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小故事】从牧童到画家——乔托

文艺复兴第一位大师
周宇 整理
font print 人气: 97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乔托(Giotto)是14世纪期佛罗伦斯最伟大的画家,也是最早突破中世纪偶像式的描绘,而以真实表现自然和人类情感的手法创作的画家,对文艺复兴绘画的成熟影响深远,因而被推崇为文艺复兴之父

说起乔托学画的机缘也是十分特殊。乔托原本只是佛罗伦斯附近一个小村的农家之子,幼年在乡野间牧羊的时候,经常拿着石块在岩石上画画自娱。有一天著名的画家奇玛布(Giovanni Cimabue)正好经过,看到乔托正在岩石上画着羊群。奇玛布惊奇地发现羊群画得十分生动,不禁停下来,向孩子说:“你别放羊了,跟我来画画吧!”乔托喜出望外,回答说“只要父亲许可就行”。得到父亲的允许之后,便跟着奇玛布来到佛罗伦斯,成为他的入门弟子。这是近代西方绘画的鼻祖——乔托和其师奇玛布之间的一段奇缘。

关于乔托到罗马为教宗服务,还流传着这么一段故事。罗马教宗布尼法斯八世想要征召优秀的画师到罗马为教廷服务,派了使者到意大利各地寻访优秀的画家。使者找到乔托的时候,要求乔托拿一张画作为样本,让教宗看看。乔托听了,就随意地拿起画笔,在红色的颜料筒里沾了一下,在纸上画了一个大圆圈。然后把“画”交给使者,说:“这就是我的画,请你拿回去给教宗看看吧。”使者非常不高兴,说:“我是很严肃地在办事,你怎么能这样不正经地乱开玩笑?”乔托回答﹕“不要就算了,我就会画这个。”使者无奈,就把这件“样品”带回去给教宗,并且向教宗抱怨乔托无能,只会画圆。

教宗看了圆圈,思考了一阵,问道:“你告诉我,他不用圆规划这个圆圈,很困难吗?” 使者说:“他就这么随手一画而已。”教宗说:“嗯,那么这个圆圈画得可真不错,圆得很哪!线条也很有力量,显然是个经验丰富,有好眼力又有好手劲的画家。赶快请他到罗马来吧!”就这样,乔托被教宗高薪聘到罗马来。他在1296年到达罗马,为教宗绘制了许多关于耶稣生平的壁画,可惜壁画经过严重破坏,已经很难辨识原貌了。

除了上述的事迹,从许多方面也看得出乔托是个开朗而幽默的人,据说他的女儿相貌很丑,乔托的好友、也是《十日谈》的作者薄伽邱曾经嘲笑他:“乔托,你画的人物那么美,为什么生的孩子这么丑?”乔托回答说:“没办法,我画画是在白天有光线的时候,而生孩子却是在晚上没有光线的时候。”

乔托最有名的作品应属现存于帕度瓦(Padua)阿瑞那礼拜堂(Arena Chapel)的《耶稣生平》和在亚西西圣方济教堂所作的《圣方济传》等。他比前人更能真实地表达眼见的世界,把过去样板式的宗教图案一变成为更贴近世人的生活场景,宗教故事在他的笔下变得情感充沛,富於戏剧性,背景也出现了世人熟悉的自然风景和动植物,这样的画作深深的打动了当时的人们,因此他在世时就享有极高的声誉。乔托的绘画成就不仅超过中世纪,也超越他老师奇玛布。在13世纪的绘画还不成熟的意大利,他的出现是那么突然,那么与众不同,好像上天安排要让他把艺术引导向未来文艺复兴的成熟一样。难怪传记作者瓦沙力将乔托的艺术归功于“上苍的恩赐”。@*#

责任编辑:李梅 #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乔托把绘画推向一个比传统艺术更宽广、自由、更合乎自然的风格中。
  • 由于之前拜占庭的艺术家们,通常把圣经故事人物和形象,安排在一个限制性的空间,或纯装饰性的画面上,因此艺术家们不研究模仿自然界的真实色,却可以随意选择自己喜欢的颜色来作画。然而,对乔托而言,如何使圣经上传说人物显得更加真实、更具说服力,才是当务之急。一个人怎么站立、怎么坐,举手投足姿势要如何摆都很重要。乔托的希望让我们“目击现场”,邀我们观赏发生在舞台上的一幕。而为了把故事说清楚,乔托努力把故事安排在合理的生活空间里,建筑与街道,以及人物服饰都极为逼真,非常重视画面上的自然与立体感。而乔托的成功,正代表着新一代的艺术家努力尝试新的策略和观念。
  • 五百年来《大卫像》的精巧匀称、优雅的相貌、从容的意态和蓄势待发的气势,在在都令人赞赏。正如米开兰基罗自己所言,他的雕刻就是“将禁锢在石头中的生命解放出来”。
  • 钟繇是三国曹魏时的大臣,更是我国一位杰出的书法家。
  • 鲜于枢早年曾向张天锡学习书法,常为不能超越前人而愧憾。有一次偶而漫步郊野,见两人车子陷于烂泥中,坎坷难行,才了解到写字要有奇态横生的趣味。他与赵孟頫和康里夔,互争雄长,当时许多人都曾向他请教过书法。
  • 为了解决画中人物在从下面仰视时所应呈现的比例这一难题,米开朗基罗将壁画上半部分的人物画得大些,下半部的小一些,以适应自下而上的观赏效果。
  • 这是德国画家阿尔布莱希特·丢勒(Albrecht Durer)于1500年所作的自画像。严谨细腻的多层罩染技法将几乎所有的细节都刻画入微,连头发都丝缕可数。造成这种真实感的一个重要因素就在于作者对光、影、色以及转折处细腻的过渡处理。甚至于每一小缕头发、胡须都仔细地由高光部分渐渐过渡到平光的亮部,再细腻地过渡到测光的灰调面,逐渐穿过明暗交界限达到反光部分直至投影。
  • 古人类都有对神对信仰,最早的艺术品也都出现在神的殿堂里,表现神圣美好的境界。文艺复兴时代的意大利也不例外,只是在人文主义的思潮下,艺术家以更人性化的角度来表现神和阐释教义。也由于艺术的发展,除了教会大量以艺术来赞颂神、彰显神的存在和伟大之外,许多有能力的商人或富裕家族也都希望拥有表现神的宗教艺术品;特别是表现圣洁、慈爱与天真的‘圣母子’更是历久不衰的热门题材。
  • 我曾赞叹丁托列多神奇的透视与构图,也对他那些粗糙未完成的画作疑惑不解。恰逢他500岁冥诞,看了很多他的画作,尤其是肖像画与素描,读了不少关于他的资料,知道他越多,越感受到他的挣扎与渴望的陷阱,看见他在艺术与所处的环境中拔河。
  • 历史的演变犹如天体运行、星球运转,地球的自转和公转也确实体现出了不同于其它星球的时间概念,而历史恰好就是在这特定的时间中一步步演绎着,其中也包括了文艺复兴前后这一重要戏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