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网友7.4议美国: 缔造民主自由世界

人气 4

【大纪元7月5日讯】(编者注:尽管7月4日是美国的独立日,但在大陆网坛上,一篇“七月四日,星条旗永不落”的帖子引起众多中国网友的对美国的立国精神的热议,其中不乏一些真知灼见,引人深思的观点,现摘录一些以飨读者。)

自由是人类尊严不容商榷的需要,是任何文明中的任何人与生俱来的权利,它对普天下的人民都是颠扑不破的真理,这些愿望不为任何国家或个人所占有,也不应该有任何一个国家的人民与之无缘。民主和法制是人类文明成果的璀璨明珠,是防止杀戮、迫害、独裁与恐怖的有力武器,我们应该不遗余力地在全世界推进民主和法制的进程。纵观历史,自由民主曾受战争和恐怖的威胁、曾因强国间的意志冲突和暴君的阴谋诡计而面临挑战、也曾经历贫困和疾病蔓延的考验。

我们都明白这样一个浅显的道理:不尊重自己人民的国家,是不会尊重其他国家的民主权利的。邪恶国家的最大危害通过与邪恶恐怖势力勾结在世界范围内针对无辜民众孽生罪恶,美国应该领导自由人民在世界范围内推进民主运动和民主进程,结束世界上的独裁专制,建立一个以自由民主和尊重人权为本质的,满足本国人民各种需求的民主国家所组成的世界,这是实现世界长治久安的最好办法。因而,推进自由、公正和充分的人权,致力于结束暴政就成为美国对外政策的最基本出发点。我们相信,真正尊重人权的民主国家越多,恐怖邪恶赖以滋生的泥壤就越贫瘠,世界上的不安定因素就越少,和平安宁和繁荣就越有保障,从这个意义上讲,美国不惜花费巨大的金钱与人力投入进行反恐战争,推进全球化自由民主战略,不仅仅是基于美国人民和美国本国国家利益的保障和维护,更是一种全人类意义上自由民主的共同进步的远大视角,创建真正的民主自由世界。反恐战争是一个长期积累的过程性、阶段性、综合性战争——是一个反恐、反抗邪、颠覆独裁专制政权和防止杀伤性武器扩散、扩散自由民主相结合的综合性战争,也是一条促动民主、自由、和平政权诞生的“衍生链”。

美国自建国之始就探索着治国安邦的真理,实践着民主,捍卫着自由。今天,人类把握着战胜所有敌人、进一步夺取自由胜利的机遇,美国义不容辞地担纲起这一为世界人民争取自由的伟大使命,就像美国开国元勋们建国伊始为国家确定的伟大使命,这就是献身于维护人类尊严的事业——即每个人的权利和每一个生命的希翼。无数事实反复证明着这样一条公理:实现国家富强的唯一模式就是自由与民主。世界各地的人民都希望能够享有言论自由;能够选择由谁来治理国家;能够获得信仰自由;能够让其子女(无论男孩还是女孩)接受教育;能够拥有财产;能够享受劳动果实。这些自由的价值观对于每个人,每个社会都能适用。保护自由不受敌人侵犯,是全世界任何一个时代所有热爱自由的人们的共同呼声。

无论站在哪种角度,以何种视角来审视美国,这个现阶段唯一的超级大国为推动世界民主进程,拓普自由平等的人权观念所做出的无私无畏的贡献值得世界人民称颂。“美国将永远坚决维护人的尊严提出的无可辩驳的要求:法治,限制国家权力,尊重妇女、私有财产、言论自由、司法平等和宗教包容。”(布什语)

在阿富汗,一个由自由选举产生的民主政权取代了独裁统治的塔利班政权,阿富汗人民制定并通过了一个保证他们的民主自由权利的宪法,民选的立法机构代表人民管理国家事务,阿富汗的民主自由体制,正逐渐驶入正规。在伊拉克,一个独裁专制残暴的政权被推翻,超过800万的伊拉克人参加了本国历史上第一次自由而公正的选举,有超过1000万的伊拉克人投票通过了经过自由协商制定的宪法,还通过选举产生了一个民主政府,伊拉克人民正经历该国历史上一个最伟大的历史阶段。

随着权利的和平民主过渡,司法独立和依法执政的增加,民选的普及,政治权益的扩大和经济自由的发展,亚非拉地区民主状况的改变与发展令人欣喜,在黎巴嫩、埃及、沙特、约旦、包括科威特和摩洛哥,自由民主的萌生迹象正在逐步浮出水面。

在全球化的今天,我们已经成为世界公民、整个人类的成员,世界越来越像一个整体,我们不可能独自在和平里生存,自己的福祉取决于远离我们其他国度人民的福祉,在这个整体中还有变质分子,还有人类的敌人,美国也只能是美国必须在世界上发挥领导作用,遏制威胁和恐怖主义,防止危险武器扩散,促进繁荣和人权、民主和自由的普遍价值观。上世纪八十年代,地球上只有45个民主国家,而今天民主国家已经超过120个,民主自由是无人可抵挡的普世价值与世界潮流,毫无疑问,美国将会继续在世界上扮演民主的催生角色,在本世纪的不长时间内,美国一定会领导出一个自由民主世界。

二战英雄

战争的爆发缘起于一位参加过一战,作战勇猛,获得过勋章,并负过伤的普通士兵,他有强烈的复仇情怀,有在国内政治斗争天才般的“邪恶”才能,更有着魔鬼般的战争谋略,他就是二战这段黑暗恐怖的历史的头号主角——希特勒。

从1933年10月希特勒被任命为德国总理到1934年兴登堡总统逝世,一年时间里,希特勒就使一个在内阁中只占四个席位的纳粹工人党成为德国唯一政党,并且还独揽了全国大权,由德国总理摇身一变成为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的独裁者。这位战乱中的枭雄在政治活动中所爆发出得惊人能量的确让人感觉不可思议。然而,希特勒接下来在对外侵略扩张过程中的神速进展和对欧洲乃至世界局势造成的剧烈震荡,更是让人感觉恐怖。从“出人意料”地吞并奥地利起,希特勒的军事进攻就显势如破竹之势,尤其是6个星期的闪电战竟让法国体会到了亡国的耻辱。在两年左右的时间里,法西斯德国军队席卷欧洲大陆,先后占领了奥、捷、波、比、挪、荷、丹、罗等10余国领土,军事、经济实力空前膨胀。

在远东,日本法西斯势力也加紧了对外推行军国主义的步伐,1941年12月7日,成功偷袭珍珠港,拉开了太平洋战争的序幕。同一天,日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东南亚和西南太平洋发动全面进攻,到1942年6月,日军通过武力最终完成了对东南亚和西太平洋地区的占领,控制了这个地区约一亿五千万人口和将近四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

环顾当时大的战争背景,除了美国本土之外世界上任何一个拥有优良资源和优越地域的国家几乎都遭受着如荼战火的淫虐,法西斯的魔爪已牢牢把控着世界,世界形式岌岌可危。然而,美国是一个能够创造奇迹的国家。在如此危机的情形之下,美国仅凭一国之力就使胜利的天平倾向于正义的一方,最终救世界于危难的边缘。美国主导反法西斯同盟,在担当主力决战法西斯的同时对反法西斯盟国提供巨大的军事物资援助(英国和苏联成为最大的受益国)以相协作战,相继在非洲战场、西欧战场和亚太战区取得全方位的胜利,彻底涤荡了法西斯所犯下的深重罪孽。

美国缔造二战拯救者神话的举动使我们相信,美国是注定要向人类展示上帝的美好意志:实现个人的自由和人类的解放。从拯救世界的角度上讲,美国正是为了这一使命而被上帝拣选并出色地完成了这一使命的救世主!那么美国在二战中究竟是如何完成了这样一种使命?这一使命的完成又给世界局势和世界人民带来了什么样的影响?或许接下来的这三段假设,更能使我们领悟到美国在二战中所造成的拯救风暴。

假如没有美国,有谁来主持一战后“凡尔赛体系”所确立的糟糕混乱的世界局势?由谁来担纲世界反法西斯同盟的领袖?由谁来把松散、各怀诡胎、各自为战的“利益对斥国”(苏联与英法是最明显的“利益对斥国”)通过大规模的军事援助和在极其困难的欧亚双线作战的情况下,提供充备军力、军资开辟欧洲战场。

假如没有美国这个“民主国家兵工厂”的军事援助,世界战局将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法西斯能否在1945年被消灭?反法西斯战争是不是能够最终获胜?世界和平能否如期来临?我们对一切都不敢想像,因为如果“假如”变成现实,一切都将不可想像。

假如没有美国对遭受法西斯淫虐的世界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给予无私无畏的拯救和保护,没有美国在危难之际铤而奋战,遭受法西斯疯狂淫虐的世界将会变成一种怎样状态?我们或许会无疑而痛地这样作答:世界将会为法西斯所占领,邪恶、黑暗、残暴将会统治整个世界,血性死亡暴力将会成为人们日常生活的主调,人们将会持续在穷困中艰难度日,人权、民主、自由、平等、博爱等本应在生命生态的圈层里得以实呈活现的人性本属最终会变成毫无价值的乌托邦“浮号”,成为人们可望却不可及的“科学幻想”。的确,假如没有美国,法西斯将会把无休止的灾难带给人们。

宗教影响下的天赋使命观

美国在全世界推进民主,维护人权,倡导自由,反对独裁,甚至不惜流大量美国人的血,把世界人民的和平民主事业当作美国人的事业,这一切都反映了美国人心目中的天赋使命、救赎本质。美国是在英国遭受宗教迫害清教徒逃亡到新大陆后逐步建立而成的理想国家,虽然国家在政治制度上是政教分离,但是宗教在美国人民的生活中绝对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并对政治经济文化生活各个方面产生重大影响。美国人心中有“天赋使命”的情结,这来自于宗教信仰的理念,其核心思想就是“上帝选民说”,在基督教《旧约全书》中,“上帝的选民”是上帝挑选以色列民族作为自己的选民,拯救他们脱离埃及法老的奴役。在16世纪,欧洲大陆的宗教改革,新教徒相信自己是以色列的的继承者,主张信仰得救的“预定论”,即上帝已经挑选了拯救这个世界的人了。

美国相信自己是上帝的选民,是人类的拯救者,自己建立的国度是人类“新的耶路撒冷”,自己建立的民主制度是世界上最好的制度,是其它国家的“灯塔”和“楷模”,所以它不遗余力地对外扩张,美国在建国伊始就有把自己的民主制度、宗教信仰、文化和价值观传播和推广到全世界的强烈愿望。信奉着“反民主就是反上帝”,美国人一直认为自己肩负着“历史使命”,全力以赴输出自己的民主自由的价值观。从华盛顿的“神圣之火”和杰弗逊的“民主理想”,到威尔逊的“十四点计划”和罗斯福的“四大自由”等,美国人一直在追求使自己给“世界树立一个自由与民主的榜样”,并谋求把这种自由和民主的“福祉”传播到全世界各地,要用美国的民主制度来改造整个世界。当他们觉得这些价值是是值得的,他们就会愿意付出很大的代价,美国的这种救赎有四个方面:一是援助落后的国家和地区,支持“有希望”的政府进行民主化改革,走上自由之路;二是支持没有民主与自由国家人民反抗国内的独裁,指导其追求幸福和自由;三是以战争或武力威胁的方式支持民族国家摆脱老牌帝国主义的统治,争取民族独立,建立自由民主国家;四是以武力推翻独裁的统治者。

上帝是美国人的精神寄托,也是美国立国的精神支柱。引用《马太福音》说,“我们要成为建在山上的城,全世界的人都将瞩目我们”。这里“山上之城”的意思是指照亮世界、成为世界之光的城,在《马太福音》中耶稣对他的弟子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城建在山上是不能隐藏的。”在这里,光是指给人光明和福利,是耶稣对信徒们提出的使命和要求。“清教徒要建立的“山上之城”,就是要成为世界之光的城,也就是说要把新大陆建设成为世界的光,成为引导世界走向光明的光。”

美国是一个天命意识和使命感强烈的国家,自由、民主、平等、人权是美国国家理念和民族精神的根基。客观地讲,仅仅是凭借其雄强的国家政治经济实力并不足以构成美国世界影响力的全部,也不是我所推崇、称颂美国的充分理由。美国人信奉基督教,他们坚信美国就是为拯救人类于苦难而诞生,救世是美国义不容辞的责任。美国真正伟大处在于:凭借雄厚的国家实力为世界人民谋福祉。成熟完备的民主自由体制为众多国家提供了竞相模仿的文明政治的范例和模板;民主、自由、平等、人权,这些人类学意义上最为宝贵的理性观念和人性财富的平和善意的输出,将会在人类文明史上书写出至为厚重的一笔;高效创赢的经济体制和科研创新体系,这其中自然也包括先进的企业管理理念和世界共享性的科研成果,都成为众国直接受益的宝贵财富;信任虔诚坚韧诚实的为人品质、开放包容平等尊重的思想风格,是世人学习的榜样……

政治上,美国的联邦制和三权分立创造了一个符合人类占有权力的欲望,同时也限制权力的有效体制;美国一直以来都是民主和自由的最积极的倡导者和践行者;美国在建立一战后的国联和二战后的联合国上都是心血用尽,为建立国际大家庭作出了自己的最大努力;美国对世界上其他国家的政治支持往往是这个国家实现民主化和现代化的重要动力,日本二战后的资本主义民主化改造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韩国的民主化道路显而易见也是美国的功劳。美国的政治影响力也对维护世界的和平稳定作出了重要贡献。两极争霸共同维护了世界的大势上的稳定。而现在的单极世界,美国更是为维护世界秩序,避免大的战争在发挥和表现着巨大的作用。

经济上,从美元诞生起,就一直对世界货币体系的稳定发挥着重要作用。随着一战战后美元成为强势货币,再到二战后布林顿森林体系的建立,美元正式担当起世界标准货币的角色。美国一个世纪以来一直是世界经济的火车头,它的经济的发展直接辐射着世界的每一个国家和地区。跟着美国这个火车头,就一定能有所得,在很多国家已经成为共识。华尔街已经成为世界经济的一个晴雨表。而占美国经济比例很小的粮食出口对世界上的许多少粮国家而言,是他们国民生存的基础。美国经济的繁荣与美国的经济制度的先进是密不可分,专利制度保证经济发展有源源不断的创新源泉,完善的信用体制为经济发展提供了轻松的环境与高效低廉的平台,反垄断法又为中小企业的发展扫除了前进道路上的难以逾越的羁绊。

科技文化、社会理念等各个方面,美国也都为世界点燃了一盏领航的明灯。个人英雄主义精神感动着无数人,激励着每一个富有正义感的心灵;一个懂得生命价值和人的尊严的民族,一个懂建立公正、自由、平等的制度准则的民族;它有明是非、博爱和懂悲悯的人民,无私的牺牲,看到爱让人勇敢,慈悲让人高贵;哈佛已经成为名校的一个代名词,大量的留学生出出进进,为世界带去了美国的先进技术的同时,也带去了美国先进的理念和文化氛围;西方的文化就是美国的文化,美国的文化代表着西方,已经不再是一个遥远的传说。对东方和伊斯兰文化,它也在积极的输出融合,从日本到韩国,到以色列到阿富汗到伊拉克到南斯拉夫……民主、自由、人权、博爱、平等这些观念已经在这些开始生根、发芽、勃兴……

在安全方面,“失败国家”(独裁统治、制度落后、价值观腐朽、无意进取)是对世界的一种威胁,解决这些地区最符合逻辑的办法、同时也是过去经常用的办法就是重新“殖民化”,用一种先进的符合人权、民主、先进价值观的办法来改造和组织这些国家。当今世界唯有美国能担当此大任,美国要用当前无与能比的优势,帮助其他国家,用其先进的价值观来改造这个世界,建立有利于自由和平的世界秩序。

展望美国——带领世界走向光明未来

美国的历史就是一种人道主义情怀的“生命拯救”的过程,这种拯救不仅仅是纯粹生命意义上的拯救/脱难,更是一种以“生命的存亡”为表现形式的文明、自由、正义、民主的拯救/脱难,雄辩的事实提醒我们,没有美国的世界将会是一个难以想像的世界:美国吸取一战的惨痛教训,在一战后多方斡旋,希望通过凡尔赛和约建构和平稳定的世界秩序,力主建立国联来处理国际事务,支持民主自由国家的独立;面对人类毁灭性的灾难——二战,尽管国无战事之扰,民无衣食之忧,美国更是表现出大国的道义使命感,毅然倾尽国资,既援战,又参战,领导反法西斯同盟赢得了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面对二战后世界满目疮痍的景象,美国同样承担起恢复世界繁荣景象的使命,先是通过马歇尔计划复兴欧洲经济,接着又倾其大量的资金、技术援助日本,而以德国为代表的欧洲经济的复苏和日本的迅速崛起也很好地以点带面地涵盖了战后美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制裁朝鲜、伊朗、津巴布韦等国的无赖政权,使得独裁暴政摇摇欲坠;人类历史步入核时代,地球毁灭不是危言耸听,美国作为世界头号强国又在世界范围内做核不扩散的坚强卫士;“九一一”震惊世界,恐怖活动达到无法无天的地步,美国又扛起反恐大旗,对杀害无辜平民的恐怖份子穷追猛打,使其惶惶不可终日;发动伊拉克战争,推翻了萨达姆的独裁暴政,解放了多灾多难的伊拉克人民。世界有了美国,那些苟延残喘的独裁暴君才不寒而栗。因为美国的干预,许多国家的人民才会享有自由民主的日子,由美国人民所开创的自由民主的政治体制以及国家经济体制,为全世界创造了丰富的精神财富和物质财富。

美国是一个政治开明,经济发达,文化先进,资源丰富,地理位置优越的国家,有着世界上最多最优良的港口城市,最完备成熟的科研创新体系,最为庞大的“高精尖”科研人才队伍,还有足以让美国人傲视群国、令群国实难望其项背的科技经济军事实力。美国的优势是综合性的,几乎涵盖了国家权力发展的所有领域,具有在政治、经济、科技、军事、资源、信息与地缘政治等方面诸多的主导性力量。美国的优势是绝对的,无论是看他的“硬力量”(基本的资源、经济、军事和科技力量),还是“软力量”(国家的凝聚力、文化的全球普及程度、在国际多边机构中的作用等),美国都处于绝对的领先优势,并且这种领先优势不是暂时的,它是有一种先进的机制保证,这种领先优势在世界上会是越来越大。

从上个世纪初开始美国就在以其特有的方式来完善着她本身的同时来改造着世界,改造世界更完善着自己的理想。同时,我们不可以否认这样一个事实,自从上个世纪美国成为世界头号强国以后,世界交往中有一个正义的价值方向,我们的社会正朝着一个更加民主、自由的方向发展,社会上每个人的权利也日益得到尊重和维护,而在这以前真是一个“弱肉强食”的“大非”世界。我们不能说这和美国的崛起是一种千年不遇的巧合,因为在这之中我们总能在各个方面寻找到美国的努力和起到的作用。

最后我们要表达的是,世界需要领导者。人类还处于野蛮专横的不文明阶段,屠杀、压迫和强制占有还是某些人为了自己的目的而经常采取的手段,世界并非井然有序,冲突和斗争不断,流血和杀戮时有发生,恐怖主义防不胜防,生命需要保障,人类需要进步,社会需要发展,世界需要和平,我们呼唤英雄,拯救和平、幸福于危难之时。世界需要一个占绝对优势地位的国家来领导和控制国际体系、维持世界秩序、主持人间正义,只要这个国家主张不主要依靠军事力量,而更多注重经济渗透和文化影响,特别是依靠先进的价值观念、政治制度、生活方式,这是全世界人民的人心所向,也是世界和平发展的急需保证。一切条件和因素要求美国要当仁不让地要再次充当世界的领袖,正如布什总统在2002年独立纪念日献词所说:“美国人民自建国以来始终孜孜不倦地努力建设一个人人享有自由、和平和机会的国家。在我们奋起将恐怖主义的阴霾从我国和全世界扫除之时,我们再次誓言保卫建国先驱留下的自由的传统。在我们迈入21世纪的时候,我们以这样的行动来纪念他们的精神。”美国不带头的唯一结果,便是出现一个危险更多和忧虑更多的世界,美国领导人──从罗斯福、杜鲁门、肯尼迪直至里根──都拒绝实行孤立和退却,因为他们知道,孤立不仅束缚打击敌人的手脚,还会阻止帮助亟需帮助的朋友,美国只有积极地把自由民主推向世界时,美国才更安全,世界才能长久保持一种长治久安的和平状态。

美国犹如太阳一样照耀着世界,给世界人民带来自由民主安全的温暖与阳光,驱赶着恐怖专制落后愚昧的毒霉。全世界的人民不能无视美国的贡献,我做此书也只想说一些全世界享受美好生活的当代人应该说的话,希望能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引起世人深思。

(以上摘自本人正在写作的《美国照耀世界》的内容纲要)(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大陆网友7.4议美国: 星条旗永不落
大陆网友7.4议美国:“拯救大兵瑞恩”
大陆网友7.4议美国:《阿甘正传》
大陆网友7.4议美国: 两个大嘴巴
最热视频
【菁英论坛】胡鑫宇案背后的“器官特供基地”
【远见快评】流浪气球点燃全美 重创中美关系
【时事军事】北约卫星和远程武器令俄罗斯脊背发凉
【舞蹈三剑客】7个旅行必备!神韵舞蹈演员巡演必带用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