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家陈永佳 两岸缔良缘 舞艺更超群

人气 22
标签: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30期【人物特写】栏目

十八岁北京露锋芒,台湾女婿陈永佳七月纽约夺冠

他本身就是一部舞蹈“活字典”,犹如他所喜爱的中国舞,内敛、含蓄,却有发掘不完的宝藏!

谁能站在世界的舞台,以身体的舞动,传递中华五千年博大精深的文化?陈永佳是其中佼佼者,他荣获首届全世界中国舞比赛青年男子组冠军(详见本刊28期报导)。

参赛中,陈永佳以俐落的动作、坚定的眼神,集力量与灵动于一身,收放自如,对中国古典舞的身韵、身法、舞蹈的内涵和动作的规范,掌握得相当好,充份展现古代侠客正义、勇敢、扶弱抑强的风骨。他是个相当完美的舞蹈演员。

现实生活中的陈永佳又是何种风貌?超群的中国舞功底是如何孕育出来的?成长于贵州市苗族人家,在北京中央民族大学邂逅舞蹈同好的未来妻子,婚后随妻返乡,在多元化的台湾社会、开阔的创作空间中,他的生命迈向了一个新里程。

热爱舞蹈 阻力化助力

一九六九年出生的陈永佳,是家中的老幺。小时候,因为生活比较清苦,除了看一些戏曲、舞蹈样板戏外,没有什么娱乐。由于一家六口人对艺文都很喜欢,每当家里停电时,永佳的父亲就召集全家人,点上蜡烛,来一场家庭表演会。

和兄姐们相比,父母发现永佳很会跳舞,所以每次的家庭演出,就由二胡拉得很好的父亲伴奏,兄姐们唱歌,他跳舞。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他逐渐喜欢上舞蹈,加上父母的支持,促使他决定选择舞蹈作为自己人生追求的目标。

文化大革命后,学校恢复艺术招生,当兄姐获知这个消息后,立刻要永佳去报名。

永佳很瘦小,外观上不起眼,参加招考时,有老师主张不予录取。但另一位老师发觉,永佳的学习能力很好,记忆力也好,比较有艺术天分。就在这位老师承诺自己负责教导的条件下,永佳入学了。但永佳心里很难过,对此耿耿于怀。兄姐因此要他争气,别人花一分力量,他就得花十分,要比别人更努力,更付出。

永佳说,虽然舞蹈学校的考试对他是一个打击,但他开始认真的对待每一件事,求学过程中,无论是学科或术科,他都是名列前芧。

入学后,永佳拚命练舞,即使别人休息的时候、星期日同学都回家的时候,他还是在练。他不断的提醒自己,只有自己跳得比别人好,在这个环境中,才能争取到较好的状况。也因为这样的苦练,打下了日后扎实的舞蹈基础。

在学科上,刚入学的永佳发现,他自己比别人小一个年级,为了赶上同学的进度,上课时很专注,他天性爱玩,但根本没时间玩,经过了特别的努力,才带来优异的成绩。

在这段求学中,永佳最深刻的体会是:在逆境中,将阻力化为助力。他说,每一次的波折都是对自己的考验,而自己对舞蹈的坚定,就能化阻力为助力,勇往直前。

幸运之神眷顾 更精进

永佳毕业后,加入贵州的舞团,但因个子瘦小,一直没受重用,好像舞团里根本没有这个人存在似的。但永佳默默的承受,从未放弃在舞艺上的精进,依然每天认真的练舞。

一九八五年贵州省艺术节比赛,永佳荣获舞蹈专业组一等奖,幸运之神从此降临。舞团重要的演出已开始请他担纲,有些导演也会主动找他编舞,永佳再也不用坐冷板凳了,贵州最红的舞蹈演员已非他莫属。

每上一个台阶,就是一个新的环境,面临的就是另一个考验。

当时,北京中央民族大学舞蹈系招生,中国大陆整个西南区,包括云南、贵州和四川,当时只有两个名额,永佳以第一名被录取。一九八八年,他又获得中国“第二届全国大专院校桃李杯舞蹈大赛”古典舞青年组第三名。

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在民族舞比赛项目上是强手,而永佳在古典舞缔造空前的佳绩,首创学校荣获古典舞奖的纪录,那年他十八岁。

在舞蹈这条路上,永佳不管如何努力,屡因个头不够高大而遭挫折,即使以第一名优异成绩毕业留校任教后,亦然。但屡次的打击并没有让永佳灰心丧志,他反而努力寻求方法,让自己的表演不受身体外型的限制。

首先,在训练过程中,他加强身体的延展性,让身体的线条看起来更长。他比别人更注意动作的延伸,手指尖、脚指尖力度的使用,也就是身法的运用,让动作的质感更好,他要求自己每一次都要做到最好。

此外,永佳会运用内心的意念、神态传达出张力和扩散的力量,让观众融入他精湛的舞艺里。舞台上,身心都表现出自己很高大,因此永佳给人的感觉并不矮。

练舞的过程相当辛苦,但永佳认为,当你把自己投入舞蹈中那个角色时,不断的练,把一个动作从不会练到会,进一步把动作掌握得很好,就会发现自己很快乐。因为能够驾驭那个动作,会有一种成就感,觉得自己各方面都在提升,可以说,已经超越所要学习的那些基本的东西了。

二○○四年,已定居台湾十年的陈永佳和太太杨丝雅荣获文建会“舞跃大地舞蹈创作比赛”最高荣誉“福尔摩莎奖”。当得奖作品在宜兰巡演时,一个蹬跳,跳断了他的后脚跟腱,他忍痛把舞跳完。一落幕,便“滚”进后台,当时,他心想再也不能跳了,他的舞蹈生命将从此结束。

然而,把一切苦都当成快乐,意志坚强的永佳于受伤三个月后,就重回舞台,继续追求他热爱的舞蹈。

台湾姑娘知遇 谱恋曲

杨丝雅,一个被父母视为掌上明珠的台湾姑娘,为了探索更深入、更完整的舞蹈教学,热爱舞蹈的丝雅在两岸刚开放时,申请到北京中央民族大学舞蹈系进修,在那里,她认识留校任教的永佳,对永佳的第一印象是“崇拜”。

那时,永佳正准备参加“全国大专院校桃李杯舞蹈大赛”,丝雅发现永佳的膝盖受伤了,伤口已经开始溃烂。虽然敷了药,但每次跳舞时跪转的动作就会把膝盖的伤口撕裂,如此周而复始,永佳却不以为意。伤口对他而言,好像不存在。

丝雅发现,这个年轻人在舞蹈上是如此投入,已经超越他肉体的限制,简直是一个奇迹。永佳刻苦的精神感动了丝雅,每次谈话中,丝雅都觉得,自己在精神层面上有所提高。

由于父母走过文化大革命的岁月,处事小心翼翼,这影响了永佳在日常生活中的对待。为了免去不必要的麻烦,永佳在北京时,很少出去玩,几乎把时间都投入舞蹈专业上。

永佳说,自己的生活真的很无趣,认识丝雅后,生命才变得丰富起来。他和丝雅之间,不需要包装,不需要修饰,两人随时都可以畅所欲言。丝雅开朗、阳光、健谈、有很多想法,这都是深深吸引永佳的地方。

而丝雅发现永佳真的很棒,就像他喜爱的中国舞一样,内敛、含蓄。永佳不擅言词、交际,外表上看不出有多少内涵,但深入接触后,发现他有发掘不完的宝藏!

其实,让丝雅决定把终生幸福托付给永佳,不是因为他的舞跳得有多好,而是他的人品很好。老师的一句话也对丝雅的决心起到关键作用。

付出不求回报 获芳心

两岸刚开放往来时,中国大陆人民的生活还是比较苦,丝雅发现,有些人会在无意间对她有物质上的要求,但永佳是唯一的例外,和其他人在物质上的虚荣比起来,他真的很不一样。

平常大家出去吃饭,就会邀请永佳一起,但他礼貌上只来过一次,而且坚持要回请。当时永佳的薪水很少,但要回请那么多人,事后想想,对他还真是个负担。

永佳除了在舞蹈专业上提供自己的所长外,因为两岸价值观念不一样造成的摩擦,他也是义无反顾的帮忙解决。自己付出了,却从来不要求回报。在丝雅心目中,永佳是一位非常讲道义的朋友。

丝雅回忆,永佳向她求婚时的薪水只有人民币一百五十七元,怎么养家?她担心永佳在生活上无法照顾她。然而,有一次在老师家里聚餐,丝雅突然晕倒,意识模糊下,感觉有人背着她在跑。醒来时人已在医院,老师悄悄告诉她:“小雅,你很幸福,你真的可以嫁给永佳!”

老师住家在十楼,没有电梯,当丝雅晕倒时,永佳立刻背着她往楼下狂奔。那时外面正下着雪,永佳穿一双拖鞋在马路上跑着,只希望很快能找到计程车,根本顾不了自己的双脚会不会冻伤。

回报给永佳的是丝雅永不后悔的婚姻承诺。

真爱经考验 同心超越

丝雅说,自己一直是父亲的掌上明珠,父亲本来就舍不得她离开身边,最好是永远都不要出嫁。当他知道未来的女婿是来自中国大陆的少数民族,又是跳舞的,每个月薪水只有那么一点,他认为这个人不仅不可靠,而且没有未来,怎么可以把女儿嫁给他?

父亲坚决的告诉丝雅,如果她要嫁永佳,就断绝父女关系!

那段时间是丝雅人生中最大的煎熬。当她告诉妈妈,永佳是一个有肩膀、值得信任的人,她在永佳身边很有安全感,妈妈给了丝雅最大的支持,妈妈尊重她的决定。在父亲不谅解的情况下,丝雅只能带着妈妈的祝福,一个人飞到北京和永佳结婚。

好事多磨,在中国大陆申请结婚,有打不完的报告,层层级级都得批准,等他们拿到结婚证书时,两个人差一点哭出来。婚后,虽然和永佳命偶尔会有摩擦,但想起一路走过来的考验,就再也不吵了,他们知道此生此世两个人是不会分开的。

真爱是经得起考验的。当丝雅回台湾生产时,永佳无法陪伴在身边,他只能借着每次学术交流在台湾小住几个月。丝雅要照顾小婴孩,又要处理日常生活,结果得了产后忧郁症。因为没有钱,她很节省,剖腹产时,连一剂止痛针都舍不得买。

虽然物质上不富裕,但永佳和丝雅的心是相连的,紧密在一起的。丝雅说,冥冥中,他们两个人好像注定就是天生的一对。

一个在台湾长大,一个在大陆出生,但他们俩会不约而同唱出彼此都喜欢的歌;买衣服时,从一箩筐的衣服中挑选出的,竟然是同一件;喜欢的舞蹈节目、吃饭点的菜也一样,生活上有太多太多共同处,两个人常常不约而同的会心一笑,真的是有一种心灵上的相契。

丝雅说,她不只是永佳的太太,她发现永佳是一座“宝山”、一部舞蹈“活字典”,她是他永远的“粉丝”。

生活自在 感恩更期许

永佳对舞蹈的热爱,从他们日常家庭生活就可以看得出来。

他平常帮忙做家事或看电视时,都不忘拉筋,等公车、搭捷运时,也常常看到他抬腿,不断的移动身体,找出舞蹈时身体的最佳位置。

也许是不习惯,每当永佳在路上不自觉的跳舞时,丝雅会感到不好意思。后来她发现,永佳不妨碍别人,也不在意别人的眼光,只是在做自己想做的事,他很投入,也很快乐。现在舞蹈已经是他们全家人生活的一部分,如果到他们家,发现一堆人坐在地板上弯腰拱腿,请不要讶异。丝雅还会告诉你,晒衣服时,别忘了动动手臂。

永佳在台定居十三年,对这块土地产生了感情,他已成为道地的“新台湾人”。他一直希望能将精致、高雅的舞蹈表演,展现在台湾的舞台上,他相信台湾的多元化型态,能让舞蹈表演者有更开阔的创作空间。

天分加上后天的努力,使永佳能以自己所爱的中国舞扬名国际,他感谢太太丝雅一路的支持,也感谢新唐人电视台为举办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所做的一切。舞蹈是文化的传承,永佳期许自己能为推广中国舞尽棉薄之力,期许全世界的人,都能透过中国舞,了解什么是真正的中华民族文化和正统道德。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热点互动】让人耳目一新的中国舞大赛(一)
新唐人本周末选播全世界中国舞大赛实况
中国舞唤醒人内心深处尘封已久的渴望
新乐:中国古典舞之我见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周薄反习势力大?党媒提林彪集团
【秦鹏直播】李子柒失踪 恒大危机撼动华尔街
【时事纵横】拜习同场不会面 大陆开发商齐躺平
【新闻大家谈】专访廖天琪:六四和中共决裂
【杰森视角】中共出资救恒大?从恒大看懂中国
【远见快评】宛如谍战 美英澳三国联盟推手曝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