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中国舞:唐朝《胡旋舞》

作者:茹之

敦煌莫高窟第220窟-经变舞伎,描绘胡旋舞的壁画。(公有领域)

  人气: 434
【字号】    
   标签: tags: , , ,

《旧唐书》记载:“康国乐,工人皂丝布头巾,绯丝布袍,锦领。舞二人,绯袄,锦领袖,绿绫浑裆裤,赤皮靴,白裤帑。舞急转如风,俗谓之胡旋。乐用笛二,正鼓一,和鼓一,铜拔一。”从中可知,康国乐的俗称就是“胡旋舞”,舞的特点是疾转如风。

唐代大诗人白居易在诗作《胡旋女》中说,该舞蹈来自于西域的康居国,胡旋舞女是在天宝末年献给唐皇的。《新唐书·西域传》中亦记载,当时的康国、史国、米国(属中亚一带)都曾向唐朝宫廷里送胡旋舞女。

“康者,一曰萨末鞬,亦曰飒秣建,元魏所谓悉万斤者。其南距史百五十里,西北距西曹百余里,东南属米百里,北中曹五十里。在那密水南,大城三十,小堡三百。君姓温,本月氏人。始居祁连北昭武,为突厥所破,稍南依葱岭,即有其地。”据载,康国“人嗜酒,好歌舞于道”,他们对胡旋舞尤为醉心。清代学者魏源在《圣武记》中考证:“哈萨克左部游牧逐水草,为古康居。”胡旋舞大概就是古代哈萨克人的民族舞蹈。

为什么叫胡旋舞呢?据说是因为这种舞蹈节拍鲜明,奔腾欢快,而且多旋转蹬踏,故名胡旋。唐《通典》卷146曰:“舞急转如风,俗谓之胡旋。”

敦煌莫高窟第220窟中描绘胡旋舞的壁画。(公有领域)

关于胡旋舞的舞姿和神态,我们不妨从白居易和岑参的诗歌《胡旋女》中了解一二。

胡旋舞的伴奏乐器以鼓为主。在弦鼓声响起的同时,胡旋女双袖举起迅速起舞,“回雪飘摇转蓬舞,左旋右转不知疲,千匝万周无已时”(注1),意即像雪花一样在空中飘摇,像蓬草一样迎风飞舞,来回的旋转根本不知疲倦,转啊转啊,转了无数个圈都没有停止。此时“人间物类无可比,奔车轮缓旋风迟”(注2),意即连飞奔的车轮都觉得比她慢,连急速的旋风也稍加逊色。而穿着短裙长袖紧身舞衣、腰间束着佩带、下着绿裤、红皮靴、披着轻柔纱巾、佩带着许多装饰品的舞蹈者,也愈加显得美丽动人。在飞旋的舞蹈中,观众已经是“万过其谁辨始终,四座安能分背面”(注3),连观者也眼花缭乱,分不清楚胡旋女的脸和背了。在新疆龟兹和敦煌的石窟壁画中,有大量的旋转舞女形象,她们两脚足尖交叉、左手叉腰、右手擎起。全身彩带飘逸,裙摆旋为弧形,十分美丽。

那么,胡旋舞的舞蹈者究竟是在地面上、圆形的地毯上还是在圆球上舞蹈呢?《新唐书·礼乐志》中描述胡旋舞的表演者“立球上,旋转如风”,唐段安节着的《乐府杂录》也说“胡旋舞居一小圆球于以舞,纵横腾掷两足终不离球上,其妙如此”。但元、白二诗中描写的胡旋女是独舞,是在地面上进行的,并没有提到立在球上表演。或许胡旋舞的表演形式并不止一种,前一种可能加入了一些杂技技巧。宋代《太平御览》说胡旋舞是在一小圆毯子上跳的。在地毯上跳舞是西北少数民族的习惯,所以也不能排除胡旋在毯子上跳的可能性。

史料载,胡旋舞从西域传入中原后,成为当时最受人们喜爱的舞蹈之一,大约五十年的时间盛行不衰。唐玄宗的宠妃杨贵妃、宠臣胡人安禄山最擅长舞胡旋,据说杨贵妃跳的胡旋舞变化多端,令玄宗为之倾倒。可见胡旋舞男女都可以跳。有独舞,也有三、四人舞。不过,唐朝汉人女子能跳胡旋舞,汉人男子中有身份的人一般不跳。

注释:
(1)白居易《胡旋女》。
(2)白居易《胡旋女》。
(3)元稹《胡旋女》。

——转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元顺帝时期制作了赞美佛的乐舞《十六天魔舞》,舞蹈主要讲的是十六位天魔以菩萨的容貌出现,迷惑世人,后来被佛陀降伏的故事。
  • (大纪元记者戴慧瑜台北报导)前华视总经理、资深演员江霞,看完演出之后对记者直呼“很意外”,因为听主持人表示,神韵的节目是北美的华裔子弟长期接受严格的训练所获得的成果,舞技杰出、演技精湛,每一个女性演员都好漂亮、身段好柔软,她看了好想去学中国舞。江霞还笑说:“如果我去跳中国舞的话,身材一定会跟这些女孩一样漂亮”。
  • 唐高宗武后时期,制作了阵容庞大的字舞:《圣寿乐》。根据《旧唐书·音乐志》的描述,参与这个舞蹈的人数共一百四十人,她们头戴金铜冠,穿着五色画衣,用舞的行列摆成不同的字。每变一次队形摆出一个字,总共变化了十六次,摆了十六个字,即“圣超千古,道泰百王,皇帝万年,宝祚弥昌”。
  • 唐朝著名的舞蹈《五方狮子舞》缘于《佛说太子瑞应经》中的典故。在该经书中记载:“佛初生时,有五百狮子从雪山来,侍列门侧。”
  • 源远流长、浩浩荡荡的长江和黄河,这块富庶广阔的中原大地,韵育出五千年悠久历史的华夏文明。从伏羲帝之史官仓颉造字,发展出全世界至今唯一能表达意涵的文字;当全世界的国家在君主政体时期的领袖都称国王,唯独中土自三皇五帝起都称皇帝,这些非凡意涵点出了这个创造人类辉煌文明的国度——中国,自始以来就受着天上众神的瞩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