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疑《我虽死去》涉敏感 云南影展停办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4月4日讯】(大纪元综合报导)原本预定6日至12日举行的“云之南纪录影像展”,日前突然因为不明原因喊停。外界猜测,其中的一部揭露文革期间第一桩学生打死老师案件的纪录片《我虽死去》入围此次影展的竞赛单元,可能是影展骤死的原因。

《我虽死去》曾参展英国国际纪录片电影节

据媒体报导,这个名为《云之南记录影像展2007惊蛰》的影展由云南社会科学院主办,原定从星期五开始在云南一连举行6天。然而主办单位上星期表示,他们接到通知,影展活动暂缓举办。

一位了解这次影展的人士对美国之音说,这40部参展影片内容广泛,对整个中国目前的发展现况做出反映。主办单位为了避免遇到麻烦,在选择片子阶段已经有所节制,但是还是被通知活动暂缓举办。

至于“有关部门”是哪个单位,这位知情人士表示,他不好说,而且事实上“有关方面”也没有说清楚暂缓举办的理由,因此主办单位也在了解情况之中,但目前有关影展的准备工作已经停顿,估计影展无法今年举办。

有消息说,当局要求暂缓这次记录片展跟影片《我虽死去》有关。

沉重的十字架

《我虽死去》是大陆独立影片制作人胡杰的作品,内容回顾了1966年8月5日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女子中学副校长卞仲耘在校内被红卫兵学生打死的案件。当时北师大女子附中是“贵族学校”,学生当中很多是高干的女儿,是“贵族学校”。在那个没有制约的时代,年纪轻轻的女生就成了杀人凶手。

卞仲耘的丈夫——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所研究员王晶垚用一台老式的相机记录下了卞仲耘的尸体,血衣、沾有粪便的裤子…老人说他之所以活着,就是为了揭露这段历史。

“我这四十年来,我是在帮着扛着十字架,我现在还扛着,这样一个历史事件,我有责任,只有我有责任(包括我的孩子在内,他们所理解的,所感受到的,所想到的都不能和我一样),因为我是亲身经历者,如果我不把这些真相揭露出来的话,那就是没有尽到责任。用我一句话,我就白活了。这是我不可推卸的责任。”

一名曾经看过《我虽死去》的人士指出,“随着老人(王晶垚)的诉说,以及照片、血衣、沾有粪便的裤子、停在三点四十分被打坏了的钢制手表、徽章、信件、大字报等等一系列证据的呈现,使我为老人的悲惨遭遇感到愤怒,也加深了我对当今中国政治文化制度的反思。民主自由,要走的路还很长,老人说他有一个愿望,就是能把妻子的遗物献给”中国文革纪念馆”可是这样的纪念馆又在那里呢?”

据悉,在卞死去的那天的早上,夫妻二人在床前心有灵犀的握了握手,也许是上天想让他们做最后一次道别吧。卞死后,王晶垚极度悲痛,以至于把草席都啃了一个大洞。为了对罪恶留下见证,王晶垚马上买了这台照相机并拍下了卞老师布满伤痕和血窟窿的遗体。

*专家:当局很愚蠢*

任教于美国加州的文革史专家宋永毅认为,如果暂缓举办影展是因为胡杰的记录片,这就显示中共当局很愚蠢。宋永毅说:“卞仲耘不是胡锦涛打死的,也不是温家宝打死的。他们什么要去背历史的重任?这是毛泽东的帐,这是刘少奇的帐,这是历届党中央的帐。所以,对他们来说,实际上最好的办法是他们利用历史上的事情,他们支持这个事情(记录片展),然后可以增加他们的声誉。因为任何一个领导人他要获取民心,常常都是在平反历史上的冤错假案,或者对历史问题采开明态度。这一点我认为他们没有必要去背历史的包袱。”

中国作家余杰认为,影片《我虽死去》反映的是文革历史中最黑暗血腥的部分之一,尽管胡杰作品讲述的是陈年往事,但中共官方对历史真相的揭露感到心虚。他说:“他们不能正视中共49年建政以后的阴暗面,因为一旦历史真相被揭露后,他们这种所谓的稳定和统治的合法性就会受到质疑与挑战。”@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7-04-04 11:2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