰放花,

满园清味难消。名花万色,丹青难画难描;楼阁重重,妙手能工焉仿。御

园中果然异景,皇宫内真是繁华。花间翻蝶翅,禁院隐蜂衙;亭檐飞紫燕,

池阁听鸣蛙。春禽啼百舌,反哺是慈乌。正是御园如锦绣,何用说仙家?

蓝靛染成千块玉,碧纱笼罩万堆霞。瑞气腾腾锁太华,祥光霭霭照云霞;

龙楼凤阁侵霄汉,玉户金门映翠纱。四时不绝稀奇异,八节常开罕见花;

几番雨过春风至,香满城中百万家。
话说百官随驾进御园,牡丹亭摆设九龙席筵宴,文武依次序坐下,论尊卑

行礼。纣王在御书阁有苏妲已、胡喜媚共饮。且说武戊匡对微子、箕子曰:

“筵无好筵,会无好会,方今士马纵横,刀兵四起,有甚心情宴赏牡丹?

但不知天子能改过从善,或边廷烽息,殄逆除凶,尚可望共乐唐虞,享太

平之福。若是迷而不返,恐此日无多,忧日转长也。”微子、箕子闻言,

点首嗟叹。众宫饮至日当正午,百宫往御书阁来谢酒,当驾官启奏:“百

宫谢恩。”纣玉曰:“春光景媚,花柳芳妍,正宜乐饮,何故谢恩?传旨

待朕陪宴。”百官听见天子下楼亲陪,不敢告退,只得恭候。但见纣王亲

至牡丹亭上,首添一席,同众臣共饮欢笑,众乐齐奏,君臣换盏轮杯。不

觉天晚,帝命掌上画烛,笙歌嘹亮,真是欢乐倍常。将近二更时分,不说

君臣会饮,且言御书阁妲己、胡喜媚,带酒酣睡龙榻之上,近三更时候,

已现元形;现出来寻人吃,一阵怪风大作,怎见得?摧花倒树异寻常,灭

烛无情尽绝光;帘外花香侵病骨,妖氛怪气此中藏。风过了一阵,播土扬

尘,把牡丹亭都晃动。众宫正惊疑间,只听得侍酒宫齐叫:“妖精来了!”

黄飞虎酒已半酣,听说有妖精,慌忙起身出席。见一物在寒露之中而来,

但见:眼似金灯体态殊,尾长爪利短身躯;扑来恍若登山䝙,转面浑如捕

物䝙。妖孽惯侵人气魄,怪魔常似血头颅;凝眸仔细观形象,却是中山一

老狐。
话说黄飞虎带酒出席,见此妖精扑来,手中无一物可挡,把手挽住牡丹亭

栏杆,攀折了一根,望那狐狸一下打去。那妖精闪过,又扑将来。黄飞虎

叫左右:“快取北海进来的金眼神鹰。”左右忙忙的将红笼开了,放出那

鹰飞起,二目如灯,专降妖精。此鹰往下一罩,爪似钢钩,把狐狸抓了一

下。那狐狸叫了一声,径往太湖石下钻去了。纣王眼见此事,即唤左右:

“取锹锄望下挖。”左右挖下二三尺,见无限的人骨骷髅成堆,纣王着实

骇然。纣王因想谏官本上,常言妖氛贯朕宫中,灾景变于天下,此事果然

是实,心中甚是不悦。百官起身谢恩,出朝各归府第不题。且说妲己酒醉

之后,元形出现,不意被神鹰抓了面目,伤破皮肤。惊醒回来,悔之无及。

纣王御书阁同妲已共寝,睡至天明,纣王忽见妲己面上带伤,急问曰:“御

妻脸上为何有伤?”妲己在枕边回曰:“夜来陛下陪百官饮宴,妾往园中

游玩,从海棠花下过,忽被海棠枝干吊将下来,把妾身抓了面土,故此带

伤。”纣王曰:“今后不可往御园游玩;原来此地真有妖气。朕与百官饮

至三更,异见一只狐狸前来扑人。时有武成王黄飞虎攀折栏杆去打他,尚

然不退;后放出外国进来的金眼神鹰,那鹰惯降狐狸,一抓抓去,那妖带

伤走了。鹰爪尚有血毛。”纣王对妲己说,但不知同着狐狸共寝。且说妲

己暗恨黄飞虎:“我不曾惹你,你今日害我?只怕你路逢窄道难回避。”

又有诗为证:“纣王欣然赏牡丹,若臣欢饮鼓三攒;狐狸形现人多怕,怪

兽施威气更欢。金眼神鹰真可羡,绥尾邪魔已带残;私仇断送贞节妇,才

得忠良遂钓竿。”
话说妲已深恨黄飞虎放鹰害他,只等他路逢窄道,武成王那里知道?话分

两处,且说西岐姜子牙在朝,一日闻边报言:“纣王荒淫酒色,宠任奸佞,

又反了东海平灵王,闻太师前去征剿。”又见报:“崇侯虎蛊惑圣聪,广

兴土本,陷害大臣,荼毒万姓;潜通费、尤,内外交结,把持朝政,朋比

为奸,肆行不道,钳制谏官。”子牙看到情切之处,怒发冲冠,此贼若不

先除,恐为后患。子牙次日早朝,文王问曰:“丞相昨阅边报,朝歌可有

什么异事?”子牙出班启曰:“臣昨见边报,纣王剖比干之心,作羹汤疗

妲己之疾。崇侯虎紊乱朝政,横恣大臣,蛊惑天子,无所不为。害万民而

不敢言,行杀戮而不敢怨。恶孽多端,使朝歌生民,日不聊生,贪酷无厌。

臣愚不敢请,似这等大恶,假虎张威,毒痛四海,助纣为虐,使居天子左

右,将来不知何以结局?今百性如在水火之中,大主以仁义广施,若依臣

愚见;先伐此乱臣贼子,剪此乱政者,则天子左右无谗佞之人,庶几天子

有悔过迁善之机,则主公亦不枉天子假以节钺之意。”又王曰:“卿言虽

是,奈孤与崇侯虎一样爵位,岂有擅自征伐之理?”子牙曰:“天下利病,

许诸臣直谏无隐。况主公受天子白旄黄钺,得专征伐,原为禁暴除奸。似

这等权奸蛊国,内外成党,残虐生命,以白作黑,屠戮忠贤,为国家大愚。

大王今发仁政之心,救民于水火,倘天子改恶从善,而效法尧舜之主,大

王此功,万年不朽矣。”文王闻子牙之言,劝纣王为尧舜,其心甚悦。便

曰:“丞相行师,谁为主将,去伐崇侯虎?”子牙曰:“臣愿与大王代劳,

以效犬马。”文王恐子牙杀伐太重,自思:“我去,还有商量。”文王曰:

“孤同丞相一往,恐有别端,可以共议。”子牙曰:“大王大驾亲征,天

下响应。”文王发出白旄黄钺,起人马十万,择吉日发宝纛旛,以南宫适

为先行,辛甲为副将。随行有四贤八俊,文王与子牙放炮起行。一路上父

老相迎,鸡犬不惊,民闻伐崇人人大悦,个个懽忻。好人马怎见得?旛分

五色,杀气迷空;明晃晃剑戟枪刀,光灿灿叉锤斧棒。三军跳跃,犹如猛

虎下高山;战马长嘶,一似蛟龙离海岛。巡行小校似獾狼,嘹哨儿郎雄纠

纠;先锋引道,逢山开路架桥梁元帅中军,杀斩存仁施号令。团团牌手护

军粮,硬弩强弓射阵脚。此一去除奸削党安天下,才离磻溪第一功。
话说子牙人马遇府州县镇,人人乐业,鸡犬不惊;一路上多少父老相迎迓。

一曰探马来报:“中军兵至崇城。”子牙传令安营,竖了旗门,结成大寨;

子牙昇帐,众将参谒不题。且说探报进崇城,此时崇侯不在崇城。正在朝

歌随朝;城内是侯虎之子崇应彪,闻报大怒,忙昇殿点聚将鼓。众将士银

安殿参谒已毕,应彪曰:“姬昌暴横,不守本分,前岁进阙,圣上几番欲

点兵征伐。彼不思悔过,反兴此无名之师,深属可恨!况且我与你各守疆

界,秋毫无犯;今自来送死,我岂肯轻恕?”传令点人马出城,随命大将

黄元济、陈继贞、梅德、金成,这一番定擒反叛,解上朝歌,以尽大法。

却说子牙次日昇帐,先令:“南宫适崇城见首阵。”南宫适得令,领本队

人马出营,排开阵势,出马厉声叫曰:“逆贼崇侯虎!早至军前受死!”

言未毕,城中炮响,门开处,只见一枝人马杀将出来。为头一将,乃飞虎

大将黄元济是也。南宫适曰:“黄元济!你不必来,唤出崇侯虎来领罪!

杀了逆贼,泄神人之忿,万事俱休。”元济大怒,骤马摇刀,飞来直取;

南宫适举刀相迎,两马盘旋,双刃并举,一场大战。怎见得?二将坐鞍骄,

征云透九霄:这一个急取壶中箭,那一个忙披紫金标。这将刀欲诛军将,

那将刀直取英豪;这一个平生瞻壮安天下,那一个气概轩昂压俊髦。
话说南宫适大战黄元济,未及三十回合,元济非南宫适敌手,力不能支;

南宫适是西岐名将,元济怎能胜得他。元济败走,又被南宫适一口刀裹住

了,跳不出圈子;早被南将军一刀挥于马下,军兵枭了首级,掌得胜鼓回

营。进辕门来见子牙,将斩的黄元济首级报功。子牙大喜。且说崇城败残

军马,回报崇应彪说:“黄元济已被南宫适斩于马下,把首级在辕门号令。”

应彪听罢,拍案大呼曰:“好姬昌逆贼!今为反臣,又杀朝廷命官;你罪

如太山,若不斩此贼,与黄元济报仇,誓不回军。”传令:“明日将大队

人马出城,与姬昌决一雌雄!”一宿已过,次早旭日东升,大炮三声,开

城门大势人马杀奔周营,坐名只要姬昌:姜尚至辕门答话。探马报入中军

曰:“崇应彪口出不逊之言,请丞相军令定夺。”子牙请文王亲自临阵,

会兵于樊城。文王乘骑,四贤保驾,八俊随军;周营内炮响,麾动旗旄。

崇应彪见对阵旗开处,忽见一人道装乘马而来;两边排列众将,一对对鹰

翅分开。崇应彪定暗观看,但见有西江月为证:鱼尾金冠鹤氅,丝□(左

“糸”右“条”)双结乾坤;雌雄宝剑手中擎,八卦仙衣巾衬。元始玉虚

门下,包含地理天文;银须白发气精神,却似神仙临阵。子牙马至阵前言

曰:“崇城守将可来见我!”只听得那阵上一骑飞来,怎见得崇应彪妆束?

盘龙冠,飞凤结,大红袍,猩猩血,黄金镫甲套连环;护心宝镜悬明月,

腰束羊脂白玉镶,九吞八扎兵奇绝。金妆□(左“金”右“间”)挂马鞍

傍,虎尾钢鞭悬竹籁;袋内弓弯三尺五,囊中箭插并州铁。坐下走阵冲营

马,丈八蛇矛神鬼泣;父在当朝一宠臣,子镇崇城真英杰。崇应彪一马当

前,见子牙问曰:“汝乃何等人物,敢犯吾疆界?”子牙曰:“吾乃文王

驾下,首相姜子牙是也。汝父子造恶如渊海,积毒如山岳;贪民财物,如

饿虎伤人,酷惨似豹狼。蛊惑天子,无忠耿之心,坏忠良,极残忍之行;

普天之下,虽三尺之童,恨不能生啖汝父子之肉。今日吾主起仁义之师,

除残暴于崇地,绝恶党以畅人神;不负天子,加以节钺专征征伐之意。”

应彪闻得此言,大喝姜尚:“你不过磻溪一无用老朽,敢出大言?”顾左

右曰:“谁为吾擒此逆贼?”言还未了,只见一将出马对阵;文王马上大

呼曰:“崇应彪少得行凶!孤来也!”应彪又见文王马至,气冲满怀,手

指文王大骂曰:“姬昌!你不思得罪朝廷,立行仁义,反来侵我疆界?”

文王曰:“你父子罪恶贯盈,不必多言;只是你早早下马,解送西岐立坛

告天。除汝父子凶恶,不必连累崇城良民。”应彪大喝曰:“谁为我擒此

反贼?”一将应声而出,乃陈继贞:这壁厢辛甲纵马摇斧,大叫:“陈继

贞慢来!休得冲吾阵脚!”两马相交,枪斧并举,战在一处。二将拨马轮

兵,杀有二十回合。应彪见陈继贞不下辛甲,随命金成、梅德助阵。子牙

见对阵相助,令毛公遂、周公旦、召公奭、尹公、辛兔、南宫适六将齐出,

冲杀一阵。崇应彪见大势人马催动,自拨马杀进重围;只杀的惨惨征云,

纷纷愁雾,喊声不绝,鼓角齐鸣,混战多时,早有尹公一枪,刺梅德于马

下,辛甲斧劈金成。崇兵大败进城。子牙传令鸣金,众将俱掌得胜鼓回营

不表。

话说应彪兵败将亡,进城将四门紧闭上殿,与众将商议退兵之策。众将见

西岐士马英虽,势不可当,并无一筹可展,半策可施。且说子牙得胜回营,

欲传令攻城。文王曰:“崇家父子作恶,与众百姓无干;今丞相欲要攻城,

恐城破玉石俱焚,可怜无辜遭枉。况孤此来不过救民,岂有反加之以不仁

哉?切为不可。”子牙见文王以仁义为重,不敢抗违,自思:“主公德同

尧舜,一时如何取得崇城?”只得暗修一书,使南宫适往曹州见崇黑虎,

庶几崇城可得。令南宫适往向曹州来。子牙按兵不动,只等回书。不知崇

侯虎性命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第十六回 子牙火烧琵琶精


    妖孽频兴国势阑,大都天意久摧残;

    休言怪气侵牛斗,且俟精灵杀豸冠

    千载修持成往事,一朝被获苦为懽;

    当时不遇天仙术,安得琵琶火后看?

  • 第十七回 苏坦己置造虿盆


      虿盆极恶已弥天,

      宫女无辜血肉朘,

      媚骨己无埋玉处,

      芳魂犹带秽腥膻。

      故园有梦空歌月,

      此地沉冤未息肩;

      怨气漫漫天应惨,

      周家世业更安然。

  • 第十八回 子牙谏主隐磻溪


    渭水潺僝日夜流,

    子牙从比独垂钩;

    当时未入飞熊梦,

    几向斜阳叹白头。

  • 忠臣孝子死无辜,只为殷商有怪狐;淫乱不羞先荐耻,真诚岂畏后来诛?宁甘万刃留清白,不爱千娇学独夫;史册不污千载恨,令人屈指泪如珠。
  • 自古权奸止爱钱,构成机彀害忠贤;不无黄白开生路,也要青蚨入锦缠。成败不知遗国恨,灾亡那问有家庭?孰知反复原无定,悔却吴钩错误撚。
  • 话说文王离了朝歌,连夜过了孟津,渡了黄河,过了渑池,前往临潼关而来不题。且说朝歌城馆驿官见文王一夜未归,心下慌忙,急报费大夫府得知。
  • 话说文王听散宜生之言,出示张挂西岐各门,惊动军民人等,都来争瞧告示。只见上书曰:“西伯文王示谕军民人等知悉:西岐之境,乃道德之乡;无兵戈用武之扰,民安物阜,讼简官清。孤囚苃里羁縻,蒙恩赦宥归国,因见迩来灾异频仍,水旱失度;及查本土,占验灾祥,竟无坛址。
  • 话说武吉来到溪边,见子牙独坐垂杨之下,将渔竿飘浮绿波之上,自己作歌取乐。武吉走至子牙之后,款款叫曰:“姜老爷!”子牙回首,看见武吉,子牙曰:“你是那一日在此的樵夫!”武吉答曰:“正是!”子牙道:“你那一日可曾打死人么?”
  • 话说黄元帅见比干如此不言,迳出午门,命:“黄明、周纪随着老殿下往何处去?”二将领命去讫。且说比干走马如飞,只闻得风声之响;约走五七里之遥,只听得路旁有一妇人,手提筐篮,叫卖无心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