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中国舞

漫谈中国舞:汉代意境高远的“盘鼓舞”

作者:茹之

山东的汉朝画像石中的盘鼓舞(右下)。(公有领域)

  人气: 437
【字号】    
   标签: tags: , , ,

汉代有一种踏在盘与鼓上表演的舞蹈,时称“盘鼓舞”,又称“盘舞”、“七盘舞”,多在宴享时助兴。表演者多为男性,通常头戴冠帽,身穿长袖舞衣,脚穿特制舞鞋。舞时将盘和鼓排列在地,表演者在盘与鼓上纵横腾踏、屈身折体、翻扑倒立,表演各种舞姿,同时在盘和鼓上踏出富有节奏的声响。也有女性表演者。表演有独舞、双人舞和群舞。

汉代傅毅的《舞赋》以美妙的词语赞美了群舞“盘鼓舞”。“其始兴也,若俯若仰,若来若往。雍容惆怅,不可为象。”舞蹈开始时,表演者传达给观者的感觉是俯仰、往来皆在瞬间中完成,其雍容之姿,惆怅之韵,不可尽述其形象。

随之,舞蹈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若翔若行,若竦若倾。兀动赴度,指顾应声”。此时的舞姿依照节拍,手指身法皆应着鼓声。看,“罗衣从风,长袖交横”,瞬息万变的舞姿让观者目不暇接,绕身若环的技巧让手脚合并。表演者轻盈似飞燕,机敏若惊鸿。曼妙的舞姿闲缓柔美,变化中却迅疾而又轻松。

通过绝妙的舞姿,表演者传达着自己的心志,“在山峨峨,在水汤汤。与志迁化,容不虚生”,志在高山有巍峨之势,意在流水有坦荡之情。舞姿随着心志变化,舞容亦依意而改变。歌中有诗,表演者通过表演而将其展现出来,“气若浮云,志若秋霜”。

山东的汉朝画像石中的盘鼓舞,上方的舞蹈者脚下有数个鼓。(公有领域)

在表演中,舞蹈者次第而出,“摘齐行列,经营切儗。仿佛神动,回翔竦峙”。行列变换有数,往来伸缩进退有度,仿佛群仙出动,恣意翱翔。“击不致䇲,蹈不顿趾”,手急速地敲击着拍板,而脚也不停止地踏击着鼓。突然踏击的声音戛然而止,静如处子。

等到表演者再度起舞,鼓声急切。舞蹈者或跳跃或低跪,或以手摩鼓,或以足踏鼓。身体弯曲,腰似弯弓,“纤縠蛾飞,纷猋若绝。超逾鸟集,纵弛殟殁”。像乱蝶在空中飞舞,像鸟疾速飞集,松弛舒缓十分自如。“体如游龙,袖如素蜺”,十分美丽。

舞蹈完毕后,表演者退回到行列中。“观者称丽,莫不怡悦”。从上述描述中,我们可知跳“盘鼓舞”的表演者有着较高的技巧。

山东的汉朝画像石中的杂技和乐舞。(公有领域)

“盘鼓舞”中用作道具的盘是木做的,椭圆形,鼓稍高于盘子,直径约三十多厘米。一般鼓为一面或两面,盘为六个或七个,也有用四个、五个或三个的。

汉画像砖石有十分丰富的“盘鼓舞”形象。在山东沂南出土的汉画像石中,可以看到独舞的“盘鼓舞”。一位男性表演者头戴冠,身穿长袖舞衣,正从盘鼓上跃下,回首睨顾盘鼓,舞袖冠带飞扬,动作豪放。河南南阳许阿瞿墓汉画像石中,则描绘了一女性表演者在鼓上翩然起舞的场面。在山东济宁出土的汉代画像石中,则描绘了群舞的“盘鼓舞”:三个高鼻雅鬓的男子,赤膊跣足,在五个鼓上做虎跳、倒立等动作。

“盘鼓舞”有盛大的伴奏乐队,在山东沂南汉画像石上,有三席人伴奏,乐器有:钟、磬、建鼓、埙、铙、瑟、笙、排箫等,并有女歌者伴唱。

山东的汉朝画像石中的盘鼓舞。(公有领域)

——转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旧唐书》记载:“康国乐,工人皂丝布头巾,绯丝布袍,锦领。舞二人,绯袄,锦领袖,绿绫浑裆裤,赤皮靴,白裤帑。舞急转如风,俗谓之胡旋。”
  • 正当中共肺炎(武汉肺炎)肆虐全球之际,意大利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博切利(Andrea Bocelli)在复活节(4月12日)当天进行独唱表演,为世界各地的人们传递爱、疗愈与希望的讯息。
  • 元顺帝时期制作了赞美佛的乐舞《十六天魔舞》,舞蹈主要讲的是十六位天魔以菩萨的容貌出现,迷惑世人,后来被佛陀降伏的故事。
  • 顾名思义,“鼓”舞的舞蹈动作应当是围绕着“鼓”展开的。而作为打击乐器的“鼓”起源很早。传说远古时有伊耆氏用土制的鼓,鼓槌是用草扎成的。又传说夏后氏有一种鼓是有足的。而殷墟出土的甲骨文中已有“鼓”字、“鼗”字,此外还有一面木腔蟒皮鼓,表明远在三千多年前的商代已经有此乐器。
  • 古代的天竺指的就是今天的印度,唐时将从那里传来的乐舞称为《天竺乐》。《天竺乐》舞大概在公元350年左右传入中原。
  • 唐朝文宗时,下诏让太常卿冯定制作《云韶法曲》。《新唐书·礼乐志》亦记载,这个舞蹈由三百人表演,有宫廷宴席时才表演。唐《乐府杂录》记载,“乐分堂上、堂下。登歌四人,在堂下坐”,除了表演的三百人外,还有五个穿着绣花的衣服的舞童,各自手执著金莲花在前面导引,意即“执金莲花如仙家行道者”。
  • 《兰陵王入阵曲》是唐代假面舞蹈,根据唐代崔令钦的《教坊记》记载,起源于北齐,盛行于唐代,又称《代面》、《大面》。此舞是表现北齐兰陵王高长恭作战的勇猛英姿,为带有简单情节的男子独舞。
  • 唐 周昉《簪花仕女图》。(公有领域)
    唐懿宗时期,曾令宫中伶人李可及创作了《叹百年》队舞,或称《叹百年队》。该舞蹈是为了悼念懿宗与郭淑妃的爱女同昌公主不幸早夭而作,反映了一种人生无常的思想。
  • 在唐代流行的《柘枝舞》基础上,又出现了被后世称为《莲花舞》的舞蹈《屈柘枝》。唐代《乐府杂录》曰:“健舞曲有《柘枝》,软舞曲有《屈柘》。”《乐苑》曰:“羽调有《柘枝曲》,商调有《屈柘枝》。此舞因曲为名,用二女童,帽施金铃,抃转有声。其来也,于二莲花中藏花坼而后见,对舞相占,实舞中雅妙者也。”
  • 柘枝舞的伴奏乐器是鼓。正是在欢快的鼓声中,柘枝舞的表演者出场、起舞、谢幕,因此舞蹈节奏鲜明欢快,风格健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