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辈讲述:三年大饥荒期间的悲伤一幕

人气 28
标签:

【大纪元6月6日讯】爸爸给我讲过这样一个悲惨的故事。

一九六一年的大饥荒中,当时主政四川的”西南王”李井泉,不顾老百姓死活,拚命迎合毛泽东”大跃进”的思路,以讨好最高领袖来巩固自己的地位。为了给中央上缴远远超过实际产量的粮食,他在四川农村横征暴敛,使得有”天府之国”美誉的成都平原也陷入千年不遇的饥饿之中。

  那时爸爸在中学上学,根据规定,中学生每人拥有一本粮食本,每个月定量供应十五斤大米。这十五斤大米,当然不能完全填饱肚子–正处在长身体阶段的男孩子,在没有任何油水的基础上,每月仅仅吃十五斤米,怎么够呢?但是,这十五斤大米堪称”保命粮”,吃不饱,也饿不死。

  爸爸说,假如他没有考上县中,而在农村里务农,他很可能活活饿死了–在他的同龄人中,无声无息地在田里倒毙的数不胜数。许多童年时代的玩伴就是在那些年月里消失的。

  就是这点口粮,爸爸还每月还要省上三分之一,带回家去给奶奶和姑姑和着糠粉与红薯煮着吃。他每个星期回一次家。从县城到村子有五十多里的山路。星期六下午一放学,他便开始出发,步行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没有鞋穿,他的脚板在碎石路上磨砺出厚厚的茧子。

  有一次,在家里帮着干了一整天的农活,正要准备返回学校,爸爸突然发现自己衣袋里的粮食本不翼而飞。顿时,他如同遭到电击一般,浑身发软,蹲在地上半天站不起来。他想哭,但嗓子发哑,一声也哭不出来。奶奶一听到这个消息,发现事态严重–没有粮食本,就没有了半条命。这可怎么办啊?汗水一滴一滴地从她的额头上流下来。

  好在奶奶当惯了一家之主,是一个有见识、有主意的母亲。她立刻询问爸爸:”粮食本是什么时候弄丢的?”

  爸爸详细回忆了一番,告诉奶奶说:”昨晚睡觉时,还专门检查过,那时粮食本还在口袋里。”

  奶奶一分析,既然粮食本不是在外边丢失的,是在家离丢失的,那就还有找回来的希望。她立刻想到,粮食本肯定是被这一天里到过家中的人偷走了。

  究竟是谁偷的呢?

  奶奶仔细回忆来过家里的人。这一天,家里只来过一个客人–那就是奶奶嫁到旁边一个更贫困到村子去的妹妹、也就是爸爸的姨妈。

  姨妈家里也揭不开锅了,她跑来向奶奶求救。奶奶一个寡妇,哪里有能力救她呢?但奶奶看见妹妹实在是可怜,还是煮了两个红薯给她救急。姨妈千恩万谢地抱着红薯告辞了。

  ”难道亲妹妹居然干出这样可耻的事情来?”奶奶痛苦地想。她不愿意相信这是事实。可是,家里来过的客人,除了爸爸的姨妈再没有别的人。那么,这是唯一的事实。

  当机立断,奶奶带着爸爸飞奔向粮站。奶奶对爸爸说:”如果真是你姨妈偷走了粮食本,她一定会到粮站兑现粮食的。我们预先堵住粮站,找回粮食本就还有一线的希望。”

  来到粮站,他们向工作人员说明了情况。工作人员看见一个妇人带着一个瘦瘦的孩子,听完他们的哭诉,立刻就产生了怜悯之心。工作人员答应他们,如果有人拿着写着爸爸的名字的粮食本来取粮食,他们立刻就把他扣下来。

  奶奶没有说小偷可能是自己的妹妹、孩子的姨妈。这个事实令她无比的羞辱。但是,这一事实很可能马上毫无遮掩地呈现在她面前。

  工作人员让母子俩躲到房间里面,告诉他们,一有消息便通知他们出来抓住小偷。

  爸爸和奶奶呆在粮站的办公室里。整整呆了三个多小时。

  对于奶奶来说,那三个多小时是多么痛苦的煎熬啊:她盼天盼地,希望能够找回粮食本,找回了粮食本,也就找回了儿子的性命;但是,她又多么不希望发现小偷就是自己的亲妹妹、孩子的亲姨妈啊!以后,她怎样面对亲生的妹妹呢?

  突然,外面发生了争执。是工作人员在与一个女人争执。声音很大,屋子里听得非常清晰。奶奶一听声音,立刻像遭到电击一般。她听出了那个女人的声音–果然是自己的亲妹妹、孩子的亲姨妈!

  奶奶与爸爸冲了出去。姨妈首先看到了爸爸,看到了她瘦小的侄儿。她立刻中止了与粮站工作人员的争执。她脸色发白,羞辱地摀住脸,背过去,一下子便蹲坐在地上。奶奶走上去,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痛骂她的妹妹:”你怎么这样狠心啊,你这不是要了侄儿的命吗?你还配当孩子的姨妈吗?”

  姨妈一直捂着脸,不敢看奶奶和爸爸,也不说一句话。

  粮站的工作人员被这一幕惊呆了。

  突然,姨妈也撕心裂肺地哭了起来:”姐,你骂我吧,你打我吧,我不是人!我不该干这样丢脸的事情。可是,我的孩子几天没有吃饭了,他们就快要饿死了!我也是当妈的啊,我怎么办啊!”

  两个女人旁若无人地痛哭起来。她们一个哭得比一个伤心。她们引来了旁边好多人的围观。反正脸面都已经撕破了,在饥饿面前,还有什么脸面可言呢?她们索性大哭一场。

  她们不知道该诅咒谁、该怨恨谁,也不知道究竟是谁造成了这一切–是生产队长吗?是县委书记吗?是省城的李井泉吗?还是那个在紫禁城的帷幕后面”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伟大领袖?

  要思考并回答这所有的问题,已经远远超过两个农村妇女的知识结构。她们只好相信这就是”命运”–自古以来,农民们都是这样来解释他们所遭遇的苦难和折磨。

  几年以后,在大学里念书的爸爸,经过自己痛苦的思考,才逐渐明白了妈妈和姨妈苦难的根源。读了一大批教授借给他的”禁书”之后,他把一切都想明白了。很多年以后,他把答案告诉了我。

  而在那时,瘦小的爸爸在一旁不知所措。他不敢去劝妈妈,更不敢去看姨妈。他一直埋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好像一切的错误都是自己造成的。

  那一幕,仅仅是中国农民命运的一个最无关紧要、无足轻重的缩影。

  后来,找回粮食本的爸爸,总算在那场灾荒之中幸存下来。他没有辜负奶奶的厚望,考上了大学,成为村子里人人羡慕的孩子。而姨妈的儿子、爸爸的表弟,却在饥荒中饿死了。

  从此之后,奶奶和妹妹形同路人,至死不再往来。(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胡平:如何评价对《大国崛起》的各种评价
【2006回顾】北欧十大新闻
阿玛蒂亚-森: 民主与经济发展
邢小群: 一次铭心刻骨的旅游--柬埔寨纪行
最热视频
【热点互动】从红黄蓝到胡鑫宇 中共里外祸害
【新闻看点】学校禁谈胡鑫宇 背后有重大黑幕?
【财商天下】东南沿海“抢人大战” 45年来最激烈
【天亮时分】北约秘书长警告 2月24日俄乌决战
【军事热点】瓦格纳炮灰 恐因伤亡惨重被边缘化
【秦鹏观察】大外宣替中共活摘器官洗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