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杨景端:解体党文化中的心理障碍

— 在纽约第二场“解体党文化研讨会”上的演讲

《解体党文化》系统地剖析党文化的本质和历史

人气: 11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4月17日讯】日前,由博大出版社和大纪元报在纽约华埠中华公所联合举办了第二场“解体党文化”研讨会。会议特邀嘉宾《北京之春》主编胡平、新唐人电视台特邀政评员李天笑、政经评论家陈破空和精神医学专家杨景端作了精彩演讲。有近百名听众与会,并与嘉宾展开了热烈讨论。

精神医学专家杨景端先生的演讲全文如下:

虽然我本人一生对政治什么都不是太懂,但是我觉得,非常有必要来参加这个研讨会。因为我有种紧迫感,咱们倒过来说,因为很多时候,现在跟朋友聊天的时候说起来,人家说这共产党现在也不行啦,也没人相信它,老百姓张嘴就是骂共产党的。这个党文化好像已经不是那么明显了。

那么我就想这个问题, 也在观察这个问题。最近我看到一个现象,现在你在共产党大陆,它自己宣传共产党怎么样,没有人听了。那么它现在靠什么呢?它要把传统的东西包装包装,因为它的手法也比较精致了。它也搞出一些什么传统剧目来,也搞一些这个传统的文化的东西。它在世界各地要开孔子学院,共产党要在全世界各地开孔子学院。但是你要问一个问题,那为什么在中国没有一家孔子学院呢?它的目的是什么呢,就是它要把共产党的东西,打着孔子的帽子,偷渡到世界各地,渗透到世界各地去。这是我们必须警惕的事情。

共产党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剥夺人们心中的传统文化。

那么在中国大陆会出现一种什么问题呢?十几亿的人,你再跟他讲共产党的那一套,他不信了,那他信什么呢?他什么都没有了。为什么?共产党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剥夺,剥夺你的传统文化。

我在二十一岁的时候,共产党把我送到澳大利亚去学习三个月。我去了一个医学院,一个学生听说我是从中国大陆来的,他跟我说:“那我跟你探讨探讨《道德经》。” 我傻了,什么《道德经》啊?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道德经》。这说明在我们的教育中,你第一个被剥夺的就是中国的传统文化。我们完全和中国传统文化割裂了。只有这样它才能够把它的东西灌输给你,把西方的马列主义灌输给你,把共产党的那套暴力文化灌输给你。这是一个他最根本的东西。

而在今天,它这一套已经不是那么行得通了。它就不惜一切代价打击真正的传统文化。为什么?它不能让任何人来取代它。这就是为什么现在比历史上任何时候,它对各种跟中国传统文化相关联的团体,完全是无情的打击。

你如果跟一些美国政府、国务院的官员,在中国经商的商人聊一聊,他们都会告诉你,你现在跟中国做任何事情,谈生意也好,搞政治也好,搞外交也好,一个题目你是不能谈的,那就是法轮功, 因为他是中国的头号敌人。它为什么这么做?根本的原因就是,它看到了法轮功他植根于中国的传统文化。这不是说一个修炼团体的问题,他是一个中国的传统文化的复兴问题。

如果中国的传统文化都复兴了,大家都真、善、忍了。那它靠谁来替它撒谎呢?谁来替他施行暴力呢?所以它已经看到中国传统文化的复兴,是对它的最大的危胁。这就是它为什么不惜一切代价,打击一切这种传统文化和价值观念的团体。

我们现在中国是一个什么样的文化呢?

我昨天看章伯钧的女儿、三部禁书作者章诒和在采访中,她说了三个字,她说中国现在是什么文化?第一是消遣文化。别的什么都干不了了,就消遣。所以你去看这个洗头的、洗脸的、洗脚的、卡拉OK的,什么都有。这就是中国现在是最大的风景线,就是这么一道,吃喝玩乐,就是这么样的声色犬马,这是中国的消遣文化。

第二就是消费文化。你看中国的商场商厦,盖的那个产品。消费的,大家比着怎么花钱。一个月饼都能搞出几万块钱来。那么这是什么样的文化?是比富吗?不是,这是人的一种文化的扭曲。他的精神没有别的出路了,在这种情况下,发展了这种消费的文化。

最后,她又写了个“消”,空了一个格,没说是什么字,也不知道是谁打的时候没有写上。我又在琢磨那是个什么字。她要说什么?后来实在是找不到,我就给填了一个字,叫消亡。消亡文化,你想这么大一个国家,这么强的军力,一个这么强大的军队,掌握在没有精神、没有道德、不尊重生命的一群人手上。那么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将来不是要消亡吗?不仅自己要消亡,还会带着全世界消亡。

推进共产党的解体,是中华民族的最高的福祉。

这个“中华公所”是个非常特殊的地方,看到孙中山先生的像,我非常非常受震撼,因为在某种意义上讲,我们现在做的就是孙中山先生当年要做的事。直到今天我们还在继续,还在努力。但是我想我们不应该放弃。

很多人说统一,统一所有爱国的人,热爱中华民族的人都希望统一。但是,谁是真正造成中国不统一的因素呢?中国大陆在四九年以前可是统一的呀,不是不统一的啊。那么在今天中国大陆不能统一的原因是什么?根本的原因是在什么前提下统一?是在一种民主自由繁荣的情况下统一,还是一种在专制迫害的情况下统一?这是一个根本的问题。我参加了一个大陆的统一民主会,他们讲统一。我就问一个最简单的问题,在台湾现在有三四十万法轮功学员,我说你这一统一,他们怎么办?这是个最基本的问题。

所以我想任何一个热爱中华民族的人,都应该非常清楚地认识到,造成我们民族分裂的最根本的原因,是共产党的专制和暴政。不管你是什么人、你是什么党派,如果你真正关心着台湾人民的命运的话,那么,我们只有推进中国大陆的民主进程,推进共产党的解体,那才是中华民族的最高的福祉。

在长期受压制的环境中,中国人产生了群体绝望的心理障碍。

那么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遇到什么障碍?障碍是非常大的,主要不来自于表面的东西,而在于内在的东西,是在每个人心里的东西。我们说解体共产党,怎么解体?文化它是一种抽像的东西,文化是人们的一种精神追求的体现,它存在于人心。所以呢,解体党文化根本上是要解决我们心理上的问题。那么中国共产党它之所以在全世界的共产主义都衰亡的情况下,能够维持到今天,它难道仅仅是靠暴力吗?绝对不是。它是攻心的大师,它完全把人从心理上给摧毁了、给转化了、给洗脑了。这一点胡平先生有一本书,专门讲中共对思想的转化、思想的驯服。

这一点我从我专业的角度提出来,那么大家在遇到一些人的时候,你遇到的一些现象不能理解的时候,也许会给你一点启示。

第一个现象,我们经常有一种人,他受过一次很大的精神创伤,大到什么程度呢?他感到他生命受到过威胁,这样一次经历之后,他会产生恐惧,他会晚上做恶梦。时间长了以后,他就会去想,这种地方我最好少去,这种事儿我最好少想。那么任何让他想起这些事情的话,他都会感到非常不愉快,这就是我们看到的,经常看到的。刚才胡平先生说,大部分人逃避,为什么?因为他知道那不安全。那么中共每一次要搞运动的目的是什么?就是要让人们不断的体验这种恐怖,这种创伤,这样的话,你就永远会逃避、躲起来。

在你逃避的过程中,你还会产生一种问题。因为人他是有精神的,逃避是痛苦的。怎么办?就麻木,让自己感到麻木。他看到什么、听到什么,他都有意无意地把自己保护起来,尽量不去感受。这是第二个情况,就是麻木。第三个情况,他排斥你给他讲的东西,比如说,到了美国来了,跑到费城的自由钟,一看有人给他递传单,说中共怎么样、怎么样迫害法轮功,如何、如何,或者你跟他讲它怎么样、怎么样打击基督徒,或者你再跟他们讲它怎么样、怎么样打击民运人士。他听了他不愿意听的,他不舒服,听了以后会产生一种抵触。因为他听了以后怎么办?他回去怎么办?人都有正义感,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就有意识地说,你说的肯定是不对的,你说的是假的,我不要听。这样晚上就可以心安理得、高枕无忧了。如果他相信你了,回去怎么办,人都是有良心的嘛。这就是我们社会心理学上讲的“认知分裂综合症”,这是一个现象。

那么第三个现象呢,就是群体性的一种绝望,群体性的绝望。心理医生曾经做过一个试验,他把小老鼠放在一个笼子里面关死,然后不停的用电打他。那小老鼠一开始还跑,还侦查,打着打着跑不掉了,它干脆就不动了。过了一会儿,你把门打开了,你再用电打它,它也不动了,因为它已经相信,动是没有用的。这一点跟今天的中国大陆现状是非常像的。在今天,共产党已经完全没有他过去的力量、那样的欺骗性。中国大陆的门也是打开了,人们完完全全可以通过自己的抗争,争取到自己的权利了。但是绝大部分人,还是那个不动的老鼠,认为动是没有希望的。

中国人心理上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但是你看到,像高耀洁医生,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太太都能折腾出这么大的动静来,这在过去可能吗?不可能。但是高耀洁医生,她就是一个不相信她跳不出来的老鼠,她就跳出来了。因为在今天的中国大陆,你只要我们每个人都相信这一点的话,那么我们就能跳出来了。

还有一个现象,就是刚才胡平先生说的,你调查这么多人,这么多人都是有文化有知识的,都是聪明人。几千年的文化我们不聪明吗?聪明!但是你问他一些问题的时候,他那个聪明劲儿就没啦。他调查的满意度就是高,你认为他是在撒谎吗?他还真不是,他真的感激共产党。这个例子从古到今都有,从过去到现在。

昨天我在看一个报导,中国曾经有一个高级将领叫黄克诚,他是受迫害非常厉害的。最后他出来以后说,你们批评反右,批评毛泽东是错误的,毛泽东是伟大的,他犯的错误是伟人的错误。还有,像丁玲这样的作家,反右的时候折腾得够呛,一出来后她热爱共产党的不得了,比谁都左。那你认为她是有毛病吗?不是。纽约有个医生,腾春燕,是炼法轮功的,她为了去中国大陆收取迫害法轮功学员、把法轮功学员送到精神病院的资料,被关了三年。你说她不是很有正义感吗?结果三年以后她出来以后,在电视上说,啊呀,我很感激呀,我都舍不得离开这个地方,共产党对我如何如何好。即便到了美国,回到美国社会,她还这么说,那你说她是说谎吗?她不是。她得了一种什么样的病呢?就叫做“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这就关乎我们提到的这样一个现象。

这个“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是个什么东西呢?它实际上是很普遍的一个现象,在暴力危及人的生命的时候,在人们用谎言欺骗你的时候,在把你和外界隔绝的时候,你为了求生的本能,你就对这些对你施暴的人,产生了一种莫名奇妙的感情。

其实我刚到美国的时候,我对共产党就有这种莫名其妙的感情,人家一说共产党不好,我不舒服,我就会跟他辩论。那么如果我不是有这么几年的时间亲身经历了、看了,在一个很安全的环境下,在我生命不受威胁的环境下,能够做一个客观的思考的话,我可能今天还是那个样子。这个现象我想我们都是能够观察到的。

从思想上、精神上、心理上解体党文化, 至关重要。

那么对策是什么呢?我觉得我们理解了这些东西以后,对策就应该是很明显的。第一就是说,我们非常清楚的认清共产党文化的本质,它是践踏生命的,是对生命不尊重的,是非常邪恶的。你如果不看清楚这个问题的话,你一切的表面上的东西都会做错。为什么美国的这个对华政策老是不灵?台湾的对大陆的问题老是解决不了?为什么?就是因为很多人在这个问题上非常糊涂,他以为一只老虎穿上了西装,戴上了礼帽,系上了领带,说起了英文,谈起了人权,他就从吃肉的变成吃素的了。这是不可能的,这就是中共的本质,这就是它今天的伪装,所以我们必须非常清醒。

第二条呢,就是说我们要不懈地去和我们的同胞们去讲、去解释、去支持他,因为他们不容易。所以我就特别欣赏退党这个事情。因为退党啊,你想啊,在中国大陆退党那是要丢官的,丢工作的,丢房子的,丢脑袋的。那么他搞一个什么退党呢,就是说匿名退党,只要你心里面和它脱离了就行,我觉得这是一个关键,因为人呐,你的心一动,你的思想变了,什么都变了。你如果心没动,思想没动,你将来中国大陆就是自由了,那还是一帮马列子孙在统治中国,而不是我中华儿女。

所以在今天来讲,别看共产党表面上怎么强大,我们在思想上、精神上、心理上解体它,是至关重要的。为什么美国拿下了伊拉克,却解决不了伊拉克问题啊?因为他没有解决人家的心理问题、思想问题和意识问题、文化问题。他解决不了,这不是用枪炮能解决的。那么中国也是一样,所以我觉得我们在座的每一个人,今天来的每一个人,都可以做这样的一个解体党文化的传播者。

(根据演讲录音整理, 未经本人审核)(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7-04-17 1:4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