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古寺:卧佛寺──释迦佛涅磐场景再现

牟梅
font print 人气: 13
【字号】    
   标签: tags: ,

北京的卧佛寺,位于西山余脉寿安山下,是一座著名的古刹,距今已有1300多年的历史。
公元七世纪,即唐代贞观年间,卧佛寺始建,最初名为兜率寺。当时寺内就有檀木雕成的卧佛,但现在已不存。元、明、清各代均有修建,特别在元代用50万斤铜筑成了释迦牟尼卧佛佛像,寺名也先后改为昭孝寺、洪庆寺、寿安山寺、永安寺、十方普觉寺等。因为寺内有一尊巨大的卧佛,因而俗称“卧佛寺”,此寺名流传最广。

在卧佛寺寺前,有一条绿色的古柏长廊。其南端建有一座木构彩坊,北端筑有一座琉璃彩坊,十分壮丽。

卧佛寺主要殿堂均排列在一条南北中轴线上,分为四进院落,层层递进。中轴线两侧,则有配殿、廊庑和行宫别院等。

从山门进入,沿中轴线前行,进入的第一进院落就是山门殿。殿内塑有哼、哈二将神。哼、哈二将又称金刚力士,是佛教守护寺门的神将。据民间传说,他们一个鼻子里能哼出白气,一个口中可哈出黄气,可以驱逐妖魔、杀歼鬼怪,所以俗称哼、哈二将。

过了山门殿,映入眼帘的是天王殿。大殿正中供奉着弥勒佛坐像,其背后是韦驮立像。两侧是四大天王,亦称四大金刚,他们是分守四方天门的天神。

天王殿后是三世佛殿。殿前檐挂有乾隆御书的“双林邃境”的匾额。大殿正中供奉的是释迦、燃灯、弥勒这三世佛,他们分管人们的前、今、后三世,两侧为十八罗汉。令人奇怪的是,东南角的一尊罗汉不是出家人打扮,而是披挂铠甲,穿靴戴帽。据说这是清朝乾隆皇帝以自己的塑像占居了一尊罗汉之位,以求修成正果,立地成佛。

在三世佛殿后就是卧佛寺的主殿:卧佛殿。在卧佛殿的左前方,保存有两株古老的婆罗树,据说是建寺之初由印度移来的。据《宸垣识略》记载:“婆罗,外国之交趾木也。叶似楠,皮如玉兰,色葱白。最洁,鸟不栖,虫不生子。能下气。花苞大如拳,叶似琵琶,凡二十余叶,相沓捧苞,类桐花,一簇三十余朵,经月方谢。”当其开花时,朵朵都像座洁白的小玉塔,倒悬于枝叶之间,非常好看。

卧佛殿大殿前檐的大匾上写着“性月恒明”,殿内正面墙上的匾额上写着“得大自在”。殿内释迦牟尼的铜像身长5.3米,呈睡卧式,头西面南,左手自然平放在腿上,右手曲肱托头,体态安祥自如。在其周围三面环立的是其弟子,即十二圆觉菩萨像。这个场景表现的是释迦牟尼在婆罗树下涅磐前,向十二名弟子嘱托后事。据元史记载,这尊巨型佛像是“用工七千,冶铜五十万斤”才铸造成功,是北京现存最古老、最大、最精致的铜卧佛。此外,巨佛前还放置着一个八卦香炉,两个烛台和花瓶,合称五供。另有轮、螺、伞、盖、花、罐、鱼、结八件佛家法宝,俗称八宝,以象征吉祥如意。

在中轴线外的东路,有霁月轩、清凉馆、大禅堂、祖堂、斋堂等六个院落,原为僧人居住的地方。西路则是由三个院落组成的行宫院,环境幽雅,景色别致,为皇帝礼佛时兼理政事时的下榻之处。

在卧佛寺旁边还有白鹿仙人修行的场所“白鹿岩”,山岩上的“白鹿仙迹退谷幽栖”八个石刻篆字至今清晰可见。

──转自《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潭柘寺春夏秋冬各自有景,早晨晚上的情趣也各异,早在清代,“潭柘十景”就已经名满京华。
  • 华夏神州,山水仙境,处处都有神佛显化、祥瑞灵应等古老的神迹存在。在中华北方的腹地,有一处瑰奇壮丽的山峦美景。它有着罕见的外形:五座主峰,耸立云端;峰顶夷平,犹如垒台。它更是佛教四大菩萨之一文殊菩萨的道场,与佛家文化结下深厚渊源,既是人间形胜,更是佛国圣地。
  • 敦煌莫高窟,是中华四大石窟之一,也是历史上的一大文明奇迹。历经千年营造,莫高窟形成了洞窟735个、壁画4.5万平方米、彩塑2415尊的文化艺术建筑群,更是一座壮丽无比、辉煌无双的佛国世界。
  • 大漠长河之上,汉唐军威雄风远播,有关它的传说从未停止。敦煌石窟中琳琅满目的艺术瑰宝,仍在默默诉说着一千多年前的壮志豪情。那是莫高窟第156窟的一幅长达8米的壁画,展现了一幕将军出巡的盛景。
  • 唐朝佛教盛传,相较前朝又有时代的特点。比如唐人崇信大乘佛教,宗派众多,有净土宗、密宗、天台宗、华严宗、禅宗等,其中以净土宗最为流行。人们向往的,是佛经中描绘的极乐世界,那里没有战争、灾害、贫穷、疾病诸般苦难,只有欢歌笑语的太平盛世。这种风潮同样反映在石窟的变化上。
  • “山河千里国,城阙九重门。不睹皇居壮,安知天子尊。”不见盛唐长安城,不知中华盛世之顶峰;不见唐朝绘塑艺术,不知敦煌石窟造像之精华。唐朝是中华古代最繁华昌盛的时代,敦煌的佛教艺术经过两百多年的酝酿和积淀,也在这时大放异彩。
  • 两千五百年前,释迦牟尼证悟佛法,从此古印度出现了供人修行的正教。沿着丝绸之路,佛教一路东传,跨越了地域、文字、风俗文化的差异,终于让中华大地的众生听闻佛法、沐浴佛光。
  • 推开石窟厚重的大门,流光溢彩的佛国世界扑面而来。西方的古老艺术,中华王朝一千多年的文明,都将自己最虔诚和精纯的技艺献给神佛,演绎出举世惊叹的人间圣境。凝望那一尊尊彩塑、一幅幅壁画,我们似乎到达了与神明最近的距离。
  • 在塞外荒漠那片小小的绿洲上,敦煌以丝路重镇、佛教圣地的独特身份,延续着它的传奇历史与辉煌文明。特别是坐落于山谷断崖上的石窟群,穿越千百年风沙,依然用艳丽的色彩、壮观的造型,向每一位过客讲述着尘封的往事。
  • 北凉以后,中华历史进入了南北对峙的大分裂时期。北方中原自魏晋、十六国后,又经历北魏、东魏、西魏、北齐、北周五朝。时局动荡,苍生流离,而佛法广传汉地,带来信仰和正念的力量,佛教艺术随之达到新的辉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