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古寺:卧佛寺──释迦佛涅磐场景再现

牟梅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

北京的卧佛寺,位于西山余脉寿安山下,是一座著名的古刹,距今已有1300多年的历史。
公元七世纪,即唐代贞观年间,卧佛寺始建,最初名为兜率寺。当时寺内就有檀木雕成的卧佛,但现在已不存。元、明、清各代均有修建,特别在元代用50万斤铜筑成了释迦牟尼卧佛佛像,寺名也先后改为昭孝寺、洪庆寺、寿安山寺、永安寺、十方普觉寺等。因为寺内有一尊巨大的卧佛,因而俗称“卧佛寺”,此寺名流传最广。

在卧佛寺寺前,有一条绿色的古柏长廊。其南端建有一座木构彩坊,北端筑有一座琉璃彩坊,十分壮丽。

卧佛寺主要殿堂均排列在一条南北中轴线上,分为四进院落,层层递进。中轴线两侧,则有配殿、廊庑和行宫别院等。

从山门进入,沿中轴线前行,进入的第一进院落就是山门殿。殿内塑有哼、哈二将神。哼、哈二将又称金刚力士,是佛教守护寺门的神将。据民间传说,他们一个鼻子里能哼出白气,一个口中可哈出黄气,可以驱逐妖魔、杀歼鬼怪,所以俗称哼、哈二将。

过了山门殿,映入眼帘的是天王殿。大殿正中供奉着弥勒佛坐像,其背后是韦驮立像。两侧是四大天王,亦称四大金刚,他们是分守四方天门的天神。

天王殿后是三世佛殿。殿前檐挂有乾隆御书的“双林邃境”的匾额。大殿正中供奉的是释迦、燃灯、弥勒这三世佛,他们分管人们的前、今、后三世,两侧为十八罗汉。令人奇怪的是,东南角的一尊罗汉不是出家人打扮,而是披挂铠甲,穿靴戴帽。据说这是清朝乾隆皇帝以自己的塑像占居了一尊罗汉之位,以求修成正果,立地成佛。

在三世佛殿后就是卧佛寺的主殿:卧佛殿。在卧佛殿的左前方,保存有两株古老的婆罗树,据说是建寺之初由印度移来的。据《宸垣识略》记载:“婆罗,外国之交趾木也。叶似楠,皮如玉兰,色葱白。最洁,鸟不栖,虫不生子。能下气。花苞大如拳,叶似琵琶,凡二十余叶,相沓捧苞,类桐花,一簇三十余朵,经月方谢。”当其开花时,朵朵都像座洁白的小玉塔,倒悬于枝叶之间,非常好看。

卧佛殿大殿前檐的大匾上写着“性月恒明”,殿内正面墙上的匾额上写着“得大自在”。殿内释迦牟尼的铜像身长5.3米,呈睡卧式,头西面南,左手自然平放在腿上,右手曲肱托头,体态安祥自如。在其周围三面环立的是其弟子,即十二圆觉菩萨像。这个场景表现的是释迦牟尼在婆罗树下涅磐前,向十二名弟子嘱托后事。据元史记载,这尊巨型佛像是“用工七千,冶铜五十万斤”才铸造成功,是北京现存最古老、最大、最精致的铜卧佛。此外,巨佛前还放置着一个八卦香炉,两个烛台和花瓶,合称五供。另有轮、螺、伞、盖、花、罐、鱼、结八件佛家法宝,俗称八宝,以象征吉祥如意。

在中轴线外的东路,有霁月轩、清凉馆、大禅堂、祖堂、斋堂等六个院落,原为僧人居住的地方。西路则是由三个院落组成的行宫院,环境幽雅,景色别致,为皇帝礼佛时兼理政事时的下榻之处。

在卧佛寺旁边还有白鹿仙人修行的场所“白鹿岩”,山岩上的“白鹿仙迹退谷幽栖”八个石刻篆字至今清晰可见。

──转自《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潭柘寺春夏秋冬各自有景,早晨晚上的情趣也各异,早在清代,“潭柘十景”就已经名满京华。
  • 说起中国的神传文化,人们往往想到的是如女娲补天、伏羲演八卦、仓颉造字、黄帝作乐等上古时代的神话传说。其实,五千年来,上天并不间断着给予人间启示,在神州这片土地上留下神佛的遗迹,其中,自东晋十六国起开凿的敦煌莫高窟就是一个光耀夺目的明证。
  • 由于张三丰神名大噪,曾被多代皇帝寻访、封号。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多次寻访未果,永乐大帝登基后亦是多次派人探访,最后得张三丰书信一封,传授长生不老之道——“澄心寡欲”。永乐帝得此指点大喜,下令调遣军民工匠修缮武当山,建九宫、三十六庵堂、七十二岩庙等庞大工程,并赐名“太和太岳山”。张三丰早年的预言得到验证。
  • 释迦佛的预言,以及西游故事中的僧人表现,都在现实社会中上演着,也在现代少林寺中发生着。少林寺乱象,是中共系统的摧毁中华文化的冰山一角,也是文化浩劫延续至今的一个缩影。如今的少林,“鸣钟生道心,暮鹤空云烟”的空灵消失了;驾鹤乘云的逍遥也被浓厚的商业气息所取代。在世人心中,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清雅,已经成为遥远的记忆。何日,少林寺能够再现“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悠然清宁,重归参禅悟道的庄严神圣?这也许是世人心中的又一个“天问”。
  • 达摩东渡中土,不但传授禅法,又传授独门武功。少林千佛殿习武脚印、白衣殿捶谱图,就是少林功夫深厚精绝的重要象征。有人曾说,佛门乃是清修之地,练功习武非僧人所为之事。也有人说,在非常时期,僧兵忠勇护国的义举,并非违背佛门戒律,在社稷危难之时,以绝学武功保邦护国,证成真果,光耀佛门。
  • 康乾盛世,气度雍容,其繁华也可媲美汉唐。大清三代皇帝康熙、雍正、乾隆以文治武功,统领满汉蒙,远交天下诸国,可谓盛极一时。少林寺随着历史的车轮步入大清,迎来满洲沉雄健朗的王国气象。在帝国的福荫下,少林寺跃身为帝王龙庭,迎接清廷君臣悠游林泉,寄托旷达。
  • 明朝《永乐大典》记载了《帝师问答歌》,也称《烧饼歌》,是大明军师刘伯温向朱元璋讲的后世预言。刘伯温说,末法时期真佛不在寺院中,济世救人的弥勒佛掌握着“元头教”,意思是掌握着万法的源头,一切的根本。未来佛(弥勒佛)下世传法时,届时万法归宗。刘伯温的预言和朱载堉的绘画表现的内涵,不谋而合。
  • 朝代不同,帝王有别。从圣王教化、礼乐诗歌、经典文籍传下的道德规范,也会随着王朝的兴替,不断的从塑更新。蒙元帝王成吉思汗、忽必烈力振天纲,再造乾坤。因此,汗廷国风忠孝宽仁,充满雄文壮武的气息。帝国气势磅礴,阳刚雄伟,少林古寺随着刚健的乾元气象,荟萃出新的精华。
  • 宋朝历经繁华,国运走向衰微。此时,天命转向女真,少林也随之迎来新的国主。缔下“明昌之治”的金章宗,就曾尊称一位僧人为“红蓼花”。宋金兵祸之后,少林陷入凋敝。正是得益于金国的游龙,少林才得以重振山门。
  • 宋朝文士登临嵩山,游览少林,但见巍巍碑碣旌表天地,又感炯炯慈光遍照古今。士人于山林之中,听闻晨钟暮鼓。悠然间,仿佛亲见千佛朝宗、少林武功天下独步。置身此情此景,那些厌倦纷争的名流士子,达官显贵也幸得上天垂顾,以慧眼静观大千,于松涛之间静听普世的宏伟纶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