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如何评价叶利钦?(四)

人气 2
标签:

【大纪元5月4日讯】(新唐人热点互动采访报导)联结收看

主持人:我们现在再接一位观众朋友的电话,下一位是纽约吴先生的电话,吴先生请讲。

吴先生:你好!主持人好!嘉宾先生好!我很敬佩叶利钦总统他的丰功伟绩,他做出的壮举。但是我作为一个中国人,然后我现在看到大陆在中共的统治下,也是一种强权政治,是一种很强权、没有民主的社会,我想是否能请嘉宾跟我们谈一下这个问题?我们有什么可以改变的吗?

主持人:那我们现在请李先生回答一下刚才吴先生的问题。

李天笑:吴先生提的非常好,就是目前中共的专制制度,我们对它怎么办?实际上这个办法,叶利钦已经给我们做出了启示,当时苏共在解体之前的情况,跟今天中共的情况非常相似。比方说个人专制的问题,当时苏共在整个70多年的历史当中,屠杀了近3000多万苏联人,整个苏联事实上是各族人民的大监狱。劳改营、各种处罚犯人、对各个民族的迁移…这些事情,都在经常的发生。

比方说当时在30年代“肃反”当中,几乎把苏联的高级将领全部杀害了,当时反法西斯战争爆发的时候,苏联几乎是拿不出他的高级将领来去对付德国人;所以当时史达林还说“十八大”的时候比“十七大”少了27万党员,他说少了更好。其实这个大屠杀的过程使得苏联当时受到了很大的损失,这个跟中国今天的情况是非常相似的,中国比它还要更厉害。

中共在整个50多年的历史当中,8000万中国民众受到它的杀戮。在整个过程中,几乎是每个中国人的家庭都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在文化大革命、历次政治运动当中,都体现出来了。

第二个就是当时官僚的腐败现象,当时在苏共各种各样津贴、住房、别墅等等,那时戈尔巴乔夫退出苏联总统的时候,他要求叶利钦给他开的是什么,就是别墅、汽车、私人保镳等等这些东西,这一小块东西反映出来一个现象,就是整个苏联有这么一个特权阶层。那么今天中国这个特权阶层也是非常厉害的,这就不用多说了,整个腐败的现象,中国老百姓讲的,十个当官的有九个都是腐败的,所以这个情况也非常相似。

另外,在中共和苏共之间,党遭到危机的情况也很相似。当时苏联的情况是有25﹪左右的共产党员退党了,因此当叶利钦在坦克上振臂一呼的时候,很多人都会响应他,因为这时候很多人已经不信苏共了,他已经不是苏共党员了;今天中共三退的,退党、退队、退队的已经达到2000多万,其中退党的人数就占了60﹪以上,已经超过了中共党员的17﹪左右,这还是一个比较保守的估计。

因此,在今天的情况下,已经非常接近当时苏共的退党人数,整个情况来看,中共面临的前途就是现在一个崩溃的情况。因此,我想怎么样来转变中共目前的专制制度,实际上就是从解体中共,叶利钦指出这条路,然后中共党员不断退出共产党,最后使中共解体,使中国走上一条民主的道路。

主持人:好,谢谢。那我们现在有一位观众在线上,我们接一下拉斯维加斯的刘女士的电话,刘女士请讲。

刘女士:安娜你好!两位嘉宾好!今天这个话题非常有意思,我只是想参加一下我个人的意见,就是关于江泽民为什么会把我们整个的领土割了一大部分给俄国。关于这个问题我想深入的说一点,因为他这个其实就是党文化其中一个很重要的表现。因为他在“情”字上弄得乱七八糟,道德文化上它是完全走入反的方向,比如说性关系、情字关系、不应该发生关系你发生关系,包括他跟我们中国另外一位女歌星,她名字我就不提了,他的年纪可以做这个女歌星的爷爷,所以他能够在自己领土上做出这么羞耻的事情。他在早年的时候,因为汉奸的问题、特务的问题他说不清楚,所以那个对我来讲并不是一个传说,而是事实上确有其事。不然他为什么他在整个欢迎他的仪式上,到有这位女士出现的时候,他就吓得魂不附体呢?这就是一个党文化。

还有另外一个在党文化里很突出的一点,就是说中国历来的“十大元帅”,我是讲讲党文化这个语言,十大元帅林彪、朱德,这些人都是赫赫功绩的,非常显赫的,包括现在李岚清的家人,还有那个薄熙来的父亲,这都是我们很熟悉的历史人物;可是在斗争他们的时候,不留余地的,一路撂下来,就像原先我们《热点互动》有一位嘉宾讲的,他连他们自己的书记都没有放过。像赵紫阳这么样的显赫功绩、这么样的改革开放;甚至把自己的几个孩子说不定都要送上审判台,可是他还是要做改革、还是要做开放,在“六四”的时候站出来为学生讲话。

那很明显的是现在还有些党员,还有一些对中国有幻想的人,自己想想看你那功绩能不能超过林彪?能不能超过朱德?能不能超过赵紫阳?真要不行的话,你真要好好想想你将来处境是在哪里?不要糊里糊涂再跟着这个党文化走了。因为这个邪党最后的目标就是要毁灭一切人类,那可是因为现在有我们这个《热点互动》,有支持一些正义的团体,比如说讲真善忍的法轮功团体,全世界没有人敢说我们讲“真、善、忍”是错的;可是全世界的人可以说你共产党党文化的“假、恶、斗”是绝对不是一个人的东西。

主持人:好,谢谢刘女士。那现在我们再接一下纽约宋先生的电话,宋先生请讲。

宋先生:你好!我想问嘉宾一个问题,就是叶利钦这一代总统对中国现在的领导最大的借鉴是什么?想问嘉宾这个问题。

主持人:好,谢谢宋先生。那刚才回到李天笑博士所谈的,您说到中国和当时的俄罗斯苏联有相近之处,我们看到其实要是比较的话还是蛮有意思的,因为中国一直在谈论说我们要不要借鉴苏联或者前东欧国家的道路,中国叫做走“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苏联就很简单卡嚓一下苏共解体,直接就进入了民主制度;而且它不但在政治上在改,在经济上也同时在改。而现在中国,大家都公认他只是在经济上改革,在政治上他仍然像过去是一样的。我们可不可以请陈先生来讲一下,您觉得双方的比较,您怎么看?

陈破空:一个是中国的比较;再一个,刚刚宋先生提出的借鉴问题。我想做为一个民主国家的领导人,他领导一个国家渡过困难,他需要高得多的勇气、智慧、意志和才干。因为他面对的是有反对派、有新闻的监督、有司法的监督,还有国内外复杂的形势。在那样的情况下,获得经济的增长,获得国家的稳定,获得国家的发展是非常不容易的;而专制集团来讲,他控制了一切,他控制媒体、控制司法,他控制整个国家,然后是由他说了算,他做得好也好,做得不好他也说做得好。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想专制型态看上去领导人就是睡懒觉、睡大觉,也是很容易管理一个国家的,这又和看到水平的不一样。真正有水平的人他在复杂的环境接受考验。所以当中共在夸耀他所谓的经济增长、中国崛起的时候,他是在什么型态下的增长、什么型态下的崛起?这种型态下的增长和崛起,都是很容易做到,只要你不破坏就行了,他自然就会增长。而且这种增长和崛起也是非常表面的。但是像俄国这种增长和崛起是非常难能可贵的,他促进了整个体制深刻的变化,经济的体制和政治的体制。

所以,如果中国有什么借鉴的话,我们就应该借鉴像叶利钦这样的高手,他是一个民主斗士,他又是一个民主强人,他在那种复杂的情况下,能掌控一个国家,让这个国家在一个大剧变的时代,平稳的过度。而中共这些领导人不要说他们本身意识形态是反动的,也没有一个人有胆量这么做。但他们每次想到政治变革要来到的时候,首先吓破了胆,他们觉得无法去掌控这个局面。

实际上苏联的局面更复杂,因为苏联是由不同的语言、不同的种族、不同的文化所组成的一些共和国;中国历来就是一个统一的大国,应该问题简单的多;即便是如此的简单,中共靠共青团培养起来的乖乖仔,都不敢去做这样的事情。我想这样做比较有意义,同时可以衬托出来像叶利钦这样的领导人是多么的了不起;而像江泽民这样的一些中共头目,是多么的猥琐,多么的一钱不值,这种所谓的增长和崛起是非常有限的。

主持人:那李先生您怎么看呢?

李天笑:我想有这么几点:一个就是说,可借鉴的一个是政治智慧和道德勇气。我想当初叶利钦面临的也是这么一个问题,当戈尔巴乔夫开创了一个基础,多党制、开放党禁报禁,同时又提出了“新思维”,对加盟共和国采取平等的态度等等。但是最后的这一击,就是整个苏联处于一种崩溃的状态以后,这时需要一个有政治智慧、道德勇气的这么一个政治人物,最后给他一击。这一拳出去以后,我想历史就改变了,你自己的历史定位也决定了,这些来看,中共领导人他也面临着这么一种抉择,就是政治的魄力,它能不能看清中共必然要垮台的趋势,在这当中能够起到应有的历史作用,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当时苏共的改革过程,实际上已经走上民主这个道路,看出来一点就是政治改革是不起作用的,要整个的进行政治的转型。就是戈尔巴乔夫从当年的“新思维”开始,到最后叶利钦退党、以及“八一九”的时候整个解体了苏共,十二月底又解体了苏联。这个说明了在小打小闹、不脱离苏联的共产体系结构当中,你是没法完成这个历史使命的,这个转型是不能完成的。我觉得今天戈尔巴乔夫当然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他还是在谈如果不走出苏联这个框子里面,我们可以把苏联搞得更好。其实这个叶利钦做出很好的回答:这是不行的。

今天中共的领导人也应该要看清这一点,就是政治改革是绝对没有前途的,他只不过是在中共的范围里面进行一种小规模的改良,但是对中共整个腐败的现状以及它根本的专制、暴力、谎言结构是不起作用的;而这个东西决定了中共必然崩溃的整个历史背向的一个产物,必须是要被摧毁的。所以今天中共领导人能够看到这一点,我想能够从叶利钦身上学到的东西,我想就是这个。

主持人:我们看到叶利钦从退出共产党到解体苏共,再到最后宣布共产党在苏联是非法的。到现在我们还没看到苏联做出进一步的肃清共产党的事情,当然我们知道其他的一些东欧国家已经开始做这样的事情了,比如说肃清他的线民等等这些事情。您觉得做这样的一件事情,对共产党这样的国家是不是有效?

陈破空:叶利钦从退党到宣布苏共非法,限制苏共的活动,退出军队、机关和街道,这些来源于他深刻的思想认识。叶利钦有一句名言,他说“谁说共产主义没有实现,共产主义在克里姆林宫里面实现了”,当老百姓都饥寒交迫的时候,克里姆林宫里面的人过着各取所需、有求必应这样一种生活。所以他基于这样一种认识,深刻反省官僚阶层、特权阶层的利益。我看到叶利钦在苏联最困难的时候,他穿着厚厚的大衣、戴着厚厚的帽子,在风雪中到处去看那些平民,所以这种思想认识促进了他的思想和带来了苏共的解体。

对中国来说,中国呼唤戈尔巴乔夫、呼唤叶利钦已经很多年了,十几年、廿多年。如果这样的人物不能出现,我想中国只有依靠自己的民众,可幸的是今天的民众在逐渐的觉醒,反对中共的、和中共能够对抗的、反迫害的人越来越多,我想中国这个社会最终是要依靠民众的力量才能够解决问题,实现民主。

主持人:我们知道中国现在已经超出两千万人退出中共还有相关的组织了,那您觉得离一人振臂一呼、万人响应,然后中共解体还有多远呢?

李天笑:我想这个日子已经快要到来了,但是我想讲一点,就是叶利钦他最大的一个缺点,就是实际上他只是在组织上清理了共产党;但是那最后的党文化没有清除,因此今天清除党文化、解体党文化是中国发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主持人:好,非常感谢二位精彩的评论,也非常感谢观众朋友们的参与和收看,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5/4/2007 11:09:39 AM)(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热点互动】言论自由和道德准绳
【热点互动】历史铭记叶利钦
【热点互动】4.25事件的来龙去脉
【热点互动】透视美国维州校园枪击案(四)
最热视频
【新唐人晚间新闻】嫌犯被释后性侵老妇 纽约保释法惹议
【重播】川普北卡集会演讲 数万人参加热情高涨
【薇羽看世间】美议员:全方位强化对台关系
【新闻看点】拜登家再曝涉重罪 川普胜选率大增
【拍案惊奇】五中前习换将 共和党提灭共目标
【远见快评】亨特电脑门新一轮风暴 谷歌被起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